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49 想通了

第五篇第四十九章想通了 九鼎記VIP第五篇第四十九章想通了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黑深夜,大延山上成千上萬的軍士拿著火把在搜索延山深處,青湖島、歸元宗的兩方軍隊陣前,諸葛元洪一番侃侃而談,也令在場旁觀的眾多先天強者們暗自點頭,他們中不少人都被說服了。 “古雍,我說的可有不對?”諸葛元洪淡笑說道。 古雍臉色陰沉,深深看了諸葛元洪一眼:“諸葛元洪,我只問你一句!”古雍目光銳利如刀,好似射透諸葛元洪的眼眸,“我青湖島大軍駐扎在大延山,你為何一開始不來。到現在才來?” “對于禹皇寶藏,我歸元宗也沒覬覦之心。不過,古雍,這大延山乃是我歸元宗所屬,你青湖島憑什么,讓三萬大軍駐扎在這一直不走?如若我歸元宗派大軍進入你青湖島境內。你青湖島可會無動于衷?”諸葛元洪臉色也下來。 “哼,自欺欺人!” 古雍冷笑一聲,“我現在不和你廢話,等會兒,一切便知!” 在青湖島軍隊陣前,古世友、趙丹塵等人也聚集在這。 “趙長老,那諸葛元洪說的倒是有些道理。或許,這背后真有一個大陰謀。 ”古世友壓低聲音說道,趙丹塵看了他一眼,便低聲冷笑道:“這些,你爹豈會不知?你先看著,很快一切便知。” 趙丹塵卻明白島主‘古雍’的想法,這禹皇寶藏消息,的確有人故意泄露,而且十有是鐵衣門余孽!鐵衣門余孽,并不值得重視。而青湖島如今最重要地就是殺死偽裝成秦狼的人,奪得那兩鼎! 而滕青山…… 就算不是秦狼。將來也會有大威脅。如今元氣大傷地青湖島。最好也趁機占著理由。現在就將其殺死! 如果滕青山真是秦狼。論實力。十七歲就能一招殺死先天實丹!遠比項凡塵潛力更可怕!論仇恨。青湖島死掉那么多長老。一鼎未得。盡皆是滕青山所賜!如果真是這樣……青湖島就是發瘋。也要殺死滕青山! 歸元宗陣營內。滕青山在大量軍士后默默看著這一切發生。看著那孤傲地身影在那談笑風生。心中不由涌起一絲感動。那是被關懷地感動。 “青虎大哥。”清脆地聲音響起。滕青山轉頭看去。 只見一身淡綠色輕甲的諸葛青走到了青虎身側,諸葛青雙眼中有著血絲,臉色也有些蒼白,加上那瘦弱的身體,讓人不由擔心,她會不會就倒地暈過去……可是,沒人能勸住諸葛青。 “青姑娘。”青虎轉頭看去。 “現在有沒有滕大哥的消息?”諸葛青非常小聲地說道。 青虎略一遲,還是搖頭嘆息道:“沒有,若有消息,相信宗主會第一個告訴你地。” “之前聽那青湖島島主和爹說,死了八個執法長老!連嬴氏家族等各大宗派,都死了很多高手,連先天金丹高手都死了幾個。”諸葛青布滿血絲的眼睛,隱隱有著淚花,“還說,活的人都從地底出來了。” 諸葛青咬著嘴唇,強忍著不流淚,“青虎大哥,滕大哥他一定會沒事的,對不對?” 青虎連點頭:“我向你保證。” 諸葛青離開了,她根本想不到,此刻滕青山就在距離他十丈范圍內。 青虎掉頭看向滕青山,低聲道:“不告訴青姑娘?”滕青山沉默地搖搖頭,目視著那個瘦弱人影消失在密集人群中。見滕青山如此,青虎低聲似乎自言自語般:“青姑娘,是動真感情了……” 滕青山沉默著。 剛才見到那瘦弱、疲憊的諸葛青,還有那眼中布滿的血絲……讓滕青山心中一疼,升起一股將青青抱在懷里的沖動。 “我還在想什么?”滕青山眉頭輕皺著。 心靈的反應告訴滕青山,對青青,他心中地確起了波瀾。或許滕青山那天帶著黑甲軍趕往延江城,有生死之危時,諸葛青不顧臉面,在大庭廣眾之下喊出‘我等你回來’時,就已經令滕青山心中堅冰有了一絲破裂。 “我還在想什么?想小貓?” “然后不娶妻生子?這樣,對不起我爹我娘,也對不起青青。上輩子了……那是上輩子的事了,都忘了吧,隨風消散吧。”滕青山在地底經歷驚險地奪寶之旅后,此刻卻突然想通了,執著于上輩子有意義嗎?只會讓人更痛苦。 更讓其他人痛苦! 對青青,滕青山也心動了。如果娶青青,爹娘會高興,師傅會開心,青青會開心……自己的心也會好受些吧。 “等事情一了,回到歸元宗。我就安心呆在歸元宗。然后娶青青,最好以后有三兩個孩子。爹他癱瘓了,可有了孫子孫女,以后也可以和孫輩玩,我也可以靜修武道,閑 教導孩子,也能在身邊照顧父母……”滕青山想到所未有的寧靜。 這樣的日子,很幸福啊。 這,不就是前世自己心里夢想的事嗎? 有相愛地妻子,有兒女,還有父母,有妹妹…… “嗯,這樣一輩子,會很幸福,大家都幸福。”滕青山默默道。 或許,小貓不是想忘就忘記的,不過將這一切深深藏在心底最深處。 人生,本來就無法最圓滿。 過去無法改變,我們能把握地只是將來。 能幸福,就很好了。 滕青山心中寧靜,可青湖島、歸元宗雙方大軍卻時刻戒備著,不敢有一絲放松。 “島主!”一道人影迅速地沖向古雍。 古雍轉頭看向來人,沉聲喝道:“說。” 這名銀蛟軍軍官恭敬道:“稟報島主,之前我們在大延山北部發現了我銀蛟軍軍士的六具尸體,這六具尸體盡皆是額頭被射穿而死,死法,跟當初金鱗衛在延江城被射殺一樣。應該是同一暗器所殺。我們大軍在周圍大范圍密集搜索,可是,一無所獲!而現在,那死尸周圍三十里內,只有歸元宗駐扎軍營所在。還沒搜!” “暗器?和延江城那次一樣?” 古雍轉而看向諸葛元洪,沉聲道,“諸葛宗主,你可聽到了?” “聽得很清楚,不過大延山范圍廣闊。而現在又是黑夜,那兇手如果真的躲在大延山內,想找到,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做到的。”諸葛元洪淡笑說道。 “哼。” 古雍目光瞬間變得銳利,喝道,“諸葛元洪,這兇手用的暗器,跟你歸元宗殺我金鱗衛一模一樣?你還狡辯?其次,那兇手能輕易找到無底洞入口。如果不是對大延山極為熟悉,怎么能那么容易找到!而現在,我不管那兇手到底是不是滕青山!但是有一點,這兇手,我青湖島是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將其殺死。誰阻我青湖島,就是我青湖島的死敵!!!” “你不是說,那兇手不是滕青山嗎?既然如此,你歸元宗就不該包庇。” “現在,我要搜索你地軍營,查看你歸元宗每一個軍士!如果問心無愧,你就讓我查吧!” 古雍一口氣說的話,令諸葛元洪臉色也冷下來:“古雍,我歸元宗也是傳承千年地宗派。如果因為你一句話,就要讓你查我整個大軍。我歸元宗顏面何存?哼,要查,也是我自己人查!也輪不到你青湖島來查!” “諸葛宗主,你就退一步嘛。”那射日神山的王尊者在遠處笑呵呵說道。 “諸葛,讓那古雍死心,不就成了,不就查一下嘛。” 各大宗派地先天強者們,也說話幫古雍。 其實他們不是幫古雍,而是幫自己。這群人……可一個個都念想著那最后兩鼎‘北海之靈’呢。 “哈哈……”古雍怒極而笑,“諸葛元洪!這次我青湖島死了足足八位執法長老,此事瞞也瞞不住,如此大仇,我青湖島怎么能不報?不管任何人,任何宗派。我青湖島絕對不放過!” “你說顏面?好!” 古雍盯著諸葛元洪,“我古雍在這,當著數萬軍士,當著各大宗派眾多先天高手的面,說了!如果我青湖島,從你這黑甲軍軍營中沒有搜到那兇手‘滕青山’,我古雍便在今年年祭之日,親自備大禮,獨自一人捧著大禮,上你歸元宗。向你諸葛元洪賠禮。如何?” 此話一出,周圍一片寂靜。原先笑笑鬧鬧地各大宗派先天強者們也驚愕看著這古雍。 這話說的太狠了! 年祭之日,獨自一人捧大禮,親自登門賠禮!以八大宗派之一宗主身份,這種事情……太震撼人了。 “爹!”后面的古世友大驚。 趙丹塵眉頭一皺:“島主他要退位了?”他猜得出來,如果真的沒找到兇手。古雍不可能以‘島主’身份親自登門賠禮的。一旦找不到,古雍第二件事情肯定就是退位,青湖島出現新的島主。古雍以執法長老身份,去登門賠禮。 雖然對古雍本人而言,很丟臉。 可是,青湖島本身,影響卻沒有那么大了。島主身份去賠禮……這絕對是不可能發生的。 “諸葛元洪,這樣,不損你歸元宗臉面吧?如果你再不答應,那可真是心里有鬼了。”古雍盯著諸葛元洪。 諸葛元洪盯著古雍,許久,才開口:“哈哈……那我就等你古雍,古島主!到時候親自登門賠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