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十章夜探府邸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六篇第十章夜探府邸九鼎記 上,客棧滕青山所在屋內。 屋門緊閉,屋內一片漆黑,就在這漆黑一片的屋內,一身黑衣的滕青山正閉著眼一招一式,練習著形意‘三體式’。在屋內狹小的空間中,滕青山沒規律地在屋內各個狹小空間練習著。 時而出腳距離大,時而出腳距離小。 出拳快慢不等。 可是,有著一股特殊的協調感,猶如行云流水。 ‘三體式’是滕青山每天晚上必修的。內家拳,修煉到滕青山這樣的境界。‘五行拳’用處都不算大了。唯有這看似簡單之極的‘三體式’,卻讓滕青山感覺到陰陽相濟,渾然一體的意境。 突然—— 滕青山睜開眼睛,迅速地來到窗戶前,透過窗戶紙張上的洞孔,輕易看到一道模糊人影躍到遠處。 “這馬錦嘯,終于出發了。”滕青山臉上蒙上黑布,同時打開窗戶,施展開‘天涯行’,便化作一道幻影,連續閃動兩次。便離開客棧范圍。論速度、隱秘程度,明顯要比馬錦嘯高上一大截。 馬錦嘯、滕青山一前一后。飛檐走壁。不過滕青山動作不發出絲毫聲響。馬錦嘯也根本沒察覺。 現在還未到深夜。整個郡城街道上還很熱鬧。一個個燈籠。映照地街道很亮。 滕青山、馬錦嘯二人。從陰影處。迅速地朝北邊前進。 很快。離開繁華處。抵達一片富豪、大人物才買地起地府邸區域。一座座豪奢府邸靠近在一起。 “這馬錦嘯。到底要去哪?”滕青山心底惑。這些天跟這馬錦嘯接觸。滕青山也覺得這馬錦嘯為人很不錯。從不擺架子。對他徒弟‘譚賀’更是重視。而今天傍晚馬錦嘯和徒弟說地那番話。引起滕青山注意。 顯然。馬錦嘯要辦大事。估計還有生命之危。 能出手,就幫一次。 “哦,看來是前面那家了。”滕青山看到那馬錦嘯,跳進一家府邸院落內,也連悄然跟上。 這府邸占地極廣,假山、花草植物也遍布各處,在府邸內,還有不少護衛拎著燈籠在巡邏。 “嗯,這些護衛?是逍遙宮的神衛軍?”滕青山瞬間判定這些巡邏護衛身份,九州大地八大宗派地精英軍隊裝束,大家也都知道。絕大多數宗派精英軍隊都是黑色重甲裝束,只是,有些一些小區別。 如神衛軍,神衛軍軍士的重甲,最顯眼的就是肩甲位置上的有劍形紋痕。 “能讓逍遙宮的‘神衛軍’,擔任府邸護衛。這府邸的主人,地位不低!”滕青山心中思忖著,腳下卻是悄然跟隨馬錦嘯,不斷朝府邸深處潛去……至于所謂地‘神衛軍’。連先天金丹強者都無法發現滕青山動靜,更別說這些所謂的精英護衛了。 一座假山處。 呼!滕青山悄然躲在假山后。 “馬錦嘯在干什么?站在那,不動了?”滕青山瞥了一眼遠處,馬錦嘯正躲在前面另外一座假山后,不斷看著前方宅子地大廳。 遠方大廳中,光亮一片。里面也是爽朗笑聲不斷,正有不少人在喝酒聚餐,也有侍女經常捧著佳肴美食,送進大廳中去。 “看來,這馬錦嘯的目標,應該在大廳內。”滕青山悠閑地努力聽著大廳中聲音。 “各位兄弟能住在我家,我老喬高興的很吶,我這宅子,地方不小。就是人少了些。各位長老、護法,還有二師兄。 你們可得多住一段時間。”那哈哈笑聲響起。 在廳內。 正有六人圍著一方形桌子,桌面是光滑的清流石切割打磨而成,桌上裝著菜肴的盤子都非常精美,每一雙筷子都是工匠精心雕刻而成。一壺壺美酒,也都擺放在一旁。這六人吃喝地顯然很開心。 “六師弟!你在虎躍郡城內,住地的確是舒服啊。”一位有著兩條白眉地中年男子笑道,“像我們,常年住在山上,可沒你這么瀟灑。” “可不是,在逍遙宮內,美酒能弄到些。可這精美的食物就沒有了,宮內,可不會為了我們這些長老護法,專門請一群人來做菜。”旁邊一位精瘦白袍中年人笑道。 “別開我玩笑了。” 那位肥頭大耳的中年人哈哈笑道,“我到現在,也就一個都統!也經常四處奔波,哪想各位兄弟,能呆在宮內。特別是二師兄……當初我們九個師兄弟中。二師兄可是最厲害,達到先天之境。二師兄,我的孫兒,今年十一歲,他現在學的基礎的劍法、內勁。不過表現很不錯,比我兒子,比我,當年都要強!二師兄,你將我孫兒,收到你那一支去吧。” 那白眉男子聽了笑道:“你說,小安安?嗯 子很有悟性。這樣吧,等這陣風波過去。我回宮地他調到我那一支。我會經常教導他的……至少,小安安,得比你這懶貨要強!” 肥頭大耳中年人嘿嘿一笑:“我也就這懶性子。” “司空長老。”在座地一位銀發老者皺眉道,“你說這場風波,什么時候能過去?” 白眉男子一聽,也沉默下來。 “真不知道那頭神鷹,為什么硬是要攻擊我們逍遙宮。搞得人心惶惶。現在,逼得宮內那么多人都不得不下山。”精瘦白袍男子不滿地說道。 肥頭大耳中年人鄭重道:“這種神獸,跟人一樣聰明。不會無緣無故攻擊我們逍遙宮才對……我們逍遙宮,什么時候得罪了這頭神獸?” “別管了。”白眉男子皺眉低喝一聲,“這頭神獸數次挑釁我逍遙宮,老宮主他一定會解決此事。” 聽到‘老宮主’三字,在座的其他五人也都點頭。 其實逍遙宮很慘,被一頭神鷹逼迫地讓宮內絕大多數人都離開逍遙宮,暫時住在旁邊地郡城內。因為……之前那雷電神鷹三次噴出雷電,都令逍遙宮死去不少人。面對雷電神鷹的雷電,連先天強者也抗不住。 只能先退! 所以,這些護法、長老,包括執法長老們,只能暫時居住在那些在郡城內有住處地同門家里。 因為廳門大開,以滕青山聽力也勉強聽到部分對話。 “嘖嘖,逍遙宮還真挺慘的。”滕青山心中暗笑,“看來,是那雷電神鷹逼迫的,令不少高手都居住在郡城內。所以,神衛軍也會分散地保護一座座府邸!”滕青山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馬錦嘯。 馬錦嘯正靜靜守侯著,好似一頭狩獵的野獸。 過了很久,終于,隨著一些爽朗笑聲,那聚集在一起的六人也在大廳門口分散開。 “哈哈,董老弟,看你走路都晃了,要不要我饞你回去啊?” 府邸主人,肥頭大耳的中年人笑著喊著,目視著其他五人們都一一回各自住處。之后,才吩咐道:“將這些全部撤掉,弄干凈。吩咐下去……明天早晨宴席,依舊是最高品級來做。” “是,老爺。”兩名侍女連去收拾。 而這位老爺,得意地哼著小曲朝自己住處走去。 呼!呼! 馬錦嘯悄然跟蹤過去,滕青山則是悄然跟蹤著馬錦嘯。 昏暗的一條走廊上。 那肥頭大耳中年人心情很好,搖頭晃腦地走著:“二師兄難得來我這,嘖嘖,他可是執法長老。這次機會難得啊,可得伺候好嘍。 嗯……今晚去哪一房呢?那新來的小妖精太狠,還是找——” 腦袋里還在想著女人,他突然覺得喉嚨一疼。 “蓬!” 走廊旁的一間房間被撞開,這肥頭大耳中年人被掐著喉嚨抵進了這間房內,只聽得‘吱呀’一聲,房門被帶著關閉上了。 “你,你是誰?”這中年人感覺喉嚨一松,就立即開口。 他不敢喊! 能一招就制服他這個后天巔峰高手,來人實力……恐怕《地榜》排名前十的人物都無法比擬。或許……可能是先天高手! “看清楚我的樣子。”來人手一晃,一根火折子亮起,隨后點燃一根蠟燭。 “我不認識你。”這肥胖中年人眉頭一皺,“你是不是抓錯人了?”作為神衛軍的一名都統,他很清楚眼前的情勢。 “喬中!”馬錦嘯盯著肥胖中年人,“你千萬別說,你不是喬中。” 肥胖中年人一怔。 “對,我是喬中,神衛軍的都統喬中。”肥胖中年人回答道。 “哦,你已經升官,成為都統了?”馬錦嘯冷笑著說道。 “我早就是都統了,已經十幾年的事了。”肥胖中年人不解地看著馬錦嘯,“我根本不認識你……不知道,我哪里得罪英雄你了。你可否說清楚?” 此刻在屋頂上,滕青山耳朵正貼著屋頂,仔細聽著。 “啊!”很低沉的慘叫聲從屋內傳來。 “嗯?難道這馬錦嘯殺了那喬中?”滕青山能判斷,那慘叫聲應該是被捂住嘴巴,所以聲音很小。忽然,從屋內又傳來很低的聲音—— “喬中,現在我廢了你的武功,你不需要說話,只要聽著就行,你會知道……我為什么會來找你。”那聲音顯得很是森冷。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