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7 特殊

您目前的位置:»» 小說九鼎記第三篇第五篇第十七章特殊 第三篇第五篇第十七章特殊 色龍龜泛著綠光的眼眸,睥睨地掃視眼前的人類,顯有著傲氣、不屑。(讀者吧dz88) “走,快走。”趙丹塵也連道。 十二先天強者立即朝之前慘叫聲發生處退去,很快他們便尋找到了那沉在水底爛泥中的一具尸體。顯然,這死去的連長老,被那氣團轟退了大概二十三丈距離,可見氣團沖擊力驚人。幸好是氣團,力量不是太集中。 如果是氣刃、氣劍,以這氣團的沖擊力,足以殺死先天強者。 “連長老,死了!”古雍低沉道。 “師弟!” “連師伯!” 有幾名長老都跪在了尸體旁,這些執法長老,有些人和家人呆的時間,還沒和師兄弟呆在一起時間長。從小學武,一路走來,有的師兄弟感情那是極深的。連長老的死,令不少長老心中悲痛。 “是爪傷,瞬間將連長老的頭顱抓穿!”趙丹塵觀察著連長老頭顱說道,“形狀不整齊,一爪之力,直接貫穿。” “應該是一頭用利爪的妖獸,身體大小,應該不大。”古雍也低沉說道。 在他們看來。如果是人類。首先在這湖底。肯定是要撐起先天真元氣罩。那自然老遠被發現。不可能令連長老。只來得發出慘叫聲。 其次。人類如果殺人。一般是用兵器。刀劍之類地。 而這傷口不整齊。像利爪傷痕。 “是什么妖獸!島主。找到那妖獸。殺了它。給連師伯報仇!”一名黑袍壯漢低吼道。 “單看爪傷。無法肯定。”古雍說道。“而且這湖底數千年來。一些妖獸外界恐怕都沒見過。死者已矣。報仇要看機會。但是我們不能再大意。被妖獸偷襲!在這水底。妖獸們悄無聲息。而且常年在水底。漆黑環境下。他們都能看到很遠。而我們看不到。” 眾位長老都暗自驚顫。 漆黑環境下,妖獸們可以用肢體悄無聲息地游來,然后予以偷襲!一不小心,一旦獨自一人,很容易被殺死。 古雍環顧眾人:“各位長老,在這湖底,不管何時,都不能大意。我們下來也夠久了,得上去換氣,也好好想想,怎么進……這天洪水宮。 走,我們先回洞口。” 當即,十二名先天強者,帶著那連長老地尸體回頭了。 滕青山目送著這十二個‘燈籠’遠遠離去,不由轉頭看了一眼數十丈外的天洪水宮,在滕青山的視野內……這天洪水宮好似一個青綠色的龐然大物趴在水底,令人心悸。而宮門處的金色龍龜綠色眼眸竟然看向滕青山這個位置。 “它看到我了!”滕青山暗驚。 自己能看到金色龍龜,這估計能同樣黑暗視物的金色龍龜,也能看到自己。 “吼~金色龍龜發出很輕微的吼聲,依舊趴在宮門口。 “嗯?”滕青山感覺…… 這金色龍龜似乎待自己,有著一股善意。并不像對待青湖島的人那般兇狠。 “這金色龍龜,那可是無可匹敵的可怕妖獸!比之紫光蛟龍,都要更強一籌。既然鎮守這天洪水宮,應該是整個湖底最可怕的妖獸。不管怎樣,我還是避讓開。否則一招被它殺死,后悔都沒辦法。”這種比紫光蛟龍更可怕地妖獸,滕青山也不敢輕易招惹。 當即遠遠遁去,尾隨著青湖島十二人。 其實滕青山回憶當年潛入碧寒潭,也是一陣后怕。 當年的自己,從小生活在滕家莊。對九州大地知道的太少,所謂‘無知者無畏’!當年最強計劃已成,宗師境界恢復,自認為實力夠強,竟然也敢去招惹紫光蛟龍。幸好直接跳崖逃得快,否則還真可能被紫光蛟龍殺死。 滕青山悄然尾隨,吊著青湖島一行人五十丈距離后,如此距離,青湖島的人根本無法發現。 必須得說,青湖島的先天強者們,在水里的速度,要比在陸地上慢太多。 滕青山身體好似無骨,雙腿輕微波蕩著,雙手偶爾借力,整個人好似一條魚兒迅速地竄動。單論水底潛行能力,那些先天強者連滕青山十分之一都趕不上。先天強者在水底趕路,純粹是消耗先天真元。 沿著直線,耗費了大半個時辰。 “嘩嘩!” 青湖島地先天強者們一個個從水面冒頭,沿著四通八達的洞窟前進。滕青山的眼睛從水中冒出來,遙看數十丈外青湖島眾人遠走,直至轉彎。 滕青山繼續尾隨,當完全走出水面,滕青山陡然趴下,耳朵貼著巖石地面。 “他們應該在轉彎左方,大概二十丈處……二十五丈,三十丈,嗯,停下來了。”滕青山起身悄悄前進,來到轉彎處,“轉彎處,或許有人埋伏。”整個人輕輕一躍,雙手就水道頂部巖壁,雙手、雙腿、腹部完全貼住崖壁,整個人好似一頭壁虎貼在巖壁頂上。 在頂上,滕青山能清晰轉彎的洞窟道路。 滕青山高估青湖島的人了,青湖島的高手們根本沒想到會有人跟蹤,也沒懷殺死連長老的是人類。所以轉彎處并沒人埋伏。 只見三十丈外…… 青湖島的十二位強者們正坐在椅子上歇息。 “還真懂得享受。”滕青山冷笑。 青湖島人馬,早就將椅子、桌子、食物、美酒等送到了無底洞底部,古雍等人根本無需爬到無底洞頂部,就可以好好歇息了。 青湖島十二人,沒心情喝酒。 連長老的死,金色龍龜地存在,都讓眾人感到煩躁。 古雍開口道:“各位長老,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也近八個時辰了。大家都一直沒好好歇息,等會兒,我們上去,先將連長老尸體處理一下,之后好好歇息,吃個午飯,等到傍晚時分再繼續進入湖底。” “進入湖底,進去又怎么樣,那天洪水宮宮門口,可是有金色龍龜地。”黑袍壯漢低沉道。 “金色龍龜!書籍上記載,力大無窮。隨便吐三口氣團,就能將先天實丹強者震飛出去二十余丈,這還是嘴里吐氣的力量。如果一爪子揮過來,先天金丹強者,也必死無。”一名白發白袍老者嘆息道。 “金色龍龜,在妖獸當中,算是防御最強的妖獸,就是在那給我們打,我們也傷害不了它一點。” 家都有些氣餒。 人類中有虛境的存在,妖獸當中也有虛境般的存在。當然,從古到今以來,發現的最厲害妖獸,也只是堪比虛境強者。沒有一個妖獸,能達到禹皇、秦嶺天帝那般層次的。達到虛境的妖獸。 還有一個稱呼——神獸! 人們對于這種級別妖獸,一般是很恭敬,不愿去惹的。 “今天,那金色龍龜對我們,只是提醒。噴幾口氣。而下一次……一旦金色龍龜惱羞成怒。很可能動手。”宇文流風皺眉道,“龍龜,是防御強而移動緩慢地妖獸。不過,那指地是數十丈大小,好似一座小山的青色龍龜!而青色龍龜,蛻變成金色龍龜,變成三四丈小,速度也會變得快起來。或許,還不如一些擅長速度的妖獸。可是,至少不會比我們慢。” 一旦沒速度緩慢的弱點。 金色龍龜,的確是無敵般地存在。 趙丹塵嗤笑道:“真的廝殺,咱們十二個人,可能一個都活不了。” 滕青山聽著這青湖島地人焦急無奈的樣子,心底冷笑:“耗費大力氣,得到藏寶圖又怎么樣。只是金色龍龜,就讓你們束手無策!最好……讓你們青湖島地虛境強者過來。跟金色龍龜比劃比劃!” 滕青山很期待能見到那一幕。 虛境強者和金色龍龜對戰,誰生誰死,可難說。 如果青湖島虛境強者死了,滕青山會很開心……不過青湖島,也沒傻到,將最重要的支柱拿來賭。 “島主,島主!” 就在這時候,傳來喊聲。 滕青山立即轉頭看去。 一道人影抓著藤曼,跳落到底部。 “什么事,這么慌張?”古雍皺眉道,其他十一位先天強者也看著這個年輕弟子。 這年輕弟子急切道:“今天一早,我青湖島地人馬就快馬趕到這大延山。說,如今天下間傳言,說我青湖島大軍駐扎在這大延山。是因為要挖掘禹皇寶藏!”城池和城池間,可以信鴿傳信。 青湖島大軍也帶著信鴿。 可是,青湖島各大據點,可沒有訓練信鴿趕往大延山。自然只能快馬傳信。速度也就慢了些。 歸元宗昨天夜里就知道了,而青湖島大軍,今天一早才知道。等到島主古雍等人出水,他們才能通知。 “什么!”古雍臉色大變。 “誰說的?”一直很沉穩的趙丹塵也是目光凌厲,大喝道。 那年輕弟子嚇得一大跳,連道:“現在天下間都在傳,估計人人都知道了。 “人人都知道……”古雍喃喃道,這‘人人都知道’完全將他震住了,其他十一名先天強者再也無法鎮定。 “天下間都在傳?”好似一只壁虎貼在巖石壁上的滕青山,聽到這個驚駭地消息,也是微微一怔。 小說快速導航 九鼎記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