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九章他就是滕青山

九鼎記第六篇第九章他就是滕青山! 秦巍老兄,馬兄弟,這家客棧環境很不錯,價格也不老張將滕青山幾人帶到一家客棧門口,隨后老張對著客棧內喊一聲,“周老頭!”頓時戴著皮帽子的老跑出來,笑道:“哎呦,張老爺回來啦。” 老張笑罵道:“你喊我老爺,我可受不起!這幾個,可都是我朋友,我幫你帶生意,你稍微賺一點就成了,沒問題吧。” “行,他們在我這吃飯住宿,一律七折!”那周姓老笑著說道。 滕青山他們在那客棧門口的時候,此刻,街道對面一家酒樓三樓豪奢包間內。 一神黑色華貴裘衣,略微偏胖,皮膚白皙的男子正蜷著腿坐在椅子上,身體卻倚靠著一側墻壁,在他身前的方桌上擺放著酒菜。 他一手端著酒杯,時而透過窗戶朝下面看去,悠閑地喝著酒,偶爾吃菜。 此人,正是當年,那位買下花魁的裴三! 在方桌另外兩邊,分別坐著一個鐵塔似的黝黑壯漢,以及一名穿著白色狐裘的美貌少女。 “咦?”裴三驚咦地看向街道上。 此刻。街道上地滕青山正吩咐店小二。同時也去解那兩個裝著茶磚地箱子。 “我都差點看走眼。”裴三連招手道。“杜鵑。你們倆過來看看。下面是誰!” 這夢杜鵑和護衛‘鐵塔’都透過窗戶朝下面看。 “老爺。下面沒認識地人啊。”鐵塔不解道。 夢杜鵑仔細看看。也搖頭道:“老爺。沒看到熟悉地人。” “盯著那個。一手拿著一個大箱子地男地。腰間掛著彎刀地。看裝束像幽燕人地那個。看到了嗎?”裴三笑道。 “看到了,可這人,我們沒見過啊。”鐵塔納悶道。 夢杜鵑仔細觀察許久,直至滕青山進入客棧內,她才皺著眉頭,搖頭道:“不認識。” “哈哈,這滕青山的偽裝本事,真是了得。”裴三贊嘆一聲。 “老爺,你的意思是……”鐵塔眼睛瞪得滾圓。 夢杜鵑也不敢相信:“不對,那人根本不可能是滕青山,完全不一樣,身高不同,樣子不同,連氣質都不同。怎么是一個人。”在夢杜鵑看來……一個人的氣質是很難改變的。即使被指出來,她依舊不敢相信。 “他就是滕青山!”裴三確信無。 “哈哈,也不怪你們認不出。” 裴三淡笑著喝了一杯酒,才道,“我乍一看,也沒認出。這么多年來,只要我看過一次,記住的,就是戴上人皮面具。我都能一眼認出。不過這滕青山……我剛才看到,只是感到熟悉。” “后來,仔細一辨析,現,在那兩個貨箱中,其中一個貨箱內,存放著衣箱。這衣箱地隔板內,是空地。立面平放著斧頭和兩截槍桿。” “現這兵器,我才判定他的身份!” 裴三驚嘆不已,“若是沒有那兩件兵器,連我也認不出啊。這偽裝本領,真是夠厲害的。” 夢杜鵑和鐵塔相視一眼。 他們很清楚,他們的老爺實力何等可怕。竟然連他們老爺都無法一眼認出。還要靠現兵器來確定身份。這偽裝本領……的確令人驚懼。 “放眼整個九州,能辨認出滕青山地,屈指可數。”裴三淡笑道,“而且,這幾人過去都沒見過滕青山。即使現在見到這滕青山……根本想不到。所以,也不會特意去查看滕青山的衣箱。” “所以,除非兵器被現,否則,滕青山沒可能暴露。”裴三說道。 鐵塔和夢杜鵑也點頭。 “根據查探,青湖島死了過萬軍士,死了十二名執法長老。其他各大宗派,也死了不少先天強。”夢杜鵑笑著贊嘆道,“這滕青山真是夠厲害地,好過些日子才十八歲吧……現在行走天下,青湖島也查不到他。” 裴三透過窗戶看著下方:“滕青山……” “他現在就達到先天實丹!進步速度,出乎我的意料。我也越來越期待他了。”裴三隨即嘆息一聲,“可惜,他出生太晚了……” 嘆息聲回蕩在房間內。 聽到這聲音,都令人心中不由自主地悲涼。 鐵塔看看裴三臉色,便低聲道:“老爺,師叔已經攻擊過逍遙宮,估計已經在等老爺你了。我們去和師叔匯合吧。” “嗯!” 裴三點頭,起身。 當即,夢杜鵑、鐵塔二人跟隨裴三,離開了這座客棧。 滕青山所居住的客棧內。 “蓬!”“蓬!”兩個箱子放在地面上,滕青山迅速地關上房間窗戶、房門。隨后取出其中一個箱子中的衣箱,而后將衣箱放在被窩中。 “開山神斧,輪回槍。如果被人現,那才麻煩。”滕青山很小心。 這存放茶磚的貨箱,對滕青山而言,只是偽裝身份用的罷了。 那衣箱,從外表看,或從里面看,都沒特殊。可一旦有人敲掉隔板鐵皮,就會現……下面一層放著兩截槍桿、開山神斧。 “嗯,明天找 ,混進商隊,去禹州!”滕青山暗道。 這路途,是從揚州一路西北,經過青州、禹州,再到燕州。之后進入大草原,一路向北……抵達最北岸。在北海中漂泊十余萬里,才能抵達最終目地地北海大陸。這北海大陸,滕青山必須去! 一是,自己強大‘神’,是可以達到先天金丹。可是踏入虛境,就不是單純養神就行了。 達到虛境,才能在整個九州大地,有話語權! 二,也是遵守給禹皇的承諾。 必須承認,禹皇這一招很厲害……虛境,足以吸引武趕到北海大陸。 待得到了晚上,滕青山準備下樓去吃完飯。 “吱呀!” 滕青山打開房門,走到走廊上。 “小賀。”滕青山笑著喊道,在滕青山旁邊一個房間,房門大開著,小賀和他娘就住在這。此刻小賀正揮劈著木棍。 “秦大叔。”小賀立即喊道。 “這劈刀,不但要每天練,還要動腦子,知道嗎?”滕青山笑道,“比如說,怎么樣才能劈地最快。你要逐步糾正你的姿勢,比如站地姿勢,雙手劈刀和單手劈刀又不同。你需要不斷地琢磨……直至,找到最適合你的姿勢。那樣,出刀才最快,明白嗎?” “哦。” 小賀瞪著大眼睛,若有所思。 他一個小孩子,只會死板地每天揮劈木棍,完成他師父交給他地任務。可這樣……進步太緩慢。 “記住,學會動腦。”滕青山笑道。 “看來,秦巍兄,也是個高手啊。”這時候,那馬錦嘯從另外一個房間走出來。 滕青山無奈一笑:“我算什么高手,雖然會點小聰明,可是天賦一般。練了二三十年,也就這樣!販賣點茶磚,這一次狠狠賺一筆。至少以后我那一大家子都不愁吃喝。我也可以好好教導我那小崽子……至少,他得比他爹我強。” “羨慕秦巍兄你啊,有子女可以教。”馬錦嘯感嘆一聲。 “馬兄弟,我們一起去吃完飯吧。小賀,你也歇息一下。”滕青山開口道。 “我剛才去外面一趟,已經吃過了。”馬錦嘯笑著說道。 說著,馬錦嘯便步入了小賀的房間,滕青山也一同走了進去。 “吱呀!”馬錦嘯關閉上房門。 滕青山驚訝看了馬錦嘯一眼,關房門干什么? “小賀。”馬錦嘯看了一眼孩童。 “師父!”小賀立即挺起胸膛,站得筆直。 馬錦嘯笑著摸了一笑小賀的腦袋,這令小賀有些受寵若驚,他師父是很嚴厲的。或許在飯菜食物上供應的很好,可平常很少有如此寵溺的動作。 “小賀。 剛才你秦大叔說地很對。不管是練刀還是練劍,必須懂得用腦子思考。那些整天照搬前人刀法劍法地,大多都很平庸。而學會思考,就可以少走彎路!”馬錦嘯露出一絲笑容,“小賀,你毅力不錯,天賦也可以。若懂得思考改變,并且能刻苦修煉,待得你成年,必有所成就。” “不過師父,還有要事去辦。” 馬錦嘯從懷里取出一本秘籍,遞給小賀他娘,“譚夫人,這本秘籍內包容萬象。如果我辦完事后,我能回來,我會親自教小賀……可如果,我回不來了。你就先讓小賀識文斷字。然后,讓他自己看這本秘籍。” “師父,你,你要離開小賀了?”那譚賀驚地連抱住他師父的腿。 “賀兒。”他母親,連拉住譚賀。 “小賀,別婆婆媽媽的。”馬錦嘯低喝一聲,嚴厲道,“師父有自己的事!不能總跟著你……譚夫人,秘籍里面,夾著銀票。如果省著點用,幾十年也夠用了。” 譚夫人娘倆,眼睛都有些泛紅。 他們都意識到……他們的恩人‘馬錦嘯’要出去做一件很危險地事。 “師父。”才七八歲的譚賀,砰地聲跪了下來。 而后連續三個響頭! 額頭都磕地紅腫,譚賀抬頭看著他師父,眼中滿是霧水:“師父,我其他親人都死了。只剩下師父還有娘了。師父……這武功,你一定要回來教我!你不在,我學不好的!” 馬錦嘯心底一酸,卻硬是說道:“堅強點,別哭。”隨后,馬錦嘯直接打開房門,離開了。 “嗚嗚……”譚賀忍不住低聲哭起來。 滕青山見狀,心中暗嘆,隨即摸了摸譚賀的腦袋,輕聲道:“小賀,你放心,你師父他肯定會回來教你的。” “嗯,肯定會。”小賀也連點頭。 。(,如欲知后事如何,。章節更多,支持&&!) 如果您喜歡第六篇第九章他就是滕青山!的內容,請為作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