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1 第四招

第四篇赤虎咆第四篇第三十一章第四招事一身輕,身為黑甲軍第一統領,滕青山平時根本: 在修煉之余,滕青山也在江寧郡內,歸元宗北邊不遠處購買了一座占地極廣的府邸,這府邸前任主人是位大鹽商,為了做一筆大生意要銀子周轉,便賣掉了這一座府邸,滕青山出手,花費三十萬兩銀子買下! 清晨。 歸元宗北大門,身穿黑色盔甲的守衛站得筆直,大街上的行人根本不敢靠近這北大門。 “統領大人!”見到五人走來,這些守衛立即躬身行禮。 “嗯。” 滕青山笑著點點頭,便帶著妹妹青雨、表哥青虎,還有諸葛云、諸葛青兄妹二人,一行五人走過歸元街,沿著運河大堤一路向北走。在江寧郡城城內的東北區域,屬于富人們的區域。 而臨近江寧郡的府邸,更是價值高昂。 僅僅走了三四里地,滕青山便停下。 “就是這座。”滕青山指著那大門,這府邸大門足有六七丈寬,在府邸兩側,更擺放著兩座揚起前蹄的駿馬石雕,使得整個府邸霸氣十足。原先大門上方的牌匾已經被撤下。 “老爺!”一看到滕青山。在大門口地中年人立即迎上來。 “大手筆啊。”諸葛云一看。不由眼睛一亮。感嘆道。“大哥。你這府邸從外面看就不小。占地得有好幾畝吧?咱們歸元宗雖然占地夠廣。可人太多了。我也就分到幾間房子罷了。還趕不上你這零頭呢。” “占地。大概十畝多點。”滕青山說道。 “十畝地啊。”青雨、青虎也驚喜起來。 “大家進去看看。”滕青山立即帶進去。這假山、荷花池、花園、石雕等。亭臺樓榭在山山水水中。將空間凸顯地很大。在這府邸中。一群人走了一會兒。青雨甚至于走地都迷糊了。 不得不說。這揚州鹽商地確懂得享受。 “老爺。” “老爺。” 一路上,這府邸內的侍女么見到滕青山就恭敬喊道。 “還有這么多漂亮侍女啊。”諸葛云感慨道。 “諾大一個府邸,單單打掃,還有澆花等等,就要不少人。所以這些侍我遣散部分,也留下了一半,再少,這么大的府邸沒法弄了。”滕青山說道,“原先的護衛,我全部遣散,有親衛隊,不需要他們了。” “對,我黑甲軍親衛隊,當然比那些什么護衛,好多了。”諸葛云也說道。 身為第一統領,是有親衛隊的。 這親衛隊,統領住在外面,親衛隊也要跟著保護統領,這是歸元宗規矩。 “喝!” “哈!” 走到一片空曠練武場中,已經看到不少親衛在晨練著。 “哥,買這么大的府邸,怎么住啊。”青雨低聲道。 “買這么大,我們住是其次,將來爹娘,還有我滕氏一族的人。”滕青山說道,“沒有長盛不衰地勢力,等哪年,我老了死了。滕家莊在鄉下,面臨各種危機,還是進城好。在城內是最安全的。這府邸,住兩千多人嫌擁擠。不過數百人住下沒問題!” 滕青山早為滕家莊謀了出路。 永遠在鄉下是肯定不行的,滕家莊既然有祖傳打造兵器的手藝,而且絲毫不亞于宜城最頂尖的匠師。既然如此,即使進城,那滕家莊族人們也不會坐吃山空。 “嗯嗯。”青雨聽了大喜。 “這事,等我接爹娘過來,我會先跟他們商量一下。”滕青山笑著說道。 走在府邸內。 “滕大哥。”諸葛青笑著道,“你搬入新府,這可是一件大喜事,我也送不起太貴重的東西,嗯,給!”說著她將她背在身后的包裹拿出,然后遞給滕青山。諸葛青捧著包裹,亮晶晶的眼睛盯著滕青山。 “還有禮物。”滕青山驚訝笑著,同時接過。 “哥,這可是小青她親自選的布料,從宗內要的雪蠶絲,從頭到尾,可都是小青她親手做地,你打開看看啊,穿穿看,看小青的女紅怎樣。”青雨也連說道,同時還偷偷向諸葛青一眨眼,諸葛青不由有些臉紅。 “對,解開看看。”諸葛云也催促道。 滕青山也就笑著打開,這是一件石青色的衣袍,摸在手上挺柔滑舒坦的,應該是上等布料。 “呼!”一展開,滕青山便直接穿在身上。 “大小剛剛好。”滕青山還看看衣內,里面是一層雪蠶絲,“小青這手藝真的不錯。”忽然滕青山目光鎖定了口袋旁雪蠶絲上。 雪蠶絲是白的,那一抹暗紅血跡很顯眼。 一直忐忑,擔心滕青山看到的諸葛青,見滕青山臉上表情:“他看到了!”不由臉紅,尷尬道:“滕大哥,那,那,那是我不小心,針刺破手指,滴上去的。” “針刺破手指,妹 手藝,還會刺破手指?”諸葛云驚訝道。 “不小心嘛。”諸葛青連道。 “小青辛苦了,這件衣服很不錯。”滕青山笑道,“雪蠶絲內層,穿在身上也舒服。” 諸葛青聽了不由笑了。 在歸元宗,黑甲軍都統一級別就可以在外居住了,至于統領、長老更不要說,至于執法長老,權利更是高地嚇人。 滕青山正式,成為執法長老的日子,定在了十一月初三。 而滕青山購買的那座府邸,被妹妹青雨,定名為‘滕府’,按照妹妹青雨的話說,看到別的府邸,什么‘李府’,什么‘郭府’,她就很嫉妒。所以,也給自家的府邸,定為‘滕府’! 將來滕家莊族人們也會住進來,滕府,名字倒是適合。 十一月初二這一天傍晚時分。 滕府,滕青山獨占的一處練武場內。 “轟!”“轟!”“轟!”“轟!”…… 一聲聲爆炸聲,從練武場內傳出來,只見只是穿著長褲,赤裸著上身的滕青山,上身盡是汗滴,左手抓著輪回槍中部,右手抓著末尾,右手猛地一個前送,悄無聲息中,左右手間就發出了完全迥異的力道。 槍頭產生模糊幻影! “哼!”滕青山猛地松開左手,右手抓著輪回槍,借勢就是一個凌厲的前刺。 一股火紅色螺旋勁竟然纏繞著槍頭,這成螺旋形狀地火紅色先天真元,竟然旋轉著,朝輪回槍的槍尖聚集去,那么強地螺旋結構先天真元,瞬間便壓縮成了一點,聚集在槍尖位置! 就是空氣瞬間壓縮成一點,極高壓強下,爆炸開的威力都很驚人,更別說先天真元了。 “轟!”輪回槍槍尖處發出了震耳的爆炸聲,周圍的氣刃亂飛,草皮早就劃出一道道深溝。完全能想象,這槍尖如果刺在敵人面前,猛然爆炸開的一點,會何等可怕。 自從達到先天境界,這先天真元能夠離體存在,滕青山這五行槍法地第四槍,已經完成一半了。 “不對,不對!” 滕青山皺眉,搖頭。 因為是實驗招式,所以試驗的先天真元很稀少。 “這么一點先天真元,凝聚成了一點。和輪回槍本身地力量穿透力,都無法結合。更別說,全力施展了。”滕青山暗自搖頭,這形意五行槍的第四招,是融合《烈火五式》以及虎炮拳地意境創出的。 按道理一旦施展! 強大地先天真元會在槍頭形成漩渦,而后沿著漩渦的力道,順勢在槍尖處壓縮成一點!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 是滕青山按照‘虎炮拳’的方式,爆發出的最強勁力,透過輪回槍,產生一股驚人穿透力。單單這一點,威力便不弱于毒龍鉆。而‘第一點’先天真元沿著螺旋力道壓縮成一點,威力也接近‘毒龍鉆’。 一旦兩點結合,威力將極為可怕! “兩點結合,的確太難。”滕青山搖頭。 這對輪回槍控制要求太苛刻了。 必須先以‘火盡薪傳’的原理,令先天真元能形成漩渦并且壓縮成一點,其次立即轉為虎炮拳發勁,令全身勁道透過輪回槍爆發。 還要令兩點威力,在同一瞬間爆發!達到最強效果! “我只是使用極少量的先天真元,都不成,怎么辦呢?”滕青山有些煩惱。 這個問題,他苦惱好些日子了。 如果讓諸葛元洪知道,估計會驚呆了。 滕青山這一招,施展難度太大。 無論是心境要求、力量要求、先天真元要求,乃至于對輪回槍的控制要求,都苛刻到極致。 “最大的問題就是,令先天真元以螺旋結構,壓縮成一點。必須要絕望中存有一絲希望的心境,可虎炮拳,又是憤怒地狂暴心境……兩股心境不一。”滕青山思慮許久,臉色陡然一變,“不對!錯,錯,錯!!!先天真元,控制方法錯了。” 滕青山眼睛亮起,當即準備再度試驗。 就在這時候—— “哥!”妹妹青雨跑來了,“你還修煉啊。” “有事?”滕青山疑惑看著妹妹。 “明天哥你就正式成為執法長老了,今天晚上,我和小云,還有小青,準備帶你一起夜游運河!先提前慶賀一番嘛。”青雨連說道,滕青山看看天色,便笑著點頭:“也好,我去沖一下,換下衣服。” 看著滕青山離去,青雨激動的一捏拳頭:“嘿嘿,小青,成不成,就看你的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