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3 悲憤的怒吼(附大爆發通知)

第五篇第三十三章悲憤的怒吼!(附大爆發通知) 九鼎記VIP第五篇第三十三章悲憤的怒吼!(附大爆發通知) 祝賀歪歪書吧網站整體升級成功!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黑的天洪水宮中,滕青山宛如走在自家庭院里,連續巷道,離那怒吼聲變得很近很近。 “吼” “吼” 一聲聲瘋狂狂怒的 怒吼聲,接連響起。那粗狂厚重的吼聲好似雷聲響徹在迷宮內,僅僅接近三丈高、巷道密布的天洪水宮,使得這吼聲產生一道道回聲。不斷傳遞開去!距離略微遠一點,恐怕就因為回聲太多,而無法確定位置了。 拐角處。 滕青山站在那,遙看著前方三十丈處巷道中發生的一場激烈廝殺,其中一個,正是一襲青袍的胡長老!這名胡長老,當初率領青湖島金鱗衛突襲延江城,最后卻因為滕青山、燕莫天二人趕的快。令胡長老功虧一簣。 “好家伙,竟然跟白角水犀斗起來了。”滕青山眼睛一亮。 和胡長老廝殺的妖獸,高大概近兩丈(五米),長度接近四丈(十米),如此龐然大物全身泛著巖石一般白色,那一根根粗壯堅韌的筋密布在那粗壯身軀上,好似一條條大蛇纏繞在這妖獸身上。 那類似水牛般的腦袋上,長著一根粗壯鋒利的白角,一雙瞳孔泛著碧綠光芒。 白角水犀:極厲害,也極為罕見的一種妖獸,大多數時間生活在水里。也能在陸地存活。達到巔峰,足以威脅先天金丹高手。以力大無窮,能口吐白色霧氣而出名。 “孽畜!” 胡長老好似一朵蝴蝶不斷閃躲 飄動著。手中四尺長劍更是化為了幻影。而白角水犀四蹄肆意踐踏著。低著堅硬地頭顱。橫沖直撞!偶爾口中還噴出一口白色霧氣……令人防不勝防。 “嗯?”滕青山清晰看到。胡長老一劍刺入白角水犀體內。但是僅僅刺入大概一尺深。便無法刺地更深了。同時胡長老瞬間就立即拔出來飛退。那頭白角水犀直接轉頭一口白色霧氣噴來。 “這白角水犀全身肌肉糾結。不但力大無窮。也令它防御強。”滕青山驚嘆不已。 這白角水犀。不像赤鱗獸那般有堅硬地鱗甲。白角水犀有地只是可怕地肌肉。 就好像普通地耕牛。牛肉一般牛筋多。生牛肉很難被咬穿。 一個道理! 這白角水犀身體結構,類似于牛。不過,白角水犀的筋比牛肉筋更粗更密集,全身肌肉也更堅硬同時更厚!雖然這表層能刺穿。可是……那肌肉太硬了。即使是先天金強者,全力一劍恐怕刺入一尺深便力盡了。 “妖獸,果真天賦異秉。”滕青山暗贊。 “吼~白角水犀嘶吼著橫沖直撞過來,剛閃躲開白色霧氣地胡長老,一個閃爍略慢,被白角水犀一個甩身后撩蹄給擦到了下。 蓬!籠罩著先天真元氣罩的胡長老整個人都拋飛開,撞在墻壁上。 全身有不少血跡的白角水犀,怒吼著連再度沖過來。 “力大無窮啊。”胡長老頭疼不已,“這白角水犀似乎盯住我了,死活都不讓我逃走。”胡長老根本不想和白角水犀死戰,可是……在漆黑環境下,常年生活在這的白角水犀能清晰看的很遠。 以白角水犀堪比先天金丹的速度,外加黑暗視力。所以能輕易追上胡長老。 胡長老想逃都逃不掉,只能一戰! “好機會。”滕青山手中出現了兩 柄飛刀,死死盯著遠處一人一妖獸。 平常要殺青湖島地先天金丹強者,如今的滕青山差的太遠了!可是此刻……那胡長老跟白角水犀廝殺激烈,正是良機。 “胡長老,不送了。”滕青山眼睛瞇起,左右雙手同時一揮—— 兩僂寒光同時劃過漆黑的空間! “要殺這白角水犀……以它那堅硬的肉。只有刺入要害才成!”胡長老身上也破破爛爛,廝殺數十個回合,他雖然沒重傷。可一次次被撞飛,也震得他五臟六腑難受,“可是這白角水犀,對要害重視的很。” 胡長老也清楚,白角水犀的要害,主要在眼睛、脖子等位置。 可如果胡長老要攻擊這要害,白角水犀肯定一口白色霧氣噴出來,一旦被凍結,即使不死,也會重傷。完全會被暴怒的白角水犀那有力的大嘴巴咬成碎肉。 所以,胡長老每一次都避開白角水犀正面,因為白角水犀還有另外一要害—— “攻擊它下體,刺入臟腑內,再用先天真元,炸掉它五臟六腑!”胡長老就是打的如此主意。 似乎有點無恥,可生死一線,哪還顧得了臉面。 “吼”白角水犀靈智堪比人類,哪會輕易被胡長老得逞? “呼!” 可怕地粗壯蹄子,好似一根石柱子猛地掃過來,強勁有力的蹄子都令空氣壓迫成肉眼可見的一道道波紋。 “中了我一共三十二劍,雖然不是要害,可是它的速度在慢慢減緩。”胡長老靈動地欲要后退,可忽然他耳朵一動,面色大變。 兩道刺耳銳嘯聲,帶著劇烈空氣震蕩,迅速逼來! “有人偷襲!”胡長老大驚失色。 前面有白角水犀的蹄子,后面有兩柄飛刀。 “是誰!”胡長老咆哮一聲,強行一扭身體。那粗壯的好似鐵鑄的蹄子從他胸前劃過,胡長老手中四尺長劍也是寒光一閃。 “鏘!” “噗!” 一柄飛刀被擋掉,另外一柄飛刀刺入胡長老的大腿! “厲害!”在遠處黑暗中的滕青山暗贊,“能夠在短短霎那,憑借先天金丹對空間的控制。躲開一蹄子,擋掉一我飛刀,只是中了一刀。還不是要害。如此手段,太強了。”滕青山也發現一點—— 飛刀扔出后,特別是臨近胡長老地時候,自己根本無法控制飛刀轉彎! 那股精神聯系,似乎被隔絕了。 “先天金丹,能夠通過強大的精神,控制周圍的空間,取消空氣阻力。如此強大的‘神’,隔絕我和飛刀的精神聯系,也不奇怪。”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先天金丹之所以攻擊能不產生空氣阻力。 靠地就是強大的精神,也就是精氣神中地‘神’。 “秦狼,你為何暗算我!!!”那胡長老憤怒咆哮起來。 腿部中了一刀,這胡長老速度銳減。 “蓬!”受傷的胡長老,閃躲慢了,被那粗壯地蹄子狠狠砸在手中長劍上,長劍被壓彎撞在胡長老胸口上,胡長老好似沙包一樣,狠狠砸在遠處墻壁上。 巷道墻壁震顫。 “轟!”白角水犀閃電般轟然沖去。 胡長老一躍而起,險險地閃過。 “秦狼!!!”胡長老憤怒嘶吼著。 “這老家伙,竟然猜到是我了。”在遠處拐角處偷看的滕青山,“怪只怪, 那群先天強者地時候,施展了飛刀手段!后來,被這道了。”之前先天強者們一起進入湖底。 那青湖島眾人,認識絕大多數來人。而‘秦狼’他們不認識。所以就詢問了一下,其他宗派的人也說了滕青山有飛刀絕技的事。 “胡長老,要怪就怪你們肆意殺戮大延山的獵人吧……”滕青山心中喃喃道,手中再一次射出兩柄飛刀。 咻!咻! 青湖島的高層們,下令殺光抓來的近兩百名獵人。對他們而言,為的僅僅是保密!至于殺死那么多獵人……他們一點感覺都沒有。在這些高層看來,他們殺死這么多人,就是踩死一群螞蟻。 然而,現在報復來了! 當胡長老的‘神’再度察覺到空間波蕩,判斷出又是兩柄飛刀。面色不由一變,他腿部受傷,已經一次次面臨危機,再來兩柄飛刀,他必死無。胡長老面色猙獰,嘶吼一聲:“秦狼!我青湖島,定會為我報仇的!!!” 嘶吼聲在回蕩的同時,一劍猛地刺向白角水犀地喉嚨。反正要死了!死,也要拖一個下去。 “吼”白角水犀可不傻,這時候它吼著吐出白色霧氣,同時暴退! “嗤!”一劍刺入白角水犀脖子邊。 在胡長老刺出那一劍同時,兩柄飛刀也刺入他體內,一柄射進腰部,一柄射在后背,進入胸腔內,他的眼睛也發赤。 “呼~”白色霧氣也籠罩胡長老。 胡長老瞬間變成白色冰人。 “吼”脖子在流血的白角水犀怒吼一聲,又反沖回來,粗壯的大蹄子猛地一個踐踏,將凍成白色冰人直接踐踏碎裂開來。 “吼~白角水犀仰首吼叫一聲,脖子處流血速度也減緩。 幸虧皮厚肉硬,退的快,它僅僅只是重傷。并沒隨胡長老一道死去。 重傷的白角水犀轉頭,朝巷道里跑去。 一頭全身赤紅,長僅僅一丈(兩米五)的大蛇躺在巷道內,兩側墻壁上還有著血跡,以及一個個小坑,小坑正在飛速地恢復。在旁邊不遠處,盤膝坐著的面容俊秀的‘趙丹塵’正在調息。 “秦狼!我青湖島,定會為我報仇的!!!”那悲憤地怒吼聲,在天洪水宮內不斷地回蕩著。 天洪水宮方圓十幾里,以先天金丹強者的能力,一聲怒吼,響徹十幾里很簡單。 趙丹塵臉色一變。 “是胡長老的聲音!秦狼殺了胡長老?”趙丹塵臉色大變,“那秦狼,一個先天實丹而已?”雖然不明白秦狼為何能殺死先天金丹的胡長老。可是趙丹塵心中卻涌現出一陣陣殺機。 “這秦狼,揭開無底洞入口!現在又害死胡長老!”趙丹塵眼中滿是殺意,“我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那胡長老死前的怒吼聲,傳遍整個天洪水宮。射日神山、嬴氏家族、摩尼寺、洪天城、雪鷹教、逍遙宮以及閑散地先天強者們,一個個饒有興趣的議論‘秦狼怎么殺死胡長老’地。 對此事,那些人可沒絲毫同情。畢竟之前,大家就聯手殺過一大群人。 不但天洪水宮內,連天洪水宮外,宮門口,正靜靜等待爭奪寶藏消息的古雍四人也聽到那悲憤地怒吼。 “秦狼!我青湖島,定會為我報仇的!!!” 古雍四人臉色大變。 “是胡長老地聲音。”古雍那位師妹臉色大變。 “胡長老應該死了!那……里面肯定大開殺戒了。不知道,我們青湖島的人,能活下幾個。”一個個擔憂起來,“那秦狼暴露無底洞入口秘密,又殺胡長老……這個混蛋,一定要將它千刀萬剮!” 青湖島的人,早就將‘秦狼’恨到骨子里。 臉色陰沉似水的古雍,低沉道:“這秦狼,一定要殺!還要讓他在無盡痛苦中死去!” 原先跟胡長老一道走的柳長老,因為遇到白角水犀,僅僅一個照面,柳長老的臂膀就被白色霧氣凍得裂開,一條右臂幾乎可以說是廢了。他在那,也只是累贅。所以胡長老讓他先走,而胡長老卻和白角水犀廝殺起來。 陰暗巷道里。 那白角水犀轉頭朝他追的時候,他嚇得連逃跑,不過,逃跑不及,他只能躲在一條巷道里。 “這白角水犀,我肯定斗不過。”柳長老盯著岔道口。 白角水犀那雙泛著碧綠光芒的駭人眼睛朝這瞥了一眼,竟然按照正確的路線離去了。 “沒殺我?”柳長老暗松一口氣。 妖獸是有智慧的,白角水犀能判斷——這個逃跑的人類實力很弱,對它沒威脅。 它現在重傷,需要的是療傷恢復。可懶得理會這些人類。 就在柳長老暗松一口氣的時候。 “咻!”“咻!” 兩柄飛刀破空襲來。 柳長老耳朵一動,不由臉色大變,驚呼道:“秦狼!”左手中的戰刀閃電般地化成影子。 “鏘!”“鏘!”一柄飛刀化為碎末,另外一柄飛刀僅僅擦了一下,直接刺穿柳長老體表的先天真元光罩,直接刺入柳長老的腹部,鮮血瞬間染紅了衣袍。 “左手用刀,就是不習慣。”柳長老暗恨。飛刀是快,他身體是來不及閃躲,可他戰刀揮舞速度還是夠的。 如果他右手沒廢掉,豈能這么簡單中招。 “轟隆隆~”一道狂猛的身影,仿佛一尊魔神從前方黑暗中冒出來,速度快到極致。 這柳長老清晰看到對方面孔:“秦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