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40 神斧極限提升

九鼎記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四十章神斧,極限提升!正文精彩推薦小游戲九鼎記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四十章神斧,極限提升!我這《開山三十六式》沒任何心法。閱讀更快請到()只是三十六招斧法!也是我最強的斧法。而《九鼎天書》則是低到高。寫的更細更明確。讓人更容易修煉的秘籍。”禹皇說道。如果說修煉。九鼎天書》從頭到尾。將天的之道。清晰描述。清楚明白。靠這本《九鼎天書》。修煉到“虛境”。要比煉其他我留下的秘籍。更容易。” 滕青山明白。 像自己歸元宗祖師。身恐怕也就入虛。對天道。也是有膚淺認知。對天的本質根本不。寫出的《歸元心典》。自然也就顯的玄奧。后人難懂。 而禹皇。對天的本,知曉清楚。就可以深入淺出的描述。修煉《九鼎天書》。自然會比修煉《歸元心典》速度更快。 “《開山三十六式》。無任何心法。可卻是我最強斧法。”禹皇感嘆一聲。“因為沒心法。所以。單看斧法圖畫。修煉太難。所以我在北海大陸的“神斧山”上。留下三十六個“道字跡旁邊。都有一式斧法圖畫。看我字跡。或許能感悟到我斧法精髓。” 滕青山笑了。禹跟自己差不多 如自己的行槍法。如影隨形”“混元一氣”“毒龍鉆”“赤虎咆”。同樣沒有心法口。有的是一股意境。當深入體會意境。槍法也就悟了。 滕青山暗嘆:“將。我這五行槍法。要的傳授。恐怕很難。沒有對五行意境的深入解。很難領這槍法。” 一個道理。 滕青山是槍法。禹是斧法。 “不過你帶著開山神斧過去開斧和我留下字跡中蘊含的“印記”結合。你能看到。當年我用神斧寫出那三十六個字的場景。你親眼看到我施展斧法長感悟。定會有所收獲。數十年體悟。達到虛境。不在話下。”禹皇自信說道。 當滕青山在天洪水宮的核心置。聽著數千年前禹皇留言的時候。他不知道。他的師傅“諸葛元洪”已經帶大軍抵達大延山…… 傍晚時分。西方際還有著一抹殘紅。 數千名兵衛正集大延山腳下為的是一名穿著輕甲的男子。他正率領手下遙看東方。 “轟隆隆~~~大的震顫著。 遠處一條由大量重騎兵組成的“龍”在迅速的靠近過來。閱讀更快請到() “快。隨我迎接宗主。”那輕甲子喝道。 這一次黑甲軍趕路是以最快速度。每一匹烏紋馬都肆意飛奔著。浩浩蕩蕩的大軍很快便,過數里距離。來到這一大群兵衛的面前。 聲響徹天喝聲。 “律律~~”一匹匹戰馬迅速停下。 “下馬。” 隨著一聲令下。眾黑甲軍軍士盡皆下馬。而一身白袍的諸葛元洪。身后跟著執法長老“莫天”。以及龐山統領。諸多都統。連諸葛青也一身淡綠色輕甲在人群當中。 “屬下楊柯。拜見主。”那兵衛領頭人楊柯立即躬身。此人正是宜城城主楊柯。 葛元洪淡漠吩咐道。“所有黑甲軍戰你們照顧好。同時。在這準備接應。” 柯躬道。 “查到青湖島人馬駐扎在哪里嗎?”諸葛元洪說道。在出之前。歸元就立即送消息給宜城。宜城城“楊柯”當然立即帶領城衛隊數千名兵衛趕來。 “宗主。青湖島人馬駐扎位置沒變。這是大延山的圖青湖島人馬所在的圖上已經畫出。”楊柯恭敬獻上的圖。 諸葛元洪接過。手一抖的圖展。諸葛元洪目光一掃。便朗聲喝道:“所有黑甲軍軍士。隨我進山。” “燕長老。走。我 去會會青湖島的人。”諸葛洪看向一旁燕莫天。 燕莫天也笑著點頭 當即。在歸元宗兩大金丹強帶領下。三千黑甲軍浩浩蕩蕩的進入了大延山。趕往青湖島駐扎處。 諸葛元洪很明白…如果傻傻的在大延山外等。恐怕滕青山死了。他們都不知道。最好最快的辦法。就直逼青湖島。三千黑甲軍協助。加上手中四尺青鋒劍。諸葛元也不懼青湖島人馬。 外面生的事情。滕青山一無所知。 在籠罩在幽幽青綠色光芒的天洪宮,。在核心。九鼎包圍處。滕青山正聽著九州大的歷史第一至強“禹皇”留言。 “我想要你做的。你也知道了。”那高大虛擬人影淡笑道。“對于后代。我不能再幫助他們什么。只能用這樣的辦法。對了。等會兒。你拿那開山神斧的時候。還會有一個小的驚喜。” 滕青山一怔。還有驚喜? 你也不必奢望太。”高大虛擬人影說道。“洞虛。就是“內虛空”足以破開“外虛空”。這內虛空。是人體內。當自己的虛空。也就是世界。加完善。對身體壓力也越。所以。每一個洞虛強。必須強化自己身體。” 滕青山能明白意思:“沒想到。修煉到洞虛境界的強們。還要反過來。想方設法強化身體。” “我的方法。是利我創造的虛空世界煉化出大量冰寒之力。改造強化身體。”高大虛擬人影繼續說道。“現在我遺留的“開山神斧”。里面就蘊含我的空之道。所以才能支持這天洪水宮。同時。這開山神斧。也會自然煉化出冰寒之力。” “當你碰觸開山神斧一瞬間。這“冰寒之力”會強化你的身體。”高大虛擬人影說道。 滕青山大喜。 強化? “這開山神斧。煉冰寒之力速度遠不如我。可。估計它已經煉化了不知道多少年。所以冰寒之力會很多。”高大虛擬人影搖頭一笑。“可你別抱太大希望。因為即使是先天金丹。身體承受力是有限的。我估計。你最多增加個一兩萬斤力氣。身體便無法再提升了。 再多的冰之力。費了。” “嗯。九州鼎的擁有。你的到這些。我是希望你能略微照顧我的兩脈后代。我無法強迫你。只請求你這么做…”禹皇向滕青山略微一笑。虛擬光便消散了。 那金色圓罩內。恢復了平靜。 天洪水宮底層。一片寂靜。唯有滕山一人。 滕青山閉上眼睛片刻。才完全靜下來。 “禹皇。你可是給畫一個大大的畫餅啊。”滕青山很清醒。什么虛境。什么洞虛?一切都太飄渺了。 自己。如今在境上才“入微”。“真我之境”都沒達到。談什么虛境? 至于洞虛。按照禹說的。十個境中怕才有一個洞虛強。 “現在我該想的。是怎么將九個鼎。給帶出去。怎么不被現。”滕青山看了一下九個三足鼎。要能移動鼎。須拿走開山神斧。”滕青山看向那懸浮在半空的開山神斧。一縷縷隱隱青綠光芒流竄。 滕青山眼睛亮了起來。 “禹皇說。開山神斧數千年煉出的海量“冰寒之力”可以強化身體?”滕青山眼睛瞇起。“禹皇。或許。先天金丹強的身體承受力。令他們最多增加一兩萬斤力氣。可是。我和他們不同。” 滕青山肯定。自己身體承受力。絕對要比先天金丹強要強。 上前三步。 抬頭。看著近在咫尺的黝黑粗狂開山神斧。感受著那股股威壓。滕青山伸出了右手。 “好冷。”一抓住斧柄。第一感是冰冷。 緊接著—— 整個天洪水宮原本流竄的青綠色光芒陡然停止。 “咔咔~~一股白色光芒從開山斧上冒出來。著斧柄。迅速延伸到滕青山手臂。接。這股奇特的白色光芒。滲透進入滕青山體內。 徹骨的冰冷。 凍徹靈魂的冰冷。除了冷。還有劇烈的疼痛。深入骨髓的疼痛。彌漫在全身每一處。 開山神斧表面雪白光芒大漲。滕青山皮膚表面都隱隱有著雪白光芒。 滕青山臉部雪白。額頭青筋暴突。肌肉扭曲。雙眼赤紅。不管是五臟六腑。還是筋骨肌。都生著人的變化。筋骨就好似被大鐵錘不斷轟擊。不斷突破。變的更加堅硬。全身好似被千萬只螞蟻在撕咬。手腳都不受控制抽搐起來。 “啊~~滕青山喉嚨中出無法忍受的痛苦低吼。 滕青山額頭膨脹的青筋竟然破了。一道鮮紅鮮血濺出。 臉上皮膚都裂開。鮮血也濺出。面部滿是鮮血。令原本戴在臉上的人皮面具也脫落下來。 “啊~~滕青山一聲壓抑的低吼。全身肌肉筋骨出激烈的聲響。他的身高在緩緩提。 “真疼啊。”滕青山忍不嘶吼一聲。整個人跪趴在的上。疼他忍不住揮拳砸向的面。右拳皮大多已經開裂。拳頭關節都白。一股股好似蠻荒野獸的可怕力量流傳在體內。 “轟。”聲聲巨響傳來。青綠色的面竟然出現個個駭人的坑洞。全身染血。體超過八尺高的滕青山。好似一個浴血魔神砸在的面。 如此。似乎才能轉移些痛苦。 Ps:第一章到~~滕青山會強到什么程度?下章揭曉。溫馨提示:通過鍵盤左右方向鍵""或"→"可以轉到上一頁或下一頁,可返回《》目錄var_tmztp_"0";var_tmzid_"11699681061362336225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