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2 風起云涌

哥,永雷叔他們來了。青雨老遠便喊起來。 剛吃過晚飯,在研究‘入微’‘真我境界’的滕青山,不由抬頭看去,連大喜起身迎上去:“叔,等年祭那幾天,我和青雨還準備回去一趟呢。來,先坐下歇息。” “青山,我有急事。 滕永雷臉上滿是急色,旁邊的一名青年也連道:“青山哥,青湖島的人去過咱們滕家莊。” 原本臉上還有喜色的滕青山表情瞬間沉下來,皺眉道:“叔,到底出了什么事?” “就是今天午飯前發生的事!那青湖概來了一百名重騎兵,應該是他們的銀蛟軍軍士。那些人從各個莊子帶走三名獵人。在我們滕家莊,也要帶走三個!這如果讓我們選三個,我們還不會這么急。可是,那青湖島軍士領頭的人,指名要帶走你爹,還有青浩!你爹他不是獵人,他們都要帶走,我們都感覺不對勁。那些人一走,老族長就安排我們過來報信了。” “爹被帶走了?那青湖的,怎么能強行帶走爹?”青雨大急。 “帶走的三人,你爹,還有青浩,以及你永湘大伯。”滕永雷說道。 滕青山聽了,心中一陣意上涌。 青島地人竟然欺負到自己頭上。不過很顯然……在龐然大物般地青湖島眼里。根本不需要在乎一個滕青山。 “最不妙地是!”滕:雷連道。“當時老族長。都已經提到你地名字!可是。那青湖島地人聽到你地名字。還硬是帶走了你爹他們三人。” 滕青山雖然急怒。可腦中也在迅思索。 如果抓獵人做事。按照常理。知道其中一個獵人是一名先天強者地父親。一般都會給面子不會抓。因為抓先天強者地父親……純粹是和先天強者為敵。 “青湖島地人。竟然不要臉到這程度?”滕青山心中怒極。“難不成。他們認為我十七歲就達先天。威脅太大。而不敢殺進歸元宗……以抓走我爹。故意引我過去?”滕青山想不到其他可能。 “堂堂八大宗派之一。如此齷齪不要臉?” 滕青山錯怪青湖島了,青湖島高層們還沒不要臉到如此程度,連抓來滕永凡那些人都不知道。這只不過是……嫉妒攻心的古世友擅作主張。 “青山,你爹他們不會有事吧?”滕永雷幾人看向滕青山。 “大家別太擔心。那青湖島也是八大宗派之一,應該還沒無恥到那程度。”滕青山嘴上說著,可事情牽扯到他父親,他的親人!他根本無法放心,當即喝道,“傳令下去,親衛隊在前院聚集,馬上出發!” “是,統領!” 不遠處傳來喊聲,在府邸內的親衛隊軍士們一個個開始收拾行囊、武器,準備出發。 “叔,我馬上帶人回去。你們趕了三百多里路,也累了,明天一早再走吧。”滕青山說道。 “不,這事我不放心,一起走。”滕永雷說道。 滕青山點點頭:“也好,我們就連夜趕回去。” “哥,我也跟你們一起走。”滕青雨眼睛都有些泛紅了,她在擔心她爹!從小呵護她、關懷她的爹! 當即滕青山回自己屋子,立即將輪回槍,裝有朱果酒的酒壺等一些東西放入包裹內。 “青湖島,希望你別真昏了頭!”滕青山眼睛瞇起,轉頭又將箱子里地人皮面具、‘天鷹爪’手套、裝有飛刀的皮套等物品都取出來,全部放進包裹內。這個包裹,是滕青山專門定制的。 內含天蠶絲材料,韌性極好。 背上包裹,一身袍的滕青山迅速出了屋子。而后帶著妹妹、滕永雷等幾人,率領親衛隊一百軍士,迅速地離開了府邸出了東城門后,連夜趕往滕家莊。 夜,江寧郡,諸葛元洪書房內。 燭光昏暗,書房內只有二人,一個諸葛元洪,另外一個則是灰袍中年人。 “宗主!”灰袍中年人遞出手中密信,“這是禹州那邊剛剛傳來的消息,很緊急。” “嗯?”諸葛元洪疑惑地接過,展開來一看,便眉頭一皺。 “你也看看吧。”諸葛元洪遞過去。 那灰袍中年人一看,吃驚地看向諸葛元洪:“宗主,那青湖島大軍駐扎在大延山,是因為禹皇寶藏?自從禹皇離世,天下分崩離析。雖然一直盛傳禹皇寶藏……可是數千年來,卻沒有一人發現過禹皇寶藏啊。” 諸葛元洪輕輕點頭:“原先我見青湖島大軍,浩浩蕩蕩駐扎大延山。還以為是在大延山發現什么礦藏之類的。現在看來,倒是被欺騙了。” 實則虛虛則實之。 加上禹皇寶藏數千年沒人發現,沒人會聯想到那方面。 “不過,這消息來的蹊蹺。”諸葛元洪皺眉道,“按照密信上說的,這消息是幾乎一瞬間,在禹州的王城傳來。如果我意料的不錯……這消息,應該不單單在禹州王城傳開。在逍遙宮、摩尼寺、射日神山、嬴氏家族、洪天城、雪鷹教(雪鷹門),這六個地方也會傳開。” 九州大地,最強大地便是八大宗派。 而青湖島,在八大宗派中,還要靠后。 派中最強無疑是‘摩尼寺’,其次‘禹皇門’‘嬴氏再者便是其他五大宗派。當然這五大宗派各有不同,‘射日神山’以神弓之技名傳天下,居于最南方的炎洲,連禹皇門、嬴氏家族都不愿招惹他們。 而雪鷹門,有宗教性質,又處于最北邊的‘燕州’,苦寒之地。又和草原部落常年廝殺,民風極其彪悍,加上宗教性質。可以想象此宗派瘋狂。 “宗主,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傳消息,傳遞給另外七大宗派?”灰袍中年人說道。 “嗯。” 諸葛元洪點頭,“消息出地蹊蹺,肯定有人故意傳。有兩種可能,一個是,禹皇寶藏事情是真的!傳消息之人,想要報復青湖島。第二,消息是假地,那傳消息之人,恐怕會有別地野心。” “不過這既盛傳,甚至于提到‘禹皇寶藏’,我看,有六成可能,是真的。”諸葛元洪說道。 “宗主,這可是禹皇寶,我歸元宗……”灰袍中年人有些眼紅。 禹皇,那可是史以來第一個統一天下的,又達到至高境界的無敵強者。 “蛇吞象,只會撐死。”諸葛洪淡笑道,“我們歸元宗,這可憐的幾個先天強者,可不夠折騰。就讓他們八大宗派折騰去吧……” 禹,王城。 天下間有兩座城,一個是禹城,另外一個則是秦王城。而論歷史底蘊,自然禹城更勝一籌。 在禹城正中央地‘禹皇宮殿’,這里是禹皇門的老巢,自從天下分崩離析,這禹皇門地核心弟子、軍隊等等便在這宮殿內,幸而這禹皇宮殿占地極廣,數十萬人住在里面,絲毫不擁擠。 禹皇門,九鼎殿。 一排排黝黑的椅子排列開,一名名高手坐在其上,而一身黑色鑲金長袍地黑發男子坐在寶座上,此時,九鼎殿殿門緊閉。 “門主,禹皇寶藏,在揚州江寧郡宜城大延山的消息,已經傳開。根據我們地人查探,摩尼寺、嬴氏家族等其他宗派各地,都有消息傳開。”一名銀發銀袍消瘦老者坐在門主下的首座上。 那高坐寶座上的黑發男子,雙眸好似水晶,宛如能看穿人魂魄,他微笑道:“自禹皇祖師,創我禹皇門始,到如今,我已是129任門主!當年祖師曾言,禹皇寶藏,藏匿于揚州宜城天洪湖湖底。 凡我禹皇門弟子,皆不可挖掘……擅入者有死無生!唯有緣者得之……想必大家不會忘吧。” “祖師之命,我等自不敢違抗。” 九鼎殿的眾人們都應道。 禹皇門內,凡是能達到先天。就能知道門派內一些秘密……作為如今八大宗派中最悠久的宗派,可是隱藏著不少秘密。 “現在禹皇寶藏被發現,我們就看其他七大宗派去搶吧……” “又是一場血雨腥風,知道要死多少人。” 禹皇門眾位高層人員樂得看戲。 五頭雪鷹飛翔在草原高空,五道人影都盤膝坐在雪鷹背上,雪鷹展翅正急速朝南方飛去…… 九穿著黑色長袍,帶著金色面具的人影,騎在九匹血龍馬上。血龍馬快似閃電,只是一連竄影子,九人已經消失在路道盡頭。 作為古往今來,四大至強者第一人‘禹皇’,他地寶藏的確能吸引很多強者。或是八大宗派,或是一些隱世人物,他們有的是為了奪寶,有的是為了看戲,可不管目地如何,這些高手們都一個個迅速趕往宜城大延山。 滕青并不知道禹皇寶藏的消息,他心底焦急擔憂著他父親。 馬蹄飛揚,滕青山和妹妹青雨,帶領一大群人飛奔了半夜。 “青山,到了。”滕永雷連道。 滕青山也遙遙看到遠處地莊子,那是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家鄉,而此刻,滕家莊上點燃了一支支火把,老遠便看到亮光。 “青山,或許你爹他們現在都回來了。”滕永雷感覺到滕青山兄妹二人的擔憂。 戰馬飛奔,很快便沖到大門前。 “快開門。”滕永雷喊道。 守門族人們眼看清楚來人。 “青山回來了!” “青山回來了!”喊聲回蕩在練武場的黑夜上空。 Ps:第二章到,嗯,今天還有第三章!其實今天番茄想寫完兩章就休息的。每天碼字的確累。不過一個讀者網上跟我說‘番茄,我每天兩個號12張推薦票給你,還有五張月票,超級群里還有其他人都一起支持你,你也爆發爆發啥,好久沒爆發了’。汗……番茄看了地確挺感動。從番茄寫《星峰傳說》以來,到如今,許多讀者一連支持番茄了幾年。像《盤龍》結束那么久,都依舊有推薦票、月票……真的很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