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四章歡慶

城墻上,是一連串的歸元宗戰士,一眼看不到盡頭。舉著的冰冷的刀槍,在黑夜中反射中冰冷的光芒。一雙雙泛紅的眼眸中,有著決絕,有著瘋狂!為了他們的歸元宗,拼死一戰! 戰! 戰! “嗯?”滕青山眉頭一皺,只見三里外浩浩蕩蕩的青湖島銀蛟軍軍士們竟然騎著戰馬飛奔。 萬馬飛奔! 大地震顫! “干什么?難道騎著戰馬撞城墻?”滕青山一頭霧水,不單單他疑惑,歸元宗許多人都疑惑,只見大量騎著戰馬的銀蛟軍軍士們在飛奔了一里路左右,突然……轉彎!竟然朝西北方向飛奔而去。 江寧郡城東門外官道,是有幾條岔道。 一條是直接向南方,通往‘河源城’‘延江城’等方向。 一條是通往北方,一路向北,直至徐陽郡。 一條是通往西北方向,繞過江寧郡城,而后一路往西,通往‘宜城’‘華豐城’等方向。 “難道要攻擊北城門?”滕青山一驚,繞過去,完全可以攻擊北城門,甚至于攻擊西城門!須知,這江寧郡郡城四個城門中,東城門是防守最嚴密的。 “臧統領,帶領你麾下一千五百黑甲軍,支援北城門。”諸葛元洪喝道。 “是。” 臧鋒立即帶領麾下一千五百黑甲軍,迅速地趕往北城門。 隨著大量軍士沿著西北方向飛奔,青湖島的十三位先天強者,竟然也騎著戰馬隨大軍一起走。 “嗯?這十三人也趕往北城門,看來要主攻北城門了。難道北城門,他們安插了殲細?”滕青山心底疑惑,旁邊諸葛元洪立即下令:“風長老,你帶領一萬城衛軍,隨我趕往北城門。” 一聲令下,熙熙攘攘人馬迅速趕過去。 包括滕青山在內的三位執法長老,也同諸葛元洪一同趕往北城門。 滕青山他們是沿著城墻跑,而對方,是沿著城外的道路跑,城外官道可要多繞不少路。而先天強者施展輕功,速度可比戰馬要快不少。 黑夜,江寧郡城北城門,一支支火把插在城墻頭。 原先就有五千城衛軍在這警戒,歸元宗四位先天強者很快便趕到北城門。 “師傅,這青湖島要攻擊北城門?可他們有十三位先天強者。還這么做……北城門,安插了內應?”滕青山擔心道。 “看著就是。”諸葛元洪一如既往的平靜、淡定。 終于,青湖島的大軍前鋒人馬沖到了北城門兩里外岔道口,可是詭異的是……他們沒有轉彎朝城門跑來。而是繼續沿著官道一路朝西方飛奔。 “要攻擊西城門?”燕莫天皺眉道。 三位執法長老都疑惑了。 這青湖島,到底打的什么注意。 “我們只需要盯著那十三位先天強者。”諸葛元洪淡笑道,很快,便看到古雍等一群人,騎著戰馬也隨大軍趕路。 “到西城門。”諸葛元洪一聲令下。 “鋒兒,你帶人馬隨我一同趕往西城門。”剛剛靠兩條腿,從東城門趕到北城門的臧鋒以及麾下一千五百軍士,只能繼續朝西城門方向飛奔。 …… 江寧郡城,西城門。 黑甲軍軍士耐力的確強,一個個穿著重甲。 “狗曰的,讓老子們跑這么長路。等會兒,一定要將這群龜兒子殺個干凈。”一些黑甲軍軍士眼中冒火,青湖島大軍壓來,大家心底本來就有些擔心。可是擔心歸擔心,黑甲軍軍士沒一個膽怯的。 死,也得死在戰場上! 可誰想,三個時辰后,這青湖島人馬竟然從東城門,繞了一大圈,跑到西城門?這不是玩人么。 滕青山站在墻頭,遙看遠處。 領頭的青湖島軍士們已經沖到岔道處。 噠!噠!噠!噠! 密集馬蹄聲引起大地震顫,這一群銀蛟軍軍士竟然一撤馬韁,戰馬直接朝西方飛奔而去。 “這在玩什么?”滕青山目瞪口呆。 “還向西跑?”后面跑上的臧鋒統領,見到這一幕也錯愕了。 江寧郡城也就那么大,已經到西城門這了,還向西跑…… “轟隆隆~~~”千軍萬馬,一路飛奔向西。 江寧郡郡城墻頭上,已經視死如歸,準備誓死一戰的戰士們個個錯愕。 “怪了!”燕莫天驚詫笑道,“那古雍中午時候,還放狠話。說三個時辰后,要讓我歸元宗化為焦土。可現在干什么?一路從東城門跑到西城門,還往西跑?難道,他們準備跑到數十里外,再掉頭跑回來跟我們廝殺?” 如果真的這樣,青湖島的人,腦子就有毛病! “真是怪了。”一直冷著臉的冷酷中年人,也露出笑容,“看那十三位先天朝哪個方向趕路吧。” 諸葛元洪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終于—— 青湖島那連綿不絕的大軍,中軍部分飛奔到了城外岔道口,古雍等十三位先天強者正在一起,一個個騎馬,竟然也飛速朝西方跑去。 再往西邊,就是宜城、華豐城方向了。 “古雍!”一道清朗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諸葛元洪面帶微笑,站在城墻頭上,“恕我諸葛元洪,不遠送了!” “哈哈,諸葛元洪,是我小瞧了你!” 古雍那渾厚的聲音也回蕩在天際,那十三位先天強者們很快就消失在視線范圍內,青湖島大量軍士們不斷飛奔向西…… 西城門城墻上,滕青山、燕長老、朱長老,還有臧鋒統領,諸多黑甲軍軍士們都看向宗主‘諸葛元洪’。 一個個傻愣愣的! 撤退了! 青湖島大軍,沒有進攻就撤退了!而且聽剛才對話,只要腦子不傻,聽到‘諸葛元洪,是我小瞧了你!’這一句話,估計都猜出來……青湖島興師動眾壓過來,放出狠話后卻灰溜溜撤退。 絕對跟宗主‘諸葛元洪’有關! “看你們一個個,都傻眼了?”諸葛元洪笑了起來,今天一天都平靜的諸葛元洪,到了這時候,才開懷大笑,“城衛軍軍士們,今天晚上繼續在城墻上守夜,等會兒,會有肉食美酒送上來,大家好好吃喝樂樂。當然,也得注意青湖島的人,是否來個回馬槍。” “是,宗主。” 那些兵衛們都歡呼起來。 “黑甲軍軍士,全部回內城。”諸葛元洪笑道,“今晚,我歸元宗,好好慶賀一番!” 頓時整個城墻上都歡呼了起來。 …… 今晚,黑甲軍六千軍士、上萬核心弟子,數萬外圍弟子們都瘋狂地歡慶起來,從鬼門關走回來,大家都很興奮。雖然大家都抱著必死的決心準備一戰,可是,如果能不戰就保住歸元宗,當然更好! 好兄弟,好朋友,親人們,都不用死了! 滕青山也開心。 不死一兵一卒,歸元宗保全了。師傅等人,黑甲軍的田單等一群好兄弟,還有自己的親人,都不用死了! …… 歸元宗內,火把光芒映紅了整個宗派,宗派處處燈籠、火把,熱鬧萬分。比年祭時,還要歡慶十分!歸元宗得以保全,每一個弟子都很激動。 “哈哈,那青湖島島主古雍,不是囂張的說,三個時辰后,就要夷平我歸元宗么?” “對,那古雍囂張的很,可最后,還不是灰溜溜的走了?” “還是咱們宗主厲害!不出手,就嚇得那青湖島逃跑了。” 歡慶中的歸元宗弟子們慶賀著。 “哥!” “小雨。” 滕青山和妹妹青雨緊緊抱住,親人們都在一起,能幸福在一起,真的很好。 “能不死一人,都是因為師父。”滕青山看向遠處,依舊一襲白袍,瀟灑舉杯和一些長老交談的宗主‘諸葛元洪’,“那青湖島島主古雍,興師動眾兵臨城下。還放下狠話。絕對不是做戲!可是為什么到最后,竟然往西跑了?根本不戰了?師父他到底做了什么,能令十三位先天強者,都選擇不戰而退?” 滕青山心里有著無盡的疑惑。 …… 歸元宗一方歡慶,而在青湖島人馬卻默默在黑夜中前進,十三位先天強者聚集在一起。 “真是丟臉!我們青湖島興師動眾過來,也放下狠話了,可最后甚至于不戰就退,恐怕……這要成為天下人的笑柄了。”銀發俊秀少年‘趙丹塵’恨聲道。 一身黃袍的古雍,搖頭嘆息道:“是我小瞧了諸葛元洪,小瞧了歸元宗。” “那諸葛元洪,真的突破先天金丹了,達到莫測的虛境了?”灰袍中年人‘胡長老’依舊不敢相信,古雍嘆息道:“當時我在大帳之內看著地圖!在觀看地圖之前,桌上還沒那張紙。僅僅片刻,桌上就出現了這一張紙!” “大帳內,就我一人!能在我絲毫沒察覺情況下,將一張紙,放在桌上,還悄然退走。這份實力……絕對突破了先天金丹。”古雍嘆息,“所以,我不懷疑,他紙張說的‘兩敗俱傷’。” “這歸元宗一千多年來,可沒一個人,突破先天金丹啊。”這些先天強者心里都很沉重。 一千多年,歸元宗都沒人能突破先天金丹,難道這一代的歸元宗,就有突破的? “別多想了。”古雍淡漠道,“歸元宗強,我們就必須得承認!而我青湖島滅鐵衣門收獲也不小,發現禹皇寶藏寶圖,如果得到禹皇寶藏,我青湖島或許有一曰,能與摩尼寺比肩!根據數千年來地理變遷,我仔細查看,最后確定……這禹皇寶藏所在處,應該是在江寧郡宜城大延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