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43 成為一條魚

這湖底中,禹皇遺留的九個鼎也被各家得到。(點墨站。)() 其中嬴氏家族得到兩個鼎,摩尼寺也憑借最強的實力,奪得兩個鼎。而獸王‘烏侯’也得到兩個鼎,滕青山本人得到兩個鼎,這樣一來,已經有八個鼎了。剩下的最后一個鼎,則是落到了射日神山高手手中。 也是說。 逍遙宮,洪天城,雪鷹教,青湖島這四大宗派,一個鼎沒得到。 其中逍遙宮高手,還全被獸王‘烏侯’給擊殺。 “島主,這是嬴氏家族傳過來的,說秦狼就是滕青山,是滕青山戴著人皮面具偽裝的。”分散開尋找鼎的藍將軍連解釋道,“不過那滕青山一個十七歲小子,不太可能擁有先天實力。可嬴氏家族,也不至于在這么多高手面前撒謊。這也對他們沒好處。” 趙丹塵劍眉絞在一起,咬牙切齒:“秦狼是不是滕青山,我懶得管!不過……這秦狼,必定要殺!” 古雍一行五人正在水中飛速前進。 “秦狼是不是滕青山,等會兒便知……現在,我們青湖島不管怎樣,必須殺死秦狼,得到最后兩個鼎!”古雍目光如刀子,面色有些猙獰,“那秦狼,就是正前方近兩里處,趙長老,你速度最快。” “放心。”趙丹塵體表光芒大漲,速度也飆升。 “就剩下這最后兩個鼎了。”古雍喃喃道。心中有些發顫。 青湖島這次損失太大了。來地時候一共有十三名先天強者。可是如今只剩下五名。死了足足八名先天強者!對青湖島而言。這等于是在心頭狠狠挖了一塊肉。特別寶圖就是他們得到。本身他們就應該全部得到。 一想到此。心中更是又急又怒! “最后兩個鼎。必須。必須得到!”古雍如同賭徒一樣。雙眼發紅。 呼!呼! 在黑暗地湖水中。每一個鼎都散發出耀眼地金光。即使相隔幾里都能察覺到那模糊地金色光暈。可嬴氏家族、摩尼寺、獸王‘烏侯’各得到兩個。射日神山也得到一個。沒人敢去奪他們地。 而秦狼,明顯是個軟柿子! “金色亮光在那邊,快追。” “堵住他!” “兩個鼎在那滕青山手里,一個個快點!” 在陸地上,和在水底的速度,相差很大。在水底一個個根本無法奔跑,只能懸浮在水中,同時消耗大量先天真元,鼓蕩水流,加速前進! 浩浩蕩蕩數十名先天強者中,以獸王‘烏侯’速度最驚人。 沿著一條不斷扭曲的曲線,好似一條蛇般,獸王‘烏侯’抓著兩個鼎,以驚人的速度朝滕青山靠攏過去。 “趙丹塵,你的速度慢了啊。”烏侯嗤笑一聲,便超越了趙丹塵,繼續朝前趕路。 趙丹塵氣的直咬牙。 “這烏侯,真不知道哪冒出來地怪胎!”趙丹塵心底暗罵,一個無門無派的人物,竟然能夠在各個方面都取得可怕成就。 烏侯、趙丹塵他們雖然在追趕。 可在滕青山逃竄一開始,就已經有人夾擊滕青山,那些人更有優勢。 “嗯?”兩道人影都落在湖底,在他們前方,耀眼的金光散發。 “被騙了!”其中一人一挖掘,便臉色大變,“是那金色珠子。” “那秦狼,將這兩個金色寶珠從鼎蓋上拆掉了。”這二人也將這兩顆寶珠迅速收起來,至少……這金色寶珠也算寶藏一部分。雖然他們不懂這金色寶珠功效,不過,應該也有點特殊地方。 至少他們就發現了‘辟水’這一能力。 “哈哈,你們兩個蠢蛋!那滕青山發現金色寶珠泄露身份,還不撬掉這金色寶珠?”烏侯的笑聲響起,他本人卻是迅速朝前方趕去。 “快追。” 這二人也飛速追著。 在烏侯前方,還有射日神山的三名先天強者在追著,他們已經看到遠處模糊的一點光暈。 “還有半里地,快追,等距離近些,進入射程之內,他就跑不掉了。” “哼,如果王師叔他在,雖然有半里地,至少也能重傷這秦狼了。” 這三人因為是空手,所以速度要比滕青山快。 雙方距離正不斷拉近。 滕青山雙手抓著兩個大鼎,消耗先天真元正快速油竄。可是這足有半人高地兩個大鼎,在水內阻力驚人,令滕青山速度,還沒空手時候一半多。 “后面這三人,距離又近了。”滕青山回頭一看,面色微變,“大概還有兩百米距離!我現在拿著兩個大鼎,雙手不能劃。而且,還增加更大阻力……如果沒這兩個鼎,我速度早甩掉他們了。” 后面三人和滕青山速度在不斷縮進。 “一百五十米了!”滕青山有些急躁。 一旦被牽制住,被更多的強者圍住,別說鼎了,就是小命怕都沒了。 “要舍棄 鼎?”滕青山一看雙手中的兩個鼎,“北海之靈…海之靈啊。可是,這鼎也讓我雙手無法劃水。”目光掠過兩個大鼎表層光罩時,滕青山腦海中閃過一絲靈光。 眼睛一下子亮起來。 “哈哈,我太傻了,太傻了,哈哈……”滕青山臉上露出激動笑容,“笨蛋啊,哈哈……” “還有五十丈,我們快點,他逃不掉的。”射日神山的三名先天強者有些激動。 “快了。” 這三人拼命游著,體表一道道先天真元噴發,就在這時—— “嗯?”這三人面色大變。 “這秦狼速度怎么變得這么快?” “好快!” “我們追不上了。”一個個臉色難看,在他們視線中,遙遠處那原本模糊地光暈,猛地大漲,似乎包裹了滕青山全身。 隨即,滕青山在水底速度猛地激增,似乎是原先的兩三倍之多。 雙方距離迅速拉遠,片刻便拉大到半里遠。 “嗯,這小子怎么越來越快了?”一道人影也趕到射日神山三名先天高手旁邊,正是獸王‘烏侯’,“在水底,竟然這么快。比我全力還快?” “想追我,做夢去吧!”滕青山暢快不已。 只見此刻的滕青山全身籠罩著先天真元光罩,不過,這光罩并非圓形,而是不斷變化的形狀。滕青山地雙腿周圍的先天真元,變成了巨型魚尾巴形狀。隨著滕青山雙腿上下拍擊著水流,那巨型魚尾巴也拍擊著水。 上下拍擊著。 每一次拍擊,滕青山都好似一道利箭飛竄。 而且滕青山雙手大鼎上的光罩,形狀,也變成流線型,令阻力減低到最低。 “我真是蠢啊!魚兒在水中之所以游得快,就是它們身體形狀,適合游泳。人的形狀,注定了游泳速度快不起來。就是前世世界游泳冠軍,速度也遠無法和真正的魚類相比。這就是天生形狀決定的。”滕青山激動萬分,“而這先天真元光罩,不一定是來儲存空氣。也可以改變在水底地形狀。” 先天真元幅散開去,令滕青山形成一條‘大魚’。 最重要的是,這條‘大魚’力量極大。 那魚尾拍擊起來,都令周圍水流形成洶涌的暗流。 呼!呼! 恍如利箭,閃電般穿行。 “哈哈,現在我的速度,比我沒有拿鼎,還要快上很多吧。”滕青山眼看著,身后地人被輕易甩的越來越遠。 因為距離太遠,別人也只是看到滕青山是一抹紅光,根本沒發現滕青山地訣竅。 在水中,以先天真元,令自己變為一條大魚。這些先天強者可很少在水底,而且思維定勢,也令他們根本沒想到過這一點。或許……他們都沒有思考過,魚兒為什么會游的快的原理。 而前世研究出游泳衣地人類,對這些卻明白,滕青山靈光一閃,也想到這一點。 說來簡單,如果不突破思維定勢,根本想不到。 “嗯,天鷹教的人?是先天實丹,沒多大威脅。”滕青山一眼看到左前方竟然有兩道人影,以滕青山黑夜視力,輕易辨別對方身份。那‘天洪水宮’迷宮很大,滕青山是在水宮中部,而其他各大宗派,分散各處。 一旦滕青山逃跑,有些宗派本身位置,就在滕青山前方數里,自然很容易攔路。 “哼,想追我,不可能地。” 滕青山那由先天真元幻化而成的火紅色大魚尾巴猛地一拍擊水流,‘嘩’,滕青山便破水極速前進,朝右前方飛竄。 可朝右邊僅僅跑了片刻,滕青山面色微變。 “是洪天城地先天金丹高手。”滕青山一眼看到前方大概半里遠有兩道人影,都是洪天城人馬,“我現在還不能惹先天金丹,還是走左邊。那天鷹教兩名先天實丹,還威脅不了我。”滕青山那大魚尾巴一甩。 又轉向游向左前方了。 悟透在水底幻化成魚形的滕青山,加行黑暗視力,完全能老遠避開厲害高手,選軟柿子捏。“最重要地一點,千萬別靠地太近,令他們發現我游的快的秘密!不過……即使他們發現我像的魚形,是否能明白其中道理呢?”滕青山暗道,當然,滕青山不會冒險。 “秦狼在那!” “到我們這邊了,攔住他。” 雪鷹教二人興奮不已。 在距離雪鷹教二人大概兩百米時,滕青山體表‘大魚形’的光罩消散,只保留兩個大鼎上流行線尖錐的圓罩,速度也銳減過半。 “還是難逃走啊,即使能勉強逃開,也會被他們看到,我這魚形光罩。”滕青山露出一絲冷笑,“解決他們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