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六章技進乎道

第六篇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六章技進乎道 *7★閣小說* 道上,商隊人馬們看著那些尸體,一個個都驚嘆不 “看裝束,這些人都是馬賊。(7☆星☆閣★純☆☆ωωω。QiXingge)ξ7★閣⌒_⌒七星閣ξ 所有人,都是被一刀殺死!”有經驗的護衛們看完尸體后對著周圍的商人們說著,“三十七個馬賊,全部一刀斃命。看場上痕跡,以及這刀法。殺人者應該只是一個人!” 滕青山也看了眼,也同意旁邊那位護衛說的。 “死的好,這些馬賊,好吃懶做,總是想搶劫擄掠。碰到硬茬子了吧。”黑子罵道,商人跟馬賊,本來就是對立的。在強盜馬賊眼里,商人們就是‘肥羊’。 “這人,好厲害是刀法,以一敵三十七,還都一刀斃命。怕是有《地榜》實力,如果來當我們商隊的護衛,那就好了。”老張感嘆道。 前面傳來喊聲:“大家快點趕路!” 湊熱鬧的一些商人們也就迅速上馬,又繼續前進了。 商隊前進,滕青山則是騎著赤火馬,回憶之前的感覺。 “過去,我如果要馬加速,都要敲打下馬腹。而剛才那種感覺……好像,這赤火馬就是我身體一部分似的。”比如人如果要走路,會很自然地一股力量從腰胯傳遞到大腿、腳步,邁出那么一步。 很自然! 而剛才。滕青山就是很自然地。腿部肌肉力量傳遞進入赤火馬。令赤火馬步伐加快。 “要地就是這種感覺。之前所謂地‘人馬合一’。是完美控制馬。而我馬上修煉。要地不是控制。而是……那戰馬。要變成我身體一部分。心念一動。即可自然控制。要地是條件反射!” 滕青山沉浸在如何更隨形意地控制戰馬。隨著時間推移。滕青山地技巧也在提升。 滕青山漸漸地。進入一種莫測境界。 似乎,自己整個人變成了一匹馬,在不斷前進著,感受得到四條腿,甚至于順著四條腿,感受到周圍天地。那種渾然一體地契合境界,讓滕青山迷醉。這跟練習‘三體式’時的感覺很像。 雖然沒三體式那般明顯,可是,這種狀態沉浸,再也不是偶爾了。 “停!”一聲大喊響起。 頓時商隊中眾多馬匹都一一停下,滕青山很自然地停下,隨后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低聲喃喃道:“技進乎道!技進乎道!原來如此……我早已經摸到‘道’,卻懵懂無所知。(七#星#閣首&發)” 滕青山終于明白,畫畫、寫字、自己練三體式等,為何都能心靈契合天地的真正本質。 本質就是——技進乎道! 當技藝精妙到巔峰,比如前世中的歷史故事‘庖丁解牛’,所謂庖丁解牛,在庖丁眼里,一頭牛已經不是牛,而是骨架和諸多身體各個部分。他可以很輕易地,將一頭牛完全解離。他不需要考慮用刀力氣大小,該從哪里下手等等。都不需要!因為,一切順其自然,都是水到渠成地。到了他手里,解牛已經是‘道’。 技藝不斷提高,再進步,就是‘道’了。技進乎道! 畫畫,最起碼首先畫畫基礎要有,隨后技藝越來越高,到后來,畫畫甚至于都不需要注意‘畫筆、紙墨’,只需要心靈沉浸進去,就可以靠畫畫,將心靈中的憤怒、欣喜或者哀傷,透過畫筆畫出來。 到如此境界,已然是‘道’。 滕青山也是如此! 從形意十二式,到五行拳,再到三體式,其實‘三體式’本身招式很簡單,但是它本身蘊含著‘道’!形意十二式、五行拳,那是鍛煉‘技’,達到極致,五行拳也能蘊含‘道’。而三體式,則是形意之本源。蘊含著形意之道! 騎馬,同樣如此! 內家拳宗師身體肌肉控制達到圓滿,騎馬輕易可以人馬合一,可是,這是刻意的。不管是庖丁解牛,還是畫畫,還是練習‘三體式’,一旦刻意,也就落了下乘。 因為滕青山境界早有了。 一旦悟了,騎馬上,自然水到渠成。 這就是萬法相通的道理! “哈哈,幸好我對身體每一處肌肉筋骨皮膚,控制都精妙到巔峰。所以,在騎馬技藝上,我很容易達到極致。只要悟透最后一層,便可以融入天地。”滕青山心中痛快,“如此,我白天在馬上修煉,晚上,練習三體式……如此,我的‘神’將會以驚人的速度提高。”滕青山心中期待起來。 滕青山收回思緒,看向前方。 在前方官道旁邊,有著一家三口,一名赤腳,穿著破衣,腰間掛著戰刀的披散長發野人。和同樣穿著破爛的消瘦婦女和一個臟兮兮的男童。 “當護衛?我們商隊護衛,不是什么人都能當地。”前方傳來聲音。 那個野人 似電芒,沉聲道:“我當你們護衛,一天十兩銀子! “十兩銀子一天?你以為你是誰?”不少人笑起來。 “十兩銀子,普通山民一年也就賺這么多。你一天賺這么多?哈哈……你以為你是《地榜》高手?” 滕青山也饒有興趣看著那個野人,按照滕青山感覺,這個野人應該是個高手。可是,為何混的這么慘。自己狼狽就算了。連妻子兒子都那么慘。 “你們這!” 野人單手指向商隊護衛,“所有的護衛,但凡有一人能接我三招,我便走人!” 這話說的太大了。 令少護衛騷動起來,這數百人的商人隊伍中。護衛是占大半的。除了一些商人專門聘請地護衛外。還有整個商隊統一請的大的護衛隊。 “三招?” “這大話,是滿嘴說啊。”一個個笑著,雖然護衛們笑著,可是每一個人上去。因為大家知道……這九州大地上,說不定哪里冒出個厲害人物。凡是莫要強出頭,這亂出頭,后果可不好。 “哼!”那野人冷笑一聲,右手抓著刀柄上。 “鏘!” 所有護衛只是勉強看到一道黑光!待得黑光消散,野人戰刀已經入鞘。 “老天!” 這些護衛們震驚地看著地面,只見地面上出現了一條長足足近六七丈的溝壑。一柄戰刀不足四尺長,可是劈出的溝壑卻有六七丈……顯然,這戰刀速度太快,甚至于產生氣刃,撕裂大地。 “高手!”那些護衛們頓時明白,遇到厲害高手了。 “十兩銀子一天,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商隊護衛了。”頓時那組織者高喊起來,如此高手,一天十兩?就是百兩銀子恐怕都很難聘請到。 “嗯。”那野人四周一看,很快看到滕青山他們旁邊的一個被馬匹拖著地板車,當即便抱著那孩童跑到這板車旁,將孩子放在板車上。那穿著破爛衣服的婦女也跑來,一起坐在板車上。 隨后,野人騎著馬。 商隊再一次出發! “是個高手,這天下間哪冒出來的如此人物。單論刀法,比我過去見到的那位雷神刀‘吳越’,也絲毫不遜色。”滕青山心中暗道,別人沒看清,滕青山是看的清清楚楚。這個野人……是個厲害人物。 “之前,路道上,發現地一堆尸體,是不是這野人殺的?”滕青山暗道。 “算了,不想了。” 雖然這野人讓那些護衛們畏懼,可是,滕青山乃是能一招殺死先天實丹地強者。這個野人只是引起他一絲興趣罷了。 滕青山,又再度沉浸在騎馬感覺中,那種渾然一體的感覺,讓滕青山靈魂似乎都在歡呼。 時間一天天流逝。 在揚州,青湖。 傍晚時分,寒風呼嘯,青湖上波浪滔滔,可是依舊有一艘船只在破浪前進。 “丹辰,以你地天賦,將來定會成為我青湖島中堅……可你,為什么選擇外放到禹州,當一城的駐守點護法呢?”一名老者和一名黑袍少年正盤膝對坐,這黑袍少年正是當年被滕青山救下地閻丹辰。 老者看著眼前的弟子,暗嘆。 自從這個弟子家破人亡后,心性大變,一心花費在修煉上,而且,他的天賦也極高。過去沒認真,還想著要接受家族的生意經商。而現在全身心投入修煉,提高速度極為驚人。加上他永遠沒表情的一張臉,以及眉宇間隱含的煞氣,令許多同輩份弟子對這‘閻丹辰’都有些畏懼。 “師傅,這內勁修煉,需要的時間,偷巧不得。我在青湖島修煉,和在禹州城內修煉,并無區別。而且……我感覺,我的劍法也達到一個瓶頸。還是到外地闖闖,比較好。”閻丹辰冷漠道。 “嗯!” 那老者也點點頭,“你記住別放松修煉就對了!還有,你去禹州,當了駐守點護法,管理情報消息等事……最近也沒大事。只有追殺滕青山的事比較重要。若滕青山逃到禹州,你就要耗費時間了。不過,九州大地,滕青山逃到禹州可能性不大。你就安心修煉。” “是。”閻丹辰點頭道。 “嗯,丹辰,現在島內先天強者損失不少。你的劍法境界已經很高,好好努力,努力在三十歲前達到先天!”老者說道。 “是,師傅。”閻丹辰永遠面無表情。 船只在陰暗的湖水中減去漸遠,閻丹辰也離開了青湖島,前往九州大地的中心‘禹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