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9 裴三

第四篇赤虎咆第四篇第二十九章裴三傅,我暫時不想成親//”滕青山說道。 諸葛元洪深深看了滕青山一眼,而后便笑起來:“哈哈,我明白你這孩子為什么十七歲就能達到先天了!你跟那項凡塵一樣,全身精力都耗費在這上面。不過青山,我得提醒你,這婚嫁,也是人生的大事,你可不能忽略。” “嗯,我懂。”滕青山其實也挺頭疼。 青姑娘,的確是個好姑娘,那宛如謫仙般的氣質,很純凈。這樣的姑娘,在這樣的亂世中很少見,一般經歷過血腥事,很難保持那份純凈。而諸葛青是宗主女兒,生活安逸,加上諸葛元洪良好的教導,才能擁有這番氣質。 奈何,滕青山對青姑娘,只是對妹妹般的關心。并非感動心靈的那種。 然而師傅‘諸葛元洪’說的,滕青山也懂。 婚嫁,的確是大事! 這是古代社會,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在滕家莊時,父親‘滕永凡’就曾逼過滕青山早點成親,現在,是看滕青山進入歸元宗需要好好打拼,這才肯拖延幾年的。 “即使為了家里考慮,也得傳香火。父親就我這么一個兒子。”滕青山暗自嘆息,“不管怎樣,過幾年還是得娶妻生子。”對于是否能找到,像小貓一樣能讓自己感動的女人,滕青山都沒一點信心。 可這輩子單身,滕青山肯,父母第一個不同意。 以滕青山地孝心。還不敢斷了家里香火。 “師傅。我在回來途徑武安郡城。在那。遇到一個高手。皮膚黝黑。身體壯碩。名為‘鐵塔’。他向我挑戰……可我現。這人應該是先天強。”滕青山將埋在肚子里地疑惑說出來。 諸葛元洪大吃一驚:“先天強挑戰你?他難道知道你達到先天?” “看樣子。事先并不知。”滕青山說道。“不過和我切磋后。應該知道了。” 自己能擋下那一鐵锏。那鐵塔當然能猜到滕青山實力。 “最奇怪的是,他在爆真正實力的時候,眼中閃過一道金光。”滕青山疑惑不解。 “眼中閃過金光?”諸葛元洪聽了皺眉道,“嗯,聽你這么一說,這個叫‘鐵塔’的男子,應該是摩尼寺的!” “摩尼寺?”滕青山有些驚訝。 “嗯,天下八大宗派,唯有摩尼寺是佛宗,咱們另外七大宗派,都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而眼中閃過金光,也唯有摩尼寺地了,畢竟,摩尼寺佛宗求的是‘舍利’,而我們修煉求的是‘先天金丹’。眼中神若實質,金光一閃,佛宗,只要達到羅漢果位,就能做到。而我們,必須達到‘先天金丹’才成。” 滕青山聽的不太懂。 因為對佛宗修煉他不懂,似乎,摩尼寺的修煉方法,和其他宗派完全不同。 “總之,那鐵塔,九成九,是摩尼寺的。”諸葛元洪說道。 “師傅,這鐵塔,是一個叫裴三的中年男子護衛。”滕青山緊接著說道,“那天,在武安郡城。這裴三,一擲就是一萬兩黃金,買下了一名花魁。而且,這位裴三對青湖島少島主‘古世友’,很瞧不起。” “羅漢果位高手,當護衛?”諸葛元洪有些吃驚,“這裴三,是摩尼寺地大人物?可摩尼寺對浪費錢財是非常反對的,用一萬兩黃金買下花魁。摩尼寺怕是不允許。” 諸葛元洪也驚訝了。 摩尼寺,那可是八大宗派之! “我有些看不透。摩尼寺麾下,是有人賺錢。可即使有錢,他們也不敢花費一萬兩黃金購買花魁……甚至于去得罪青湖島少島主!”諸葛元洪很確定,摩尼寺高層是可以瞧不起青湖島,也可以動用大量錢財。 可是,能進高層,肯定是寺內僧人,寺內僧人,是必須禁女色的。更別說花錢買花魁了。 至于俗世弟子,不禁女色,可在摩尼寺不可能擁有高地位。那些俗世弟子,恐怕還不敢瞧不起青湖島少島主。 “兩種可能,一個,這裴三對摩尼寺有大恩,令摩尼寺派羅漢果位高手前來當護衛。第二,這裴三是超級強,或他地長輩,是超級強。厲害到能從摩尼寺偷盜出佛宗秘典,讓那護衛修煉,并且還讓護衛達到先天!”諸葛元洪說道。 滕青山聽得暗驚。 這兩個可能,不管怎樣,這裴三都不好惹。 “青山,沒事就先回去休息。”諸葛元洪笑道。 “是,師傅。”滕青山離開書房。 揚州,武安郡城。 豪奢府邸的涼亭下,古世友鐵青著臉坐在石凳上,他面前恭敬站著大胡子壯漢。 自從那天,裴三帶著護衛‘鐵塔’、夢杜鵑二人離開后,古世友就立即派遣出數千人 三,到后來,甚至于派遣了上萬人。以他古世友遣上萬人僅僅是一句話地事。 在他青湖島掌控的區域,上萬人,竟然到第二天上午,才找到裴三等人。 直到此刻中午時分,消息才傳到古世友這。 “李將軍!”古世友看著大胡子壯漢,“你說,數千城衛軍圍住那裴三他們,被殺死了數百人,那位帶領數千人的大隊長,還被人抓住?”古世友臉色鐵青,“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青湖島的臉,都被你們丟盡了!!!對方才三個人,還有一個是柔弱女人。你們數千號人!要是我,早抹脖子了!” 這大胡子壯漢連道:“少島主,那黝黑壯漢,是先天強,全身撐起氣罩,弓箭難傷,輕易地就抓住了帶隊地大隊長。” “先天!”古世友氣的咬牙,“全是狡辯,貪生怕死罷了!先天又怎樣,他難道能一下子殺光數千人?先天真元是有限的,數千號人圍上去,那個先天護衛,最多殺數百人。其他人就抓不住那裴三?” 大胡子壯漢苦澀道:“少島主,我城衛軍并非膽小怕死,可是那裴三比他護衛,更厲害。” 古世友怔住了。 “我們的人圍上去,可那裴三一記手刀,就殺死圍上去的數十號人。”大胡子壯漢說道。 “離體刀光?也是先天強。”古世友臉色不由一變。 一個先天護衛,其實已經讓古世友心中忌憚了。可是那裴三,竟然也是先天強。古世友就要認真考慮了……須知,鐵衣門一共三個先天強。歸元宗,加上滕青山也才四個先天強。 先天,是很難達到的。可那裴三,主仆二人就兩個先天了。 “什么來頭?”古世友猶豫起來。 “少島主,那裴三還讓我們地人,給少島主帶一句話。”大胡子壯漢道。 世友沉著臉道。 “那裴三說……”大胡子壯漢苦笑道,“告訴那古世友,不想死,就別來煩我!” “好大的口氣。”古世友眼睛瞇起。 大胡子壯漢心底忐忑,以他對少島主地認知,遇到這種侮辱,肯定要暴怒。 “讓所有人都退回來。”古世友冷聲道,“還有……等會兒我就要回青湖島,你去通知一下我師妹他們。” 胡子壯漢立即退去。 安陽河河道內,一條上下兩層的游船緩緩行進著。 夢杜鵑坐在頂層艙內彈著七弦琴,琴聲回蕩在安陽河兩岸,一身黑衣地船夫在船尾搖著船槳,而紫袍男子‘裴三’卻是在前甲板上,愜意地躺在木椅,聽著琴聲,搖頭晃腦嘴里哼著小曲。 “老爺,您說那古世友,會不會再派人追過來?”那壯漢‘鐵塔’站在裴三身后。 裴三閉著眼哼著小曲:“嗯?放心,那古世友如果傻到這程度,就不可能名列《地榜》,不過這次來揚州,玩了一趟還真不錯。那滕青山比我預料的要好,而且,還附帶著,找到了杜鵑姑娘這樣地琴師。” “那滕青山,十七歲就先天,的確厲害,唯有數百年前的妖僧‘項凡塵’能比啊。”那壯漢‘鐵塔’也贊道,“不過那滕青山練的是槍,而歸元宗,在槍法上很一般,老爺,滕青山的天賦,會不會被歸元宗糟蹋了。” “看著便是!再過數十年,不就知道了?”說完,裴三又瞇著眼,哼著小曲了。 游船緩緩朝西邊前進著。 歸元宗,諸葛青的閨房內。 午后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諸葛青正在桌前做著衣服,這是一件石青色的外袍,已經差不多完工了。諸葛青此刻正拿著針線,在外袍內縫制著口袋。 “滕大哥也該從蠻荒回來了……”諸葛青想著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笑容,這一件石青色外袍,是她親自選料,甚至于衣服內層,是一層雪蠶絲,這件外袍穿在身上,保溫效果堪比上等的裘衣,而且也能防御一般弓箭。 “爹說,要幫我說親……不知道滕大哥他……”諸葛青想到這,臉都紅了。 就在這時,諸葛青透過窗戶,看到遠處一道人影走來。 “爹?”諸葛青放下針線,起身走出了屋子。 “青青,下午沒練劍?”諸葛元洪微笑道。 葛青點頭,當然沒練劍,她在做衣服。 “對了,你青山師兄,他今天剛回來。”諸葛元洪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