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三章懸賞公文

張他們專門雇傭兩名護衛看著馬匹貨物。滕青山人則是擠入人群中。 “別擠!” “擠個屁啊。”被擠開的一些人嘴里咒罵著。不過再罵也沒用。更多湊熱鬧的人朝里面擠。滕山很輕松就擠到了最里面。 “懸賞公文!”滕青山一眼看到墻壁上貼著一張公文。在墻壁兩旁。還站著兩位穿著鎧甲的兵衛。顯然是不允許人破壞這公文。 滕青山看—— “滕青山。十七。原《潛龍榜排名第一。原是歸元宗黑甲軍統領。歸元宗執法長老。現叛出歸元宗。這滕青山施陰毒之技。殺死我青湖島執法長老。此人擁有先天實丹實力。擅長容換貌。甚至于改變身體高矮。 他擅長槍法拳法。以及刀暗器。可以用石子暗器。輕易殺死《的榜》高手。 如今。他正在逃竄他上應該攜帶輪回槍。此輪回槍槍桿為銀色。槍頭為黑色。有紅!同時。他身上還一柄黑色巨斧。 他的先天元。為火紅色。 此人非陰毒狡猾。如果有人發現神秘高手。帶著輪回槍或者這巨斧的。只要能大概判定是滕青山。可通知九州八大宗派任何一宗派駐點。 我青湖島一旦確認果真是滕青山。消息為真。便獎勵一千兩黃金。如果有人能抓住或者殺死滕青山。我青湖島。獎勵十萬兩黃金天級秘籍一本。以及天郡“鳳陽城”一座。只要我湖島在。鳳陽城境內三百里。完全歸殺死滕青山者!” 看到這消息。滕青山倒吸一口涼氣。 “他娘的。十萬兩金。”旁邊傳來此起彼伏的聲音。“我十輩子也花不完啊。天級秘籍一本?還有鳳陽城?青湖島。這鳳陽城就永遠歸殺死滕青山的人?土皇帝啊!” “如果我知道這滕青山在哪想盡辦法殺了他啊。” “。你還殺青山?人家吹一口氣。就滅了你小子。” 旁邊人們都驚嘆談論著。 滕青山臉上是驚嘆色。心底卻有些發涼。“青湖島夠狠!下可真有麻煩了。”滕青山擔憂起來。“十萬兩黃金。天級秘籍!這或許吸引力很大。可對于真正的強者。卻是沒什么用的。這最后三個獎勵的第三個“鳳陽城一座”而且青湖島在。就永遠占有。這足以吸引一些先天金丹高手!” 滕青山很清楚。在九州大的上。是有一些厲害的隱世高手。 因為九州大的。都被八大宗派霸占。一般先天金丹高手很難占據的盤開辟宗派。 而青湖島有這樣的承諾。而且是公告天下的。肯定是真的。 對于青湖島而言諾大一個揚州★州十三郡之一天南郡。天南郡中的一個城“鳳陽城”。對青湖島重要性不大。可是……對想開宗立的人而言。能有一個兩三百萬人口的的盤完全控制。 這是做夢都想的事 “十萬兩黃金能許多普通人發瘋一樣的找我!各種陰毒手段來對付我。” “而天級秘籍也苦于沒有好秘籍的高手動心來對付我。” “至于這“鳳陽城。足以吸引一閑散的超級者來對付我。或許無法吸引所有閑的超級強者。可至少能吸引分。” 滕明白。 青這個“懸賞`文”。等于是讓全天下的人來抓捕自己。 “而且還說。一旦大概判定是我就可以通知九州八大宗派任何一宗派駐點?”其他七大宗派。或許在抓捕自己的事情上不會出人手。可是。略微幫青湖島一把。那還是很正常的。 因為。滕青山故意出的蛟龍。令各方損失都慘重。 那些宗派。或許沒將自己的損失。完全算在滕青山頭上。可。至少對滕青山沒好感! “十萬兩白銀。天級秘籍。還有一,城池。連周圍三百里內也歸他。”大胡子青年“黑子”感嘆道。“如果我哪天。能擁有一座城池。當個土皇帝。我寧愿少活三十年十萬兩黃金。黃金!這夠娶上多少房媳婦啊。” “我要練內勁。我要殺滕青山!”這黑子大叫道。 “黑子。別做夢了”老張哈哈笑起來。 “黑子。現在還沒喝酒呢。”滕山也笑呵呵道。青山也明白……青湖島的確是恨自己入骨!或者說。十七歲的自己。就擁有一招殺死先天實丹的實力。也令他們擔心。所以。青湖島才下了如此本錢。 數日后傍晚。滕青他們來到了徐陽郡最北方的一個城“樺城”。 滕青山看著熟悉的城門。唏噓不已。當年去爭奪黑火靈 這樺城也住了一段日子。爭奪火靈果的場景。,目。那一次。自己殺死了先強者“司馬慶”。也到赤鱗獸下的鱗甲。 而如今…… 自己卻在狠狠報復了青湖島后。脫離歸元宗。開始獨自一人的行程。 “明天一早。老時。在西城門聚集啊。一個個可別去晚了。大家可不會就等你一個!現在大家都散了。想喝酒的。想賭錢的。想逛窯子的。都痛快玩啊……”隨著組織者喊聲。商人們護衛們也都分開。 滕青山他們也一道走。 “秦哥。今晚咱們在這樺城過夜了。晚上也沒事。敞開肚皮吃喝啊。”黑子大笑道。 “你晚上沒事。,晚上可有事。”老張笑瞇瞇道。 “你這大色棍。又去逛窯?”黑笑罵道。 老張跟旁邊賈禿子流了一下眼神。隨即揶揄道:“黑子。你小子還小。總是念著你那個“阿花”。等你家阿花成了黃臉婆。你厭煩了……你就懂了。”這些拿命闖的商們。賭錢的少。逛窯子的多。 因為這些商人白。再多錢。進了賭場。也的送給賭場。 “秦巍。今晚跟我們一起?”張笑道。“今天可難的。剛好在城內過夜。” “我。我今晚上。要去進貨。”滕青山笑道。“樺城不是剛建了個大的茶莊嗎?” “嗯。進貨要緊。我們就不拖你了。” 滕青山一開始見面的時候。就略微提到過。說來揚州。一是進貨。二是看朋友。這進貨★州賣茶磚的的方有不少。在北方這些東西稀少珍貴。可在南方。卻要便宜的多。 讓兩名護衛看住貨。并且給護兩壺酒。些小菜。 之后。滕青山和黑二人在酒樓吃起來。至于其他三名商人都去逛窯子了。 酒樓內。議論聲一片。有不少都是在談論滕青山的。 “現在談滕青山的還真多。”黑子感嘆道。 “大家都想發財。都擁有一座城嘛。”滕青山笑道。“不過。我是不敢奢望去殺滕青山嘍。人家一拳頭就把咱們給砸成肉泥了。還是踏的做事。” “嗯。想那些虛的。沒用。”黑子也點頭。 這些議論聲。滕青不知道聽過多少遍了。其實聽到滿天下的人。都在談論自己。這種感。也的確是蠻奇特的。 “秦哥。看。那個是不是滕青山?”黑子突然碰了一下滕青山肩膀。 “滕青山?”滕青轉頭看去。 只見酒樓門口。走來三人。為首的是一個俊朗青年。他穿著黑色袍子。手持一桿銀色紅纓長槍。槍頭為黑色。這持槍的俊朗青年大步走進酒樓。他身后的兩名護衛也連跟。 “小二。酒菜!”這俊朗青年大喊道。 “那長槍。很像輪槍啊。”黑子低聲道。“他紀。也跟滕青山和接近。” 滕青不住笑。 有人扮作自己。連槍都偽造的差不多。 “烏三公子。你以。你拿著一桿大槍。就能裝作滕青山啦?”另外一酒桌上。帶著兩名女的高大青笑指向那持槍青年。“看看你那樣。那滕青山注定是被滿天下追殺的貨。你還這幅打扮。還故意弄一桿“輪回槍”?哈哈。死我了!” 旁邊兩侍女也捂著嘴笑。 “蓬!”那持槍青年猛的一拍桌。一瞪眼。怒指向那高大青年。“梅老二。你給我嘴!就你這東西。也敢瞧不起滕青山?” “這位“梅老二”公子。”在墻角處。一位喝酒的獨行者嗤笑一聲。“這滕青山十七歲就能達到先天實丹。千年來。無人可比!青湖島據說損失超過十位長老。括先天金丹長老!主要就因為滕青山!正因為此。青湖島才許下那么高的獎勵……你一個個紈绔子弟。也配瞧不起人家?” 那高大青年聽的惱怒不已。低哼一聲:“一個被全天下的犯人而已。” “梅老二。你再廢話。小心我這輪回槍。在你身上留下幾個窟窿。”那持槍青年怒聲道。頓時他身后的兩名護衛也跟著站起來。那梅老二。看看自只有兩名侍女。這次沒帶護出來。有點失策。 “秦哥。雖然我也很想殺滕青山。坐個土皇帝。可我也很佩服他啊。能讓青湖島許下這么多獎勵。”子感嘆道。“黑子。如果也能讓八大宗派。許下如獎勵。名傳天下。讓我明天。我都甘心了。” 滕青山聽只能埋頭吃菜喝酒。嘴里說著:“嗯。滕青山。的確厲害。我也佩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