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50 瞬間爆發

第四篇赤虎咆第五篇第五十章瞬間爆發那樣的情況下,諸葛元洪也是為勢所迫!那古雍都,加上各大宗派高手站在那邊,再說也無用了。 在雙方陣前。 諸葛元洪轉頭看向已經集結好的三千黑甲軍,朗聲道:“古島主,認為導致他們青湖島死掉八位執法長老身死的兇手,藏匿在我們黑甲軍!既然他這么說,那我們也就讓他們看看。等會兒,從第一領第一營第一百人隊開始,一個個打開面罩,從陣前走過。” “古雍,沒問題吧?”諸葛元洪看向他。 古雍卻冷聲道:“你們集結的三千黑甲軍,全部朝西邊走上數十丈!空出東邊這一塊,等會兒,經過我們查看的人,就到東邊這一塊空地。兩塊空地的士兵,不得混淆。”聲音在大延山夜空回蕩。 “可以。”諸葛元洪一揮手。 頓時,三千黑甲軍都朝西邊整齊的移動,將東邊也留出足夠的空地。 此刻在陣前,除了青湖島的五位先天強者外,還有其他諸多宗派數十位先天強者,甚至于原本在天空上的雪鷹教高手,也有二人來到陣前。 “諸位。”古雍看向這群先天強者們,雖然心底恨,可是依舊有禮地說道,“等會兒,我青湖島五位先天強者,會盯著每一個走過的黑甲軍軍士觀看。而諸位也可以觀看……進行辨認。” “那是自然。”各大宗派先天強者們一個個心里都有著各自的算盤。 “諸葛元洪。開始吧。”古雍說道。 “開始!”諸葛元洪一揮手。 除了諸葛元洪、燕莫天、諸葛青三人外。其他軍士都要從陣前走過。按照次序。一個個走過。 “哼。這青湖島還真霸道。”有地黑甲軍軍士目光很是不善。 有地軍士。則是知道眼前一群人都是先天強者。心底則是發虛。都不敢正眼看這些人。 也有好奇地。 也有冷漠地。 也有張狂的。 能夠在這個亂世里,成為黑甲軍軍士,誰沒點血性膽氣?這些黑甲軍軍士們可不是溫馴地羊,他們都是野狼!當然……如果他們是野狼,而那些先天強者就是厲害的妖獸了。彼此不是一個層次。 一個個走過,一個個百人隊走過。 滕青山是混在田單的百人隊麾下。 “輪到我們了。 ”滕青虎領頭,他身后的軍士們也個個持槍,一同走過軍營。滕青虎走到陣前,還惡狠狠瞪了一眼青湖島島主‘古雍’以及其他四人,畢竟大伯滕永湘的死,和滕永凡地癱瘓,都跟青湖島有關。 不過,表現地惡狠狠的軍士很多,古雍他們根本沒理會,他們只是仔細地看過一個個人。 “古雍,可找到兇手了?”諸葛元洪看向他。 “還早著呢。” 古雍目光始終盯著一個個軍士,好似饑餓的野獸要尋找獵物,仔細地看過一個個軍士。不單單青湖島地五人,其他宗派的先天強者們同樣看過每一個走過的軍士。 滕青虎的百人隊剛走過。 “到我們了。”田單也緊跟著領頭朝前走去,滕青山也在黑甲軍人群中一同走著,每一個人地頭盔面罩都是打開的。 一個,兩個,三個……一個個軍士走過陣前。 諸葛元洪其實也在盯著每一個走過的軍士,因為每一個都是一晃就過去,當滕青山從諸葛元洪身前走過,諸葛元洪目光也只是從滕青山身上一晃就過去了。在黑甲軍中,面相煞氣重、陰狠的人物,太多了。 諸葛元洪根本沒聯想到滕青山。 諸葛青也是仔細看過每一個人,“嗯?”當看到滕青山,諸葛青心中升起一絲特殊的感覺,“我好像,哪里見過他!”畢竟朝思暮想,滕青山印象在她腦海中太深刻了,雖然一眼沒認出,可心中也有了感覺。 “對,跟滕大哥好像有點像。”諸葛青雖然心底說不清哪里像。 可是,她就感覺到有些像。 “你們也想認出我?”滕青山手持著制式長槍,從眾多先天強者面前走過,陰冷的眼神也掃過一群先天強者。偽裝……要偽裝出截然不同地氣質來,那才是真正的偽裝。此刻地滕青山,整個人給人感覺,就好似一條陰冷的毒蛇。 黑甲軍中煞氣重地人很多,或是惡狠狠,或是陰冷。或是張狂。 滕青山走過去,眾多先天強者沒有一個發現眼前這個陰冷的軍士,就是他們要找地‘秦狼’。 后面的軍士接連走過陣前,滕青山也走到了東邊區域,東邊區域的軍士們都是被看過的。 “我們百人隊,按照順序,都站好。”那田單也在組織著軍士,當滕青山走來時,二人也交流了一個眼神,背對著田單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 “不對……” 那一群正在仔細觀察一個個軍士的先天強者們,有一人卻沒看軍士,正是雪鷹教‘烏貅’。 “那雙眼睛……就是那雙眼睛!”烏貅閉上眼睛,腦海里仔細回憶那一幕,當初他和鐵鷲二人要殺死滕青山奪得兩鼎,可是,他的大哥‘鐵鷲’被滕青山一腳踹死,當滕青山再殺向烏貅時,烏貅嚇得連逃掉了。 兄弟的死,自己被嚇得逃跑。 當時那場景,他恐怕一輩子都忘不掉。 “當時,滕青山遇到我和大哥,那冰冷的眼神。殺死我大哥時,瘋狂殺意的眼神,又要殺向我時,那可怕的眼神……就是這雙眼睛!對,就是這雙眼睛!”烏貅看向,正站好隊的滕青山,很腦海中印象一對比,“對,他的鼻子、眼睛、嘴巴,都一樣!好厲害的偽裝術,全都一樣,卻讓我一開始根本沒看出來。” 深刻愛憐,極度的恨,極度地驚恐…… 都會將別人深深牢記住! 烏貅恨滕青山,因為滕青山殺死他大哥,雖然不是親哥,可二人在一起近百年,感情之深超過親兄弟。他也很恐懼……那是生死間的驚恐。當時被嚇得逃命。滕青山當時地樣子,他至死都不會忘。 在陣前,諸葛青站在父親‘諸葛元洪’身后,心中還在想著那個人影,忽然—— “是他!東邊那塊 邊那一列,第三十九個軍士!他就是滕青山!”一起。 諸葛青嚇得一跳,連看過去。 因為田單這一百人隊末尾人員還在被審核中,所以這一百人隊是站在最外邊的。 “第三十九個?”諸葛青臉色一變,正是讓她感覺很像滕青山的那人。 “我?”被點到的滕青山一副驚詫表情,隨即冷笑一聲,“這位大人眼花了吧,我還真的想我是滕統領呢。”可滕青山也認出來了,這說話地正是當初逃掉的雪鷹教高手‘烏貅’,滕青山心底暗恨。 當初,該將其殺死的。 “就是他,我就是死,也不可能忘記他地樣子。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烏貅吼道。 “抓住他!”古雍立即暴喝一聲。 呼!呼!呼! 青湖島五位先天強者幾乎同時沖出去,除了他們五個外,那雪鷹教的鷹鉤鼻老者也是立即沖出去。至于其他諸多先天強者們一個個都有些猶豫……他們也見過秦狼,可是,即使再仔細看遠處那人,他們也不認為是滕青山。 “住手!”諸葛元洪立即暴喝一聲。 青湖島的人,和那雪鷹教高手,豈會聽諸葛元洪的? “攔住他們。”諸葛元洪一聲大喝,拔出了四尺青鋒劍,體表瞬間爆發出淡綠色光暈。和執法長老‘燕莫天’一同沖過去。 “布陣!”田單一聲大喝。 “布陣!”滕青虎也喝道。 “布陣!”…… 總之,此刻在東邊空地上,已經被觀察過后地一千多號黑甲軍軍士都立即布陣,仿佛鋼鐵城墻般,牢牢擋在前面。“攔住他們!”連那些等待被觀察的一千大幾百黑甲軍軍士們也是持著兵器一個個朝東邊沖過來,要和同伴們聯手。 “滕大哥……”諸葛青也混在黑甲軍軍士中,迅速跑過去,她此刻驚恐無比,在她驚恐目光中,那六名先天強者速度最快的,已經沖到黑甲軍軍士身前。 這六人中,速度第一當為‘趙丹塵’。 直接躍起,欲要跳出人海阻礙。 “放!”一聲大喝,早就準備的弓箭手,幾乎同時對準那半空的趙丹塵,射出箭矢。 五百弓箭手,五百根箭矢破空射出。 密密麻麻的箭矢,好似下雨一般,趙丹塵根本不可能完全避開。只聽得密集地響聲,最起碼有數十根箭矢射在了趙丹塵體表光罩上,黑甲軍弓箭手射出的箭矢,每一根都有過千斤沖擊力,有地沖擊力還更高。 數十根,累計起來也有數萬斤沖擊力。 雖然無法撼動光罩,卻令在空中無法借力的趙丹塵,被撞擊地落向人群。 “破!” 幾乎同時,密密麻麻地一根根長槍都朝上方密集刺出。這就是人海的威力!即使是先天金丹,逃命可以。如果想要殺死大量軍士保護地人物,如果軍士夠多,也足以耗光對方先天真元。 “古雍,你們住手。”諸葛元洪、燕莫天二人已到。 就在先天強者們,被人海阻擋的時候,青湖島大軍也有動作了。 密密麻麻的一群群銀蛟軍軍士都躺在地上,雙腳撐著弓體,雙手拉著特制箭矢。這正是‘萬鈞神弩’,當初青湖島滅鐵衣門,鐵衣門便用萬鈞神弩殺死不少銀蛟軍軍士。鐵衣門有,這青湖島當然也有。 神弩營,銀蛟軍中極為厲害的一營,五百人編制。 “放!”古世友一揮手。 五百神弩營軍士統一放出手中箭矢,每一把萬鈞神弩可同時發出兩根箭矢,威力之大,可輕易射穿一般軍士重甲。 一千根神弩箭矢,在不足百丈距離下,瞬間射入黑甲軍人群中。 “啊!”“這什么箭矢。”一聲聲慘叫響起。 或是射穿頭顱,射穿胸膛,射穿大腿,或者射偏……一旦中箭,若非有一流武者實力,不死也重傷。 齊刷刷的,箭矢最密集處,直接躺下一片軍士。 “住手。”滕青山眼睛紅了,自己就是暴露也不應該讓這么多軍士為自己死,滕青山努力要從人群中沖出去。 “準備!”遠處古世友冷漠下令。 那五百神弩軍士迅速裝填箭矢。 “停下!”剛一劍逼退古雍的諸葛元洪,見狀臉色大變。 “哼。”古雍卻是冷笑。 “青姑娘,小心。”一名大胡子黑甲軍軍士,見到一身淡綠色輕甲的諸葛青也在旁邊,雙眼還死死盯著遠處的滕青山,根本沒看其他地方。 那五百神弩軍士們已經一個個準備好,而那古世友則是豎起右手,隨后猛地一揮:“放!” 又是一千根箭矢! 唰唰唰! 箭如雨下,帶著刺耳銳嘯聲,好似群魔呼嘯。 “趴下!”大胡子黑甲軍軍士立即一拉諸葛青,將諸葛青拉倒,要擋在諸葛青身前。剛被拉倒的諸葛青,還有些發蒙,可她還是看向滕青山方向。 噗!噗! 密集箭矢,好似篩子一樣從這塊區域掃過,大胡子黑甲軍軍士趴下地再快依舊中了三箭,當場斃命。 一根箭矢擦著大胡子腰部邊緣,隨后直接射穿諸葛青的胸膛,箭矢蘊含的強大沖擊力,甚至于令諸葛青整個人被帶飛起來,撞在另外一個黑甲軍軍士身體上才轟然跌在地上。 鮮血瞬間染紅了她的胸膛。 “我?”諸葛青低頭一看,那根箭矢末端正卡在胸前,鮮血沿著箭桿周圍緩緩溢出,諸葛青努力抬頭,“滕大哥,在哪?”諸葛青感到眼前一陣陣發黑,可她還是努力地看著,她想看到……那個一次次出現在夢中的人影。 “青青!”諸葛元洪的悲憤聲音猛地響起。 在人海中的滕青山,臉色大變,猛地四處一看,瞬間鎖定那個淡綠色的身影,那倒地的柔弱身影正努力抬頭朝這個方向看來。 一瞬間,二人對視在一起。 滕青山看到那胸前的箭矢,那凄艷的鮮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