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12 滿城搜索

第四篇赤虎咆第六篇第十二章滿城搜索夜中,周圍有不少府邸都喧嘩起來了。 黑衣蒙面的滕青山,眉頭一皺:“逍遙宮估計不少執法長老都呆在周圍一片區域。”滕青山連身體力量也爆發開,速度立即再度飆升,化作模糊的幻影。 “休逃!”一聲怒喝。 一名紫袍男子化作一道紫色幻影追向滕青山,紫色幻影、黑色幻影,一后一前,追逐起來。 不過僅僅兩個呼吸時間,黑色幻影一閃,便消失不見。 紫袍男子停下,他的眉心有著一顆紅痣,四處一看:“這人跑的倒是快,看其速度,比我,也就略微慢一點。很可能,是先天金丹高手。”沒尋找到滕青山,紫袍男子也轉頭迅速離去。 喬中府邸內。 數十名長老以及十余名執法長老聚集在這。 “司空長老,沒事吧?”那些執法長老有些擔心。 “咳咳,我沒事,休養十天半月即可。”白眉男子臉色蒼白,搖頭道,“那黑衣蒙面人,實力遠超于我。不過,他沒有殺我之心,否則拳頭只要加一點力,我就死了!他,只是為了救那個殺死我六師弟的兇手才出手的。 白眉男子說話有氣無力。顯然傷地不輕。 一名黑袍老者皺眉道:“敢惹我逍遙宮。絕不能輕易放過。” “師叔。”那眉心有著紅痣地紫袍男子搖頭道。“這事就算了吧。剛才那黑衣蒙面人。我也追過。不過讓他給逃掉了。他地速度比我略慢……司空也說。那黑衣蒙面人實力遠超他。我看。那人應該是先天金丹。” “不一定是先天金丹。” 黑袍老者搖頭道。“師侄。你地輕功本不擅長。他比你還慢。我估計是擅長輕功地先天實丹。而且他一拳擊敗司空……這天下間。用拳地先天強者本來就少。而敢惹我們逍遙宮地更是少之又少。這突然冒出來一個。我倒是想起一人!” 旁邊頓時有人驚呼道:“滕青山?” “對。”黑袍老者點頭肅穆道,“這滕青山擅長槍法、拳法。而且在大延山,能將諸多先天強者玩弄掌心,最后令各大宗派死傷慘重。我猜測,他的輕功肯定也很好。而且,他也曾一招殺死雪鷹教鐵鷲。” “對,對。” 那重傷的白眉男子連道,“之前,他救下那兇手,用地就是暗器,震飛我的必殺一劍。” “既然如此!”黑袍老者淡漠道,“劉護法,你將這消息,傳給青湖島駐點的人。” “是!”那位劉護法立即應道。 逍遙宮前往大延山的執法長老們,全部死光!這令逍遙宮高層也非常憤怒,對那滕青山同樣沒好感。 黑袍老者繼續道:“司空,那兇手的樣子,你可還記得?” 白眉男子皺眉思考了一下:“隱約記得!”他跟馬錦嘯是在昏暗燭光下彼此發現,隨后就發生激戰,僅僅片刻,就因為滕青山插手,馬錦嘯逃脫。那種激戰下……加上周圍環境昏暗,白眉男子記憶地并不清晰。 “敢這么囂張,連切數十刀,殺我逍遙宮的人。絕不能放過!”黑袍老者冷笑道,“司空,趕快去找人。將那兇手樣子畫出來。之后,在整個郡城給我搜!” 客棧中。 滕青山早換了一身衣服,躺在床上歇息。 “砰!”“砰!”敲門聲響起。 “誰?”滕青山起身。 “秦巍兄,是我。”馬錦嘯的聲音響起,滕青山走過去將房門打開,此刻,那馬錦嘯正領著那孩童‘譚賀’以及那位譚夫人。 “快請進。”待得幾人進來,滕青山立即關門。 “秦大叔,師傅說了,以后他親自教我刀法的。”譚賀興奮地說道,滕青山笑著摸了摸譚賀地腦袋,隨后看向馬錦嘯:“看來,馬兄弟你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馬錦嘯臉上有著笑容:“嗯,解決了。” “恭喜。”滕青山笑道。 “哈哈,秦巍兄,我來你這,是請你做一件事。”馬錦嘯說道。 滕青山驚訝道:“請說。” “秦巍兄,應該在下午的時候,已經去找過商隊了吧。準備明天一早,離開這虎躍郡城?”馬錦嘯說道,滕青山點頭承認,馬錦嘯繼續說道,“那,秦巍兄明天早晨離開的時候,可否,帶著小賀和他娘,一起離開。” “什么。”滕青山有些措手不及。 馬錦嘯笑道:“我只是讓秦巍兄,帶他們出城。你去禹州,應該是從北城門走。當你們沿著官道走上十里路的時候,我會在路邊等你。到時候,我接走他們母子倆。” “哦,行,這事包在我身上。”滕青山點頭。 “那就謝謝秦巍兄了。”馬錦嘯感激地拱手,滕青山笑著摸了摸譚賀地小腦袋:“我這個當大叔的,幫助小賀,是應該的。小賀,對吧?” 小賀臉上露出笑容。 “嗯,那就這樣,不打擾秦巍兄歇息了。”馬錦嘯很 著那一對母子離開滕青山地房間。 滕青山關閉上房門,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這馬錦嘯,倒是謹慎。估計是怕逍遙宮在整個郡城追捕他……”滕青山朝北方看了一眼,“估計,這馬錦嘯會連夜離開這虎躍郡郡城。”城墻的阻攔,對先天強者根本沒用。 清晨。 滕青山牽著赤火馬,赤火馬上坐著譚賀和他娘。 “嘖嘖,逍遙宮鬧的動靜還真大。”滕青山一眼就看到街道上,有大量的兵衛在四處尋人看著,為首地兵衛正手持著一副畫像。 “秦大叔,路上兵衛很多呢。”譚賀驚訝道。 滕青山笑著牽馬,悠閑地走著。 前往北城門的一路走下來,滕青山發現每一條街道上都有著大量兵衛。 “郡城街道一共也就那么多條。而兵衛數量,可多的很。我歸元宗的城衛軍就有八萬!這逍遙宮的城衛軍肯定多的多,即使派遣幾萬兵衛搜索整個郡城,都能搜索個遍。”滕青山暗自感嘆八大宗派地強大。 譚賀和他娘,也不敢大聲說話了。 他們也發現——今天地郡城,兵衛太多,一個個都非常霸道。 “秦大叔,城門口兵衛也非常多呢。”譚賀緊張道。 “一個個搜?”滕青山眉頭一皺。 忽然,滕青山看到不遠處城墻上貼著一張大畫像,這畫像面容……滕青山卻不認識。 “這就是馬錦嘯地畫像?”滕青山暗笑,這畫像模樣跟馬錦嘯差的挺遠,只是臉型接近,其他地完全不一樣,“也對!那白眉高手跟馬錦嘯,也只是短暫交手,馬錦嘯而后就離去。那白眉記憶估計模糊,找人畫的畫像,不準確也不奇怪。” 滕青山也為馬錦嘯松一口氣。 至少,以后馬錦嘯不必藏頭縮尾。 “師叔,我們請逍遙宮地人幫我們找滕青山,可那些滿大街搜人的兵衛們,根本沒幫我們認真找。”城門口邊上站著幾人,正在小聲說話,其中一個年輕人不滿地說道。那老者說道:“算了,那些都是逍遙宮的人。我們不能強求。” “嗯,也對,其實滕青山在不在這虎躍郡,也還不一定呢。”那年輕人道。 老者搖頭道:“想找這滕青山,地確大海撈針般難。 不過島主既然嚴令下來,我們就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機會。認真搜索吧……我們人手少。可四個城門,都有我們數十號人。那滕青山如果偽裝潛逃,十有八九是走城門走。” “嗯。”那年輕人也點頭。 滕青山聽得一皺眉頭:“這青湖島,還真陰魂不散!” 其實也怪不得青湖島,如此大損失,青湖島放過他滕青山那才是怪事。 城門口排了長長的隊伍。 “你,打開你的包裹!”那些城門口兵衛打扮的,搜查極為嚴厲。 一個個人過去。 滕青山前面一人,看樣子也是商人,馬匹上正掛著兩個大口袋。 “那兩個口袋都打開,快!”兵衛喝斥道。 “我這口袋內,一看就不可能裝人。不必了吧?”那商人連取出點碎銀子塞過去,“兄弟,我這東西存放進去很麻煩的,再拿出來,之后還要放進去。沒一盞茶功夫不行地。” 頓時,在旁邊監督的老者、年輕人幾人都看過來。 “快打開,別廢話。”這些兵衛中,有不少都是青湖島的人,他們此刻豈敢貪污放人?畢竟想找到滕青山訊息太難,難得,逍遙宮說滕青山或許在虎躍郡郡城。他們當然要拼命地搜。 那商人苦著臉,只能到一旁解開兩個大口袋,那兵衛甚至于將口袋內地東西往外倒。 城門口兵衛很多,還有人來檢查滕青山。 “你,過來。”有兵衛喊道。 滕青山立即牽著馬匹過去,一口幽燕口音:“幾位兄弟,我這貨物有些多,幫幫忙。”還沒等滕青山塞銀子,那名兵衛便喝斥道:“別廢話,上面的女人孩子都給我下來。把兩個箱子都解開,快!” 滕青山只能故意苦著臉,將馬匹拉到一邊。 “小子,你幽燕那邊的?那么老遠,還帶老婆孩子跑?”那兵衛忽然開口,有些懷疑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一驚。 “他是我叔。”譚賀開口道,譚賀的口音明顯是青州揚州這一塊地。 “這是我大哥的孩子,我們做生意的,結交五湖四海啊。這次,順便幫他接孩子。也就順道幾百里路。”滕青山笑道。那兵衛聽到譚賀的口音,淡漠點頭,同時喝道:“快,打開兩個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