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第四章茶莊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四章茶莊九鼎記 樓內。 其他人在高談闊論,甚至于在議論‘滕青山’,而滕青山本人卻是迅速地吃飯,沒多久,滕青山將筷子朝桌上一放。 “黑子,我就去茶莊了,你慢慢吃。”滕青山起身。 “茶莊最起碼等到夜里才關門,秦哥,你著什么急?”黑子也笑著起身相送,見滕青山拎著箱子,不由殷勤道,“秦哥,這放衣服的小箱子我幫你看管。去茶莊還拎著個箱子累不累啊。” 滕青山神秘一笑:“我這箱子,可不能離身,別人拿,我可不放心啊。” “哦。 ”黑子心中頓時明白。 看來滕青山的錢財是藏匿在箱子里了。 滕青山戴著氈帽,穿著厚棉袍,腰間掛著彎刀,體型壯碩,膚色偏黑,看其打扮一看便是幽燕之地的居民。幽燕二州,為苦寒之地。民風極為兇悍。因為長期和大草原上諸多部落爭斗廝殺,造就的兇悍民風,使得幽燕人很豪爽,同時一言不和,就能血濺五尺! 所以。在九州大地上。對幽燕人。外人一般也不愿招惹。 這也使得。一些商人。雖不是幽燕人。也故意打扮成幽燕人樣子。至少。能唬人。 “呼。呼” 寒風在吹著。 可樺城街道上人卻很多。滕青山拎著箱子悠閑地前進著。此刻。正是晚飯時間。周圍一伙伙要進酒樓吃飯地人們有不少。 “二姐。那滕青山真有你說地那么俊?” “小妹,你不信?我雖然是外圍弟子。可是,那次滕統領和臧鋒統領那一次公開比試,我也去看了。滕統領……嘖嘖,可不像一些武人丑。相反,很清秀呢。可是,那槍法真是!連續幾槍,就將臧鋒統領給打下戰臺了。在歸元宗內,想嫁給滕統領的女弟子很多的。不過,輪不到我們地。” 旁邊傳來聲音。 滕青山朝旁邊看一眼,只見兩男兩女正一道朝前方走,和自己是同一個方向,說話的是一個穿著紅色裘衣少女:“她是歸元宗的?” “曉蓮。那個滕青山現在也被全天下追殺了,好似喪家之犬。你還想著那滕青山?”在他身后,一名錦衣青年淡笑道。 “怎么說話呢?”紅色裘衣少女眉頭一皺,“滕統領,他被青湖島全天下追殺!那是因為,青湖島不少執法長老都死在滕統領手上……青湖島和我歸元宗本來就是仇敵。滕統領這么做,是立大功!更何況,放眼天下,有幾人能值得青湖島如此?華大少爺,如果你能達到滕統領一成成就,我別說嫁給你,就是給你做妾,我都答應。沒本事,就別說這些。” 另外一個濃眉大眼男子笑了:“華兄,吃癟了吧?曉蓮他們這些歸元宗的人,可是最聽不得滕青山壞話的。” 那錦衣少年只能苦笑著道歉:“曉蓮,我錯了,行了吧!一成成就?我這輩子能達到先天,就心滿意足嘍。” 很快,這兩男兩女就進了一家大酒樓。 滕青山聽得心底有些感觸:“至少,歸元宗弟子們,沒將我當成叛徒!” 這年頭,誰都不傻。 從許多事情,大家都能猜出不少事來。在歸元宗,滕青山不但不是叛徒,反而,使得歸元宗許多弟子更加崇拜、敬佩。 走了好一會兒,滕青山才抵達清揚茶莊。 ‘清揚茶莊’四字鎏金橫匾掛在茶莊正門口,茶莊正門口也有著四名護衛站著,滕青山直接走過去。 其中一名護衛伸手阻攔:“我們清揚茶莊,不散賣茶。想買茶葉,到前面的茶店、茶吧。” “我是來自燕州地商人。”滕青山笑著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那幽燕地域的口音,令那名阻攔的護衛連放下手,笑了起來:“原來是來自萬里外燕州,我們清揚茶莊,有地是好茶磚,請,請。” 那護衛當即帶路。 能從最北方的燕州趕過來,肯定是大生意。沒人會來回近兩萬里路,只買少量商品。 這種大型茶莊,一般只做大型販賣生意。 “周師傅,這位是來自燕州的商人。”那護衛將滕青山引領到一處大廳內,廳內有一名穿著黑色華貴裘衣的老迎過來,他笑著一拱手:“老朽姓周,不知道兄弟是?” “秦,秦巍。”滕青山一口幽燕口音。 其實滕青山之所以能輕松說出幽燕口音,是因為……這幽燕口音,實際上是前世現代世界地東北區域口音比較像。作為殺手,這方言是經過訓練。所以……現在滕青山偽裝起來,輕而易舉。 “秦兄弟,請坐。”那周師傅和滕青山一同坐下,這時候,侍女也端著托盤上來,將兩茶杯分別放在滕青山和周師傅面前。 “喝茶。”周師傅微笑道 滕青山也端起來,微微喝了一口:“唇此留香,湯色紅黃明亮,是好茶啊。” “秦兄弟,也是精于此道啊。”周師傅笑著道。 “也就是混口飯吃,不懂一點,怎么去賣?周師傅,不知道你們清涼茶莊這有哪些茶磚?”滕青山笑道。 “哦,不知道,秦兄弟要什么品級的?”周師傅正容起來,“我們清涼茶莊,茶磚主要分五個品級。每個品級價格差距很大,像最低的五品,那是一些廢棄茶根等高溫壓縮,那茶磚很便宜,一些平民普通人經常喝這些,而越往上,價格越高。像三品的茶磚,一斤的茶磚,就要白銀五六兩左右。兩品的茶磚,一斤大小地那種,白銀大概十二三兩。因為品種不同,還有細微差別!至于最高等的一品茶磚,一斤茶磚,需要數十兩銀子不等。” 滕青山聽得贊嘆:“這一品茶磚,可比銀子還值錢啊。” 一斤一品茶磚,比如五十兩銀子,就是五斤銀子! “茶磚中最貴也就一斤近百兩銀子,如果是特制地一些茶葉,那可真是比黃金還貴。”那周師傅笑道,“不過,那些茶葉數量極少,我們這茶莊每年也才得到少量部分,最好的茶葉,大部分都被一些大人物訂走了。” 滕青山笑著點頭。 一些極珍貴地茶葉,一兩茶葉,卻價值十兩黃金,這都是有的!不過,那種層次茶葉,是不可能壓縮成茶磚。 “二品地茶磚!”滕青山笑道,“在草原部落,二品的茶磚,對他們而言,已經是極好的了……貨物太多,運起來麻煩。”買便宜的茶磚,運起來麻煩。所以一般跑單幫的,會購買較為貴重的茶磚。 “哦,秦兄準備販賣到草原中?”那周師傅有些驚嘆,“那地方,可亂的很。” “本來就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賺錢。”滕青山淡笑說道,“二品茶磚,你這有幾種?” “我這二品茶磚,存貨多的有三種。如果你要賣到大草原,以草原人的愛好,我看,你選二品茶磚中的‘紫牙茶磚’最好!草原人最喜歡這種‘紫牙茶磚’。”周師傅真誠地建議說道。 滕青山點頭:“嗯,這紫牙茶磚,你能給個什么價格?一斤的那種。” “一斤,十三兩銀子!”周師傅說道。 “周師傅,外面普通的茶店,比你說的價格貴不了多少啊,說個實誠點的價格!”滕青山笑起來,“而且,我買的貨比較多,有錢大家一起賺。” “你買多少?”周師傅問道。 “八百磚!”滕青山說道。 周師傅眼睛一亮,這可是筆大生意啊,一般平民一年也就賺十幾二十兩銀子。這一斤茶磚就要十三兩銀子,明顯這是有錢人才能享受的。而八百轉……也的確算是大買賣了。 “你想要什么價?”周師傅詢問道。 滕青山很直接地說道:“十兩銀子一磚!” “這,太低了。”周師傅連道。 滕青山搖頭道:“周師傅,這可不低了。就是本地人在這拿貨,估計也比我這略貴一點。而我,可是一次性買下八百磚二品貨!我這一路到大草原,可是玩命的。你也略微幫襯一把。我也要在你這邊,再購買一匹赤火馬,一千兩銀子一匹!可行?” 周師傅略微思忖,隨即笑了起來:“秦兄,好吧。八百磚二品貨,加上一頭赤火馬。共計九千兩銀子!” 其實十兩銀子一磚,周師傅有些遲。可滕青山又買赤火馬,在赤火馬上,他們也能賺二三百兩銀子。所以,合起來,也就點頭了。 庫房內,兩個大箱子正打開箱蓋放在那。 周師傅、滕青山,以及諸多茶莊的人在這。 滕青山打開自己手上拎著的小箱子,箱子里都是些衣服等普通物品,滕青山從其中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些銀票,有從懷里取出些銀票。那周師傅見怪不怪,做生意的商人藏銀票的手段太多了。 “我這衣箱,放在這大箱子側邊。”滕青山將小箱子豎著貼著大箱子側邊擺好,“好了,大家放茶磚吧。左邊這個大箱子里,茶磚放少點,我以后好拿衣箱。右邊大箱子,茶磚放多點。” “是。” 茶莊的人立即開始將一塊塊茶磚放進去,滕青山也隨意取出一塊,將包著的紙張打開,劃出一點點茶末。 “這紫牙茶磚,是絕對的好茶。”那周師傅很迅速地幫忙泡茶。 泡好一杯,滕青山品了一下,這才滿意點頭。 要偽裝成一個商人,自然從頭到尾做的都像。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