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8 強者云集

九鼎記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十八章強者云集 人人都知道?很好!”滕青山眼睛瞇起,寒光一閃,藏吸引力很大,九州大地上,除了八大宗派外。還有一些隱世強。一旦得到消息即使不確定,也會來探探。大量高手云集,夠這青湖島吃一壺的!” 爹娘的事,令滕青山對這青湖島充滿殺機!毫無轉U余地。 然而,如果青湖島先天強都聚集在一起,他想動手都沒機會……所謂渾水摸魚!來的先天強越多,情勢越混亂,滕青山就越容易插足! 滕青山都能預感到青湖島的困境,古雍他們十二位先天強當然也能想象天下人知道這個秘密,會有何等反應! 一想到困境,古雍十二人都愁起來了! “這消息,是什么人傳出去的?”趙丹塵那一雙劍眉絞起,目光凌厲掃向周圍。 古雍深吸一口氣,眼睛瞇起,緩緩低沉道:“我青湖島得到這藏寶圖也才幾天。而且,知道這秘密的,都是我青湖島高層。許多軍士,雖然奉命抓人,可他們可不知道禹皇寶藏秘密,消息泄露,不是我青湖島內部的人。” “鐵衣門!”黑袍壯漢粗狂的聲音響起,咬牙道,“肯定是鐵衣門的雜碎!” “那鐵衣門門主‘聶融’,執法長老全部被我們殺死,重要的長老、統人物,全部殺死。沒有一個逃走!難道這禹皇藏寶圖的消息,鐵衣門一些沒地位的余孽,也知道?”紫袍婦人蹙眉說道。 “鐵衣門那些余孽。地位低。按理沒資格知道這秘密。”宇文流風冷笑道。“可如果。這是聶融埋下地報復一招。就可能了!” “宇文長老。你說那聶融故意送死。獻上這藏寶圖?難道他們就不擔心我們得到禹皇寶藏。反讓我青湖島實力更強?你地說法。可站不住腳!” “我看。聶融本不想死!他死了。寶圖到了我們這。這令鐵衣門余孽不甘心……所以公開消息。讓我們青湖島麻煩重重!” 一個個先天強都爭論起來。 “好了!” 古雍惱怒地呵斥一聲。目光冷冽掃過眾人。“這事。最大地可能就是鐵衣門余孽地報復!我們現在。需要準備地。是怎么應付即將到來地各大宗派強!以各大先天強速度。騎得戰馬最起碼也是‘黑魘馬’‘血龍馬’一類地。如果昨天他們得到消息出。今天。就該有一些強趕到!” 三大龍馬,都是能日行五千里的最頂級神駒。 而且,先天強們的坐騎,除了三大龍馬外,有的宗派,還有一些特殊坐騎。比如一些馴化出的妖獸。妖獸雖然難馴化,可是成百上千種妖獸當中,還是有極少數的妖獸,可以通過特殊方法馴化地。 而馴化方法,則是一些宗派不外傳的秘密。 一些厲害妖獸速度,可一點不比三大龍馬差。 “走,上去。”古雍喝道。 當即十二名先天強一個個閃電般地沖天而起,偶爾借助藤曼力量,百丈深的無底洞,瞬間,這十二名先天強便躍出無底洞,在無底洞的位置,扎下了一個軍帳。軍帳籠罩下,從外面根本不知道……這軍帳位置,就是無底洞位置。 無底洞底部水道轉彎角處,滕青山依靠著潮濕的巖壁,取下背后地包裹,將包裹口扎的緊緊的繩子解開,包裹因為是滕青山特別定制地,含有天蠶絲等,表層又是皮質,絕對防水。 取出些面餅,滕青山吃了些。 雖然滕青山可以連續一段時間不吃飯,可是,吃食物可以強盛氣血,令人神清目明。 潮濕洞穴深處,一具滿是血跡的人體躺在冰涼的地上,正是受到重創的滕永凡! “滴答!” 乳白色液滴緩緩地從上面巖壁裂縫中露出,許久才滴下一滴。滕永凡閉著眼睛,張著嘴巴等著這水滴。 其實,在這地底深處,想要喝水補充身體水分,很容易。這潮濕洞穴有的地方小坑就有一些積水。可是對如今的滕永凡而言……喝水并沒什么大的作用。他現在許久才喝到一滴的乳白色液體,是有特殊效果的。 一動不動地滕永凡,腦海卻很清醒。 陡然—— 滕永凡一雙眼睛突兀地睜開,那眼眸中有著無盡的渴望以及決心! “天不絕我!”滕永凡看了看頭頂地崖壁裂縫。 他還清晰記得,從昨天傍晚到現在的過程。 原先準備和銀蛟軍軍士玉石俱焚,可妖獸‘黑鐵蜈蚣’地突然出現,令滕永凡有了一絲生機!那些軍士們面臨生死危機哪還顧得了滕永凡……滕永凡很清楚,他下半身完全無法控制,根本逃不出銀蛟軍的范圍。 別說銀蛟軍,估計黑鐵蜈蚣就能殺死他。 所以,當時滕永凡一咬牙,不顧一切靠雙臂一撐,躍向無底洞!即使這般果決,依舊被黑鐵蜈蚣扯斷大半條腿!不過,去殺大量銀蛟軍軍士地黑鐵蜈蚣,給了滕永凡足夠的時間,逃到洞底。 在水道底部, 失血厲害。 他沒得選擇,只能立即用布條,將左腿大腿斷處扎死!阻止鮮血流逝。 在冰涼的水道底部,密密麻麻的洞穴很多,好似蜂窩一般。 靠著鼻子,滕永凡選擇了一條,幾乎沒有黑鐵蜈蚣腥氣的洞穴……沒有什么腥氣,代表黑鐵蜈蚣很少進這條洞穴。滕永凡一口氣爬進洞穴近百丈深,失血嚴重的滕永凡,累的直接暈過去! 沒食物,失血嚴重,頭昏身體軟的滕永凡,想要靠兩條手臂爬那么遠,再靠藤曼爬到無底洞出口。 根本不可能! “天不絕我,沒想到這乳白色水滴,竟然有這般功效!”滕永凡心底暗嘆,在逃入洞穴暈過去后,不久他便醒來了……之所以醒來,是因為那乳白色液滴滴落在他手上,那刺骨的冰冷,將滕永凡凍醒。 這乳白色水滴,非常的冰! 滕永凡嘗試喝了一滴,卻感覺冰涼感覺彌漫全身,原本力竭軟的身體,竟然漸漸恢復力量。而且,這股冰涼,也令他失血導致頭暈的腦袋也清醒了。 一夜過去,滕永凡感覺身體力量恢復了很多。 之所以一動不動躺著,就是為了節省力量! “我已經很久沒吃一點東西!這乳白色水滴是奇特,可根本解決不了肚子餓。”滕永凡很清楚,“再神奇物品功效也有限,沒食物補充,我流了那么多的血。力氣只會逐漸降低……再不走,等時間長了,怕是沒時間逃出去。” 將雙臂當成兩條腿,緩緩地前進。 “這水道內,那么多洞穴。那妖獸估計不止一個,一旦被妖獸現,我必死無疑。”滕永凡前進的很小心,他猜得到,那些下無底洞查探地蛟軍軍士,之所以被妖獸追殺。估計就是動靜大了點,被妖獸現。 緩緩前進,許久之后—— 滕永凡離這條洞穴的穴口,只剩下五六丈距離。等過了這五六丈,就進入水道了。 “嘩嘩”突然傳來水流聲。 “嗯?”滕永凡大驚,連一動不動。 五六丈距離,滕永凡的視力也能勉強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影子從洞穴口掠過,一股腥氣彌漫開。 聞到這腥氣,滕永凡臉色大變,“是那妖獸!” 這股腥氣,滕永凡一輩子都不可能忘。這正是‘黑鐵蜈蚣’的腥氣……很顯然,他猜對了。這里密密麻麻的洞穴,生存的黑鐵蜈蚣,的確不止一條! 滕永凡是個小人物,所以,需要為生命而掙扎。 站在這九州大地頂端地先天強們,卻是為了禹皇寶藏而眼紅、瘋狂。 大延山山腳下。 “哈哈,王兄弟!依我看,以古雍的性子,想要他青湖島,讓我們都分一杯羹,怕是難啊。”一名穿著紫色長袍的儒雅中年男子笑道,長袍后背上還繡著青鋒劍的圖案,他正靠著兩條腿走在官道上。 和他一樣,空手走在官道上的,還有五人。 除了他們六人外,還有五名統一穿著鱗甲,牽著黑狼地男子。這五名男子牽扯著的五頭黑狼,比之一般的戰馬都要大上一號。 “史長老!”牽著黑狼地為一名扎著四根辮子粗壯漢子開口道,“哼,大勢所趨!那青湖島豈能擋得了?不過,禹皇寶藏是真是假,還難說!你逍遙宮和我射日神山聯手進山逼迫一番!如果這古雍如果不敢讓我們進去搜查,那禹皇寶藏就是真的!” 就在這時—— 馬蹄聲響起,數十匹戰馬從后面迅速趕來。 “尊!”數十名騎士跳下,其中一人連單膝跪下恭敬道。 那扎著四根辮子,身穿鱗甲的粗壯漢子睥睨看了他一眼,冷哼道:“神山的消息今天一早就該到江寧郡城!逍遙宮地弟子早就將他們長老的戰馬接走。而你們……到現在才趕到。” 那為漢子額頭滲出汗珠,卻不敢狡辯。 “將五匹墨狼帶走,要好生照顧。如果再辦事不力……哼。”粗壯漢子低哼一聲,“去吧。” “是,尊。” 那為漢子畢恭畢敬地,連安排人手牽走了五匹墨狼,射日神山地處炎洲。為炎洲第一大宗派,炎洲是整個九州大地最南邊的一州,本身就是山林多,而且臨近蠻荒。馴化墨狼,是射日神山的一大秘密。每一匹墨狼,都很珍貴。 這數十人帶著五匹墨狼,迅速離去。 而逍遙宮、射日神山的十一位強便踏入大山,在大山內前進了片刻。 “看,天上。”射日神山的一名背負著黑色勁弓地光頭精瘦漢子抬頭看天。 頓時其他十位強都抬頭看天。 只見,五頭雪鷹在大延山上空緩緩盤旋著。 “雪鷹的速度就是快,即使遠在北方燕州,雪鷹教地人,也到了。”一名紫袍禿頂老笑道。 如果您喜歡《九鼎記》,請將九鼎記加入書架,并把幻城推薦給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