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0 模糊的人影

頭黑鐵蜈蚣的身體爆開的碎尸飛濺開,可滕永凡卻看著眼前極速沖來的人影,在碎裂尸體中宛如魔神般的強壯身影,那一雙泛紅的眼睛,那熟悉的面孔,正是他最引以為傲的兒子——滕青山。(點墨站)() “青山!”滕永凡,因為剛才爆發導致腦袋一陣陣發暈,可他心底卻是狂喜。 他看到他兒子了! 滕青山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父親,那破爛的衣服上滿是血跡,單單肉眼就能看到許多傷口,不過這一切都擋不住滕青山心底的激動,原以為爹死了,絕望悲憤的滕青山,此刻卻發現爹還活著! 大悲大喜,令滕青山完全抑制不住情緒。 “爹,爹!”滕青山根本忍不住,淚水就模糊了眼睛。 “青山。”滕永凡心底微微一顫。 他看著滕青山長大,清楚自己兒子的性格,兒子從小到大,一直都很堅強。他從未看過兒子哭過。不到十歲就能殺戮群狼,在他這個父親眼里,他的兒子就是最堅強、最勇敢、最無畏的漢子! 可今天…… 他看到了兒子的眼淚! “別哭。”滕永凡剛開口。頭部猛地一陣眩暈。 “爹。”滕青山發現父親情況不對勁。 “這里水冰涼。”滕青山體內地先天真元立即涌動。只見一道火紅色先天真元猛地彌漫開。在周圍形成一個護罩。將父親滕永凡包裹好。 “蓬!”洞底猛地一震。滕青山就一飛沖天。 如同火神般地幻影在無底洞內。只是借力四次。便飛出了足有百丈深地無底洞。隨后落在了雜草地上。滕青山小心地將父親放下。 滕青山目光掠過父親地腿。只見爹地左腿從大腿處斷開。不由臉色大變。 “爹地腿!”滕青山原本驚喜的心情瞬間跌入谷底,之前滕青山急著救父親,滕永凡也僅僅胸口以上在水上,斷腿等都在水下。所以滕青山當時并沒看到父親已經腿斷了。此刻,終于發現了。 滕永凡卻睜開眼,臉上露出笑容:“這太陽照在身上,還真舒服!” 如今已經是正午時分,陽光最是燦爛,冬天太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爹腿斷了,身上那么多傷口。失血嚴重!應該是昨天傍晚逃進無底洞底部。地底冰冷,父親失血嚴重,又沒吃的……”滕青山前世作為殺手,對急救等方面也知道些。父親這么多傷口,又斷腿。 常人,早因為失血死了。 父親因為身體就壯,才能扛下來。 “父親,吃。”滕青山立即取出包裹內地饅頭,遞到父親嘴旁邊。 “餓死我了。”滕永凡露出一絲笑容,張開嘴巴便狠狠地吃起來。滕永凡潛匿在地底洞穴中,洞穴積水多,滕永凡并不渴,他就是餓!失血過后的極度饑餓,餓的頭暈,乏力的頭暈。 滕青山包裹內的三個饅頭,兩個面餅全部被滕永凡吃光。 看著父親吃的樣子,滕青山一陣心酸。 滕永凡哈哈笑道:“青山,看你那樣子!還是黑甲軍統領呢!別擔心,你老爹我的身體好地很呢。剛才那些,我才吃了三成飽!不過好多了,腦袋不發暈了。”一旦失血過多,的確會令人頭暈,身體變差。 這是精血,需要靠食物來補充! 精血充盈,的確能煉化出內勁。可是內勁,并不能反過來化為精血。精血損失太多,只能靠吃!吃雞鴨魚肉五谷雜糧等等。 “爹,你現在身體還有什么地方有問題?”滕青山追問道,“早醫治早好,不能拖。” 滕永凡指著腰部:“我身上刀傷是小事,不過這腰部被狠狠砍了一刀,我這腰部往下,完全沒知覺了,根本沒辦法動。就是左腿被那黑鐵蜈蚣給咬掉,我都沒一點痛覺。”滕青山一聽,臉色一變:“癱瘓?”立即為父親翻身。 只見父親腰部,一道猙獰的傷口,傷口很深。 “傷到脊椎了。 ”滕青山臉色大變,從傷口深度位置,以及父親的情況,滕青山完全明白。 傷到脊椎,父親癱瘓了! 而這種傷,如果是在前世世界,利用高科技醫療設施,或許還有一些可能治好。可是在九州大地上,根本不可能治好。 “癱了就癱了。”滕永凡滿不在乎笑道,“我這條腿都斷了,癱不癱區別不大。” “爹。” 滕青山心中一痛,區別不大? 區別大多了!如果只是斷一條腿,用鋼鐵打造一根假肢,還能勉強站立走路。可是,下半身癱瘓。父親以后生活都會很困難。 “都是因為我!”滕青山心底不甘,“我原本讓爹娘他們過好日 是……這一次青湖島指名帶走爹。肯定因為我 “青山,你永湘大伯的尸體呢?”滕永凡看向周圍,眼中有著一抹急切。 “青湖島的人火葬了。骨灰估計是被風吹走了。”滕青山低聲道。 人死,連骨灰都沒了。 滕永凡閉上眼睛,淚水滑落。 “青山,你大伯他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深吸一口氣,滕永凡看向滕青山,“他的那桿鑌鐵槍在這嗎?” “在我包裹內。”滕青山將拆卸開的兩桿四截鐵槍拿出來。 “這兩截,是你永湘大伯地。”滕永凡略顫抖地伸出手,握住這槍桿,低沉道,“等回去,就將這槍頭拆卸下放進骨灰盒,放進宗祠吧。”沒骨灰,只能用死前的兵器以及衣物替代了。 滕青山點點頭:“爹,你等一下。” 滕青山就靠戴著天鷹爪手套的一雙手,將山林中的一些枝杈劈下,迅速地做出了一個簡略的太師椅。 “爹,你坐好。”滕青山將父親扶上去。 隨后,直接將整個太師椅托在身前,近兩百斤重,對滕青山根本沒一點負擔。 “呼!” 滕青山施展開《天涯行》輕功,猶如一道青煙迅速地飛去,雖然滕青山身體在山林間起伏,可靠雙手平衡,坐在椅子上的父親‘滕永凡’甚至于察覺不到震動。之所以用《天涯行》輕功。 是因為單純用身體力量,震動力量將會很大,無法避免地會影響到父親。 一口氣就竄出了三十多里路。 “青山,你走的路不對吧,回滕家莊不是這條路。”滕永凡道。 “爹,我已經安排所有族人,趕往江寧郡城了。從今往后,我滕氏一族族人們都住在江寧郡城。”滕青山快如閃電,說話卻絲毫不喘。 “江寧郡城?”滕永凡一怔,隨即嘆息一聲,“離開祖地……不過也好,以后族人們不必擔心受怕。” “嗯。”滕青山點頭。 滕永凡坐在椅子上,感受著兩邊山林迅速后退,暗自感嘆:有兒如此,還有何求? “嗯?”滕青山目光一掃遠處。 只見遠處山林間,一名披頭散發恍若野人的漢子,騎著一頭通體漆黑的獵豹,這頭獵豹竟有八尺高(兩米),長度更是一丈有余,那頭漆黑的獵豹漫步在山林間,這野人也悠閑坐著。 “黑云豹?”滕青山暗暗吃驚。 黑云豹:極厲害地妖獸,出自于南方蠻荒之地。一旦成年,黑云豹實力便堪比先天強者。成年的黑云豹,速度驚人,比之三大龍馬,還要強上一大截。能日行萬里!可以說說是走獸中最佳坐騎。 “什么人,能騎黑云豹?”滕青山暗驚。 那野人的一雙眼眸略顯驚異看過來。 “恐怕是因為青湖島挖掘禹皇寶藏消息,引來的厲害高手。能騎黑云豹,肯定是先天強者,看樣子,還不是一般的先天。不過……我還是先將父親送到母親那。”滕青山不糾纏,反而加快速度。 瞬間帶著父親便消失在那人視野范圍內。 “嗯?”那野人眼中露出驚異之色,“好快地速度!這般帶著一個人,還能這么快。一般先天實丹高手,也就這個速度吧。” “吱呀,吱呀!”車輪聲響起,熙熙攘攘的滕家莊兩千多號人正在官道邊上地一處荒地上歇息,一大清早,大家就出發。到現在正午時分,大家也就才趕了近五十里路。 畢竟滕家莊人多,托家帶口的。 即使有上百匹烏紋馬拖著,一天估計也就行個八十里路,算是很快了。這還是滕家莊大多數人身體非常好地緣故。 “娘,吃些吧。 ”青雨在木板車旁,她娘‘袁蘭’身體包裹著被子,躺在板車上。 “娘吃不下。”袁蘭擠出一絲笑容,“你自己吃吧。” 看著母親那蒼白的臉色,青雨心底難受,她很清楚父親地死,給母親帶來多大的打擊。 “青雨,你吃。”袁蘭愛憐看著自己女兒,“娘在板車上一動不動,不餓的,你跑了三個多時辰路,肯定餓了。” “娘。”青雨眼睛紅了。 從昨夜到現在,青雨心底就一直難受的很。 “青,青雨!”袁蘭陡然瞪大眼睛,看著西邊,眼眸中滿是震驚之色。青雨見母親如此表情,連轉頭朝西方看去。 只見一道模糊的影子正從遠處迅速靠近。 那人影身前似乎還有一道人影。 那模糊的影子,令袁蘭瞪大眼睛努力要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