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5 金鱗衛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送著滕青山消失在黑甲軍人群中,諸葛青眼睛紅了,花閃爍著。(//大軍出的命令實在太迅疾,許多人都不知道。諸葛青也是走出閨房,偶然聽到消息,不由大驚失色,連趕往校場。 當她趕來,滕青山已經出! 要和青湖島血戰? 諸葛青害怕,害怕再也看不到滕青山,看著浩浩蕩蕩的黑甲軍離去,諸葛青再也顧不了其他,高喊‘滕大哥,我等你回來’! 一個年輕姑娘,在大庭廣眾之下,高喊‘我等你回來’,這是需要驚人勇氣的。 “青青。”諸葛元洪走過來,看著自己女兒,不由暗嘆。 “爹。”諸葛青一下子撲進父親懷里,強忍許久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從小到大,諸葛青是第一次真的喜歡上一個人,當看到滕青山帶領大軍離去,諸葛青真的很害怕、很恐懼,恐懼再次看到滕青山,只是看到滕青山尸體! “別哭,你青山師兄會回來的。”諸葛元洪安慰道。 諸葛青仰頭看她父親。 “我派了燕長老過去,他是先天金丹高手。青山他也達到先天,保命應該有把握。”諸葛元洪說道。 “青湖島。就沒先天金丹高手?”諸葛青擔憂道。 “有。不過青湖島同時對付兩大宗派。而且還有將不少高手留守老巢。第一波攻擊延江城地不會太多。”諸葛元洪說道。“宗派不可能保證滕青山毫無傷。一個真正高手。哪一個不是經歷各種困境。經歷生死磨練。才能達到巔峰?” 不管是年輕時代地諸葛元洪。還是現如今地諸多高手。 生死磨練。幾乎是每一個高手必須經歷地。 否則。天賦再好也只是天賦。不經歷真正地生死戰斗。是無法成長蛻變地。 “哥。表哥。你們一定要回來!”青雨也是看著北方遠去地黑甲軍人馬。咬著嘴唇。平時在大大咧咧。可實際上她從小就是在滕青山關懷下長大地。在她心里。最重要地就是父母和哥哥滕青山了。 江寧郡郡城外官道上,三千黑甲軍正迅速地朝南方前進,而滕青山、龐山、燕長老三人都是騎著黑魘馬在大軍的最前面。黑魘馬,作為三大龍馬之一,那是四大統領以及執法長老、宗主才能配備的。 三匹黑魘馬,飛奔在軍隊最前面,滕青山三人絲毫感覺不到顛簸。 “青山,青青她對你可真的不錯,讓一個知書達理的小姑娘,在大庭廣眾之下,喊‘等你回來’,很難得啊。”旁邊龐山笑道,“你可別辜負青青。” 滕青山笑了笑,沒多說。 剛才青姑娘那一聲大喊,那一瞬間,滕青山的確震撼了,那閃爍著淚水地一雙眼眸,透露出的擔憂、害怕,讓滕青山冰封的心裂開了。[要看最新文字版,爬書網] “師叔,燕長老,你們二位,對那青湖島銀蛟軍可熟悉?”滕青山說道。 那銀的燕長老沙啞道:“那銀蛟軍,我黑甲軍還能拼……可是,青湖島最強大的軍隊,并非銀蛟軍。而是金鱗衛!完全由一流武組成的最精英隊伍。” “金鱗衛?”滕青山暗驚。 完全是一流武組成?六千黑甲軍中,達到一流武境界地高手,恐怕也一百多一點。 旁邊的龐山也鄭重道:“那青湖島坐擁九郡,高手當然多。青湖島地金鱗衛,一共兩千人,是青湖島最可怕的軍隊。這兩千金鱗衛,一旦真地殺過來……完全能將我歸元宗六千黑甲軍,盡數殺光。” “兩千?”滕青山倒吸一口涼氣。 難怪在大殿內,其他歸元宗高層緊張成那樣,差距的確太大。 “這金鱗衛肯定有不少要留守老巢,真正出來征戰地,是部分。”燕長老說道。 滕青山面色嚴肅。 “師叔,燕長老。”滕青山開口。 “嗯?”二人看向他。 “我現在最擔心一件事。”滕青山低沉道,“那青湖島派出的軍隊,可能會讓金鱗衛做先鋒,先一步殺到延江城。以金鱗衛的速度,恐怕要比咱們黑甲軍行軍要快的多,如果那樣,城衛隊能擋住金鱗衛?” 龐山、燕長老二人也擔心起來。 延江城城衛隊,是江寧郡九大城中守軍最多的,可也僅僅只是一萬。一萬城衛軍,這身體素質,能力舉五百斤,算不錯了。 “只要數百金鱗衛,恐怕就能迅速地打開缺口,斬殺守將,破開延江城。”龐山說道。 “燕長老,要不,你我二人,先趕往延江城。”滕青山說道。 “你我二人?”燕長老聽了,略微沉思,便點頭,“好,有你我二人在,協助一萬城衛軍,只要金鱗衛不太多,便不足為慮。”這燕長老,乃是‘先天金丹’強,他和滕青山一旦去。 等于是兩根支柱,如果真的慢慢殺,燕長老一人,就能殺死數百金鱗衛! “師叔,這黑甲軍你帶領,快速趕過去。”滕青山說道。 “嗯,你們小心。”龐山點頭道。 “駕!”“駕!” 滕青山和燕長老二人,輕輕一夾馬腹,兩匹黑魘馬速度立 起來。 呼!呼! 兩道黑影一閃,一個呼吸的時間,快便消失在了百丈之外,只在一望無際的雪地上留下淺顯的馬蹄印。 黑魘馬,天下間三大龍馬之一,能日行五千里,速度可想而知。 噠!噠!噠! 馬蹄聲急促,一匹匹高過八尺的神駿戰馬飛奔在官道上,濺起不少積雪,這些戰馬上的戰士身上的鎧甲有著一片片鱗片,通體漆黑,只在肩甲、臂甲等邊緣有著金色條紋。這種鱗片結構的鎧甲,制作起來,比歸元宗地那種整體式重甲,更加復雜,耗費金錢、工藝也更驚人。 當然,關節方面就能更好保護。 “距離延江城只剩下三十里地。”騎著戰馬,飛奔在最前面的,是一身暗金色戰甲的兩鬢斑白老,他那雙凌厲的眼眸遙看北方,“胡長老,我看那歸元宗怕還不知道我青湖島殺過來……” 在他身后,是一襲灰色長袍地中年人,中年人淡漠道:“我們最好,以最快速度拿下延江城,后面大軍會很快跟上。拿下延江城,以后我方軍隊,可以源源不絕地跟上。消滅歸元宗,十拿九穩。” “胡長老,我就懂,島主他怎么那么小心歸元宗?又是偷襲攻占延江城,又是步步為營,先一步滅掉鐵衣門,等諸多高手匯聚,大軍圍上去,滅歸元宗。依我看,和對付鐵衣門一樣,一口氣殺過去,不就成了?”那雙鬢斑白老說道。 “哼,鐵長老,別小看那諸葛元洪!小看諸葛元洪,后果會很可怕。”那中年人說道,“等剩下最后五里地,下馬,施展輕功靠近過去。” 馬蹄聲震動,容易令對方現。 冬天,天黑地很早。 延江城城頭上,密密麻麻大量戰士站著,還有諸多戰士來回巡邏,氣氛前所未有的凝重。其實今天一早,延江城城主、城衛隊隊長就得到傳信,讓他們關城門,小心戒備。青湖島人馬很可能襲來。 而就在不久前,歸元宗又有命令傳來—— 青湖島人馬,可能隨時襲來。 “一個個眼睛瞪大了,多熬一會兒,等到夜里,黑甲軍就趕過來了,到時候大家就輕松了。”一名身披黑色鎧甲的精瘦漢子行走在城墻上,他身后還跟著數精英兵衛。 天色昏暗,幸好有積雪,兵衛都能看清楚遠處。 “有敵人!”一聲凄厲喊叫猛地響起。 整個城頭上所有的兵衛們嚇得心一顫,一個個瞪大眼睛看向城下遠處。“哪呢?”那城衛隊大隊長,也是連趴在城頭上看過去,這一看,不由臉色一變,猛地嘶吼一聲:“弓箭手,準備!!!” 只見城下遠處,一道道朦朧的影子迅速地靠近。 這些人,在鎧甲上竟然都包著一層白布,全身從頭盔到腳,全包著白布。在雪地上,這全身白地戰士,根本很不起眼。 當延江城士兵現時,那些人都沖到了五十長處。 “殺!” 下方那些雪白戰士中傳來大喝聲,頓時,所有全身雪白的戰士速度激增,不顧隱匿身形了。 呼!呼!呼! 一個個仿佛矯捷地豹子,一步便是兩三丈,閃電般沖向延江城。 “高手,都是高手。”城衛隊大隊長‘吳昊’,一看下方那些雪白戰士奔跑的速度,驚呆了,隨即立即瞪大眼睛高吼道,“射!給我射!!!”城墻頭上,密密麻麻的兵衛們撐起強弓,朝下方雪白戰士猛地射去。 咻!咻!咻! 箭矢鋪天蓋地,如蝗蟲般覆蓋而去! 噗哧!嘶啦! 各種聲音響起,那些雪白戰士身上的白布撕裂掉下,可他們一個個盡數穿著黑色戰甲,這些兵衛的箭矢,根本傷不了他們。 城衛隊大隊長‘吳昊’一看敵人露出的鎧甲,臉色大變:“金鱗衛!”不過一般兵衛們卻不認識這戰甲。 “開水,熱油,快!”吳昊嘶吼道。 只見那些金鱗衛們迅速地沖到山腳下,不過高達十丈地城墻,是一流武無法一躍而過的,只見不少金鱗衛猛地蹬裂地面,躍了四五丈高,而后猛地用匕插入城墻內,整個人掛在城墻上。 一瞬間,數十名金鱗衛就‘掛在’城墻上,隨后便要借力,再度躍上去。 “倒!!!”吳昊大隊長猙獰地吼道。 “呼!”開水、滾油直接從上面傾盆倒下,這水、油可是無孔不入,這鎧甲防御再好,也防不住開水、滾油啊。 “啊!”“啊!”不少金鱗衛連跳開閃躲,依舊有不少被燙傷,當然,都只是輕傷罷了。 “火!”那大隊長又吼一聲。 不少火把從城墻頭扔下,下方早就滿地是滾油了,火把一下去,城墻下頓時燃燒起滔天大禍,墻壁上也有火焰。顯然,他們欲要借助火焰阻攔這些金鱗衛。可惜,青湖島第一精兵‘金鱗衛’不是這么容易擋住地。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