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6 命也(附爆發天數通知)

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三十六章命也! 巷道里。 “吼”“吼~~老龍龜堵住洞口,偶爾吼兩聲,和烏侯交流。 “趙丹塵,你別站在那,你再急也沒用。”烏侯懶散地伸了一個懶腰,忽然烏侯臉色一變,朝巷道另一端看去,低喝一聲,“有人!”原本還坐在地上的烏侯,好似一道閃電,一閃就沖過二十余丈距離。 “有人?”趙丹塵也閃電般沖到拐角處。 原本還在拐角處默默蹲守的滕青山,錯愕地發現烏侯、趙丹塵二人沖到了拐角處。 “他怎么可能發現我?”加上反應時間,滕青山僅僅來得及逃跑三丈遠。 “秦狼?”烏侯震驚地看著飛逃的人影,“這拐角處竟然有人?” “是秦狼!”趙丹塵一開始震驚,隨即雙眸發赤,臉色猙獰,咆哮道,“秦狼,休逃!!!”咆哮的聲音還在巷道間回蕩著,而趙丹塵本人卻是以最快的速度追向滕青山。在趙丹塵追趕時候,二人也就相距五丈距離。 以趙丹塵的速度,滕青山豈能逃掉? “咻!”滕青山僅僅沖出三十余丈,一道人影便從頭頂飛過,堵在前面。 “秦狼。你想到哪兒去啊?”趙丹塵眼眸中有著無法掩蓋地殺機。眼角肌肉都在抽搐著。原本俊俏地臉蛋。此刻卻顯得猙獰。 “趙長老。好輕功。”滕青山贊嘆一聲。隨即便苦笑。“原來是他們!” 此刻。滕青山也發現了大概二十余丈處隱隱有聲響。緊接著。只見六道人影出現在前方拐角處。正是逍遙宮五位先天強者以及長眉老僧。這一瞬間。滕青山就明白了。不由苦笑:“那烏侯。根本不是發現我。而是發現了他們幾人!” “秦狼。你隱匿氣息地能力。竟然就在我身邊不遠。我都沒發現你。”此刻。那烏侯走了過來。雙目放光看著滕青山。“我很少服人。可是你這隱匿氣息地能力。我真地服了。厲害。厲害!” 烏侯也連贊嘆幾聲。 “厲害有個屁用。”滕青山苦笑不得說道。“烏侯前輩。你幫我一把。攔住這要發瘋地趙丹塵。我就感激不盡了。” “烏侯兄,這秦狼害死我青湖島胡長老,估計其他幾位長老的死,跟這秦狼也脫不了干系!我青湖島,誓要殺他!”趙丹塵低沉道,“若你阻攔,就是和我整個青湖島為敵!”趙丹塵氣的臉色都漲紅。 顯然,已經火冒三丈! 他最恨的,就是這個揭開無底洞地‘秦狼’。 “要發瘋嘍。”烏侯卻朝墻邊一站,示意自己不插手,“你們的仇怨,自己解決。” “各位在這干什么?”逍遙宮的那位紫袍儒雅**‘史長老’驚詫笑道。 “看樣子,寶藏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長眉老僧眉頭皺起,趙丹塵、烏侯二人在這,卻不是去拿寶藏。這就奇怪了!拿到寶藏,按道理也應該迅速離開,而不是在這耗費時間。畢竟拖的越長,越容易生禍端。 滕青山看著走來的一群人,連道:“史長老,青湖島死地那些人……現在,這趙丹塵可算在我頭上了。” 逍遙宮五人和長眉老僧眉頭一皺。 長眉老僧和逍遙宮在路上,就知道……大家一起聯手殺了青湖島一群高手。這可是一群人聯手做的,可不單單滕青山一人。 “史長老。我青湖島那些長老身死的事,肯定含有很多原因,復雜地很。到底是什么樣的情形……我青湖島以后會細查。不過我們確定,這秦狼就是首惡!”趙丹塵雙眼欲要冒火,看向逍遙宮一群人,“希望各位別插手。” “當然,這是你們青湖島和秦狼之間的事。”那逍遙宮的史長老微笑說道。 這些大宗派,可懶得為一個獨自行天下地‘秦狼’,而跟青湖島針鋒相對。 之前殺青湖島長老,那是大家一起干,青湖島以后不敢提。可現在插手,就是逍遙宮和青湖島對上了……為一個秦狼,值得嗎?不值得! 陰暗巷道里,滕青山已經是孤立無援,無門無派的‘秦狼’,這個身份,沒人愿意幫他。就連獸王‘烏侯’也不可能為了一個沒有深交的滕青山,而去得罪龐然大物般的‘青湖島’。 “怎么辦,現在到底該怎么辦?” 滕青山腦海中急切地思考著一種種方法,他清楚,不能強迫逍遙宮幫助自己……如果硬要拖對方下水。可能逍遙宮的人會一怒之下,聯手殺自己。現在要殺自己的,也就趙丹塵一人。 自己,還有那么一絲絲希望! 掙扎地可能! “彼此廝殺,我即使拿出輪回槍,也沒有一點用處。”滕青山心中焦急,可嘴上還在說著拖延時間:“趙長老,以我先天實丹的實力,怎么能夠殺死胡長老?那絕對是冤枉地。” “哼,胡長老死前的吼聲,我可聽得清清楚楚。”趙丹塵一步步緊逼,面容猙獰,“你就別掙扎了……不過放心,我不會讓你簡簡單單就死去地。我會讓你后悔,后悔和我青湖島為敵!” 趙丹塵說的咬牙切齒。 此刻地趙丹塵,當然不可能一劍殺死滕青山,如此,令對方一點沒痛苦。太便宜對方了。 所以,得折磨!狠狠地折磨! 最好,廢掉武功!斷掉四肢,刺瞎眼睛,割掉**!關進陰暗地牢里,每天折磨……讓‘秦狼’在絕望的黑暗中,受盡無盡折磨地死去。如此,才能讓他趙丹塵解恨。死掉那么多先天強者,還令他們無法得到禹皇寶藏…… 如此大恨,再狠地折磨手段,在青湖島看來,都不為過。 “一劍殺死你,你在做夢。”趙丹塵緩緩靠近。 滕青山一步步后退,在這短暫時間內,滕青山想到一大堆,可所有方案都沒什么希望:“以先天金丹的實力,要殺我……簡直是舉手之勞!現在,我唯一的辦法,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那邊有金色龍龜……我逃到龍龜旁邊。” 人不能幫自己,滕青山只能寄希望于妖獸。 “在龍龜旁邊,以我在身體上的特殊,和這趙丹塵拼死一戰,或許,還有一絲絲希望。”滕青山很清楚,自己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身體上的特殊,一些貼身纏斗技,在前世地球上很繁華。 而在九州大地,卻很少。 不過……對方是先天金丹!只要一招,就能斷絕自己希望。 “趙長老,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痛快!”滕青山喊著,此刻他已經退到拐角處。 “哈哈……”趙丹塵怒極而笑,**而笑。 滕青山猛地朝金色龍龜那飛奔而去。 “哼,垂死掙扎罷了。”趙丹塵絲毫不急,因為他清楚,這藏寶處終點是一個死胡同,那秦狼根本無路可走。 “先割斷你手筋腳筋。”趙丹塵也閃電般沖進藏寶入口所在的巷道里。 后面地‘獸王’烏侯,逍遙宮五人,長眉老僧們也都走到這條巷道里。 “可惜啊,一個了不起的人物。”烏侯感嘆一聲,“不過看起來,他跟青湖島,應該也有仇。” 兩顆明珠散發著幽暗的光芒,金色龍龜趴在那,長眉老僧、逍遙宮五人見狀面色一變。金色龍龜在這,事情麻煩了! 而滕青山此刻就在金色龍龜旁。 “你以為龍龜會幫你?”趙丹塵手持著長劍,同時朝金色龍龜微微躬身表示尊敬,隨后直起身體繼續走向滕青山。 “趙丹塵!” 滕青山面色冷峻,沒一絲恐懼。 “噼里啪啦”滕青山身**發出讓人牙酸的聲響,滕青山的身高以肉眼可見的幅度增高,手臂、大腿都開始變得更加粗壯,“嗤嗤~身上干凈地黑色衣袖也繃得碎裂開,露出那宛如鋼筋纏繞的強**的臂膀。 一根根青筋好似青蛇盤旋在他全身。 一瞬間,滕青山化作了一座魔神! “嗯?”趙丹塵驚訝看著這一幕,嗤笑一聲,“似乎有點樣子,不過,你地反抗,是沒用地。”趙丹塵根本不在乎…… 滕青山心底卻打定主意。 一開始,以至陽至剛一面令趙丹塵產生錯覺,在生死一刻,發揮全身驚人的柔韌性。不管是手指,還是頭顱,全身任何一個部位……只要對方沒殺死自己,自己都要拼命,殺死對方! “那你就試試吧!”滕青山冷漠道。 遠處烏侯、長眉老僧、逍遙宮五人都看著。 “來吧!”滕青山感到氣血沸騰,血液流竄速度都比平常快了數十倍,雙目都發赤。 趙丹塵嘴角泛起一絲殘忍笑意,身體陡然化為一陣勁風。 滕青山整個人好似一座大猩猩就俯沖過去。 “蓬!” 只見原本化為一道勁風的趙丹塵,在一聲巨響下,鮮血飛濺,同時飛拋了起來十余丈,而后重重落在地上。 趙丹塵趴在地上:“噗。”一口鮮血**。他難以置信轉頭看向遠處,盯著金色龍龜! “龍龜,怎么會……”趙丹塵完全驚呆了。 “老龍龜?”烏侯、長眉老僧、逍遙宮五人也吃驚地看向那金色龍龜。 而剛沖出去三丈遠的滕青山,也驚訝地看著旁邊龐然大物:“它,它怎么幫我了?”金色龍龜此刻已經離開了洞口,那雙瞳孔掃過一群人類,隨即轉過大腦袋,看向身側地滕青山。 滕青山察覺到……那雙大眼睛中蘊含的善意。 “蓬!”一揮蹄子。 金色龍龜揮蹄的速度太快了,之前趙丹塵都來不及閃躲,而這次,滕青山也來不及閃躲。 “蓬!”滕青山好似一塊大石頭,被砸地掉進了寶藏入口! 金色龍龜這才爬到寶藏入口處,又趴下,將入口擋住,看著眼前一群傻眼的趙丹塵、烏侯、長眉老僧等一群人,這老龍龜得意地裂開大嘴巴,仰出一聲響徹整個天洪水宮的吼聲——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