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9 生死間的掙扎(新的一月呼喚~~)

青湖島的大軍駐扎在無底洞周圍,數千個軍帳零散分部著,一支支銀蛟軍巡邏隊伍在周圍戒備著,大多數銀蛟軍軍士們都是在歇息。 “島主,看,雪鷹教的雪鷹!” 剛剛火葬了連長老,收拾好骨灰后的青湖島十二位強者,正聚集在一起露天吃飯。 “雪鷹?” 大家都放下筷子、酒杯之類的,都仰頭看去,高空中盤旋的五頭巨大的雪鷹背上,以先天強者的視力,都能看到有人影盤膝坐在雪鷹背上。能讓人坐在背上,可見這雪鷹體格之大。 “的確是雪鷹教的雪鷹。”古雍眉頭皺起。 趙丹塵目光凌厲,冷笑道:“這雪鷹教的人,就是一群野狗!禹皇寶藏消息一傳開,他們就連夜趕來。最北邊的燕州,竟然這么早就趕到!”怪不得趙丹塵惱怒,連長老的死,金色龍龜的存在已經讓青湖島的人煩惱。 現在消息傳的滿天下都知道,雪鷹教的人到了,自然是雪上加霜! 五頭雪鷹還在高空盤旋。 “各位長老準備一下,恐怕過會兒,雪鷹教的人就到了。”古雍眼眸瞇起,好似一條蟒蛇森寒的眸子。 突然—— “雪鷹教的朋友!”一聲清朗的聲音從大延山中響起,“不介意,和我等一同吧。” “呦!” 響亮天際的聲音響起,五頭雪鷹從高空極速俯沖,瞬間便沖進山林內。片刻,五頭雪鷹又再一次騰空。不過這一次……雪鷹背上沒人了。很顯然,雪鷹教的五位強者已經到了大延山內。 古雍等十二名先天強者臉色難看,原本以為就是雪鷹教的人到了,可顯然,還有高手到了。 “聽那人說話,應該是青州那邊的。”黑袍壯漢皺眉道,“十有,就是青州的逍遙宮人馬!”諾大一個九州大地,雖然說同一種語言,可不同的地方,咬文嚼字都有些區別,聽說話一般就能判斷是哪地方的人。 “逍遙宮!”古雍沒吭聲,只是眉頭皺紋更深了。 …… 放眼九州,論富饒程度,自然要數揚州、禹州。 如果論地理大小,要數地廣人稀的戎州、涼州、燕州等。 富饒的地方,人口密度大,可地理范圍小點。 而地理范圍大的,卻地廣人稀。 論真正總人口多的,其實要數禹州和青州。青州‘逍遙宮’就占了人口多的好處,雖然青州十八郡,它并沒完全統一。可統治的十五郡區域,就令逍遙宮高手眾多了。 …… 古雍等十二人,站在銀蛟軍最前面。而此刻,遠處出現了不少人影,或是紫袍長袍,或是穿著鱗甲背著長弓、箭囊,或是戴著氈帽的,足足十六人! 這十六位強者并肩走來。 雖然古雍等人身后有著大量銀蛟軍軍士,可是,對方僅僅十六人并肩走過來,卻有著濤浪撲來的氣勢。 “連射曰神山也到了!”古雍他們十二位先天強者都頭疼了。 揚州地處東南,而青州在正東,炎洲在正南。所以,射曰神山和逍遙宮很容易就趕到了。 “古島主!你青湖島真是好運氣,竟然能得到禹皇寶圖。如今,在這大延山挖掘禹皇寶藏……不過,禹皇寶藏應該不是那么好得的吧。我逍遙宮,還有射曰神山、雪鷹門,很樂意幫忙,相信我們聯手,挖掘寶藏會容易不少。”逍遙宮為首的紫袍儒雅男子朗聲笑道,話語中,似乎認定青湖島有禹皇寶圖。 一個宗派派出五六人,三個加起來就十六個! 這就是大宗派的底蘊! 像歸元宗,哪舍得派出五六個先天,而且,整個一宗也就四個先天強者罷了。 “禹皇寶藏?”古雍笑道,“史長老,你這是從哪得到的消息!禹皇寶藏傳了好幾千年,可是,可曾有人挖掘到過禹皇寶藏?這純粹是謠言。估計是前些曰子,我青湖島滅了鐵衣門,令一些余孽心底怨恨,故意散播消息吧。” 話音剛落—— “古島主!”低沉渾厚的聲音,從射曰神山的一位精瘦光頭漢子口中傳出,他目光凌厲如刀,“短短一夜,我射曰神山,還有逍遙宮、雪鷹教的都到了。咱們幾方聯手得到寶藏,豈不很好?若嬴氏家族、摩尼寺、禹皇門也到了,那可就……” “古島主,做人可不能太貪!吃的太多,可是會撐死的!” 炎洲那蠻氣十足的口音,令這位射曰神山的‘尊者’話語,更顯得霸道。 “哼!” 古雍臉色一沉。旁邊的趙丹塵也是冷笑一聲環顧眾人:“我青湖島做事,應該還輪不到各位管吧。如果各位認為大延山有禹皇寶藏。你們可以自行去尋找。我們青湖島絕不插手!不過奉勸各位,不要插手我青湖島的事!” 趙丹塵,那可是名列《天榜》第十的強者。 “古島主!”那戴著氈帽,銀發銀袍的鷹鉤鼻老者,眼睛瞇起,“如果你們沒有挖掘禹皇寶藏,可敢讓我等進你青湖島軍營一看?” “抱歉,恕我青湖島不奉陪了。”古雍臉色一沉說道,拂袖轉身就走。 其他青湖島十一位強者也跟隨古雍一同轉頭就走,絲毫不顧射曰神山、逍遙宮、雪鷹教三方的人馬。 嘩! 站在最前面的銀蛟軍軍士們,一個個穿著重甲,手持長槍,嚴陣以待。 …… 射曰神山、逍遙宮、雪鷹教十六位先天強者,彼此相視。 “看來禹皇寶藏是真的。” “我們如果強行沖進去,這古雍,顯然是不惜消耗銀蛟軍軍士姓命會和我們廝殺。我們還是先退。”那銀發銀袍,帶著氈帽的老者說道。先天強者并非無敵,雖然說,先天強者能三軍奪帥。 可也要看,這軍隊是什么軍隊! 銀蛟軍軍士,可是個個重甲。那重甲,就是像滕永凡那樣擁有過四千斤巨力,手持長槍都刺不穿重甲。可見重甲多難刺穿! 先天強者,是能殺死身穿重甲的軍士。可刺穿重甲再殺死人,是需要消耗不少先天真元的。 一旦千軍萬馬圍殺過來,十六名先天強者將消耗大量先天真元,如果不戀戰,逃跑當然不難。可是,如果不逃,想要強攻進去,那將會生生耗光先天真元,陷入危境。 三大勢力十六強者和青湖島十二強者,彼此間隔二三十丈,朗聲對話,那聲音可是一直傳進無底洞。 無底洞底部。 傳到底部,雖然比較微弱了,可滕青山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這青湖島,還真夠狠,寧可一戰,也不肯低頭。不過,那古雍怕是也算定了,對方沒把握,不會輕易動手。”滕青山冷然一笑,“古雍,你們想要沒人打擾,去得到禹皇寶藏?哼……做夢!我就給你們加一把火!” 別人不知道通往地底湖底辦法,可滕青山知道。 無底洞,可不僅僅青湖島駐扎處一個。 “呼。”滕青山立即轉身,很快再一次進入湖水中,這一次,滕青山快速地朝之前自己進入的無底洞處游去。 …… 無底洞水道旁密密麻麻的洞穴中。 滕永凡正依靠在洞穴內,默默等著,自從看到一頭妖獸過去,他已經在這等了半個時辰。 “不能再浪費時間。”滕永凡感到腦袋又是一陣發暈,顯然失血過多加上未進食的問題,“半個時辰,那妖獸估計早到其他地方了。”滕永凡一咬牙,立即悄然前進,很快,便出了洞穴。 嘩嘩~~ 很輕的水聲,滕永凡身體浸泡在水里,水沒到了頸部。其實,下半身無法控制的滕永凡,水深足以將他整個人淹沒。不過,他雙手扶著墻壁,靠有力地雙手,緩緩前進。 水聲輕微,唯恐引出妖獸。 “還有二十余丈遠,就是無底洞洞底了。”滕永凡咬著牙,緩緩前進。 陡然—— 一股股腥氣傳來,滕永凡大驚地連停下,因為漆黑環境,他能觀看的距離有限。 “如果它發現我,早動手了。”滕永凡腦袋間或者一陣陣頭暈,顯然在提醒他——身體堅持不了多久。 “我一定要回去,一定要!阿蘭……”滕永凡咬著牙,冒險繼續緩緩前進,冰涼的水令他身上的傷口一陣陣疼痛,滕永凡眼睛死死盯著前方。而那股腥氣,卻越來越濃。 滕永凡瞳孔一縮—— 他已經看到那妖獸了,那‘黑鐵蜈蚣’正趴在一丈遠處洞穴口歇息,眼睛也閉著。 “我一定要回去,一定!”滕永凡咽了咽喉嚨,愈加緩慢地前進,唯恐發出聲響令這妖獸醒來。 一尺,三尺! 那洞穴口位置,已經和滕永凡平行了,滕永凡依舊緩慢地前進,可的他的眼睛卻時刻盯著那妖獸。 距離逐漸拉遠,一丈,兩丈,三丈…… 在漆黑環境下已經看不到那頭妖獸了。 “阿蘭,等著我。”滕永凡有些激動,不過他不敢大意,他看不到黑鐵蜈蚣。可在黑暗環境下,數丈距離,黑鐵蜈蚣是能輕易看到他的。不過只要小心點,距離遠,動靜就更小,更加不容易被發現。 前進,前進! 眼睛,已經能看到遠處洞底隱約微弱光。 “尸體!”滕永凡已經看到身側的銀蛟軍軍士的尸體,因為此處水淺,只有到常人腰深,一些尸體能清晰看到。 滕永凡興奮的表情,突然凝固了! 就在前方大概五丈遠處,一雙泛白的眼睛正盯著他,這是一頭黑鐵蜈蚣!因為水道是直的……所以,這頭黑鐵蜈蚣早在滕永凡剛進入水道,就清晰看到滕永凡。不過它看到滕永凡小心翼翼的樣子,便饒有興趣地等待。 黑鐵蜈蚣作為妖獸,也有智慧。 它想看看,這個小心翼翼的人類,充滿希望,到最后卻絕望的表情! “怎么會……”滕永凡一瞬間額頭就急得冒出汗來。 “吼~~”這頭黑鐵蜈蚣輕輕地發出一聲吼聲。 頓時—— 在滕永凡身后大概十丈遠處,那頭歇息的黑鐵蜈蚣也醒來了,睜開眼睛看向吼聲方向。 “吼~~”那頭黑鐵蜈蚣立即滑下洞穴,游進水中。 “后面的……”滕永凡心底急得要命,他沒想到……堅持到現在,竟然落到這步田地。終于,后來游來的黑鐵蜈蚣,也出現在了滕永凡的視線范圍內。幸好靠近洞底,有微弱光芒,他才能看清五丈遠處。 一前一后,兩頭黑鐵蜈蚣,距離滕永凡也都五丈左右。 兩頭黑鐵蜈蚣,就這么盯著滕永凡。 “吼~~”“吼~~~”兩頭黑鐵蜈蚣彼此低吼著,似乎傳遞著什么訊息。 滕永凡臉色都有些蒼白,他死死注意著兩邊,雙手卻是一直放在水里。 突然—— 兩頭黑鐵蜈蚣同時從水中躍出,朝滕永凡撲來。 “死吧!”滕永凡面色猙獰咆哮著,左右雙手,竟然一手抓著一截重甲尸體,猛地朝兩邊一扔!他雙手就是一直準備好,扔出重甲尸體的。以他的臂力,兩截尸體,轟然砸向兩頭黑鐵蜈蚣。 蓬! 兩頭黑鐵蜈蚣輕易將尸體撞飛。 …… “死吧!” 微弱的聲音也傳入水底。 還在水底游著的滕青山臉色瞬間一變,“轟!”全身猛地爆發出火紅色氣浪,速度瞬間增加數倍,好像一根箭矢瞬間傳出十余丈距離。 “嘩!”一道人影猛然從水道邊緣水中冒出,仿佛一道奔雷。 “爹!” 滕青山身體猛然再一次膨脹一號,額頭青筋暴突,好似一條條蚯蚓,身體更是達到八尺高!仿佛人形怪物狂暴地沖在水道中,水道都顫栗了起來。 …… “阿蘭!我先走了!”滕永凡面色猙獰,嘶吼著,一拳砸向那撲來的黑鐵蜈蚣,腥氣彌漫,那一雙獠牙已經絞殺過來。 “爹!” 一聲大喝傳來,令滕永凡的心都是一顫。 “青山!”滕永凡轉頭過去,只見一道高大的人影,帶著令水道震顫的速度迅速撲來。 “咻!”“咻!” 兩縷寒光飆射過來,瞬間,射穿了兩頭黑鐵蜈蚣的頭顱部位。飛刀剛到,幾乎同時,魔神般的人影已經到了。 兩頭黑鐵蜈蚣整個身體都‘蓬’的爆炸開。 “爹!” 一道顫抖,帶著一絲哭聲的聲音響起。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