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第五章馬上修煉

第四篇赤虎咆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五章馬上修煉十茶磚稱一次,終于,八百茶磚分別放在兩個箱子里是存放八百茶磚,所以,兩個箱子并不算大。甚至于都不需要特制的鋼鐵架子,很簡單的,將兩個箱子里掛在赤火馬的兩旁。 赤火馬,是跟歸元宗烏紋馬一個級別的。 黑甲軍趕路時候,烏紋馬一身重甲,外加軍士一身重甲,全部加起來也有好幾百斤。烏紋馬照樣飛奔。 近千兩銀子一匹的赤火馬,背著這兩箱子,很輕松。 “周師傅,不必送了。” 滕青山笑著一拱手,騎在赤火馬上。赤火馬四蹄飛揚,輕松地小跑離開這清揚茶莊。 第二天一早,樺城西城門,冬天清晨寒風刺骨,可所有商人、護衛都聚集在這。 “人齊了!出發!”一聲大喊,數百人的商人隊伍便繼續前進了。 滕青山也和老張、黑子等幾人混在一起,自成一團伙, “秦巍。你這茶磚進地不多啊。”老張打量了一下滕青山地兩個箱子。箱子不算多大。“幾品地貨啊?三品。兩品?還是……一品?” “兩品地。 ”滕青山也不隱瞞。 “兩品地貨?”旁邊地黑子低呼一聲。“秦哥。你夠狠地啊。這么兩箱子。得有近千斤吧。那就是近萬兩銀子地貨。如果能運到燕州。最起碼能賣十萬兩銀子。嘖嘖……一趟。可抵得上我跑二十趟了。這一趟賺下來。秦哥以后估計就可以享福嘍。” 這些商人眼睛特毒辣。看箱子就能猜出大概重量。 滕青山騎著赤火馬。赤火馬溜達著。 商隊這種速度,對赤火馬沒一點壓力。 “這來回一路,如果跟著商隊,是略微安全。可每次要繳納不少銀子上去。來回,我最起碼墊進去兩萬兩銀子,加上貨物,就是三萬兩,我耗費一年功夫來回跑,不值得!”滕青山搖頭道。 那賈禿子也笑呵呵:“想賺錢,得冒險。” “這茶磚,如果賣到大草原,那就賺大了。”老張感嘆道,“可那大草原,太亂。而且遇到草原馬賊,就是想逃都逃不掉。” 滕青山也就笑笑。 一路上,大家也只是偶爾聊聊。大多數時候都是養神保留體力。這長期趕路可是很累人的。 “嗯?”滕青山耳朵一動,看向前方遠處,“那里,有強盜埋伏?”不過滕青山卻沒絲毫焦急,因為……這一路上,遇到強盜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這些長期做生意的商人們早有應付經驗。 片刻—— “哈哈……”隨著爽朗的大笑聲,只見大量的手持著勁弓、砍刀的馬賊們都現身。還有不少拿著長槍地馬賊,更是沖到了官道上,形成整齊的陣列,將官道毒死。 頓時商人隊伍立即停下。 “人還不少,得有千號人。”滕青山目光一掃心中就有判斷。 “狗日的,又是馬賊!”黑子低聲咒罵道,“如果沒有馬賊,老子每次要多賺不少錢。” 就在這時,商隊的組織者朗聲道:“藍二當家!我們也是討生活,煩請讓條路,這些銀票,就當給各位喝茶的。”同時,在他身側有一名護衛立即拿著一疊銀票,朝馬賊首領那跑去。 馬賊首領,是一個鼻子上鑲嵌了鐵環的壯漢,他接過那銀票,翻了一遍。 “吳老頭。”馬賊首領嗤笑一聲,“這年頭大家都不好過!半月前,老子死了不少兄弟。這一家老小照顧都要銀子……所以嘛,現在過路費,漲了!這五千兩銀票……嗯,你們再來三千兩銀票。我放你們走!” 頓時商隊一片騷動。 這些送上去的銀子,可是所有商人集資地。這請大量護衛,路上給一家家大馬賊團伙送銀子,這生意做起來,夠困難了。 “藍二當家!”那組織者高聲喊道,“這細水長流,你們收的狠了,我們做生意可就沒得賺了。以后大家也就怕走這條路,估計要繞道走了。這樣……藍二當家,我們再奉上一千兩銀子。大家各退一步,可好?咱們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交情了。” 頓時,商隊的護衛們一個個小心戒備起來。 那馬賊首領眼睛瞇起來。 隨即冷笑起來:“好,給你面子!” 當即商隊又送上了一千兩銀票,那馬賊首領一聲令下,所有的馬賊立即讓路。商隊這才繼續前進。 “漲,漲,漲他媽的頭啊!”那賈禿子低聲咒罵道,“他們這么漲,逼得我們賣貨也得漲價,我們這些做小生意的,以后,日子越來越難過了!” “回去,是得商量商量漲價的事了。不漲價,以后日子沒法過了。”老張也說道。 這商人也分等級。 像揚州鹽商那 商行,只要進入那圈子。做生意的時候,危險可以低。大量精英護衛保護,而且大多數馬賊幫派也不敢惹。 而滕青山他們這么一伙,都屬于閑散商人。這運貨下來成本要高,賺錢也少。 晴空萬里。 滕青山正騎著赤火馬,和商隊一道前進。 “現在我最緊要的是,就是在境界上先達到‘真我之境’,再提高到‘返璞歸真’地步。只要境界能趕上先天金丹,以我地身體力量,便不懼先天金丹高手。”滕青山這次前往遙遠的北海,騎馬趕路的時間很長。 所以,除了晚上在漆黑的屋里,練習三體式外。 滕青山最主要地修煉,就是在馬上修煉了。 “境界提高,其實就是‘神’的提高!”滕青山還記得禹皇說過地這句話,“因為‘神’提高,自然,可以達到‘真我’境界,最后達到‘返璞歸真’境界。而秘籍上,所謂的一些寫字、畫畫等方法,其實也都是養神!強大‘神’。” 自己,年僅十七歲,在‘神’上就能達到‘入微’巔峰。 就是師傅‘諸葛元洪’也是到三十歲。那一代天才‘項凡塵’也是十六歲才達到先天。 其實…… 論神的強大,自己十六歲絕對超越同時期的項凡塵。 只是,自己內勁未到極限,才一直沒突破。而一旦達到先天虛丹,入微境界便已然達到巔峰。只差一步,就是‘真我之境’。 達到先天,最難的就是‘神’的提升。 而從出生到如今,滕青山地‘神’提高速度,的確夠駭人。滕青山可不認為……前世地‘神’,能代入到今生。今生他只是多了一份前世記憶罷了。 “我‘神’之所以提升快,應該跟形意拳有關。”滕青山心里判斷,“不管是畫畫,寫字等等其他方法,都是磨練心性,讓心融合天地,契合天地。這樣……‘神’才能緩緩地增長。而平常人生活,神不但不增長,反而是不斷被消耗的。” “而我練習‘三體式’,每次都是沉浸那種陰陽相濟,渾然一體地感覺中……” “顯然,達到內家拳宗師境界,體悟‘三體式’,對‘神’提高有極大好處。” 因為意識到這一點,滕青山才每天晚上練習三體式,至于靜坐休息僅僅兩三個時辰即可。 “畫畫,寫字,游走于大地山河,之所以能強大‘神’。就是因為畫畫、寫字,達到高深境界,都能全身心投入。心靈契合天地。而走南闖北,觀高山,觀江河,也會引起人心靈悸動,心靈融入天地……” “準確說來,無論畫畫,寫字,彈琴,唱歌等等,達到高深境界,都應該能契合天地,令‘神’變得越來越強。” “那么,騎馬,達到高深境界,也能令‘神’變得強大!” 在滕青山看來,萬法相通! 強大‘神’不在于方法如何,只在于是否適合。 比如‘三體式’,即使告訴諸葛元洪、古雍等先天金丹,這些人對內家拳一無所知。看似簡簡單單的三體式,這些強者根本無法體會其中蘊含意境。 而畫畫……諸葛元洪可以靠它,強大‘神’。對諸葛元洪,這是好辦法。 可對滕青山而言,‘畫畫’根本沒用。 所以,這‘神’的強大,沒有最好的辦法,只有最適合的。 ‘三體式’就很適合滕青山。 而現在,滕青山也在努力研究在馬上修煉!自從加入這商隊,滕青山就在不斷地琢磨……到如今,已經琢磨半個月了。 “騎馬,還要心靈融合天地……” 滕青山騎在馬上,堪稱‘人馬合一’,他全身肌肉和馬匹前進都完全契合,顯得那般完美。可即使如此,滕青山也只是偶爾才能捕捉到那股意境。 嘀嗒!嘀嗒! 赤火馬小跑著,滕青山坐在馬上,人和馬宛如一體。 “尸體!” “好多尸體啊!” “死了不少人。” 整個商隊忽然喧鬧起來。 “秦哥,快,咱們去看看,出什么事了?”黑子喊道。 正在‘人馬合一’狀態的滕青山‘哦’應了聲,條件反射的,腿部肌肉一個震動傳遞,赤火馬立即加速。 “我剛才做了什么!”滕青山忽然驚醒。 “對,是這種感覺!就是這種!”滕青山臉上露出驚喜之色,耗費近半個月,以他內家拳宗師對身體的控制,長期保持人馬合一,終于觸摸到馬上修煉的邊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