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第二章沒死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六篇匹馬行天下第二章沒死?九鼎記 劍圣沉默著,氣氛極為壓抑。( “你說,那諸葛元洪一劍就斬斷丹塵的右臂,且重傷雪鷹教先天金丹高手?”瞎子劍圣,并沒提滕青山,反而著重提這‘諸葛元洪’。 “是的。”古雍點頭。 瞎子劍圣低哼一聲:“這諸葛元洪,比你還略小。從你年輕時候起,這諸葛元洪就始終壓著你一頭。你和他一個島主,一個宗主。可你是我青湖島島主!你是《天榜》第七,可諸葛元洪是《天榜》第六。數年過去……這諸葛元洪,一劍之威達到如此境界。顯然,他實力進步極大。據我估計,距離‘神融天地,真元無盡’,也不遠了。一旦達到‘神融天地、真元無盡’。這諸葛元洪可就是虛境高手!古雍,你和他的差距,不但不變小,反而在變大。” 古雍低垂著頭,不敢吭聲。 “一劍,有如此之威。諸葛元洪應該能名列《天榜》第二或第三。”瞎子劍圣低嘆道,“還有,這一次,你有沒有現,那烏侯的特殊?據我估計,他應該突破最后一步,達到虛境才對。” 在瞎子劍圣眼中…… 虛境,才是能決定天下的力量!而先天強,就是虛境的后備軍。宗派內先天強越多,那誕生出虛境強可能性才越高。 “烏侯的實力,雖然可怕。可是,還未到借用天地之力的地步。”古雍說道。 “這烏侯……” 瞎子劍圣搖頭道。“我雖未見過。可根據聽聞地一些訊息能判斷。他三十年前就該到達最后界限。以他地天賦……也該達到虛境了。”雖然眼睛瞎了。可瞎子劍圣卻似乎能看見古雍表情。“雍兒。你還有話說?” 古雍點頭道:“是地。我想退位!讓師弟或大師兄。繼任島主之位。” “退位也好。” 瞎子劍圣點頭道:“就在這幾天。你選一個好日子。你退位。讓……你鐵樊師弟繼任島主之位。他地性子。繼任島主磨練一番。對他修煉有益處。” “是。”古雍隨即忐忑道。“師祖。那滕青山……” “滕青山當然要解決。不過。這是小事。”瞎子劍圣淡漠道。“這一次損失九位執法長老。丹辰又斷臂。我青湖島損失太大……雍兒。你退位后。就當青湖船夫。每天白天當船夫。晚上到我劍刃山修煉。” “船夫……”古雍一怔。 “哼。”瞎子劍圣一聲低哼,整個天地都隱隱一陣轟隆,“雍兒,你當初未當島主。雖然也有悍勇霸氣。可也沒現在……你已經被權力蒙蔽了雙眼。島主之位,這是虛的!能達到虛境,可利用天地之力,這才是真正的強。” 古雍回憶這些年來經歷,不由心底一顫。 這些年,他都在想如何讓青湖島更強大,如何滅鐵衣門、歸元宗等等。心境完全變了……而歸元宗諸葛元洪,卻是很少露面。原本二人實力相當,相差不大。可現在……卻已經差距不小。 古雍不由一陣后怕。 如果再這么下去幾十年,恐怕諸葛元洪一招就能殺他。 “是,退位后,雍兒甘當船夫。”古雍恭敬道,他已經準備好……弄一張人皮面具,帶著人皮面具,然后做船夫。 “嗯。”瞎子劍圣淡漠道,“當船夫,讓你從高高在上的島主,成為一個底層……或許,你會體會到很多。我知道,以你性子肯定要偽裝。等你那一天,能夠卸去偽裝,以真實面目去當船夫,你或許,還有希望追上諸葛元洪。有希望,某一天達到虛境!” “是。”古雍應道。 讓他古雍真實面目當船夫?比殺他還難受。 “你去吧,滕青山地事,我會讓你鐵樊師弟來解決。”瞎子劍圣淡漠道。 當即,古雍退去。 十一月十二,青湖島島主‘古雍’退位,由年僅五十一歲地先天金丹強‘鐵樊’繼位,成為新一任的青湖島島主。而也從這天下午開始,古雍便隱藏身份,戴上人皮面具,當起了青湖上最普通最常見的船夫! 江寧郡城,歸元宗。 諸葛元洪書房內。 諸葛元洪一襲白袍,赤腳,手持著一只畫筆,在掛在畫板上的紙張上畫著,他的表情很平靜,雙眼默默看著眼前畫,手中畫筆偶爾蘸墨,整個人心神好似完全沉浸在這幅畫中。這是一副‘雪中獨行’地畫。 在一望無際的雪地中,雪地上有著雜亂地腳印,還有一具具尸體,在遠處,唯有一獨行才前進。 一股肅殺的氣氛,從這幅畫中撲面而來。 驟然,停筆! 諸葛元洪將畫筆扔到一旁,竟然笑起來,可那笑容顯得很悲涼。 “爹!”一道喊聲響起。 諸葛元洪轉頭看去,來人正是他的兒子‘諸葛云’ “爹,青山師兄他沒死,他沒死!!!”諸葛云連說道。 諸葛元洪眼睛一亮。 這些天,諸葛元洪心情一直不好,女兒的死,滕青山的生死未卜。都令他心中難受。不過作為一位宗主……他不能將這些表現的太明顯。他只能將這一切咽在肚子里。 “你怎么知道地?”諸葛元洪連道。 “在這。”諸葛云遞出卷起的密信,“剛才我碰到二師伯,二師伯便告訴了我這事,并讓我將這密信交給爹。其實也算不上秘密……這是青湖島放出地懸賞公文。有這懸賞公文,至少說明,青山師兄他還沒死。” 諸葛元洪一看,心中松了一口氣,臉上也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沒死,好,好啊。 ”諸葛元洪感嘆一聲,“這青湖島也是舍得下本錢,這份懸賞公文一旦傳開,恐怕全天下人,絕大部分都想殺青山了。不過……以青山的易容之術。這青湖島想抓到他,也很難。” “青山沒死,真是讓人開心。”諸葛元洪贊嘆道。 “嗯,妹妹在地下有知,也會高興地。”諸葛云低嘆道。 諸葛元洪聽到,也恢復平靜,隨即道:“走,陪我去一起見見青山他爹娘。這些天,他爹娘一直不放心青山的事情……” “嗯,大娘她急得都病了。”諸葛云也點頭,“現在確定青山沒死,大娘身體也會好些地。” 當即,諸葛元洪帶著兒子,一同去見滕永凡夫婦。因為兩鼎‘北海之靈’,諸葛元洪對滕青山是更感激、內疚。現在滕青山不在……自然的,諸葛元洪將這一切彌補到滕青山爹娘身上。 而且…… 諸葛云和青雨,估計也快成親了。將來,也是親家。諸葛元洪關心滕青山爹娘,也就自然了。 徐陽郡,鄔城。 商隊行進速度不快,不過滕青山并不急。因為他知道……如果一日行上千里,單獨一人如此拼命趕路。肯定會引起不少人注意。如果青湖島在各地駐點,也消息要找到他。那很可能會現他! 那樣,太危險! 而現在,雖然速度慢,可勝在安全。 這支商人隊伍,此刻也進入了鄔城。 “這一路顛簸,腰酸背痛。”老張咂嘴道,“總算進鄔城了,秦巍,到了城內,我們可得好好歇息歇息。” “沒問題,不過酒得少喝點。”滕青山笑道,“上一次你跟我喝酒,等趕路的時候,你騎馬都不行了,只能一個人躺在貨車上,而且還酒瘋。我們幾個,可是花費不少力氣,才將你這個酒瘋子照顧好。” “那天喝的開心嘛。”老張嘿嘿一笑,“而且,秦巍你地酒量也太好了,你我一杯杯對著干,你喝地一點不比我少。我老張喝醉了,你都沒感覺似的。” “老張你酒量也就一般般,和秦巍比,可差一截。”一個禿頭黃臉漢子也笑道。 “賈禿子,你的酒量,難道比我好?”那老張一瞪眼說道。 “我不跟你這瘋子鬧。”禿頭黃臉漢子笑道。 滕青山這些天,和這些商人們在一起,感覺也還不錯。這些商人們風里來雨里去的,而且還時常面臨強盜的威脅,其實也是苦生活。別看大商人過地生活奢侈讓人羨慕。可是,大商人也是從小商人起來的。或,也是先輩們辛苦,才留下地遺產。 “大家就在這散了啊。一個時辰后,我們在西城門口聚集。遲了,可不等了啊。”喊聲響起。 “好勒!” “哥幾個,喝酒去。” “走,老三請客。” 商人、護衛們一個個也就按照一伙伙分散開。而滕青山則是和老張他們一伙六人一同走。 “你們看!”在老張旁邊的‘黑子’連喊道,“前面,前面那么多人聚集在那邊,在干什么?” “哎,人還挺多,走,去看看。”那賈禿子也眼睛一亮。 闖天下,最好熱鬧。 滕青山也好奇地和眾人靠近過去,要偽裝成‘商人’,就要自我催眠自己就是商人。所作所為都和商人們一樣,別特立獨行。這樣,才不顯眼。 “一千兩黃金?” “十萬兩黃金?兄弟,給念念,我就認識一千兩黃金,十萬兩黃金。” 滕青山他們剛靠近過去,就現一群人在熙熙攘攘地喊著。 “他娘的,老子如果殺了這滕青山,不是世世代代都榮華富貴?”興奮的聲音從前方人群中傳來,許多人都圍著。 滕青山聽到‘滕青山’三字,眉頭一皺。 當即和其他商人們一起,朝人群里面擠,欲要擠到最里面。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