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5 你與寶藏無緣

第五篇第三十五章你與寶藏無緣 九鼎記VIP第五篇第三十五章你與寶藏無緣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幽碧綠光芒照耀在周圍十余丈內。而在黑暗的拐角:塵正難以置信地看著獸王”烏侯。 “不可能!從頭到尾。我不敢有一時放松。我一次次試探……連那修煉釋迦心經》的禿都被我甩掉了。你。我從來發現過你。”趙丹塵腦子完全亂了。青湖島損失了那么多。為的就是的到禹皇寶藏! 如果能的到寶藏。一損失都是值的的。 可是。在最關鍵時刻。“獸王”烏侯竟然出現了論實力——烏侯可以輕易殺死他! 天榜第一。實力毋庸置疑! “哈哈……《釋心經》非常玄奇。可是那老尚還未修煉到高深處。論隱匿跟蹤。和我相比。差遠了!”烏侯大笑著說道。笑聲在巷道里回蕩著。形一聲聲繁雜的回聲。“我可的感謝你。若非你。我怎么能找到這。” 《天榜》第一。而穩坐三十余! 王”烏侯。在許多方面都極其擅長。 原本心慌亂。可很快。趙丹塵就恢復鎮定。不管怎樣。事情已經發生。再痛苦也必須接受。 他所能做的……就是盡量令情況轉。 “烏侯。” 丹塵沉聲道。“了這禹寶藏。我青湖島損失慘重。而烏侯兄你是獨自一人。無門無派!這禹皇寶藏中的寶貝。對你烏侯。怕也沒多大用處。要不這樣……我禹皇寶藏對你個人有用地。你可以選最好的一件帶走。可如果是對宗派發展利的……還請讓給我青湖島!我們各取所需。而且我也可以做主。你有三次機會。讓我青湖島的太上長老出手幫你。如何?” “哦?太上長老。可是當那位“瞎子劍圣”?”獸王“烏侯”驚訝道…… 兩百多年前的青湖島島主名列《天榜》第二。而且人稱“天眼劍圣”。可在暗地里也說是“瞎子劍圣”。不過喊“瞎子”有些不尊敬……明面上。也沒什么人敢當著青湖島高手的面說。 那位瞎子劍圣。后來頓悟。達到虛境。也就隱居青湖島甚少出手。 可是數次出手。都讓天下高手知道這位瞎子劍圣。已經達到鬼神難測境界……放眼整個州大地。能夠與他比肩的屈指可數。這位虛境強者。也是青湖島獨霸揚州地依仗! “虛境強者可幫我出手三次?這寶藏中對個人有用的。可以選最好地一件帶走?”烏侯笑道嗯。條件很不錯……都有些動心呢。可惜啊我烏侯軟硬不。這寶藏。即使我用不到扔到海里。也不給你青湖島。” 丹塵氣的臉色發白。顫抖著怒指烏侯:“烏侯你——” “你別欺人太甚!我青湖島太上長老殺你。如踩死一只螞蟻。”趙丹塵低沉道我們是各取所需。如此。大家不是都好?” “沒辦法。”烏侯搖頭嘆息一笑。“我烏侯。看你們青湖島不順眼。至于那位瞎子劍圣……哈哈。如面對面。我的確不是虛境強者的對手。可是……我烏侯。幼年時便可將蠻荒當成家玩耍!哼。想追殺我。這天下間能做到地。也沒幾個。” 說完。烏侯便朝藏寶洞口走。 “你——”趙丹塵氣的發赤。可是他硬是不敢動手。烏侯不殺他就算不錯了。他趙丹塵憑什么跟人家斗? 在這一條巷道里。 “吼~~道低沉震人靈魂地吼聲響起。 烏侯趙丹塵二人臉色大變。 只見。從這條巷道深處黑暗之中爬出了一頭足有三丈長的金色龍龜。這條巷道的末端是死胡同其實有時候。這一金色龍龜就是在那睡覺歇息。作為龍龜。最喜歡做地事情就是睡覺了。 這條巷道足有近五丈長。而藏'入口是在巷道中央處。 所以二人根本沒發現金色龍龜。 “慘了!”烏侯嘀咕道。 “它怎么在這?不。不是在宮門口嗎?”趙丹塵也臉色大變。只見這頭金色龍龜悠閑地爬到洞口。而后趴在上面。以它三丈長的龐大身軀。輕易地將洞口堵住了。那雙泛著綠光的瞳孔隱隱有著一絲意。 角處。一道黑影正悄無聲息地走到拐角處。正是沿著預測線路趕來的滕青山。 “這條路線圖終,就在前面。”滕青山心跳減緩到極致。完全停止口鼻呼吸。通過全身毛孔來呼吸。以他對肌肉地控制。每一步走的輕柔無比。沒一絲聲音。在黑暗中。青山一眼看過去。 只見二十余丈遠處兩顆鑲嵌在墻壁上地明珠。散發著隱隱的碧綠光芒。照耀周圍十丈范圍。 一頭金色龍龜趴在。 兩名人類。趙丹塵正站在那。而獸王“烏侯”卻隨意坐下依靠著墻壁。同時嘴里還經常發出低吼聲。 “吼~~吼~~~金色龍龜隨意發出兩聲嘶吼。 這二人一 沒察覺滕青山的在。 在收斂氣息。隱匿跟蹤上。滕青山比先天金丹強者都要強上不知道多少倍。 “嗯?趙丹塵。烏侯都在這?金色龍龜也在這?”滕青山瞬間判斷推理出許多事。“寶藏在此處。無疑!金色龍龜守護著寶藏。令烏侯和趙丹塵二人沒有任何辦法。這趙丹塵定有迷宮地圖。而烏侯卻沒有……烏侯應該是跟蹤趙丹塵。一路來到這!” 滕青山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趙丹塵別跟死女人一樣繃著一張臉。”烏依靠著墻壁。回頭看了一眼趙丹塵。笑道。“剛才我跟老龍龜聊了聊……你別說。這老龍龜可了活了近萬年啊。和我聊聊。'還很開心地。” “哼。你懂什么。”烏侯笑道咱們運氣好。老龍龜說了……如果剛才我們倆搶先進入洞底進去后。必死無疑!這也是老龍龜絲毫不焦急的緣故。” 必死'不可能。” “老龍龜了!這寶藏緣者能的到。無緣者進去必死。這老龍龜活了近萬年。脾氣好。不想讓人喪命……否則。它根本不會阻攔我們。”烏侯說道趙丹塵怒極而笑:“哈哈。笑話!這老龍龜攔我們。反而是幫我們了?” 烏侯摸了摸下巴:“聽起來似乎像真的。可是以我從小鍛煉出的特殊感覺……這老龍說的應該是地!而且以老龍龜的實力要殺我們。在宮門口它早了。可它僅僅是阻攔我們…從頭到尾。這老龍龜可沒殺死一個人。” 丹塵一怔。 地確—— 不管是一開始用氣團將轟飛。恐嚇。這老龍龜的確一個人沒殺。 “烏侯。你說。這老龍龜有緣者才能的到。無緣者。進去必死無疑”。這叫什么話?什么叫有緣。什么叫無緣?”趙丹塵急道。“難道烏侯兄。你還相信這種荒誕的說法'”有緣無緣。本就是比較難以名狀的。 “我問了。老龍龜不肯說。”烏侯無奈說道。 “哈哈。趙丹塵。這次你們青湖島損慘地啊。死了那么多人。到了這寶藏門口了。這老龍龜告訴你…你跟寶藏無緣。哈哈……”烏不住大笑起來。“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丹塵臉上肌肉在抽搐。 “無緣?”趙丹塵目光發寒。他死也不信。 青湖島損失這么多。僅僅的到這么一句話——“與寶藏無緣”?他趙丹塵絕不承認。 “事情怎么會落到這一步!”趙丹塵心中焦急。急的都頭疼了。原本一切都按部就班。可現在死了不少先天強者。而且還淪落此境地。“就是那個叫“秦狼”的。如果沒有他。其他人本找不到無底洞!如果沒有他!胡長老也不會死!然那些長老怎么死我不知道。但是……胡長老那臨死前地吼聲顯然。這秦狼脫不了。” 對。這趙丹塵是恨之入骨! 滕青山好似一塊沒有生命氣息的石頭在拐角處。默默觀察著。前世的訓練。令滕青山有著足夠地耐心……就這么默默蹲守。即使蹲守三四天。他也不會急躁。他相信……機會。一定會到來。 在正確的線路上。其中一條巷道。 逍遙宮還活著的五名先天強者。正跟長眉老僧在一起。長眉老僧手中捧著一份迷宮地圖:“現在有三條路線……不過。剛才那應該是烏侯地聲音。按照烏侯所在的方向。正線路。只有這條!” 長眉老僧。原本已跟蹤趙丹塵。沿著正確線路走了一大段距離。 只是后來趙丹塵震地發現。便即改變線路。終于艱難地甩掉長眉老僧。 不過長眉老僧。后來碰到了逍遙宮人馬。 雙方相遇。可以說眉老僧運氣好。他的到了迷宮地圖!也可以說逍遙宮高手們運氣好。有長眉老僧指引。可以將可能性地路線。縮小到極小范圍。 長眉老僧。心底很確定其中一部分的正確線路。有這部分地正確線路。加上趙丹塵和妖獸廝殺的方位。加上新的到的這份迷宮地圖。 長眉老僧經過篩選。確定出三條路。烏侯的笑聲。雖然回聲多。 可以他的“天耳通”。依舊判定方向。 “大師。果然厲害。”那逍遙宮紫袍儒雅男子笑道。 “走吧。還有十六個岔道。就到藏寶處了。去慢了。可就被趙丹塵他們奪走了。”長眉老僧平靜說道。當即這六人快前進。迅速趕往藏寶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