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第十章處死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延山,軍營處。\\\\ 少島主‘古世友’正手持一桿黑色長槍練著,可那連續三聲尖銳的鳴叫,讓古世友不由轉頭看向天空。 “全部處死?”古世友眉頭一皺,他是知道這暗號的。 “滕青山他爹,不就死了?” 之前去抓獵人,要抓‘滕永凡’,純粹是古世友個人的決定。雖然青湖島認為滕青山有威脅,可畢竟滕青山現在只是先天虛丹,青湖島高層還沒放在眼里。可是這些長老們不急,古世友卻有些不平。 滕青山一個鄉下人出身,剛冒頭,就《潛龍榜》第一,壓住他一頭。這時,古世友還能忍,他還想努力修煉反超滕青山一頭。 可是很快,他知道,滕青山達到先天了! 十七歲就先天,讓一路順風順水的古世友,有點受不了了。所以他那點陰暗念頭作樂,才硬是將滕永凡抓來。如果這一舉能引得滕青山過來,青湖島恐怕不介意殺了滕青山。 “滕青山,你爹死了。 這可不是我下的命令。”古世友露出一絲邪異笑容,“其實你爹命也不錯,死了,都有179個獵人給他陪葬。(手機WAP瀏覽)” 大延山某一峽谷中,滕永凡他們九名獵人,正和銀蛟軍軍士們聚集在這。 在峽谷的野草叢里,有一足有三丈寬的無底深洞。其實這種深洞,在大延山有好幾處。 “喂,你們幾個!”其中一名獨眼的銀蛟軍軍士喝道,“隊長他們下去,還要多久能上來?” 滕青浩無奈搖頭道:“各位大人,這無底洞,我們獵人們都不敢下去。誰知道要多久?不過……以下去的二十位大人實力,一定不會有事的。”滕青浩作為滕家莊新的獵人隊隊長,也見過不少世面,白馬幫大當家、宜城城主,他都見過,所以也不犯怵。 “哼。”那獨眼龍低哼一聲。 就在這時。 “咻!”尖銳鳴叫響徹天際。 “嗯?集結令?”在地表地三十名銀蛟軍軍士仰頭看天。 “大家準備一下,準備回去。”獨眼龍軍士說道。 就在這時—— “咻!”“咻!”“咻!” 連續三聲尖銳鳴叫響起,原本坐在地上,準備爬起來要出發的銀蛟軍軍士們愣住了,他們都很清楚這個信號是什么含義,在來之前,他們可都被告知了。隨即,這三十名銀蛟軍軍士們悄悄交流了一下眼色! “又要再走回去。”獵人們也都一個個站起來。 “呼!”勁風乍起。 “噗!”迅疾地一刀,帶著一縷寒光劃過一名年輕人喉嚨,只見一顆大好頭顱拋飛起來,那斷開的頸部立即狂噴鮮血。 偷襲般地殺了一名獵人后,那獨眼龍軍士才暴喝道:“殺!” “噗!”“噗!” 措手不及之下,又是兩名獵人被殺,同時三十名銀蛟軍軍士訓練有素地分散開,好像包餃子一樣,欲要將六名獵人完全包圍在包圍圈內。 “快逃!”滕青浩凄厲喊道。 幸存的六名獵人立即飛速朝北方逃。 “快沖!”滕永凡急切暴喝道,因為銀蛟軍軍士快完成何為了,再跑慢點,就完蛋了。 “。”一名面臨險境的中年漢子,手持一桿紅纓槍,怒喝一聲便刺向來襲的銀蛟軍軍士。 “鏘!”槍尖刺在那重甲上,只留下一點白印。 “呼!”而銀蛟軍軍士殘忍地一刀,卻直接割喉,又一名獵人死去! 很顯然,幸存的獵人中,以滕家莊三人實力最高,跑的也最快。 “你們逃不掉的。”一聲嗤笑聲,三十名銀蛟軍軍士終于完成合圍,滕永凡、滕永湘、滕青浩以及其他兩名獵人,臉色大變。(手機WAP瀏覽wap.SOSO999.)而三十名銀蛟軍軍士卻開始縮小包圍圈,壓縮向五名獵人。 “沖!”滕永凡大喝一聲,身形猛然暴起。 “噗哧!”手中鑌鐵槍宛如一條游龍猛地砸向前方的銀蛟軍軍士,帶著一股刺耳的呼嘯聲,如此威勢,令前方的三名銀蛟軍軍士臉色大變,立即用手中戰刀抵擋。 “蓬!”一系列撞擊聲。 滕永凡竟然直接將一名銀蛟軍軍士砸地飛起來,兩名銀蛟軍軍士也撞到在一旁。須知,滕青山年幼時,他父親滕永.是族內第一好漢,雙臂力量一千多斤。練習虎拳幾年,身體力量更是大增,達到兩千多斤。 加上因為修煉虎拳,體內也有內勁。這瞬間爆發力,足 千斤! 一般力量達到兩千斤,就是二流武者。而一般‘伍長’也就二流武者實力。滕永凡又練‘大槍樁’,槍法自然強了。 這三十名銀蛟軍軍士中,單打獨斗,怕沒有一個能穩勝他。(手機WAP瀏覽搜/搜/999)奈何……對方人多,而且都有重甲! “走。”滕永凡一聲大喝,滕永湘、滕青浩連跟上。 呼!呼!呼! 三人欲要逃。 如果這么簡單就逃掉,銀蛟軍就不配當青湖島的精英軍隊了,這三名軍士跌倒,其他軍士立即合攏,擋住那缺口。 “圍殺!” 一聲冷喝,一柄柄戰刀劈來,面對大量劈來的戰刀,滕永凡他們急了。 “噗!”“噗!”一次圍殺,另外兩名獵人只來得及一聲不甘的慘叫就死了。 “鏘!”“鏘!”“鏘!”…… 都練習虎拳、大槍樁的,滕家莊三人,身形靈活,槍法迅猛,三人聯手竟然擋住不少戰刀。 “青浩。”滕永湘猛地一腳踹去,將那柄劈向自己兒子‘滕青浩’的一刀給踢飛。救兒子自然分心了,即使滕永湘躲得再快,依舊‘噗’地一聲,一柄戰刀在他后背留下一道大的傷口,鮮血流出。 “爹。”滕青浩大驚。 就這么一瞬間,包圍圈再次嚴實起來。(更多新章節請到WWW.) “青浩,走。”滕永湘一把抓住滕青浩的腰部,隨即右臂一發力。 滕青浩一百多斤地身體直接被扔地飛起來,飛出了包圍圈。 “噗哧!”銀蛟軍軍士們卻趁機,直接一刀砍入滕永湘地胸膛。 拋飛落地地滕青浩,轉頭一看,不由急怒地眼睛瞪得滾圓,眼角都快撕裂了:“爹!”痛苦凄厲的喊聲響起。 “狗日地!”被一刀刺入胸膛的滕永湘,感覺到腦袋開始發暈,竟然暴喝一聲,將身體所有殘余力量完全灌入手中鑌鐵槍。 “中平刺!” 滕永湘一聲大喝! 滕家莊地槍法,一招中平刺,一招抖大槍。滕永湘作為槍法師傅,這中平刺練了四十多年,生命最后時刻爆發的一記‘中平刺’,快如一道閃電! “哐!” 槍尖直接刺破面罩,將一名銀蛟軍軍士腦袋貫穿!這是此次三十人中,第一個死去地銀蛟軍軍士。 雙目怒睜,一記‘中平刺’,殺死銀蛟軍軍士后,滕永湘再也不動了。 “追住那小子。”獨眼龍軍士喝道。 “爹。”滕青浩一抹眼淚,咬牙立即朝遠處飛奔,再痛苦再憤怒,他都要逃!他爹就是為他而死的。否則,以他爹槍法大師傅的槍法,不可能這么快就死。 “啊”全身已有三道傷口的滕永凡,暴怒的如同一頭猛虎,一個虎躍,鑌鐵槍猛然一揮!竟然將一名欲要去追滕青浩的軍士給砸地趴下,隨即一伸左手,抓住這軍士的腳踝,宛如甩鞭子一樣!抓著腳踝,猛地朝地面一砸! 這一砸,那名銀蛟軍軍士整個腦袋完全震裂了,甚至于頭盔都震掉了。 呼!呼! 狂怒地滕永凡,揮舞著這銀蛟軍軍士的尸體,砸飛了數名軍士,隨后猛地一甩,這一具尸體將沖向遠處追殺滕青浩的一名軍士給砸個跟頭。 “殺死他!”這些軍士們暴怒了。 殺幾個獵人,竟然也有傷亡?太丟臉了。 滕青浩臉上滿是淚水,可是他奔跑的好似一頭豹子,迅速地在山林內飛奔,原先在后面追殺他的兩名軍士很快就找不到滕青浩的蹤影了。因為……這是大延山!而滕青浩,則是獵人隊隊長! 大延山里,滕青浩太熟悉了。 當然最重要原因,是滕永凡牽制了太多的軍士,否則大量軍士,施展內勁飛奔圍殺,滕青浩是逃不掉的。 山林內,跑一會兒就偶爾發現兩三名軍士,滕青浩小心避讓。這些軍士們都是朝中央集結的。滕青浩跑了一會兒,路途中便再也沒看到軍士了。 “爹,永凡叔!” 滕青浩咬著牙,回頭看了一眼。 他爹,是為他而死的! 而滕永凡呢?雖然他沒親眼看到,可是,他看到他永凡叔,被一群銀蛟軍軍士圍住地。滕永凡根本沒重甲,而敵人有重甲,恐怕最多殺死兩三個銀蛟軍軍士,就要被敵人給殺死了。 “爹,永凡叔,我一定會報仇,一定會報仇的!”滕青浩藏在草叢里,面色猙獰,“這事情,一定要告訴青山!” 面對龐然大物般地青湖島…… 他想不到其他人,只有滕青山! 滕青山從來沒讓大家失望過,這事情,也唯有滕青山能解決! “這仇,一定要報!”滕青浩迅速地飛逃開去。 Ps:兩章完畢!()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