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7 歸元宗內

九鼎記第四篇第二十七章歸元宗內 時周圍上千號人一片喧嘩。/首/發 挑戰《潛龍榜》第一人滕青山? 滕青山眼睛瞇起,冷冽目光掃過那黝黑大漢:“要和我比上一場,先報上真名來!” “我就叫鐵塔!”黝黑大漢沉聲道。 “滕統領,這個傻大個要挑戰你,你可別陰溝里翻船。”古世友笑著說道,他這話顯然是瞧不起那‘鐵塔’,沒法子,那黝黑大漢的老爺‘裴三’之前話語,令這古世友很不舒服,憋了一肚子火。 如果是一般紈绔子弟,早就命人殺了。 不過古世友不是常人,他不想現在惹這神秘的裴三。 “陰溝里翻船?”紫袍男子‘裴三’笑呵呵道,“火焰山上,聽聞古世友你敗給了華赤柱!” 古世友盯著這裴三,心底起了殺機。 “我這護衛,是華赤柱師傅!”紫袍男子‘裴三’說道。 “華赤柱師傅!” 一片嘩然! 滕青山也是大吃一驚。那個在火焰山腳下。使用長棍擊敗古世友地華赤柱。他也見過。沒想到眼前這黝黑大漢。是華赤柱師傅。 “你說是華赤柱師傅。就是了?”古世友哼了聲。 “信不信是你地事。不過。連徒弟都能勝你。鐵塔贏你輕而易舉。”裴三淡笑道。古世友目光中寒光一閃。心中殺機升騰:“這裴三。我定要親手殺了他!” 那鐵塔從背后拔出了一雙黝黑地粗壯鐵锏:“滕青山。請!” “嗤嗤!” 滕青山從包裹中取出兩截輪回槍,接了起來,隨后手持一桿輪回槍,吩咐那在身側的護衛:“看好我的包裹。”“是,統領大人。”那護衛恭敬道。 “請!”滕青山如一根標槍般筆直,站在那。 二人隔著三張桌子。 “哼!”黝黑大漢一手持著一根鐵锏,猛地躍起,越過三張桌子,仿佛一頭大黑熊朝滕青山撲來,手中兩根鐵锏霎那間便化作兩條黑龍砸向滕青山,帶起一陣凌厲的狂風,周圍地人立即又避讓了老遠。 “太托大了吧!” 滕青山大喝一聲,手中輪回槍便猛地刺出。 “鏘!”槍頭和鐵交擊。 “好強的力道,得有萬斤!”滕青山大吃一驚,同時一聲怒哼! 轉而就是一記‘火上澆油’,輪回槍槍頭強勁的反彈力,震得那在空中無所借力的黝黑大漢朝湖面拋飛了過去。 黝黑大漢在湖面上踩了一下水面,而后躍上花船頂部。 “哈哈……滕青山,是我小瞧你了。”黝黑大漢笑道。二人廝殺,即使撲向對方,一般離地都很近。因為……一旦躍的太高,沒地方借力。就無法改變方向,容易被敵人所乘。除非非常自信。 否則,很少有人選擇躍那么高廝殺。 “你的實力也不錯。”滕青山腳下一點,如離弦之箭,勁射向花船艙頂。 長槍如一條銀色游龍,直刺那鐵塔地喉嚨。 “砰!” 二人一次交擊,那鐵塔腳下的艙頂被震得斷裂開,他立即朝后面飛去。而滕青山在艙頂一點,仿佛一頭雄鷹盯著獵物,直接撲向那黝黑大漢,一桿輪回槍,化作道道槍影,好似根根箭矢直射要害! 如影隨行! 蓬!蓬!蓬! 滕青山和黝黑大漢,竟然踩著水面,從湖岸這邊,一直殺到湖岸對面。強烈的氣刃,令湖面湖水都爆炸開來,轟隆隆~水面爆裂聲不斷。 滕青山地槍影,好似盛開的萬千多梨花。而那鐵塔的一雙鐵锏也好像兩扇鐵盾,防御的完美無缺。 “喝!”鐵塔大漢猛地一聲暴喝,眼眸中也隱隱金光一閃,右手地一根鐵猛地朝滕青山劈來。 轟!氣爆聲響徹天際! “這家伙藏拙。”滕青山臉色一變,立即施展‘混元一氣’槍法,欲要卸去對方這一擊之力。 鐵和輪回槍撞擊,平地一聲爆響。 “呼!”滕青山被震得反拋飛開去,在湖面上,滕青山踩了一下水,這才躍上一艘花船甲板上。 “這人,難道是先天強者?”滕青山目光瞇起。 剛才那一下爆發力差不多得有十五萬斤,后天強者不可能爆發出這么強。 “滕青山,潛龍榜第一,名不虛傳,佩服,佩服。”那黝黑大漢一拱手,便立即躍起,隨后在湖面上一踩,就飛到了那紫袍男子身旁。 “老爺。”黝黑大漢躬身。 “走吧。”紫袍中年人‘裴三’當即帶著這黝黑大漢以及抱著古琴的女子‘夢杜鵑’就這么離去了。 “呼!”滕青山躍回岸上,疑惑看著那紫袍男子三人離去:“那黝黑大漢,剛才發出厲害一招,眼睛中金光一閃。我絕對沒看錯!這漢子,是個先天強者!一個先天強者,竟然成為護衛……這紫衣男子是誰?” ,我還有事,以后咱們再好好聚聚,現在我就先走了友起身說道。 “滕統領。”那紫衫女子溫瀟也是一拱手。 隨后,他們這一對師兄妹,帶著五名年青男女離去了。滕青山卻沒注意……在古世友身后的五名男女中,有一個黑衣俊秀少年經常盯著滕青山看,此人正是當初滕青山去金礦駐守時,救下的少年——閻丹辰。 閻丹辰深深看滕青山一眼,隨后便跟著少島主迅速離去了。 救之恩,他從未忘! “滕統領,老朽……” “滕統領……” 周圍一個個富商都來打招呼,滕青山略微一拱手,便拿起包裹,朝王胖子所在府邸走去。這些人實在太惹人煩,他懶得招呼。剛剛走出人群,滕青山就看到遠處跑過來地王胖子。 “統領大人。”那王胖子連從懷里取出一封信,“小姑娘的信,在這!” 滕青山接過。 “統領大人,那選花魁,估計還有一個時辰呢。”王胖子驚訝道。 “不看了,等一下我就回歸元宗。”滕青山翻開信件,上面地字跡,很是娟秀—— “滕大哥: 本來我想按你說的,當一個普通人。不過,就在你走了不久,我在武安郡城逛街時,碰到了我師父。她收我為弟子,還給我喝了一小杯汁水,很好喝,我地經脈幾乎都通了。我現在已經能練內勁了。我心底其實不想當普通人,我想和滕大哥一樣,殺那些強盜土匪!” “那大仇,我和師父去報,不麻煩滕大哥了。等我出師后,我會去滕大哥你的!一定會地…… 小留字!” 滕青山看完后笑了:“小她也是有好運氣,她師傅給她喝的,應該是‘玉精之髓’。” 那玉精之髓,可比朱果等要珍貴地多,能改善筋骨,一般人能夠一次性打通所有經脈。小本身經脈雜質多,也接近全部打通。 武安郡城,一間幽靜書房內。 “找到紫袍男子‘裴三’他們三人了嗎?”古世友沉聲道。 旁邊大胡子壯漢連道:“城衛軍已經派了五千人馬去找了,可是,那紫袍漢子三人不知道藏在那,還沒找到。不過少島主你放心,他們三個人,絕對逃不掉。” “哼。”古世友目光冷冽,“那個裴三今天囂張的很,根本沒將我青湖島放在眼里。不將他抓住,這口氣我咽不下。好了,你趕快去安排人,給我仔細地查!我就不相信,他們三個大活人,能逃得掉!” “是。”大胡子壯漢心底一顫,連離開書房。 那裴三今天地確惹得古世友很惱火,可他看不透裴三,所以沒敢當場發火。 一旦當場發火,如果對方是厲害強者,很可能自己完蛋。所以他忍,忍到派遣手下人馬!他青湖島,乃是九州大地上八大宗派之一! 在揚州,沒人敢跟青湖島叫板! “呼。” 古世友長舒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潛龍榜》第二?哼,過不了多久,這位十七歲的天才,《潛龍榜》第一就沒了,我又將是新的第一!” 揚州,江寧郡城,歸元宗內,諸葛元洪地書房中。 “傳令給北門守衛,讓滕青山統領一回來,立即就到我這!”諸葛元洪吩咐道。 “是,宗主。”青衣弟子躬身道,隨后立即離開書房趕往北門處。 諸葛元洪看著手中這條密信,這是武安郡城傳來的消息——“滕統領從蠻荒歸來,無傷!”短暫十個字,惹得諸葛元洪心境不再平和。 “不知道,青山他有沒有得到朱果,如果得到……”諸葛元洪有些激動,“十七歲的先天?”人不可能永生不死,所以,修煉速度也決定以后成就。有的人過百歲才先天,有地人五十歲先天,而滕青山十七歲先天。 區別太大了。 十七歲就先天,那將有足夠的時間,達到一個巔峰高度! “就是不知,有沒得到朱果。”諸葛元洪也有些擔心,去尋找朱果,本身就是撞大運的事。 正午時分,陽光燦爛,歸元宗北門處。 “律律~” 馬蹄高高揚起,滕青山直接從青鬃馬上躍下。 “統領大人!”北門處的守衛們恭敬喊道,隨后立即有人幫忙牽馬,其中一個護衛連道:“統領大人,宗主傳令,讓你一回來,就馬上過去!” “馬上過去?”滕青山驚訝,隨即心中明白了,“師傅他,估計想知道,我有沒有得到朱果,是否達到先天。” 將青鬃馬遞給守衛,滕青山背著包裹就立即趕往諸葛元洪的住處。 如果您喜歡第四篇第二十七章歸元宗內的內容,請為作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