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54 )

腳下,正想要殺死紫光蛟龍的眾多先天強者們,聽到一個個臉色都微微一變。 還有一頭厲害的妖獸!長眉老僧低喝道。 眾多先天強者們警惕以待,對于他們而言,一頭紫光蛟龍威脅并不大。 突然—— 一道黑紫色龐大幻影瞬間從那破開的山壁大窟窿中竄出。 那邊! 所有先天強者看向那窟窿洞口,可那龐大幻影已然消失。 狂風驟起! 同時,一道迷蒙的龐大青色光暈出現在銀蛟軍軍士,諸多先天強者上空。這令古雍、長眉老僧、嬴浩江、王克侯等一大群先天強者都仰頭看天,在諸多銀蛟軍軍士的火把下,大家也能勉強看清。 那是云團! 就在眾人上空不足百丈處。憑空聚集了遮蓋住上空地云團。云團隱隱有著青色光暈。在這云團當中。隱約可以看到一道蜿蜒龐大地身軀。那黑紫色地龍鱗也清晰可見。身軀緩緩游動。 這是—— 所有人屏息了。 突然。一碩大地龍首穿過云團。凝視下方。 那長著兩根分叉龍角地蛟龍頭顱。晶白色龍須垂下。那一雙碩大地金色瞳孔掃向下方一大群渺小地人類。 這是什么妖獸? 虛境級別妖獸!那嬴浩江臉色大變,這下捅大漏子了,這紫光蛟龍背后,還有一頭虛境級別的蛟龍! 運氣怎么這么背!慘了。不少先天強者臉色都慘白,面對這可怕蛟龍的注視,在場每一個人敢擅動。第一個動的,很可能遭到妖獸攻擊。虛境妖獸啊,太可怕了。妖獸當中最厲害的也就是虛境……人類當中最厲害的則是超越虛境的至強者境界。 而堪比虛境的妖獸,也都能溝通天地,利用天地力量。 不過,能御空飛行,卻代表溝通感悟天地,已經達到極高級別。一般虛境高手,利用天地之力,是做不到御空飛行的。 這頭蛟龍看向那受傷地紫光蛟龍,那紫光蛟龍也抬起頭顱看向天空中的龐大蛟龍,低聲輕吼著。同時,呼!一道云團飄下,將下方重創的紫光蛟龍給包裹住,將這紫光蛟龍送到那山壁窟窿處。 紫光蛟龍吼叫了一聲,便竄進了潭水當中了。 是它,妖獸‘紫淅’!禹皇治水時候,興風作浪的妖獸‘紫淅’!嬴浩江忽然驚呼道。 長眉老僧臉色一變,仔細一看:它比書中記載的,龍鱗顏色變了。過去是紫色的。現在變成黑紫色……還有,身體大了很多。不過這紫淅妖獸,可是部落時代就存在的,到現在還活著? 在書籍中,一般將禹皇統一之前,都稱作是部落時代。 都這么多年過去了,它當然要變化了。嬴浩江臉色蒼白,完了,這老家伙竟然還活著,妖獸就是比人類能活啊,現在,誰治得了它?希望它老人家自重身份,不會和我們計較。 虛境級別的妖獸,八大宗派都會收集這些消息。 不過從古到今,達到虛境級別的妖獸,有記載的也就二十幾個。大部分都是數千年前地了。如龜、蛟龍這種妖獸壽命或許長。可其他妖獸壽命或許比人類強些,可也沒龜、蛟龍等那么夸張。 歷史上大部分虛境妖獸,應該都老死了。 活著的虛境妖獸,非常稀少。而且一個個都潛匿著,溝通天地,認真修煉。 部落時代就存在的蛟龍‘紫淅’,此刻張開它那大嘴巴。 快逃!凄厲喊聲立即響起。 逃!古雍也是怒吼著。 大家快逃。所有銀蛟軍軍士們也都拼命亂逃。 一直擔心受怕,寄希望于這頭虛境存在,能不動手的先天強者們,此刻好像熱鍋上的螞蟻,一個個拼命朝各個方向逃竄,他們并沒有一窩蜂朝一個方向逃。因為他們很清楚——逃在一處,肯定會被那妖獸‘紫淅’一次殺光。 呼呼~ 一道紫色寒風從這蛟龍‘紫淅’口中噴出,仿佛颶風一樣幅散到下方。 原本正在飛竄的人類,凡是被這紫色寒風波及到,頓時一個個身體被凍得僵硬住,而后便化為飛灰,渣都不剩。 島主! 一聲凄厲喊叫響起。 正飛逃的古雍朝遠處瞥了一眼,他的師弟,那位藍將軍整個人被冰封住,而后‘咔咔’聲響起,緊接著也化為了飛灰。逃,逃!逃!!!古雍腦海中根本想不到其他,拼命地逃,達到最極限速度。 同樣凍成飛灰的半座雙頭山,突然,一頭金色烏龜從山石洞口中爬出來。 吼這金色龍龜仰頭吼了聲。 蛟龍‘紫淅’那碩大頭顱轉過來,金色瞳孔盯著那老龍龜。 吼,吼吼金色龍龜又吼叫幾聲。 蛟龍‘紫淅’終于合起他那張嘴巴,先是朝周圍看了看,最后朝金色龍龜吼了一聲,便飛了過來。接著,這金色龍龜和蛟龍‘紫淅’一前一后,沿著那山石洞口一同進去,消失不見。 那紫淅蛟龍走了! 一個個先天強者們接連都停了下來,一個個朝周圍看。 師叔!你在哪? 師兄! 一聲聲喊叫響起,分散逃開地先天強者們正一個個尋找著同伴,在剛才噩夢般的一切面前,他們只能選擇逃。 深夜。 距離那一場浩劫,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對,是‘浩劫’,不管是對那些先天強者們,還是對青湖島的銀蛟軍。部落時代就存在,曾經和禹皇大戰過的妖獸‘紫淅’僅僅一次吐息,便讓這些強者們完全崩潰。 師伯,我們十二羅漢過來,只剩下五個了,我三師弟,還有師叔,都死了。之前逃跑,我們帶著的兩個鼎,也有一個,被凍成了飛灰。只剩下我這一個鼎。一位光頭紫袍僧人臉上滿是悲色。 長眉老僧看著周圍其他四名僧人。 誰想這一次在禹皇寶藏內沒什么損失,可在那妖獸‘紫淅’面前損失那么多。 這是無法避免的。其他各大宗派,損失的也很大。那嬴氏家族兩個鼎也只剩下一個鼎完好。射日神山僅僅一個鼎也被凍毀掉了。長眉老僧看向遠處的古雍,這次,最慘的還是這古雍。走吧,我們離開這大延山。 摩尼寺五名僧人離去。 其他宗派已經有不少人都離開了,待得摩尼寺離開,嬴氏家族人馬離開后,周圍也只剩下青湖島人馬。 島主!一名銀蛟軍統領跑過來,看到坐在草地上臉色陰沉的古雍,這位統領心底也發怵。 損失,多少? 冷喝道。 我銀蛟軍軍士死了一萬一千余人,尸骨無存。那銀蛟軍統領說道,這雙頭山半座山都化為飛灰,在山腳三里地內,沒有任何一株植物,任何一個生物存活,全部死光!凡是沒逃出這個區域地,都死了。三里地內,山地地面都凹陷下去足足十丈。 如果是白天,肉眼便能看到。 那是一個近乎三里方圓的龐大深坑。 你退下。古雍低沉道。 是,島主。那位統領迅速退去。 古雍看向身側地趙丹塵:這一次,我們損失一萬一千多銀蛟軍軍士!派遣出來的執法長老,加上在延江城死去的鐵長老,一共十四位!現在,只剩下你我二人!逃命時,其他三位長老根本沒逃出來。 我右臂已斷,實力大損。趙丹塵面色難看! 整個青湖島才多少個先天?死了大半! 滕青山! 古雍咬牙切齒道,我肯定,他肯定知道,這深潭里面有兩條蛟龍,否則,他別的潭水不逃,就跳進這一個?手段夠狠,夠狠啊!我古雍發誓,不殺死他……我古雍誓不為人,誓不為人!!! 趙丹塵心底同樣怒火熊熊。 青湖島千年基業,這一下,損失大半先天強者,銀蛟軍死亡過萬。從未有過的損失。 等回青湖島,我必定要在整個九州大地,懸賞殺死他!古雍睚眥欲裂,我要讓他睡覺睡不安穩,吃飯害怕別人下毒,在惶恐不安中度日,直至被殺死!我要讓他,在整個九州,無立足之地! 全天下懸賞殺死滕青山! 這殺死,可就不管手段了,九州大地上各種陰險殺人手段,可是層出不窮。 第二天清晨。 黑甲軍正在大延山內前進,朝大山外趕去,燕莫天和諸葛元洪并肩而走。 燕莫天驚嘆道:昨晚,青湖島銀蛟軍遭到重創,死傷無數啊。探子來報,有一塊地方,大概三里范圍內全部被夷為平地。連一根草,一棵樹都沒有!整個地面都陷進去整整十丈! 我在營帳內,就聽到那邊慘叫呼喊聲一片。諸葛元洪目光遙看前方,不知,青山他是否還好。 能讓三里范圍內寸草無聲,這種手段,我都想不到,誰能做到。燕莫天低聲驚嘆道,肯定遇到了大事,或許,青山還真地活著。 宗主,宗主。 一道人影迅速過來。 青虎?諸葛元洪詢問道,你有何事?因為滕青山關系,他對滕青虎是很熟悉的。 宗主,我有大事稟報。滕青虎低聲道。 哦?諸葛元洪有些驚訝。 青山他在離去之前,曾經和我說過……在一個地方藏匿著寶貝。讓我告自宗主。滕青虎小聲說道,諸葛元洪聽得眼睛一亮,他很快就意識到……這個寶物會是什么,臉上不由浮現一絲狂喜之色。 師弟,大軍你先帶著,我有事,等會兒過來。諸葛元洪立即高聲吩咐,統領‘龐山’立即應命。 青虎帶路,燕長老,我們走。 諸葛元洪、燕長老,在青虎地帶領下,迅速地趕到了滕青山埋葬了巖石酒壇地地方。 歪脖子樹。青虎一下子找到了那顆歪脖子樹。 北邊三尺,地下兩丈!青虎立即判定地地點,宗主,寶貝,就在這處地下兩丈。 諸葛元洪立即拔出背上的青鋒劍,先是震飛了枯敗落葉,而后青鋒劍上先天真元鼓蕩,大量地沙土全部拋飛出來。諸葛元洪對先天真元控制地非常精確,當發現那巖石酒壇一瞬間,就停下了。 這是…… 諸葛元洪的先天真元將那巖石酒壇給卷地飛出來,落在了諸葛元洪手上。 很粗糙的巖石酒壇,明顯手工制作,沒一點講究。還有同樣很粗糙的木塞。 叭!大木塞被拔開。 諸葛元洪仔細一看,臉上都忍不住變得通紅,隨即伸出手指輕輕點了點,在鼻尖聞了聞,甚至于還舔了一下,感受著效果。隨即露出狂喜之色。 是北海之靈,真是北海之靈。諸葛元洪激動萬分。 青山留的寶物真是北海之靈?那燕莫天也有些不敢相信,那青山帶那么多先天高手去找的兩鼎是…… 假地,自然是假的。青虎也在旁邊連說道。 諸葛元洪捧著這巖石酒壇,連續深吸三口氣,才平息激動的心情:有了這么多北海之靈……我歸元宗可以選出很多優秀弟子,培養出來。就跟禹皇門培養弟子一樣。到時候……我歸元宗會變得比現在強很多。超越青湖島有望,超越青湖島有望了!!! 青山! 諸葛元洪看向天空,你這給歸元宗的大恩,歸元宗不會忘……諸葛元洪、燕莫天、青虎三人此刻心底都有些擔心…… 青山,還活著嗎? 大延山六百余里外,一處官道上。 跨著一頭已經老的黃鬃馬,帶著頭巾的青年正晃晃悠悠地在官道上前進。在他旁邊,還有一支商隊。 秦巍老兄,你真是合我脾氣,咱們到前面客棧,可得好好喝幾杯。 那是自然,這一路上,我還得老張你照顧呢。這帶著頭巾的青年,一口北方幽燕人的口音。 帶著頭巾的青年回頭看看后方,心中默默道:江寧郡,歸元宗……再見了。師傅,我的族人都交給你了,爹,娘……恕兒不孝,不能在身邊照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