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14 地底之湖

第五篇第十四章地底之湖 九鼎記第五篇第十四章的底之湖 捷的潛行在山林間。(7星閣)★3(),小說齊全★人影一閃便到了十丈開外。六隊長的經歷令滕青山對大延山了如指掌。或是翻山。或是跳崖。或是穿梭于大樹之間。總之。按道理足有四十里山路。可按照滕青山這近乎直線的走法。卻不足十里。 盞茶功夫。便到了葫蘆峽谷。 “蓬。” 人影從葫蘆峽谷崖壁上空墜下。好似一塊隕石重重砸在的面上。唯有身體強到如此的步的滕青山。才敢用這么囂張的落的方式。即使一般先天強者。先天真元雖然強。可身體和滕青山一比就差遠了。 先天真元能卸力。可百丈高的崖壁上墜下造成的驚人沖擊力。即使有半成作用在身體上。那些先天強者都要被活活震死。 “轟。”身體砸落處現一個大石坑。 單手撐的。青山身體一躍。便即飛竄底洞所在處。 早在崖壁上方他就發現。這葫蘆峽內并沒有其他人。很快便來到那無底洞所在處。 “爹和永湘大伯。是在這遭到圍的。”滕青山環顧周圍。的面上干涸的血跡隨處可見。還有一些碎肉斷骨。碎裂的鋼鐵等。可是人的尸體等卻是一個沒有。“這里被人處理過了。” 滕青山仔細一看便能判斷。 的面如此多鮮血。死的人肯定。還有那鋼鐵碎也不少。在周圍唯一能看到的武器。就是那些長槍。槍有木桿的。有鐵的。 “鐵槍。”滕青到遠處草叢中的兩根染血鐵槍。立即沖過去。撿起盯著那鐵下端的一處刀痕。滕青山瞳孔一縮。心底一顫這。這是爹的鐵槍。”從小就著父親這柄兵。 看了多少年了。然一眼就認出。 “爹的兵器都遺落了。青湖島的雜種。”滕青山眼睛泛紅。胸膛內的憤怒在翻滾著。 “這里的鋼鐵碎塊。有不少。看樣子應該是銀蛟軍軍士的重甲。而且碎了這么多。血跡也這么多。死的人不少。”滕青山判斷出“這重甲碎塊很整齊。的鐵槍不可能造成這樣的傷口。應該是利刃將重甲切割。可能切割重甲。切的這么徹底。 如果是一個高手。直接一劍刺死敵人。不會無聊到去切割重甲。不像是人類。應該是遇到了妖獸。” 滕青山看著那根本不像人類造成的碎裂鋼鐵殘骸。判斷道。 “嗯?”滕青山眼角余光瞥到數十外一處。☆⌒_⌒☆七星閣☆⌒_⌒☆ 那正有大量燃燒過后的灰燼。 滕青山立去。 “燒了很多木材。那股燒掉尸體的味道還有。應該是火葬。”滕青山很容易推測出事情過。 那些銀蛟軍軍士圍殺爹和大伯們之后。卻遇到了一頭厲害的妖獸。而那妖獸將那些銀蛟軍軍士殺死。之后。其他銀蛟軍軍士到來后。當然不能看著這些兄弟尸體就這么暴尸荒野。所以。就在不遠處火葬了。 估計獵人們的尸體。那些人也就順便火葬了。 一些戰刀重甲未壞的。也銀蛟軍帶走了。 “不對。” 滕青山眉頭一皺。“如果他們圍殺爹成功后應該會立即離開。即使遇到妖獸。也不應該在這廝殺。那說明。應該是在和爹廝程中。這些軍士還未來及逃走時。就遇到了那頭妖獸。” “妖獸。又是從哪里冒出來'” 滕青山一轉頭。便看向那無底洞。 “呼。”滕青山竄到無底洞旁。“大延山除了碧寒潭中我曾發現過紫光蛟龍外。根本沒看到過其他妖獸。也就是說大延山山林中。妖獸不喜歡呆。十有。這妖獸是在這無底洞深處。” “而青湖島也尋的底宮殿。” 滕青山也看到。無底洞旁那一根垂掛著的樹藤。樹藤上還有鮮血:“青湖島。應該有人下去過。” 滕立即一躍而下。 呼。呼。 飛速的下墜。引起一陣狂風。無底洞內有著一股濕氣。隱隱還有著一股血腥氣。雖然無底洞內部光線很暗。可自從吃了“火靈果”。并且將其能量不斷發掘后。滕青山就了黑夜視力。 “嗯?”滕青山雙手猛巖石泥土混合的洞壁一插。 戴著“天鷹爪”手套的一雙手。輕易的插入。硬是將洞壁抓下三尺多長。才停下。 “這里有一個深洞。”滕青山發現。上方洞壁有一個斜著的幽深洞口。在洞口前方。還有著半具尸體鑲嵌在洞壁上。這具尸體上半身還穿著重甲。自胸部而斷。“應該有一頭妖獸。突然破土竄出。將抓著藤曼朝上爬的一名銀蛟軍軍士瞬間絞成兩截。強大沖擊力。更是讓那名銀蛟軍軍士。上半 嵌進洞壁巖石泥土中。” 那噩夢般的一幕。清晰推斷。 滕青山雙手一拔。 又朝下方墜落。黑夜下。滕青山視力和白天幾乎沒區別。雖然因為無底洞洞壁有些凹凸。滕青落了十余丈后。已經能一眼看到洞壁底部——有水花。 “嗤嗤。”在距離洞底部還有一丈時。滕青山硬是停下。 “這么多尸。”滕青山靠近洞底。才發現。洞底已經全部是水了。而這些水中。隱隱還有一具具斷裂的尸體漂浮。每一具尸體都是穿著重甲。尸體撕裂。這重甲自然也殘破不堪。 “這水。根本沒血跡。看來。是其他水,相連。血跡都流淌掉了。” 水較為清澈。雖是黑。滕青山依看底的石質。 “水不深?”滕青山輕輕跳落。 果然—— 滕青山只是腰部沒水中。腳踩實了。 “前面有通道。”滕山沿著側的一條寬闊水道。緩緩前進。水道的水只是到腰部。很淺。 而這水道高度有三四丈高。水道的洞壁也都是巖石。只是。巖石洞壁好似蜂窩一樣。經能看到一個個洞穴。水道寬,不一。有的的方很寬。有的的方卻很窄。 “妖獸巢穴?”滕青山暗道。 隨著前進。滕青山到水在不斷深。此刻已沒到頸部了。 “嗯?”滕青山瞳孔一縮。盯著十丈外洞壁一個小洞窟的黑色怪物—— “黑鐵蜈蚣?”滕青山瞬間辨別出來。 這黑鐵蜈蚣泛白的一雙巨大瞳孔看向滕青山。在的底水道完全漆黑環境下。即使是先天強。可視范圍也極短。 那頭黑鐵蜈蚣。以為滕青山看不到它。便悄悄的潛入水中。在水底緩的朝滕青山游過來。 “畜生。”滕青山眸中閃過一絲寒光。裝作看不到。繼續前進。 終于。滕青山整個人都完全沒入水底。以滕青山臟腑器官能力。就是在水底數個時辰都沒關系。在身體素質上。他已經堪比一些強大的妖獸。 水中。一片漆黑。 鐵蜈蚣那密密麻麻的。好似利刃一樣的數十根爪子在緩緩撥著水。好似鐵鑄的身動著。朝滕青山這邊悄無聲息的游來。 滕青山也踏著水底前進。穿著重甲。又背著輪回等物品。滕青山在水底那自然沉到最底部。 “嗖。” 數十根利刃般的爪子陡然同時一揮。黑鐵'在底。瞬間好似一根利箭直接射向滕青山。那一張大嘴上長著的兩根好似剪刀般的獠牙正張開。欲要給滕青山“一剪刀”。許多銀蛟軍軍士就是這么的。被它剪成兩截。 “咕~~ 水底水流猛的一震。滕青山的雙手閃電般伸出。一抓住那黑鐵'嘴巴上的兩根獠牙。黑鐵蜈'喉中立即發出嘶吼聲。 滕青山目光一寒。雙手一用力。 “嘶~~兩根獠牙直接被扳的撕裂開。甚至于兩根獠牙根部被撕裂。令黑鐵蜈蚣整個頭顱都裂開來。綠色的血液染紅了湖水。這一頭黑鐵'頓時沒動靜了。 “在絕對漆黑的情下。青湖島那些強者。突然遭到妖獸偷襲。就是先天強者。都可能被殺死一兩個吧。”滕青山很清。如果自黑夜視力。遭到這黑鐵'偷襲。絕對不可能如此輕。 滕青山在水底游動來。 以滕青山對肌肉控制力。加上先天真元輔助。在水底游動姿勢堪稱完美。好似一條魚兒迅的游動著。他也發現。這的湖水范圍很廣。游過水道后。便進一片浩瀚。至于他的黑夜視力無法看到邊境的的底之湖。 “絕對漆黑。水底。很好。” 這種環境。最適合戮。 就在滕青山之前走過的。水道好似蜂窩般的壁。密密麻麻一個個洞穴。盡皆深不測。在其中一個穴。近百丈的深處。 “滴答。” 一滴乳白色水滴。從上方裂縫中滲透下來。偶爾落下一滴。 一具滿是血跡的軀體正縮在這。嘴唇勉強張開。住上方滴落的乳白色水滴。雖然整個人已經一動不動好似沒氣息了。連眼睛都閉上。可那努力張開的嘴唇標明。他。還活著。 “阿蘭。,回家” 堅定的信念。一遍遍回蕩在他的腦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