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45 轟出條道來

九鼎記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五篇第四十五章轟出條道來圖我吃西紅柿作品無憂 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五篇第四十五章轟出條道來圖 當滕青山消失在那射日神山尊‘王克侯’視線內后,在漆黑一片的湖水中,眾多先天強們卻還在一個個辛苦尋找著,兩鼎的誘惑實在太大了。沒人愿意放棄。當‘王克侯’和那雪鷹教‘烏’將消息傳來,大家才不甘心地放棄。 “那秦狼,還真是滕青山?”眾多強們聚集在一起。 “這滕青山,一個十七歲小家伙,怎么可能那么簡單就殺死先天實丹的‘鐵鷲’?” “十七歲,殺死先天實丹,這,絕不可能。” “哼,有什么不可能的?據我射日神山所知,那滕青山在青湖島攻擊延江城的時候,就斬殺了一名先天虛丹的高手。至少,他已經是先天高手了。古島主,我說的可對?”那王克侯看向古雍。 在場數十名強中,摩尼寺、嬴氏家族、獸王‘烏侯’、射日神山心情都算不錯。 他們都大有收獲。 而雪鷹教、洪天城和青湖島,一個個心里就不舒服了。大老遠耗費精力過來,不但一個寶貝沒得到,最后還損失掉一兩個先天高手。當然……雪鷹教、洪天城還好。損失也不算太大。僅僅是心里不平衡罷了。 可青湖島不同! 寶藏地圖是他們的,原本寶藏就是他們掌中之物。可是現在,他們卻死了八個先天強!一鼎都沒有。 面對射日神山‘王克侯’地調侃。古雍冷哼一聲:“既然不少人看到是滕青山。還問我作甚?各位……我銀蛟軍還駐扎在上面。恕我們不奉陪了!”一甩袖。古雍當即帶著青湖島幾人要離去。 “古島主。這地底之湖。各位也都知道了。寶藏也取出來了。何必在繞路回去呢?”那獸王‘烏侯’微笑道。 古雍幾人停下。臉色卻不太好看。 青湖島幾人。肚子里可都有著一口惡氣。 “繞路?”古雍幾人看著獸王‘烏侯’。 烏侯笑著松開雙手。兩鼎被先天真元束縛在他身側。而烏侯本人卻是朝上面竄去。在湖水最上面。就是堅硬地巖石層。 對著這巖石層,烏侯便揮起了拳頭。 “轟!”“轟!”……一聲聲轟鳴爆炸聲不斷傳來,大量的碎石爆炸飛濺開,落入湖水中。而那烏侯每一拳都能輕易轟出兩三丈深的大坑,他也抓著旁邊巖石,不斷朝上攀爬,之后再來一拳。 就這么的,直線往上。 湖水也順著那通道微微上升,不過上升了丈高,便不升了。 “這烏侯,還真是……”在場所有強目瞪口呆。 湖水和地表,可足有過百丈。 要轟出百丈深地通道,不是簡簡單單砸出來就行的。因為巖石層、土質的一些緣故,一旦砸出一個坑,旁邊的巖石、泥土很可能會朝這邊傾塌,所以……這是非常困難,也很麻煩的一件事。 即使是先天金丹強,轟出一條道來。估計他從底部爬到地表,這通道本身又完全封住了。 所以,出來一次,就要轟擊一次。如果七個人要出去,估計七個高手都要轟擊通道。而且先天強畢竟無法飛行,一旦周圍巖壁崩塌厲害,連抓手的地方都沒有。 整個人都要掉下來。 所以非常麻煩。 那獸王‘烏侯’也是藝高人膽大,對自己之心,玩起這一招來。 “這是一個瘋子。”嬴浩江嗤笑一聲,“走,我們還是走原路,寧愿多花費些時間,也想轟出個道來。”嬴氏家族的高手們,帶著兩個鼎便朝原先道路游去。 “我們也走。”那長眉老僧說道,當即摩尼寺地羅漢高手,也一同過去。 “古島主,我們一起走吧。”那射日神山‘王克侯’笑道。 “不用了,我們自己可以走。”古雍低沉道,立即帶領麾下人馬迅速趕向那無底洞。 誰都看出來,此刻的古雍很憤怒,只是,他在壓抑著罷了。 青湖島的人馬,趕路速度很快,也懶得跟其他宗派閑聊,一路飛速游竄。 “島主,我到現在都不懂,這滕青山怎么能達到先天實丹境界。”趙丹塵目光寒,他是不懂……其實在先天真元上,滕青山只是‘虛丹’境界。一個虛丹高手,卻能殺死先天實丹。 青湖島眾人根本無法想象。其實也不怪他們,誰能想到有內家拳這種修煉方法? 滕青山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絕大多數精力都是花費在內家拳上。至于內勁,只是內家拳的附屬產物,達到后天極限,也是靠‘朱果’。滕青山真正的依仗,依舊是內家拳。和這些先天強不同的一個體系。 “我當然不懂,不懂這個雜碎,是哪冒出來的!”古雍咬牙切齒,目光中殺機都沒有掩飾。 ‘雜碎’這個詞出自古雍之口,估計會令很多人吃驚。畢竟古雍是一個很沉穩的人。可在場的青湖島其他四名先天高手卻同樣憤怒,一個個心中都有著一團怒火在瘋狂燃燒著,一口惡氣始終在心頭! “死了八個先天,我青湖島損失四成先天高手!”古雍心疼啊! “一個鼎,都沒得到!” 對于這儲存著北海之靈的鼎,他更心疼! “這九個鼎,應該都是我們青湖島地。”那女子咬牙切齒說 “哼……”趙丹塵不由冷笑,“可我們一個沒得到,本來,這一次我青湖島得到這九鼎,實力應該大增。一兩百年后,我青湖島實力,怕是能增加一倍,夠和禹皇門、嬴氏家族一比。可現在,反而損失四成先天高手。” “而且,還便宜了其他宗派。”那藍將軍也憤怒地雙眼泛紅。 實力不但不增加,還銳減。 其次,自己得不到,還便宜對手們,令對手更強大。這一次青湖島,里外一對比,損失太大了。說是損失四成高手,實際上損失……要遠超這些! “別說了!”古雍低吼道。 趙丹塵四人看過去……古雍臉色已經陰沉的要滴水了。古雍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物,身為一島島主,沒人比他更心疼這些。同時心中也更加恨那滕青山,古雍從來沒這么恨一個人!他甚至于想要吃滕青山的肉,喝滕青山地血! “現在很清楚了。”古雍低沉道,“滕青山從小生活在大延山,對大延山當然熟悉。所以,他才能輕易找到那無底洞入口!” “他這么做,完全是故意對我青湖島下手。胡長老死前,那吼聲……顯然這滕青山,應該是諸位長老死去的主要兇手,他就是沒出手,也肯定故意挑起廝殺。”古雍猜對了,在天洪水宮中,若非滕青山一聲大喊,胡長老等人只要一個呼吸時間,怕就能逃到下一個岔道,能逃走了。 可滕青山時刻注意,喊地快,令宇文流風、胡長老等人來不及逃。 “不管是滕青山將來的威脅,還是這一次……”古雍目光凌厲,“這滕青山,必須得死!而且,不能讓他痛快的死!否則各位長老死了也不會瞑目!” 趙丹塵四人也點頭。 各方人馬,有人喜有人心里不舒服,也有人悲憤……總之各方人馬,都前往那無底洞處。 而此刻,另外一個無底洞處。 無底洞水道墻壁上,有著馬蜂窩般的一個個密集洞穴,在其中高處的一個洞穴內。 “呼!” 滕青山依靠著洞壁,這才完全放松開來。 從昨夜趕到滕家莊,到現在。也就一天一夜的時間,然而這一天一夜,生地太多了。 在這一天一夜內,滕青山根本不敢有絲毫松懈……神經一直繃得緊緊地,到現在,他才完全放松開來。 昨夜趕到滕家莊,今天一早遷移滕家莊。隨后潛入湖底找到青湖島地人,之后救了父親!當將父親送回去后,又回頭加入先天強大軍。 混入先天強人群,以勢壓人,和青湖島人馬一同去探索禹皇寶藏。 從頭到尾,時間并不長。 可是,卻非常艱險! “青湖島,你將我父親他們的性命不當命,隨意屠殺。這一次……報復降臨到你們頭上,不知道你們是否好受。”滕青山冷笑,“死了八個先天強,這禹皇寶藏你們恐怕也沒得到吧。” 踢掉地六個鼎,滕青山也是有計劃的,其中五個都是其他方向,唯有一個,是朝逍遙宮、青湖島人馬踢過去。 滕青山知道,長眉老僧、獸王‘烏侯’,逍遙宮高手都在那個方向。青湖島地人要奪,恐怕也要死不少人。而其他鼎,青湖島根本不可能得到。 所以…… 在滕青山踢鼎的時候,就注定了青湖島的慘淡結局。 “嗯,這次我損失了人皮面具,其他損失倒不大。”滕青山看著輪回槍,輪回槍槍桿有一處崩掉一大塊金屬,令這一處的位置,只有槍桿三分之二粗,“看來要用星紋鋼熔煉修補一下了。” “這北海之靈……放在鼎內,太扎眼。出去后,也容易暴露。” 滕青山右手一伸,便插入旁邊洞壁。 堅硬的巖石,卻被滕青山輕易抓住酒壇般一大塊,隨后滕青山便將這塊大巖石粗略地雕琢起來,將里面鏤空,形成一個巖石酒壇。滕青山玩弄這巖石,就好像普通人玩弄泥巴一樣。 “好了。”滕青山笑看著這巖石酒壇,隨后抓起旁邊一個鼎,揭開鼎蓋。 “嘩嘩”‘北海之靈’仿佛酒水一般嘩嘩地流進這巖石酒壇,全部倒光,也僅僅占滿這酒壇近兩成深。隨后滕青山又如法炮制,將另外一鼎地‘北海之靈’也倒進來,還用先天真元,將鼎內的殘留北海之靈都席卷進酒壇。 畢竟,一滴北海之靈,都極為珍貴。 終于,北海之靈全部進入這巖石酒壇,卻連一半都沒裝到。 滕青山抓著這巖石酒壇,這可是自己拼命才得到的,師傅看到一定會很激動吧,看著巖石酒壇,滕青山笑道:“哈哈,別看你長的丑,可是,你可比青湖島所有先天強小命還要貴重呢。” 閱讀地址:/bookinfo/9/9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