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9 撞死一個

洪水宮。迷宮的某一條岔道口處。 四十七名先天強者集在這。盯著青湖島的六人 “麻煩了。”宇文流風心底犯愁了。其實在進來前。青湖島的人就知道。這天洪水宮內是迷宮。因。那禹皇寶圖上。就包含著迷宮的圖。所以宇文流風他們在進來之。就商量了辦。 他們清楚—— 漆黑環境的天洪水宮。眾多先天強者一進來。第一件事情肯定是先探探周圍。一旦探索結束。肯定會發這是迷宮。之后。會很快猜到。一定存在一份迷宮的圖。如果到那一步。諸多先天強者肯定要圍住他們。 所以。宇文流風們。一開始表上是探索周圍。實則轉移聚集點。 而因為有少先天強者在留意他們。所以宇文流風胡長老二人暫時留下以迷惑眾人。他們在等。等到大家為迷宮震驚。沒注意他們二人時。悄悄溜走。 只要。眾多先天強者。反應慢上兩呼吸時間。 那青湖島的人。就有足夠的時間。悄離去。 畢竟在絕對漆黑環下。只要避稍微遠點。在這迷宮中。就無法找到。可惜。他們剛逃。就被人叫破了。連一點時間都不給他們。 “宇文流風。你們湖島的人。怎么想偷偷溜走啊?”一大群先天強者中站在最前面的。是嬴氏家族的嬴浩江。嬴浩江那冷冽的雙眸透過金色面具。盯著青島六人。“沒探查。我們還不知道這是迷宮。現在大家估計也的明白了。” “青湖島的六位。請交出迷宮的圖。”摩尼寺的一位胖僧人低沉道。 “宇文流風。將迷宮的圖交出來吧。”逍遙宮那位紫袍儒雅中年人冷笑道這天洪水宮頂部硬度。家都知道。如果單獨一個先天金丹強者。恐怕都沒辦法轟出足夠一逃出的洞口。沒迷宮的圖。我們大家一旦分散開估計活活餓死這宮里。” 的確。如滕青山。 一旦獨自一人在天水宮內。無法破頂出去。自然困在迷宮內。的確會活活餓死。如果霉遇到一頭厲害的妖獸。小命都可能丟掉。 “想讓我們死啊。”劉秀急了。 滕青山也喝道:“湖島的各位。們可別逼人太甚。沒迷宮的圖。在迷宮內只有餓死。逼急了。哼。” “對。逼急了哼”洪天城那壯漢眼眸掠過一兇光。 眾多先天強者們都靠近壓迫過來 青湖島眾人緩緩后退。他們不敢退。唯恐引起眾多強者圍殺。特別是射日神山的強者。以遠攻。他們想逃都難。 “迷宮的圖?”宇文流風冷冽目光掃過眼前壓迫來的一群先天強者我們青湖島沒有迷——的圖。我們也就查到禹皇寶藏是在天洪水宮內罷了。我想。這迷宮。禹皇給想的到寶藏之人留下的一個難題吧。禹皇。總不可能簡簡單單。直接將禹皇寶藏給我們。” “還在狡辯。”那浩江一聲。 “宇文長老說的有道理。”滕青山卻是開口。不少先天強者不由眉頭一皺看向滕青山。對于眼前這個叫“秦狼”的先天強者。大家都有好感。因為。之前是“秦狼”找到無底洞洞口。 可是現在這話。惹的不少人不高興。 滕青山繼續道:“文長老你么說。我相信。不過其他人一定信。我看。宇文長老你們就讓別搜搜。搜搜身上到底有沒有迷宮的圖。我相信。方圓十幾里的迷宮。迷宮的圖肯定記在紙上單靠腦子記是記不住的。讓各位搜搜如果大家搜不到。我相信在場的各位。會向宇文長老你們賠禮的。” 氏家族摩尼寺射日神山等不少高手都笑了。 “宇文流風你既然么說。大可讓我們搜搜嘛。”浩江開口道。 “一搜便知真假。” 一個個先天強者嘴說著。同時死死青湖島一群人。 青湖島六人彼此看。交流了一下眼神。都隱隱了決絕。 “哈哈。”那宇流風聲音陡然高亢起來。“想搜?哼。這些年來。還沒人敢搜我宇文流風的身。” “我們說沒有的圖就沒有的圖。至于搜身?我們青湖島執法長老。輪不到你們來搜身。”那胡長也冷聲道。 這六位執法長老。顯的很是果決。 “在場的各位。這青湖島六人。是自己找死啊。”浩江開口道。 “宇文流風。再頑準備受死。”射日神山五位幾乎同時取下背在身上的神弓。 “頑抗。死。”逍宮的人也冷漠無情。 “宇文流風。現在后悔還來的及。”摩尼寺十一位羅漢也舉起手中紫紅鐵棍。 一個個先天強者都蓄勢待發。 再頑抗。就殺。 即使是青湖島的人馬。也照殺不誤。畢竟在場的人馬。代表了整個九 六大宗派。而且包括了摩尼。即使這幾人被殺說青湖島不知道。就算知道真相。他們也不敢報仇。 青湖島。也敢跟摩尼寺嬴氏家族等諸多宗派叫板? 找死。 “哼。”宇文流風一聲低哼。同時右手手掌朝后一揮。 呼。呼。呼。 青湖島其他五一咬牙。都收斂身上先天真元。幾乎同一刻迅速的朝遠處飛逃。 “殺。”嬴浩江道。 “殺。”射日神山為首尊者喊道。 殺。殺。殺。 幾乎同一刻。一連竄喊殺聲響起。先金丹強者們。幾乎一瞬間飆射出去。最還是射日神山六位尊者。 咻。咻。咻。 五道暗紅箭矢以可怕的速度射青湖島逃逸的五人。 “呼。”滕青山一瞬間便施展“天涯”第二層。身體力量也爆發起來好似一道利箭射出去。 “那胡長老好厲。”滕青山清晰看到。射日神射出的五根箭矢竟然有四根。被跑在最后面的胡老一人攔截了下來。唯一的一根箭矢。則是射穿了一青湖島一名先天強者后背速度之快。令那位先天丹強者來不及抵。 射穿一瞬間。還生爆炸。 轟的一聲。那先天丹強者整個后背都爆炸出一個駭然的大窟窿。 青湖島。一人。死。 “那胡長老攔截的一根。應是先天金丹強者射出的箭矢。”滕青山速度極快直接追著跑在前面的強者。 “殺。” “殺死他們。” 幾乎一瞬間。以嬴浩江為首的三名先天金丹強者就圍住了逃在最后的“宇文流風”。那宇文流風之所以在最后面。其是要阻擾敵人。 他不攔截先天實丹就攔截先天丹高手。 可惜。宇文流風力量有限被三名先天金丹纏住。便沒法子了。 而各大宗派一方。還有大量高手。 “這么多先天金丹強者。不好。”胡長老見狀不妙。速度陡然飆升。原先還在青湖島幸存的三名先天實丹后面的胡長老。很快連續超越。跑到第一個去了。“快逃。分散逃。” 在大霧天氣可視范小的時候汽車也要以慢速行駛。如果快了。容易出事故。 這些先天強者也一樣。 表先天真元光暈只能照射近十丈范圍。而以他們的速度。折功夫就沖過去了。因為可視范圍太小致了。一旦突然發現前面一堵墻。那他們恐怕剛剛反應。還沒停下來就直接撞上去。 最要命的是—— 青湖島的人為了不讓別人發現。一個個都收斂先天真元。他們反正是拼命了。 而后面先天金丹強者們因為看不見。所以追殺的時候。不敢以極限速度。 否則。以先天金丹強者的極限速度。突然看到一堵墻。估計腦袋里剛反應過來。就已經撞在那墻上了。那極限速度的擊力。不死也要重。 而滕青山不同。 在完全漆黑環境下。他卻能肆意發揮他的速度。 “想逃?” 滕青山發現青湖島一人逃竄進一側岔道里。因完全漆黑。所以別人根本沒發可滕青山發現了。滕青山也立即進去。 彼此距離也就五左右。 “咻。”一柄飛刀兀射出。飛好似一道閃電。太快了。拼命逃跑的那位先天實丹強者剛反應過來。只能勉強朝一閃。 噗哧。 飛刀依舊刺入那名先天金丹強者體內。也被那人膚迸發的先天真元的爆裂出來。雖然受傷。可那人還在逃。 “哼哼。還逃?”滕青山冷漠看這一幕。因為。就在那先天實丹強者前面大概十丈處。就是一堵。 這是一個死胡同。 滕青山看到。而那人看不到。沒有撐起先天真元罩。可視范圍只有微弱的一丈。“那是暗器高手。逃。必須逃遠點”這人拼命加速。當看到視線范圍內出現一堵墻時。僅僅一丈的范圍。以他的速度。 連都來不及。 “可悲。”滕青山眼睜睜看著。 “蓬。” 低沉猛烈的撞擊響。 那名先天實丹強者。好似一塊豆腐猛的砸在墻上。鮮血飛濺。轟然倒在的上。 “撞死的一個。”滕青山清楚。這種速沖擊力。絲毫不低于數百丈高懸崖下砸進的面沖擊力。 “啊。”遠處也傳來慘叫聲。廝殺轟鳴聲也接連傳來。 “死亡。開始了。”滕青山喃喃道。 Ps:兩章完畢~~~撞死的先天強者啊~~那種瞬間極限速度。番茄估計。最起碼的有三四百碼吧。應該上超級跑車了。這種速度。撞在特硬的墻上。哇~~()(→)選擇您常用的網絡收藏夾點擊收藏《九鼎記》2008白馬書院上海曉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文網文[2008]02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