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七章滕永凡

第四篇赤虎咆第五篇喋血大延山第七章滕永凡家莊,練武場。 那些剛停下虎拳練習的族內漢子們,一個個身上都有著熱騰騰的霧氣,大雪過后,這冷的河水都結冰了。可是滕氏漢子們一個個顯然很強壯,持著紅纓鐵槍,一個個盯著練武場中央的外來者! 上百的重騎兵! “嗯,不錯。”古世友高坐在戰馬上,目掃過滕氏一族的男人們,而后又掃視了一下那些驚懼擔憂的婦女、孩童,嘴角泛起一絲笑意,“不愧是方圓數十里內第一大莊,大冬天赤膊……很不錯啊。” 嘴上這么說,可古世友心底卻從來沒瞧得起這群山野蠻漢。的確,身為青湖島少島主,他的確一句話,就能讓這樣的莊子成為焦土! 如果是普,他想屠掉就屠掉。 可這是滕青山的老家! 一旦傳出去,就會說他古友嫉妒滕青山,反而遷怒對方族人。這會被天下人恥笑! 禍不及家人! 這是武者們奉的一條。有仇報仇,恩怨分明,殺再多人天下人不會說。 “滕青山竟然在這種野蠻窮地方大?”古世友暗道。 這個時候。滕家莊各個子里。一個個族人都飛速奔了出來 “這位大!”一道蒼老渾厚聲響起。 古世友轉頭看去。說話地滿頭銀:地壯碩老者。正是滕家莊地老族長‘滕云龍’。就在這時。滕永凡終于趕到。跑到滕云龍身旁。 “師傅!”滕永凡低聲道。 滕云龍遞給了滕永凡一個眼神。滕永凡接任族長不久。畢竟過去應付大事上。幾乎都是滕云龍。 “不知道各位大人,來我滕家莊有什么吩咐?但有吩咐,我滕家莊的族人們也定會盡力辦到。”滕云龍笑道,這個在亂世上活了一輩子的老頭,一眼就看出眼前的重騎兵絲毫不比‘黑甲軍’弱。 因此,他根本不敢存有一絲僥幸。 “你是族長?”古世友看著這滕云龍。 “正是。”滕云龍身體卡在弟子‘滕永凡’面前,滕永凡心底一急……他知道,這個時候要倒霉也是族長最先倒霉。滕云龍搶著說自己是族長,也是為他好。 “聽好了。”古世友睥睨下方一群人,“你們滕家莊選出三個最好的獵人,暫時聽我青湖島命令!” “問大人?我們這三位族人如果前去,要做何事?”滕云龍開口道。 “閉嘴!” 古世友一聲喝斥,眼眸中閃過一絲寒光,“你只能乖乖聽話,我沒讓你問你不允許問!如果下一次你再問……我不介意殺一些人!”在古世友身后的一群銀蛟軍軍士們都持著長槍,嗜血的眼神看著滕家莊族人們。 “是是。”滕云龍連應道。 “你們最好的三位獵人!”古世友轉頭瞥了一眼,在銀蛟軍戰馬上地其他一些獵人,“不過,之前,我已經聽其他莊子的獵人們說了。你滕家莊的獵人最厲害。獵人隊隊長,叫‘滕青浩’。你們滕家莊如今的第一好漢,是滕永凡!所以,這二人必須走!” 在滕青山小時候,父親滕永凡就是族內第一好漢。 練習虎拳后,滕永凡實力僅僅次于滕青山、滕青虎,滕青山二人去了歸元宗,滕永凡也就成了族內第一人。 “凡哥。”在滕永凡身后的袁蘭臉色頓時大變。 滕永凡握住自己妻子的手,顯得很冷靜。 “大人。”滕云龍急了,“滕永凡是我滕家莊第一好漢不假,可是,他是我族內的第一打鐵匠,所以根本不進山,他不是獵人啊。”滕云龍這話其實不實,滕永凡雖然是打鐵匠,可年輕時,也參加過獵人隊。 只是后來打鐵技藝越來越好,才逐漸不參加獵人隊。 “呼!” 一道黑色幻影亮起。 滕云龍臉色一變,只來得及雙手擋在胸前,他只感覺到雙手一陣劇痛,骨頭碎裂聲響起。 “啪!” 滕云龍仿佛一個破爛的沙袋拋飛起來。 “傅!” “老族長!”一片急切聲音,滕云龍摔落地地方有兩個族內少年,這兩名少年立即伸手一把將老族長給接住。 “哐!” “嘩!” 見狀大怒的不少族內漢子們竟然穿上重甲,一個個紅著眼看著來人。滕家莊就是弱小時,都敢和馬賊拼命。如今滕家莊強大了……雖然驚懼對方重騎兵實力,可一旦紅了眼,大家照樣不怕! “傅。” “義父!” 滕永凡、袁蘭夫婦二人都跑到了滕云龍身旁,此刻的滕云龍嘴角有著一絲鮮血,雙手顫抖著,鮮血淋漓的一雙手上還能看到森森白骨。 “咳,咳……”滕云龍咳了兩聲,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永凡,阿蘭。沒事……幸虧練了虎拳。雖然一雙手廢了,不過小命還是保住了。” 修煉虎拳,身體、臟腑都變強。那一槍經過雙手卸 雖然震傷,卻沒能要了滕云龍的命。 “師傅!”滕永凡雙眼發紅,快哭了,他師傅滕云龍地一雙手廢了! “四十多的人了,別這樣子。當年年輕,我跟你爺爺他們在大延山,殺那些野獸,就是斷手、斷腿重傷,還不是咬牙繼續和野獸廝殺?”滕云龍笑著安慰道,作為一個老年人,滕云龍承受力要強的多。 “老頭,剛才我就說了,你只能聽,不能問!這次沒要你地命,可下次……”古世友聲音依舊淡漠。 可古世底很驚詫。 剛才他是隨意揮出一槍,在震懾滕家莊的人,雖然只是隨意一槍,可并沒留手。在他猜測中,一個老家伙應該必死無疑。可明顯滕家莊這位老族長,比他想象中的要強。 “滕家莊的漢們,想跟我青湖島地銀蛟軍斗上一斗?”古世友目光一掃那群憤怒的滕家莊男人們,那受傷的滕云龍掙扎著站起,在滕永凡的攙扶下,露出一絲笑容:“我們一個窮山莊,怎么敢跟青湖島地各位大人斗?不是送死么?” 古世友一笑。 隨即滕云龍繼續道:“青湖島的大們,想必你們還不知道,歸元宗黑甲軍第一統領‘滕青山’,正是我地外孫!” 滕家莊練武場攸地一。 “你讓我滕家莊派出三個獵,這沒關系。不過滕永凡他是青山的父親。而且,他是打鐵匠,不是獵人!沒理由,隨青湖島地各位大人去做事吧。”滕云龍盯著古世友,一族之中,族長最重要。豈能輕易讓族長被人帶走? 古友眼睛瞇起來。 “這老家伙,還真麻煩。” 如果對方不提滕青山,他可以裝不知道,直接帶走滕永凡。 可是,對方提出來了! 如果他硬要帶走,強行帶走一個先天強者的父親出去做苦差事,這傳出去會很難聽。 “這青湖島,乃是九州八大宗派之一!”滕云龍心底暗道,“按照那些書籍中說地,越是大宗派越是看重臉面。如果我不說出青山的名字,他們可以假裝不知道。可現在說出來了,應該能略微收斂。” “歸元宗地滕統領?” 古世友一副驚訝表情,環顧周圍,“真沒想到,你們這滕家莊,是滕青山的老家。” “過!” 古世友臉色恢復冰冷,“必須帶走滕青浩、滕永凡,這是軍令!軍令如山,我青湖島乃是揚州第一宗派,不可能為歸元宗的一個統領改變軍令。既然有此命令,我必須服從!至于滕永凡是滕青山的父親……我會稟報于我銀蛟軍的將軍大人!若將軍大人改變軍令,會送滕永凡回來……不過現在,必須帶走!” “膽敢反抗者,一律,殺無赦!”古世友目光冷厲。 滕云龍心底一顫。 他明白了……對方是真地要帶走滕永凡!如果青湖島鐵了心要帶走滕永凡,什么借口不行? 練武場上一陣騷動,不少族人心中憤怒。 “我跟你們去。”滕永凡站起來。 不少人急了。 “凡哥。”袁蘭抓住他的手,急得都快流淚了,滕永凡轉頭笑著,摸了摸妻子臉龐:“阿蘭,你知道的,我必須得去!” 袁蘭淚水流下。 她懂!青湖島地人明顯要帶走滕永凡,如果今天不聽,估計要死不少人。 “阿凡,青浩,我隨你們去。”一名背負著勁弓,手持長槍的兩鬢斑白的中年人走出來。 “爹。”滕青浩驚訝看著來人。 來人正是族內的槍法師傅‘滕永湘’,滕永湘已經過五十歲,因為妻子早早病逝,滕永湘對兒子‘青浩’是很看重地,青湖島來者不善,他不太放心兒子。 “嗯。” 滕永凡、滕永湘二人相視一眼,他們兩兄弟在一起數十年,他們一起去,遇到問題也不會束手就擒。 “爹。” 滕青浩的妻子和一對年幼兒女都抓著他們爹,滕青浩摸了摸一對兒女的腦袋:“爹不在家,要聽娘的話,知道嗎?” “知道,爹。”一對兒女,那清澈烏溜溜的眼睛都滿是淚水。 “上馬。”古世友皺眉喝道。 滕永、滕永湘、滕青浩三人向族人們露出一絲笑容,隨后都手持著鐵槍,其中滕青浩、滕永湘二人同時背著弓箭,三人,便分別和青湖島軍士共乘一馬。 “出發!”古世友一聲令下。 掉轉馬頭,一百重騎如奔雷般迅速離去,只留下為親人擔憂的滕家莊族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