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第六章抓人

發俊秀青年趙丹塵一凝眉:“那湖水,肯定是被山然禹皇寶藏是湖底,那定是在大延山地底深處。(點墨)()” “師叔,那禹皇寶藏應該就在大山地底,這點確信無疑。可是,大延山南北過百里!如此大的山脈,就是禹皇在世,要將整個山脈翻個身,都不可能。”胡長老搖頭道,在場的十三位先天強者一瞬間都沉默了。 自從猜到歸元宗,有虛境強者后,他們就到了壓力! 一個擁有虛境強者的宗派,跟自己青湖島,同在揚州。這是個大威脅!畢竟放眼整個九州大地,雖然說武者無數,先天強者,八大宗派中也有不少,是宗派的支柱。可是虛境強者…… 能有一個宗派不會被滅!整個九州大地,虛境強者估計也就十個! 誰,歸元宗冒:來一個! 所以,古雍他們愈加渴望,到禹皇寶藏! “島主。”紫袍婦說道,“對這大延山最熟悉的,就是大延山周圍的山民。特別是那些靠打獵為生的山民,他們是經常進山,對這大延山熟悉地不能再熟悉。如果通過他們……我們估計會很快找到禹寶藏!” 古雍眼睛一亮,贊道:“這倒是好主!” “嗯,通過山民來找禹皇藏,不錯的辦法。”趙丹塵也點頭。 “藍師弟!你立即傳令。命人率領銀蛟軍。些山民!記住。是經常進山地!”古雍吩咐道。 “是。島。” 命令很快傳達下去。一支支銀蛟軍百人隊或是向南。或是向北。總之。沿著這大延山山腳。尋找一座座靠山地山村。 “駕!”“駕!”“駕!” 迅疾猛烈地馬蹄聲。上百名銀蛟軍軍士騎著戰馬飛奔著。這些軍士地重甲。一律為鑲著銀色紋痕地黑色重甲。上百重甲騎士飛奔。足以令官道上外人驚恐害怕。 “前面有一個莊子,過去。”領頭之人一聲冷喝。 “是,少島主。” 上百騎迅速地沖去,重重的馬蹄聲早就讓山莊的山民們警戒起來,不少莊里漢子都拿著紅纓長槍,莊子的大門則是緊閉。 “哼!”沖在最前面的正是少島主‘古世友’目光一寒,他手中的黑色長槍攸地化為一條黑色殘影—— 槍尖瞬間刺穿山莊莊門地門閂,而后坐騎直接將大門撞開。 “大家讓開!”山莊內的族人們一個個連閃躲。 “律律”上百銀蛟軍重騎沖進了山莊空曠練武場后,才一個個停下馬來。 古世友目光一掃下方驚恐的山民,冷聲喝道:“讓你們族長過來!” “這位大人!”很快,一名身體壯實,穿著獸皮袍子,頭發好似亂稻草,手持一桿鐵槍地壯漢走出人群,恭敬道,“不知道大人有什么吩咐我們鐵家莊的。” “給我聽好了。讓你們莊子,最好的三名獵人出來,跟我們走一趟!”古世友目光幽冷,聲音冰寒,“記住,是最好的三名獵人!如果到時候,發現你們撒謊,哼……我青湖島,要滅你這個小莊子,一盞茶功夫即可!” 這練武場上不少族人都嚇得臉色發白,那些小孩子們根本不敢出一聲。 青湖島?那位鐵家莊地族長心頭一驚。 看到來人戰馬、重甲,這族長就意識到……來人,絕非白馬幫所能比的。白馬幫的‘白馬’,他也看過。不管是戰馬、重甲,還是那股氣勢,都無法跟眼前人比。滅掉他們山莊,盞茶功夫……的確夠了。 “青湖島的各位大人,看得起咱們鐵家莊的漢子,是咱們地臉面。老三!虎子,鐵頭。你們三個,跟青湖島大人們走一趟!”位族長立即說道。 立即三名彪悍的漢子走出來。 古世友目光一掃。 “你們三個,和我手下軍士合乘戰馬,快,上馬。”古世友喝道。 那三名獵人雖然拘謹,可還是迅速地和三名銀蛟軍軍士合乘了戰馬。 “我們走!”古世掉轉馬頭,一聲大喝。 當即上百騎,呼嘯而去,很快便消失在官道盡頭。只留下那群山民們為自己地三位族人而擔憂……不過沒法子,生活在這個亂世,能讓族人們活下去就不錯了。 古世友一群人,沿著大延山山腳一路朝西北方向跑去,沿途已經抓了二十七名漢子。每一個山莊他們都帶走三個。 官道上,二十七名漢子在戰馬上,心中卻都忐忑的很。 這些都是有血性地子。 可是一聽到‘青湖島’,誰不怕? 在他們眼里,歸元宗那就是江寧郡的天!可以說至高地存在!而青湖島,那是比歸元宗還要強大許多的 。別說殺死他們,就是殺死他們眼中強大的‘白馬似捏死一只螞蟻般容易。 在青湖島人馬面前,這些勇猛的漢子們只能乖乖聽話。 “停!”古世友一聲。 頓時上百騎迅速地停下,古世友轉頭看向那些拘謹的漢子們:“我問你們!在這大延山山腳,哪一個莊子的獵人最厲害?” 一個個漢子彼此相視。 “說。”古世友臉色一冷。 “周圍方圓數十里內,最厲的獵人當然是滕家莊的獵人!”終于有一個精瘦漢子開口道,“我們許多獵人隊,都不敢深入大延山太深。而滕家莊的獵人隊,這大延山什么地方他們都敢去。 旁邊穿著獸袍子的光頭也連道:“滕家莊的男人,是咱們方圓數十里內最勇猛的漢子!當年數千名馬賊殺過去,反倒被滕家莊殺地逃)了。” “連白馬幫,也不敢收滕家莊年錢。” 一個個漢子立即都說來。 很顯然,語氣中都蘊含著對滕家莊的佩、羨慕。 “他們家莊,可是出了一個了不起的英雄好漢,叫滕青山!現在還是歸元宗的黑甲軍統。那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啊……當年年僅十歲,那滕青山就能在大延山里,殺狼群如割草呢。” 提到滕家莊,必定要提滕青山。 “嗯?”古世友眉頭一皺,隨即,露出一絲笑容,暗道,“滕家莊……滕青山!這滕青山的確出自宜城的一個山莊里,沒到這么巧……被我碰到了。”古世友對滕青山的事情知道的不少。 “你們指路,現在前往滕家莊。”古世友說道。 “大人,那可是黑甲軍統領的老家啊。”那些漢子們一個個看向古世友。 “我讓你們指路。”古世友喝道。 “是。” 那些漢子們不敢反抗。 馬蹄飛揚,古世友環顧著一邊大山,一邊農田的景色。 “滕青山,從小就生活在這地方?”古世友暗道,“一個窮山僻壤走出來的臭小子!”如果說過去,面對滕青山,古世友還有一份自信的話。那現在知道滕青山達到先天,古世友有的就是嫉妒了! 窮山莊里長大,十六歲才進歸元宗,十七歲就達先天! 古世友怎么都不明白。 這古世友不知道……他古世友,或許是要名傳天下。 可滕青山和他不同。 滕青山第一目的,是要讓他的家鄉‘滕家莊’族人們能過上好日子,如果要保證好日子能持續下去,就需要強大自己!因為,在自己背后,有著兩千多名族人!他的第二目的,才是追求巔峰! 滕家莊,方圓數十里內第一大莊。 “喝!” “哈!” 一群壯漢們在這冬天,僅僅穿著一身單衣,甚至于赤膊。一個個正不斷練習著滕青山傳下的‘虎拳’!他們也發現……平時練槍時間長了會累。可是,練習這虎拳,一旦練出感覺,越練反而越有勁! 如今的滕家莊,有千力氣的好漢,有一群人。 滕家莊,兵器鋪。 如今的兵器鋪,經過擴建,可以同時讓十名鐵匠兵器。 “穩!阿根,你這揮鐵錘,第一個要穩。不要求快,每一錘下去,都得穩穩當當。”滕永凡穿著一件單衣,背負著雙手,行走在一個個鐵爐之間,嘴里時常訓斥著。整個兵器鋪一般熱火朝天。 兵器鋪內,足有二十幾號人。 “停!”滕永凡猛地一聲大喝。 兵器鋪內拉風箱的、打鐵的,搬材料的學徒們一下子都安靜下來。這一安靜下來,他們都察覺到,地面微微震動。 “馬蹄聲!馬蹄聲這么重,我在這都感覺地面震動。那戰馬應該負重不小,速度也快。”滕永凡眉頭一皺。 “你們在走,我出去看看。”滕永一伸手,抓住一根鐵槍,便大步朝外走去。 “是,師傅。” 滕永凡剛走出兵器鋪沒多遠,老遠便沖來一名族內年輕漢子,他急切喊道:“族長!外面,外面來了一群人馬,看戰馬、重甲,不比青山哥的‘黑甲軍’差呢。不過,不像是黑甲軍。”如今滕家莊也穩定下來,那老族長滕云龍也享清福了,如今族長是讓滕永凡繼承。 兒子是黑甲軍統領,自身又是第一鐵匠,虎拳有成后,實力更是了得。 滕永凡,擔任族長,人人。 “不像是黑甲軍?快走!”滕永凡感覺不妙,立即快步沖向練武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