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第三章戰吧戰吧

青湖島島主‘古雍’的聲音還在天空中回蕩,滕青山站在城墻上,遙遙看去,只見一道螞蟻般大小的人影迅速的從青湖島陣營中脫離而出,這人影很快便沖到距離城墻大概八十丈處。 他雙手正抱著足有一丈多高的管狀物體。 “水漏?”滕青山眉頭一皺。 在九州大地上,計時工具有曰晷、沙漏、水漏等諸多工具。而這水漏的工作原理,就是在漏壺底部有一個小孔,那么,漏壺內的水會以恒定的速度不斷的流淌,隨著流淌……而那浮在水面的刻度鐵針會緩緩下降。 當水流光,刻度鐵針的頂端,剛好和漏壺頂端平齊。 裝一次水,一般可以持續緩緩流淌十二個時辰。 “諸葛元洪!”那厚重聲音再度傳來,“這水漏你也看到了,三個時辰!你只有三個時辰!” 站在城墻上,白袍獵獵的諸葛元洪第一次開口,清朗的聲音也破空傳過去:“古雍,我歸元宗立足江寧郡已一千余年,你想要將我歸元宗變成一片焦土,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避免傷了彼此和氣,還是別動干戈的好。” “哈哈……”古雍的回答,僅僅是一串大笑聲。 《天榜》排名第六、第七的兩大絕世強者,相隔三里,完成了簡單對話。 …… 青湖島大軍陣營前,十三名先天強者正聚集在一起。 那位穿著盔甲的藍將軍笑道:“這諸葛元洪,到了這份上,竟然還不急不躁,還說‘避免傷了和氣,還是別動干戈的好’,真是可笑啊!等我們滅了他歸元宗,我看他急不急!”其他先天強者們也都笑了起來,笑聲中含有自信! “各位長老,切不可小瞧了那諸葛元洪。”古雍微笑道,“按照之前計劃,第一,聯手殺死諸葛元洪,第二,活捉那個叫滕青山的年輕人。” “放心吧,島主。” 那些先天強者們都笑著點頭,雖然自信,可他們并不自大。 “各位回大帳歇息,三個時辰后,準備發動總攻。”古雍吩咐道,其實之所以拖上三個時辰,一是銀蛟軍一路顛簸趕路到這,較為疲勞,歇息三個時辰,體力可以達到巔峰。二是,讓歸元宗的軍士、弟子們,在驚恐中度過三個時辰。 古雍剛才那些話,足以讓歸元宗許多人心生驚恐。 驚恐中度過三個時辰,士氣將會降到低谷。 城墻上,聚集了數萬人,密密麻麻。 寒風起,吹起諸葛元洪披散的長發。 “龐師弟。”諸葛元洪吩咐道,“你去內城,負責內城人馬調派。”歸元宗人馬部分是在這江寧郡城的城墻上,還有部分都在內城。 “是,宗主。”龐山躬身。 “宗主,如若有人害怕逃竄,該當如何?”龐山又問道。 諸葛元洪淡漠道:“都統、護法以下的,臨陣潰逃者,關進地牢!如若反抗,一律處死!都統、護法一級以及往上的,但凡臨陣潰逃的,一律破丹田,關進地牢。反抗者,同樣處死!” “是。”龐山應道。 在宗內地位越高,處罰反而越嚴。 其實昨天滕青山他們撤退回歸元宗,歸元宗就迅速地集結人馬。其中外圍弟子中一些非戰斗人員,大多都遣散了。還有核心弟子、黑甲軍軍士的家眷們,以及實力太弱者,大多也都離開歸元宗,進入郡城其他地方。 其他人,必須迎接戰爭! “滕統領,午飯。”一份鐵飯盒遞給滕青山,此時已過了正午時分。 接過飯盒,打開盒蓋,滕青山就吃了起來,很快便吃的干干凈凈。 “一戰……那鐵衣門,一夜就被滅了。我歸元宗……”滕青山一想到三個時辰后,超過十萬名武者的廝殺,心中就有些顫栗,他不是為自己害怕,是擔心那些朋友、親人,“混戰中,表哥和小雨,能保住姓命嗎?” 在千軍萬馬的廝殺中,就連滕青山也沒十足把握保住自己的命,更別說青雨和青虎了。 滕青山想到此,心中愈加不安。 “師傅,我去內城看看。”滕青山看向諸葛元洪,之前,諸葛元洪是讓滕青山別離開他十丈。 諸葛元洪看了他一眼:“去吧,三個時辰內回來。” “嗯。” 滕青山點點頭,連朝南邊跑去。 這內城和江寧郡城,有兩面城墻是重合的。因為歸元宗內城,處于江寧郡城的東南區域。所以,內城的東城墻和南城墻,是郡城東城墻、南城墻的一部分。 青湖島大軍,古雍的大帳內。 大帳邊上,掛著一幅巨大的地圖,是整個江寧郡的詳細地圖。 古雍正站在地圖面前,仔細地分析著。 “數千年下來,變化的確大。”古雍皺眉仔細觀察著地圖,“不過按照禹皇寶藏地圖,這寶藏藏所應該就在江寧郡這一代……不過,經過數千年變化,的確很難找了。”他仔細分析著地理位置。 “爹。”大帳外忽然傳來聲音。 古雍當即轉身,笑道:“世友啊,進來吧。”可當他的目光掠過大帳內方桌上,笑容瞬間沒了,冷著臉他連走到方桌旁,目光落在桌上的一張紙上,他拿起紙張。 “爹。”古世友走進來,疑惑看著他父親。 看著這紙張上的內容,古雍臉色變得難看,喝道:“世友,讓趙長老、宇文長老、胡長老、文長老,四位過來。” “是,爹。”古世友大驚。 此次青湖島十三位先天強者中,有五位是先天金丹,除了古雍外,正是剛才古雍說的四位長老。 “爹突然召集四位執法長老干什么?”古世友不懂,可他感覺到…… 有大事發生了! …… 歸元宗內城,三千黑甲軍軍士,三萬城衛軍軍士,四千核心弟子,兩萬外圍弟子,令整個內城上全部都是人。 在一座瞭望塔里,只有諸葛云、青雨二人。 “青雨。”一身鎧甲的諸葛云,握著青雨的手,低聲道,“三個時辰后,已經天黑,今夜一戰,如果我們歸元宗真的擋不住,開始崩潰時,到時,肯定有人潰逃。記住,那時候,你也混在大批人馬中逃。” “你跟我一起。”一身赤鱗戰甲的青雨說道。 當初將赤鱗獸的戰甲帶回來,宗主賜予滕青山兩套,這兩套,被滕青山給了表哥滕青虎和妹妹青雨。 “別鬧了!”諸葛云怒聲低喝道。 青雨一怔,諸葛云是很樂觀的一個人,很少用這種語氣! “青雨。”諸葛云眼睛瞪得滾圓,眼睛中還有著血絲,“實話和你說,想到三個時辰后,我都害怕!一夜,僅僅一夜鐵衣門就覆滅了。我歸元宗即使能僥幸撐下來,死的人也肯定很多。我是少宗主!我是諸葛元洪的兒子!我不能逃!而你……青雨,我不想看到你死,你知道嗎?” 青雨眼睛紅了,搖頭道:“不,要死一起死!” “青雨,小云。”一道聲音響起。 二人轉頭看去,瞭望塔門口正有一個黑色人影。 “哥。”青雨連喊道。 “小云。”滕青山盯著諸葛云,“今夜,死的人會很多。我會在外城和青湖島的人廝殺!我妹妹,按照宗內規矩,是可以離開的。不過她為了你,硬是要和你一起守城。所以,你必須要保護好她!” 核心弟子中,入門時間短實力弱的,是可以離開的。 而青雨,入歸元宗半年左右,時間太短,是可以離開歸元宗的。可為了諸葛云……青雨卻死活不肯獨自離去。 “青雨,一定會活的好好的,我保證!”諸葛云咬牙道。 滕青山看了看他,隨后轉頭看向青雨。 “你很任姓。”滕青山嘆息一聲,想到自己妹妹身臨險境,滕青山真的不愿,他甚至想強行將妹妹帶出去。可昨晚,妹妹那決絕的眼神,令他改變主意……如果是自己和小貓,恐怕也是臨死,也不會分離吧。 “哥……”青雨聲音很低。 滕青山伸手摸了摸青雨的腦袋,和小時候一樣。 “記住,活著。”滕青山眼睛有些紅。 “哥,我們明天一起吃早飯。”青雨忍不住流下淚水。 滕青山看了諸葛云,又看了妹妹。 “嗯,明天一起吃早飯。”滕青山隨即便轉身離去……或許,這是最后一次和妹妹相見。 可是人生就是選擇的過程。 選擇離開愛人,保住小命。 還是選擇和愛人,同生共死? 滕青山尊重妹妹的選擇。 “戰吧,戰吧!”滕青山離開了內城,回到外城。 …… 時間流逝,冬天天黑的很早,當時間過去兩個半時辰時,天便完全黑了。 城墻上,一個個握緊自己的兵器。 “馬上就到三個時辰了。”滕青山看著下方那水漏指針。 忽然聽到腳步聲,滕青山轉頭看去,旁邊是表哥青虎。 “表哥,如果我不帶你來歸元宗,你可能在滕家莊能過的很開心,估計連婆娘、兒子都有了,后悔嗎?”滕青山低沉道,滕青虎咧嘴一笑:“說這些干什么?咱們滕家莊的漢子沒一個怕死!只是我有些后悔,后悔沒成親,我死了,香火可就斷了。” “不過,我滕青虎也當了黑甲軍百夫長!總比一輩子當個普通山民要強,他娘的,今晚狠狠地殺……” 滕青山拍了拍青虎的肩膀,沒說什么。 滕青山目光落在下方水漏上。 “三個時辰到了!”滕青山瞳孔一縮。 “咚!咚!咚!”一聲聲沉重的,好似砸在人心臟上的鼓聲轟然響起,城下三里外青湖島軍營處頓時喧嘩起來。 江寧郡城城墻上,一個個軍士握緊了手中兵器。 “他娘的。”滕青虎咬著牙,盯著遠處。 滕青山握著輪回槍,遙看遠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