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1 你是誰

九鼎記第六篇第十一章你是誰 共有4篇貼子九鼎記第六篇第十一章你是誰124.230.64.1樓 暗的屋內,一支蠟燭微弱的燭光勉強映照著這屋子。 喬中正癱坐在地上,兩條腿兩條手都無力耷拉著,他的額頭都是一顆顆汗珠,臉色猙獰,盯著眼前的馬錦嘯。他沒想到……眼前人如此心狠手辣,竟然直接廢掉自己武功,同時還捏斷了自己的**、雙手。 他完全被毀了! “很狠我?”馬錦嘯冷笑道。 嘴巴被堵住的喬中,鼻子中發出一聲不甘的哼聲,目光似乎要將眼前的兇手撕碎。 “喬中,你可記得,二十一年前。你還是一個百夫長的時候,曾經路過逍遙山北邊數十里外一個叫‘馬家莊’的莊子?”馬錦嘯盯著喬中,不放過喬中任何一個表情,一個眼神—— 此刻喬中的仇恨,都令馬錦嘯心底痛快、解恨! “嗯嗯。”喬中死命搖頭。 “不知道?看來你做的惡事太多,多到你都忘記了。”馬錦嘯冷笑道,“你喬中,如今有十九房**。其中,第六房**,姓馬。對不對?” 那喬中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她叫‘馬巧兒’。當年被你從馬家莊擄獲過來。成為你地一個小妾。不過。這馬巧兒對你很仇恨。在成為你小妾地第三天。就被你活活打死了。對不對?”馬錦嘯面容愈加冰冷。 喬中急切地要說話。 “不用說。我知道。這馬巧兒是要下毒。毒殺你。”馬錦嘯嗤笑道。“所以。你才殺她!” “可是!她為什么要毒殺你?她一個弱女子。為什么要殺你這個逍遙宮神衛軍百夫長?” 馬錦嘯怒極壓低聲音吼道。“那是因為。你殺了她男人。你殺了她爹娘。你殺了她地叔叔、伯伯。整整三十八條人命!就因為他們阻攔你。你搶一個有夫之婦!整整三十八條人命啊!” 喬中此刻沒再辯解了。眼前人明顯知道地很詳細。 不過就是在強盜幫派眼里,屠戮一個村莊都不算什么。他神衛軍百夫長,隨便殺一些人,他過去根本沒在意。 “三十八條人命!而這個馬家莊,其他族人被你們殺怕了,根本不敢攔了。”馬錦嘯面色猙獰,“幸好……我那天不在家,那天,我們護衛隊保護莊子的人,去城內購買年貨!我沒死!我家,只剩下我一個!” 喬中聽得瞪大眼睛,眼中滿是驚恐。 “聽清楚了,馬巧兒,是我姐姐!” “馬慶陽,是我爹!” “柳明花,是我娘!” 馬錦嘯盯著喬中,低吼道,“而我,叫馬錦嘯!” 那喬中聽地身體都發顫。 他后悔啊,他狠啊! 如果知道這馬家莊有這么一個小崽子,會有這么狠。他當年絕對會斬草除根! 馬錦嘯**了手中的戰刀:“放心,我不會砍你太多刀的。三十八條人命,包括我姐姐,三十九條人命。我會給你三十九刀……每一刀,我會很慢地。”說著,馬錦嘯一伸手猛地點在喬中的頸部。 喬中喉嚨一顫。 “第一刀,會是你的**。”馬錦嘯將那塞在喬中嘴里地布拿出來,剛才那一指,已經直接點破頸部的要穴,此刻,喬中已經失聲了。 “別怕,我會很慢的。” 2009112001:17124.230.64.2樓 馬錦嘯**著手中地戰刀,“我這刀,是東海海外群島中的‘密島’上得到的,我為了能夠殺你,我拜師東海群島中,二十年苦修。沒想到,我資質還不錯,能夠達到先天虛丹。” “本來以為殺你會很輕松。誰想到,你逍遙宮那么多人,都下了逍遙山,住在郡城內了。你府邸內就有不少護法、長老。你周圍其他府邸,也有諸多高手,包括先天強者。” “我知道,一不小心,被發現。很可能就喪命。” “不過,我等不及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們逍遙宮的膽小鬼們,什么時候才回逍遙宮。所以,我今天就出手了。 “二十一年了!爹娘姐姐,叔伯他們,都等地很急了。” 馬錦嘯輕輕地揮出手中戰刀。 好似殺豬宰牛一樣,在這喬中身上進行報復。 屋頂上,滕青山隱隱約約聽到那喬中微弱的劇痛喘息聲,以及馬錦嘯的自言自語。 “二十一年,這馬錦嘯被仇恨壓抑了二十一年。”滕青山暗自嘆息,按照心理學角度,被仇恨壓抑二十一年,常人恐怕都會崩潰了,如果不崩潰,那心理將會很扭曲,成為殺人狂魔都不奇怪。 不過馬錦嘯,自制力顯然不錯。 至少,他僅僅殺喬中一人,沒滅其全家。 “這府邸周圍,應該沒什么厲害高手。否則,單單馬錦嘯說話 ,或者是那喬中之前的哼聲,應該就被聽到了。”此判斷,如果以他的六識,即使是在府邸地角落,也絕對會察覺此處動靜。 忽然,趴在屋頂上的滕青山,瞥向遠處。 “我還真烏鴉嘴。”滕青山搖頭。 只見遠處地白眉中年人正惑地朝這靠近過來,不過他并沒說話,而是悄然來到走廊上。 滕青山悄然地揭開屋頂的一片瓦,朝下面看去。 “蓬!”房門被踹開! 原本屋內正在發泄仇恨,一刀刀切割喬中身上肉地馬錦嘯大吃一驚。 “六師弟!”門口的白眉**見到眼前血腥一幕,不由驚怒。 “嗚嗚!” 那眼鏡已經瞎了地喬中聽到聲音,立即激動地努力發出呼氣聲,他知道……他的二師兄來了!即使他死了,也有人能為他報仇! “才二十六刀,算你走運。”馬錦嘯手中戰刀一揮,直接刺入喬中的心窩。 噗哧!鮮血飛濺。 “受死。”白眉**憤怒地咆哮一聲,手中長劍亮起了銀色劍芒,身形一動,便化作一道殘影殺向馬錦嘯。 “不必送了。”馬錦嘯嗤笑一聲,同時也猛地撞向旁邊的窗戶。 白眉**臉上如同覆著一層冰霜,身形一轉便追去。可原本欲要逃竄的馬錦嘯卻詭異地一個突然轉身,來了一個回馬槍,他手中的戰刀也浮現著黑色的刀芒,化作連續的刀影,劈向白眉**。 刀影極快! “刀法是不錯……”白眉**聲音還在屋內回響著。 “鏘!”“鏘!” 連續的兩道撞擊聲,馬錦嘯一聲低哼,便被震得狠狠撞擊在后面墻壁上。“轟”的一聲,墻壁都轟然倒塌,碎裂磚石亂飛,那屋頂上的瓦片、房梁也跌落下來。如此大的動靜,令周圍很多人都圍過來。 2009112001:17124.230.64.3樓 “快!” “東北邊,快過去。” 大量巡邏的神衛軍軍士迅速趕過來。“怎么回事?怎么了?”“師弟,快,過去。”一群護法、長老等人也迅速地朝這邊趕。 “哼,先天虛丹也敢囂張,不知死活。”那白眉**身形如閃電,在磚石亂飛的同時,便同時沖去,身上的光暈撞飛了磚石。手中發出銀色劍芒的利劍,只是一閃,便到了那重傷的馬錦嘯身前。 虎口被震得裂開的馬錦嘯,根本來不及阻攔。 “好快!” 馬錦嘯只感覺眼前一花,那銀色劍芒便充斥視野范圍,他面色猙獰,怒吼一聲,爆發所有能力,竟然將手中戰刀當成飛刀,猛地投擲過去。 “徒勞的掙扎!”白眉**也不敢任憑這一刀刺在自己身上,只是很簡單地長劍一轉格開這一戰刀,接著,便刺向馬錦嘯的喉嚨。 “爹,娘,姐,叔,大伯……你們的仇,錦嘯已經報了!死而無憾了……”二十一年背負著仇恨,一朝解脫,馬錦嘯面對死亡也很坦然,忽然他腦海中浮現那個在強盜土匪面前,都擋在母親身前的孩童,“小賀,師傅是想教你,可惜,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鏘!” 清脆的聲響響起。 白眉**只感到一道幻影射在自己的劍刃上,力道之大,令自己都無法控制住長劍,他大吃一驚……只見一名蒙面的黑衣人閃電般出現,猛地踢了地面上馬錦嘯一腳,將馬錦嘯踢得飛起來:“快走!” 馬錦嘯人在半空,這才反應過來,一死一生,令馬錦嘯心神激蕩。 “謝救命之恩!”馬錦嘯一落地,立即感激地拱手喊一聲,而后立即躍起逃脫。 見馬錦嘯逃脫,白眉**心中更加惱怒,手中的利劍銀色光芒大漲,好似一道劍幕覆蓋向欲要逃跑的黑衣人,令黑衣人無處可逃。劍幕引起的強烈氣刃,更是將周圍地面都犁出了道道深溝。 “哼!” 見被劍幕攔截住的黑衣人,一聲怒哼,一拳直接轟向那銀色巨型劍幕。 “蓬!”拳頭轟散了劍幕,又砸在白眉**胸前先天真元光罩上,白眉**整個人猶如一顆流星狠狠拋飛過去,撞碎一面面墻壁,連撞碎四面墻壁,他才狼狽無力地摔在地面上,白眉**艱難地咳嗽出一口鮮血,抬頭看去。 黑衣人已經飛躍而起,此刻才趕到的神衛軍根本來不及阻攔。 “你是誰!”白眉**不甘的吼一聲。 “不自量力!” 冷厲的聲音還在回蕩著,那蒙面黑衣人已經消失在黑夜中。 2009112001:17119.39.41.4樓 沙發?我興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