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4 領命

元宗大殿,大門緊閉。(點墨站。)(www.).// “嗤嗤~”六盞座燈燃燒的聲音在大殿內很是清晰,大殿內氣氛完全凝固了,不少人額頭上都是汗珠,臉色蒼白有之,雙拳緊握有之……即使是歸元宗高層,在青湖島即將大軍襲來的壓力下,一個個都很是緊張。 “看看,看你們都成什么樣子?”諸葛元洪怒聲道。 大殿內一群人一個激靈,看向宗主‘諸葛元洪’。 “青湖島人還沒來,還沒派出人馬殺過來,你們就嚇成這樣!那我們干脆別打,直接投降算了。”諸葛元洪冷冽目光掃過眾人,“各位長老、護法、都統、統領們,你們說!我們投降,青湖島能讓我們活嗎?” 沉默! 一群人很清楚,那青湖島是要統一整個揚州,如果真的殺來,是絕對不可能讓歸元宗一大群高手活的好好的。或許底層人物能饒,可是歸元宗的精英、高層們,青湖島肯定要全部殺光,以免后患! “來就來,誰怕誰?”一名滿臉長毛的粗壯大漢,怒吼道,“咱們歸元宗,江寧郡城的城衛軍就有八萬!六千黑甲!上萬核心弟子,數萬外圍弟子,這么多人,死守我歸元宗內城。我就不信,那青湖島那么容易就能攻進來!” 黑甲軍第二統領‘龐山’粗狂而蘊含金屬感的聲音響起:“我的父親,叔伯、爺爺乃至各代長輩,都在歸元宗!一句話——宗門滅亡,我龐家子弟先死光!”龐山雙眸隱隱紅,要吃人般。 “龐老二,是條漢子!”一位滿頭銀老笑起來,“我封家子弟,也誓與宗門共存亡!” “殺!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大殿內不少血性男子都咬牙切齒喊起來。在九州大地上。生死隨處可見。能成為高層。幾乎都是有血性有膽色地人物。一開始是到宗門被滅地可怕場景而害怕。可害怕過后。就是瘋狂! 死。也讓青湖島不好過! 歸元宗在江寧郡立足一千多年。許多家族一代代都是為歸元宗效力。如封家、龐家、諸葛家等等……這些家族地孩子。從小開始就被灌輸。要為宗派而戰!一代代下來。與宗派共存亡地信念。早已經根植于靈魂! 如果背叛宗派。也會被天下人恥笑。瞧不起!而為宗派血戰。即使死了。別人提到。也會豎起大拇指! 宗派養你,給你內勁秘籍,給你地位…… 而到了關鍵時刻,你就得為宗派血戰! “好!”諸葛元洪看著眾人,大笑起來,“我歸元宗地弟子沒有一個是怕死的!” “頭掉碗大個疤,怕啥。”那滿臉胡須的粗壯大漢也叫起來。 “師弟說的好。”諸葛元洪微笑道,“自從祖師爺創我歸元宗,一千多年來。沒人能滅我歸元宗,就是他青湖島也不行!我現在可以告訴大家……只要你們聽我調遣,我敢說,他青湖島,滅不了我歸元宗!” 所有人都吃驚地看向宗主‘諸葛元洪’。 “師傅哪來的把握?”滕青山也很吃驚。 ‘歸元諸葛’,他的睿智天下皆知,如果常人說那話,在場的人只認為是說大話。可是既然是宗主‘諸葛元洪’說這一句話,雖然有些不可思議,可是大家心底都有些相信了——或許,宗主真地能保住歸元宗! 諸葛元洪,就是歸元宗的定海神針! 在眾人的注視下,諸葛元洪微笑著,笑容中有著一切都在掌控中地自信! “血戰,必須有死的準備。”諸葛元洪掃過眾人。 滕青山心中血液在沸騰……殺戮?他從來沒有怕過殺戮!他從前世七歲起,就是在殺戮中度過的。如果論在千軍萬馬中保命的同時還殺敵,估計,沒人能比滕青山做的更好。 “當然,現在青湖島,僅僅是公開,統領徐陽郡、天南郡。并沒有說要滅我歸元宗和鐵衣門。”諸葛元洪笑道,“所以,大家現在可以略微放心。嗯……今天中午,我就在這大殿擺宴。” “今天一天,大家都呆在大殿內。”諸葛元洪說道,“以我推斷,青湖島如果要對我歸元宗動手,應該就在今天。如果今天還不派出人馬……估計要等好些日子。” 眾人點頭,絲毫沒因為諸葛元洪地話而輕松。 大家都明白,青湖島動手可能性極高。 歸元宗高層都聚集在大殿內,可以隨時接受宗主命令,大家彼此交談,同時也忐忑等待著……中午,一群人也就在大殿內吃了午飯。 下午,雪停了。 天地間一片白色,光芒也映照的大殿亮堂堂地,可大殿內的歸元宗高層們在聊天地同時,一個個都注意著外面,等待著傳來的消息。不少護法、都統都深呼吸,或閉眼養神,乃至輕輕敲打腦袋。 顯然,焦急的等待,產生地無形心里壓力,已經令大家精神上有些不堪重負。 咚!咚!咚! 迅疾的腳步聲迅速從大殿外傳來,幾乎一瞬間,大殿內地長老、護法、都統一群人都轉頭朝外面看去, 灰袍中年人沉著一張臉飛速地跑進歸元宗大殿。 “呼!”殿內不少人都忍不住站了起來。 “宗主。”灰袍中年人立即將卷起的密信遞給宗主‘諸葛元洪’。 諸葛元洪皺著眉頭,仔細地閱讀這一封密信。 大殿內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諸葛元洪……誰也不知道,這密信中到底寫了些什么。大殿內一瞬間靜地恐怕連一根針落下都聽得見。 “噼啪!”座燈燃燒產生的聲響,令大殿內不少人心里都不由一顫。 諸葛元洪看著這封密信,看了許久…… “怎么看這么久?”滕青山也因為氣氛,壓抑地好似缺氧,無法呼吸般。他盯著他的師傅‘諸葛元洪’。 終于—— 諸葛元洪視線從密信上移開,抬頭看向眾人,隨即起身。 諸葛元洪披頭散,一身白色寬松長袍,可此刻,他站在宗主座前,氣勢凌厲地如同一柄出鞘利劍,他目光掃過眾人,淡淡道:“準備戰吧!” 諾大的大殿內,寂靜無聲,‘準備戰吧’,宗主‘諸葛元洪’看似平靜地一句話,卻讓在場所有人都好似看到,千軍萬馬彼此血腥廝殺的場景,這不是普通的一戰,而是歸元宗生死存亡一戰! “呼!”兩位執法長老站了起來。 呼!滕青山站了起來。 龐山、臧鋒、關綠等諸位長老也站起,其他都統、護法們也緊接著一個個站了起來,一個個看似都很平靜。 從今天上午開始,等待了三個多時辰! 三個多時辰的煎熬,大家還存在一絲奢望,奢望那青湖島能不戰,大家惶恐等待著,受著前所未有的煎熬。當最后,‘準備戰吧’四字從宗主‘諸葛元洪’口中吐出來,所有人卻反而平靜了。 結果已經出來了—戰! 沒得選擇! “根據消息,青湖島駐在徐陽郡邊界的銀蛟軍兩萬人馬,已經出,全部殺向楚郡!其中先天高手未知。”諸葛元洪淡漠道,“顯然,那青湖島打的注意,是第一個先滅掉鐵衣門,隨后再滅我歸元宗!” 眾人暗驚。 兩萬銀蛟軍?銀蛟軍可是堪比黑甲軍地軍隊,黑甲軍才六千,滅那鐵衣門竟然派出兩萬?而且,先天強數目還是未知的。這還是最先現的第一波!誰也不知道,是否會有第二波人馬。 “我預計,青湖島對付我歸元宗人馬已經出,只是消息還沒來地到達我這。”諸葛元洪聲音依舊平淡。 “滕青山,龐山,燕長老,聽令!”諸葛元洪目光掃去。 滕青山、龐山,以及原先兩位護法中的頭花白老都站了起來。 “你們三人,帶領我黑甲軍第一領、第二領一共三千人馬,以最快速度趕往我江寧郡最南邊的‘延江城’!帶領延江城的城衛隊,守住延江城!”諸葛元洪吩咐道。 “領命!” 三人盡皆拱手,齊聲道。 而后整個黑甲軍軍營都沸騰了,第一領和第二領的黑甲軍軍士們,最多能和住在一起地親人們說兩句話,而后就立即穿上重甲,騎上戰馬,手持著兵器,一個個開始迅速地在校場聚集。 從諸葛元洪之前下令,到滕青山、龐山去傳令,召集閑散在各處的軍士,再到集合,不足半個時辰。 黑甲軍軍營校場。 黑壓壓一片,三千黑甲軍軍士盡皆騎著戰馬,一個個方陣列好,有地是長槍方陣,有的是戰刀盾牌方陣,有地是弓箭手方陣……三千黑甲軍軍士,好似一潛伏的巨獸,不出一絲聲音。 滕青山一身玄鐵重甲,頭戴頭盔,手持輪回槍,騎著黑魘馬!滕青山瞥了一眼遠處,妹妹青雨正在那。 滕青山、龐山、燕長老三人都戰馬,看著前方宗主‘諸葛元洪’。 “青山,你是第一統領,此行是以你為主!”諸葛元洪囑托道,“你也聽聽你師叔,還有燕長老的意見。” “是。”滕青山應道。 “好了,出吧。 ”諸葛元洪鄭重道。 滕青山一扯韁繩,掉轉馬頭,一舉輪回槍,高聲喝道:“出!”聲音回蕩在整個校場上空。 轟隆隆~ 三千黑甲軍開始有條不紊地出,形成一條黑色長龍,連綿不絕地朝北門方向前進的黑甲軍氣勢雄渾,一個個戰士都知道此次是有大戰,身為黑甲軍軍士……在輝煌最耀眼地時候,就是血戰之時! “此戰,不知道多少人能回。”滕青山也緩緩行進。 “滕大哥!”一道急切的聲音傳來。 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在黑甲軍人影后面,諸葛青正站在青雨前方,連揮手,臉上滿是擔憂之色,大喊道,“我等你回來!” 滕青山心中不由一顫,只是一揮左手,而后又繼續隨著大軍,浩浩蕩蕩地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