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2 身份暴露殺戮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洪水宮崩塌,湖水傾瀉。 幾乎所有先天強者做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撐起先天真元光罩。如果沒有足夠的空氣,以他們的身體素質根本無法在湖水中呆多久。 “這鼎里面是什么?”嬴浩江抱著一個鼎,仔細一看,他只能勉強分辨是液體,當即要將鼎蓋揭開,反正周圍有光罩抵擋著,也不擔心湖水沖進鼎內,“咦,這鼎蓋還真難揭開!”先天金丹強者何等實力,第一次揭,竟然沒揭開。 猛地一用力。 “嘩!”鼎蓋終于被揭開,嬴浩江伸手沾了一點,仔細一看,鼻子再一聞。 “是北海之靈!禹皇門的北海之靈!”嬴浩江大驚,“這么……這么多北海之靈?這里要有多少滴?”雖然只是蓋住鼎的底部,可是,北海之靈是按‘滴’算的。能將一個鼎覆蓋個底部,夠驚人了。 過去,嬴氏家族也曾從禹皇門,用寶貝交換過北海之靈。 “竟然足足有九個鼎!”嬴浩江激動起來。 他很清楚,北海之靈重要性!他能令一個悟性高,而身體條件差的,瞬間達到后天巔峰。這樣下去……一個大宗派內,誕生先天強者概率要高很多。 “不能說出是北海之靈。”嬴浩江立即反應過來,“如果其他人知道是北海之靈,估計,我嬴氏家族想多得到幾個就難了。” 原先還在巷道里亂走地射日神山、洪天城等等各方人馬。現在天洪水宮崩塌。一個個也都激動萬分。 “快。快找寶藏!” “天洪水宮崩塌了。估計寶藏被人得到了。快點趕去奪來。” 一個個激動興奮。 忽然一道爽朗聲音響徹湖底:“哈哈……沒想到這一個鼎內。竟然是禹皇門獨有地‘北海之靈’。這一個鼎里面地‘北海之靈’。最起碼也有上萬滴吧。一共九個鼎……我得多搶幾個!”那笑聲很大。所有人都聽到了。 “是北海之靈!” “竟然是北海之靈,一鼎就有上萬滴?九個鼎?” “快,那邊有金光,快過去!” 完全亂了,那些聽到這聲音的先天強者們一個個興奮之極。 “是獸王‘烏侯’。”正在尋找其他鼎的嬴浩江不由暗罵,“這烏侯,得到一個鼎就得到吧……唯恐天下不知。這么大喊干什么?真是腦袋有問題啊!”這么一喊,所有人都知道了,下面就麻煩了。 不過對于獸王‘烏侯’,在場也沒幾人敢惹。 此人無門無派,實力極強,而且脾氣怪異。 “那邊有一個鼎,快。”青湖島的古雍、趙丹塵等人發現黑暗湖水中,遠處有一很耀眼的金光,金光下明顯是一個鼎。每一個鼎地鼎蓋上都鑲嵌著一顆金色寶珠,而金色寶珠光芒那是亮的刺眼。 老遠,就讓人看到了。 不但青湖島的人看到,和他們一起的逍遙宮人馬也看到了。 “這一個鼎,是我逍遙宮的。”一聲大笑聲,逍遙宮那位史長老因為位置好,反而第一個沖過去。加上速度快,青湖島眾人根本趕不上。 “哈哈!”一把抓住了鼎,史長老興奮之極。 青湖島幾人死死盯著那個鼎。 “你們看著干什么?怎么,想跟我逍遙宮奪這一個鼎?”那史長老目光冷冽,在他身側,也有四名先天高手。如果真拼起來……青湖島的確能取勝。可是損失將會很大。 逍遙宮五人看準了這一個鼎,絕對不會退讓! 一個鼎,過萬滴‘北海之靈’,足以令一個宗派昌盛很久。有這‘北海之靈’,就能更好培養優秀弟子。 趙丹塵目光發寒。 “哼。”古雍氣急,“我們走。”作為一島島主,絕對不能這么拼掉人馬,之前損失夠大了。現在不能再損失了。 古雍旁邊地女子不甘心道:“我青湖島,那九鼎,我們最起碼也得得到幾個。” “當然,就該我們多得。”趙丹塵也是心里不平衡。 禹皇寶圖,是他們青湖島得到的。這天洪水宮也是他們得到的,到如今,他們損失地高手也是最多的!不得到足夠多的寶藏,他們怎么能心平? 青湖島眾人離去。 逍遙宮五人卻是露出笑容。 “那鼎一共九個,這里高手太多。我們得到一個鼎,差不多了。”那史長老說道,“我們還是立即離開湖底,以免發生不測。” “嗯,師兄說的對。” 這些人還是有自知之明地。 就在這時—— “師兄小心。”一聲大喊。 史長老冷笑著閃電般后退,手中長劍也朝身后刺出,快地只是留下一抹殘影。先天金丹強者,出劍速度之快,的確駭人。 “鏘!”空氣震蕩起來。 一只凌厲的利爪,在震退那一劍后,竟然一翻轉,好似雄鷹抓毒蛇,直接抓穿了史長老的胸膛。論速度……這一抓,比史長老的那一劍,竟然還要快上不少。 “你,烏,烏侯……”史長老瞪大眼睛看著他,“你敢殺我?” 烏侯手中正抓著一顆剛剛挖出來的心臟,臉上泛起一絲暢快笑容:“殺地是你!”隨即一用力,心臟啪地碎了,史長老整個人無力地轟然倒下 侯卻是一把奪過他手中的小鼎。 “烏侯!”逍遙宮其他四人震驚看著烏侯。 “你敢殺我逍遙宮地人,不怕我逍遙宮老宮主,來殺你?”一個個氣急,可是他們四人,卻不敢動手。 論實力,烏侯名列《天榜》第一三十余年,一坐就是三十年,那自然是以壓倒性優勢強于《天榜》第二。連《天榜》第二,都遠不是烏侯對手……可以想象,一般先天金丹,遇到烏侯,是必死無。 無論速度、防御、攻擊、隱匿潛伏,這烏侯簡直沒缺點。 “你們老宮主,也活了四百年了吧?也該死了。”烏侯淡笑一聲。 “你,放肆。”那四人又急又怒。 他們老宮主,可是虛境強者,在天下間都是有數地存在。烏侯再厲害,畢竟未跨入虛境。竟然如此囂張。 “你們不信?我保證,你們老宮主最多再活個十幾二十年。嗯……殺一個是殺,殺五個也是殺……你們也不必走了。”烏侯淡笑說著,同時也動了,雖然說是手持兩個大鼎,可他速度卻依舊驚人。 “他,快逃!” 這四人怎么都沒想到,烏侯竟然肆無忌憚這個地步。過去地烏侯雖然囂張,可是卻不敢這么明目張膽和八大宗派為敵。可今天…… 四人是選不同的方向逃跑。 “蓬!”“蓬!” 在逃跑一瞬間,就有兩個先天強者被烏侯兩腳踢得爆裂開來,二人慘死! “呼!”烏侯速度快地驚人,幾乎眨眼功夫,又追上第三人,又是簡單的一腳! 這一腳,快的,連那位先天實丹的長老,連抵擋都來不及,就被一腳刺穿了胸膛。 “只剩下你一個了,別逃了。”烏侯速度驚人,幾乎是那逃跑地長老速度的兩倍,而且,他手中有兩個大鼎,鼎蓋上的金色寶珠,刺眼的光芒也清晰照耀遠處人影。加上對方身上有光罩。 烏侯片刻便趕上。 “你,你為什么要殺我們逍遙宮的人?你如果強取那鼎,我們也不會反抗的。”那位紫袍長老停下,蒼老面孔上滿是震驚,他不逃了,知道逃掉。可他怎么都不明白……他們幾人,面對青湖島敢拼一拼。 因為青湖島中,也有弱地先天實丹,甚至于還有一名先天虛丹。拼殺起來,青湖島損失不會小。 可是……面對烏侯,如果烏侯強要,他們不敢拼。 因為以烏侯速度,可以輕易屠戮他們。 烏侯看著他,微笑道:“你們是不敢反抗,不過,我就是想殺你們……不過別擔心,你們逍遙宮也存在不了多久了。 “什么?”那紫袍長老眼眸瞪得滾圓,他意識到……有一個大大的陰謀。 “蓬!” 同樣的一腳,輕輕點在紫袍長老眉心部位。看似很輕,甚至于紫袍長老眉心部位都沒一絲傷痕,可那紫袍長老體表光罩消散,整個人也無力掉落下去。 “你們,只是逍遙宮死去地第一波。”烏侯笑容燦爛。 滕青山在水中飛速游竄。 “麻煩,雙手持著兩個鼎,我根本沒辦法靠雙手迅速游動。要快,只能靠先天真元爆發。”滕青山剛剛在水底逃了沒多久,就聽到了喊聲。 “快!滕青山在那邊,抓住他!”此刻已經奪得兩個鼎的嬴氏家族,依舊貪心十足。他們可不像逍遙宮,怕太多遭到圍攻。以嬴氏家族的力量……即使多得到幾個鼎,別的宗派也不敢惹。 “快!追上去。” “那是滕青山?滕青山怎么在這?”射日神山等宗派人馬也追過來。 “秦狼就是滕青山,滕青山就是秦狼!那是滕青山戴著人皮面具偽裝地。” “怎么可能?滕青山,一個十七歲小家伙,怎么可能達到先天實丹?” “我親眼看到的還有假?” 后面一些人議論,滕青山是聽不到。 可是滕青山卻聽到一些高呼聲,還有一個個‘燈籠’在靠近。 “糟糕,是這金色寶珠暴露了我。”滕青山一看雙手中兩鼎的鼎蓋上金色寶珠,金色寶珠很刺眼,“可是這鼎蓋是鏤空的,沒金色寶珠屏蔽水流……湖水會沖進鼎內,將北海之靈沖走。” 顧不得其他,滕青山一咬牙,迅速地將兩個金色寶珠剝離,這金色寶珠太亮,就是放在包裹內,光芒都能透過包裹。 而且,現在也沒時間浪費。 “咻!”“咻!” 兩顆金色寶珠,直接被滕青山扔的遠遠的,而滕青山雙手已經彌漫出先天真元,包裹住兩個大鼎。 “這先天真元雖然光暈弱些,可是……我這是火紅色地。”滕青山還是頭疼,在漆黑湖水中,如果靠這光暈照耀,一般人只能看數丈遠。可是……在漆黑湖水中,別人卻能老遠看到光球。 “什么,秦狼是滕青山!!!”一聲怒極的聲音響起,正是青湖島‘古雍’地。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