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二章兵臨城下

“怎么回事?”一聲怒喝,那藍將軍跳下馬,沖到城門 “將軍,我們追殺那黑甲軍,誰想,他們在這有埋伏。就剛才一會兒,我們損失了三十六個兄弟。”一名銀蛟軍百夫長稟報道,這藍將軍聽得,氣的雙眼瞪滾圓:“廢物!沒殺死對方一個,還死掉三十六個!” 就在這時。 “那黑甲軍早有預謀。”一道淡漠聲音響起,藍將軍轉頭看去,正是灰袍中年人‘胡長老’。 胡長老繼續道:“:面上這絆馬索,還有那邊密集的腳印!這黑甲軍的軍士撤退,應該是分步撤,先撤退一部分,退守到這北門口。隨后,其他黑甲軍軍士再接連撤退……當我們追到這……” 到這,必多說了。 “我們現在怎么辦?”藍將軍向他。 “等!”胡長老絲急,“島主率領大軍即將過來,和島主以及我師叔他們十位先天強者匯集,到時,再去滅歸元宗。”說完,這胡長老便走回延江城。 在中午時候。青湖島島主‘古雍’親五百金鱗衛、兩萬銀蛟軍抵達延江城。自此。在延江城地人馬。已經達到八百多金鱗衛、三萬銀蛟軍!待得下午時分。浩浩蕩蕩地大軍離開延江城。出發前往江寧郡城。 日落西山。天色朦朧。 青湖島大軍。浩浩蕩蕩形一條一眼看不到盡頭地長龍。長龍地先鋒軍已經臨近江寧郡境內地‘河源城’。河源城是南方最靠近江寧郡城地城池。距離江寧郡城只有三百多里地。這河源城城內。沒有一個守衛。 顯然。寧郡已經放棄這個城。 “天色已晚。今夜就在這源城休息。”渾厚低沉地聲音響起。 “是。島主。” 河源城城主府里,胡長老、藍將軍二人,正跟隨著一身黃袍的島主‘古雍’,這古雍濃眉大眼,長發披散,眼眸平時是半瞇著,偶爾掠過絲絲精芒。整個人就好似一頭收斂兇氣的獅子。 “胡長老,藍師弟,咱們到那邊坐坐。”古雍開口道。 三人便在一座亭下石桌旁圍坐下。 “嗯?”胡長老轉頭看向遠處,臉上露出笑容,“島主,看來,我師叔他們已經到了。” 古雍也微笑著起身,三人遙看南方。 只見一名名或是穿著各色袍子,或是穿鎧甲的男女走進來,一共十人,其中有兩人是女人,這十人各有各的氣質,或是飄然出塵,或是滿身煞氣,或是親切容易令人接近,或是孤傲拒人于千里之外。 “各位長老。”古雍咧嘴笑起來,“此次楚郡一役,各位長老辛苦了。” “島主!”為首的俊美少年笑起來,“那鐵衣門一共兩名先天實丹,一名先天金丹。我們十人去,自然是手到擒來。”這俊美少年,容貌雖然似少年般,皮膚白里通紅,可是他的頭發卻是銀白。 這人,正是執法長老中第一人——趙丹塵! 趙丹塵,先天金丹,名列《天榜》第十。 整個九州大地上,其中揚州的古雍、諸葛元洪、趙丹塵三人,就占據了《天榜》前十中的三人。地確令人驚嘆。 當然……秦嶺天帝留下的家族,八大宗派之一的——雍州嬴氏家族!還有禹皇留下的禹州‘禹皇門’,釋迦祖師留下的如今八大宗派第一的——摩尼寺。這三大宗派,底蘊是最深地。 因為分別承襲秦嶺天帝、禹皇、釋迦祖師一脈,所以,許多人認為,在這三大宗派內部,隱藏著超級強者。 如摩尼寺,占據兩州之地,卻無宗派能撼動。 畢竟從古到今,秦嶺天帝、禹皇、釋迦祖師、詩劍仙李太白,這四人是最強的四人,都達到了不可思議境界,凡是能承襲他們的衣缽,就不能小瞧。即使禹皇統一地天下分崩離析,可‘禹皇門’卻數千年一直屹立,可見底蘊。 “島主,這是原版寶圖。”銀發俊美少年,從懷中取出兩塊略有殘缺的黑色鐵塊。 “嗯?”古雍接過來。 在殺死鐵衣門門主‘聶融’后,奪得這兩片鐵片,趙丹塵就立即將臨摹出的‘地圖’,以最快速度傳給了島主‘古雍’。 “果然是禹皇寶圖。”古雍一看,便大笑起來,“哈哈……這材料,正是當年禹皇煉出的‘禹石’,傳了數千年,連禹石都有殘缺……可見數千年來爭奪這禹皇寶圖何等慘烈。沒想到,最終落到我青湖島手里。” 旁邊一名紫袍婦人笑道:“島主,那聶融見情況不妙,還想逃。幸好趙師祖攔住他,否則,還真可能被聶融逃掉。” 那銀發俊美少年‘趙丹塵’淡然一 “這禹皇寶圖落到我青湖島手里,也不急在這一兩天。等滅了歸元宗,再安心去找到禹皇寶藏。”古雍面色嚴肅起來,“各位長老,這一次 他們帶軍偷襲延江城,沒想到,鐵萬茂鐵長老他竟然被斬殺。” 十名先天強者都面色大 “島主,那滕青山……”一個個看著古雍。 古雍點頭道:“滕青山已經達到先天,十七歲地先天強者,還能殺死鐵長老。他的潛力太可怕……所以,各位……此次滅歸元宗,殺諸葛元洪是第一,活捉滕青山為第二。相信,活捉滕青山沒問題吧。” “交給我。”趙丹塵開口道。 “趙長老開口,我就放心了。”古雍笑著點頭,“不過各位,去對付歸元宗,千萬不能掉以輕心。這諸葛元洪,當年年輕時,我和他曾斗過一段日子。這諸葛元洪總是會有諸多手段,想殺他很難。” 眾點頭。 若單打獨斗,在場所有人:人有把握贏諸葛元洪,畢竟排名,諸葛元洪排《天榜》第六。最重要的是……諸葛元洪最近六年從未出手! 六年? 以諸葛元洪天賦、悟性,誰知道這六年,諸葛元洪提升到什么地步,創出什么厲害招式?須知同樣的境界,不同的絕招相差很大。比如滕青山,雖為先天虛丹,可‘毒龍鉆’比‘如影隨形’強地多。 而‘赤虎咆’則比‘毒龍鉆’要強。 當然,各有各地優劣,如‘如影隨形’度快,招式連綿不絕。而‘毒龍鉆’瞬間速度最快,威力也極為驚人,就是施展后有瞬間地破綻。而‘赤虎咆’,威力最強,缺點就是消耗先天真元太多,并且招式速度不快。 赤虎咆,就好似‘虎炮拳’有一個蓄勢過程,速度慢了點。 不同絕招,威力不同。 同為先天金丹,有地人名列《天榜》第一,有的人掛在《天榜》末尾,為何?境界上彼此相差無幾,就是各自絕招上差別了。 十一月初五,陰天。 積雪還未完全融化,一陣陣寒風肆意吹著,在江寧郡城城頭上,滿是穿著鎧甲地軍士。 “五萬城衛軍,兩萬外圍弟子,五千核心弟子,三千黑甲軍……人雖然多,可是,能擋住青湖島大軍嗎?”身穿玄鐵重甲,頭戴玄鐵頭盔,手持輪回槍的滕青山,正行走在城墻上巡視著,心里卻有些擔憂。 城衛軍數量是多,可是十名城衛軍軍士,怕都趕不上一名黑甲軍軍士。 “仗著城墻之利,應該能防住。”滕青山暗道,“就擔心……對方一群先天強者,先殺了我歸元宗的先天強者。那就糟了。”十余丈的城墻,對先天強者沒阻攔效果。一旦宗主、長老、統領等人物都被斬殺。 那結局,可想而知。 “青山。”一道溫和地聲音響起。 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遠處一身白色長袍,披散長發的諸葛元洪,正背負著一柄長劍站在墻頭上,寒風吹來,長袍飄飄,諸葛元洪好似要乘風而去。此刻城墻上,核心弟子、黑甲軍軍士們即使再有勇氣,也有些擔憂。 唯獨宗主‘諸葛元洪’,似乎一點都不擔心。 “師傅。”滕青山走過去。 “青湖島的人已經來了,等會兒,你就在我周圍,別離開十丈。”諸葛元洪說道。 雖然疑惑,滕青山還是應道:“是,師傅。” “人來了?”滕青山遙看遠處,以滕青山的視力,總算勉強看到遙遠處的一點影子, 半個時辰后,青湖島的大軍在距離江寧郡城三里處完全集結,那浩浩蕩蕩、密密麻麻地銀蛟軍軍士,就好似陰天時候的無邊無際的幽冷海水。 一想到‘青湖島’三字,不少城衛軍軍士、外圍弟子就嚇得腿軟。 “諸葛元洪!!!” 一聲厚重地聲音,好似天神的聲音從遙遠的天際傳來,響徹整個江寧郡城。 “古雍!”諸葛元洪遙看三里 儒雅的諸葛元洪,和霸道地古雍,這兩人遙遙對視。 墻頭上,包括滕青山在內的三位執法長老,都站在宗主‘諸葛元洪’身后。而鋒、關綠、龐山三位統領,以及諸多長老也都聚集在這。 “嗯?十三人?”滕青山的視力,也能看清三里外大軍的最前面,站著十三人。 十三人一字排開,在中央的一人一身金黃色長袍。十三人站在那,給滕青山壓力要遠超那數萬大軍。 那轟隆隆的聲音再次遠遠傳來—— “諸葛元洪,今天,我親率大軍,不過我也不愿輕易屠戮你歸元宗,我給你三個時辰!三個時辰內,你開城門,全宗投降,我會給你歸元宗留一條活路。若不然,三個時辰后……便讓你歸元宗化為一片焦土!” 厚重地聲音,仿佛雷聲轟隆,在天空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