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26 鐵塔護衛

第四篇第四篇第二十六章鐵塔護衛 古世友和紫衫少女,也就和滕青山坐在同一桌。(7★星★閣★純★★為您奉獻)愛//書者/首/發 “滕統領,這位是我師妹溫瀟。”古世友說道,那紫衫少女眉毛比較濃,反而有著一股英武之氣,紫衫少女仔細看了看滕青山,也微笑道:“溫瀟見過滕統領,可惜,上次我沒跟師兄去火焰山,否則,也能看到滕統領的‘火焰槍’威力了。” 滕青山一怔。 “火焰槍?”滕青山笑道,“溫姑娘,這‘火焰槍’又是怎么回事?” 溫瀟驚訝道:“滕統領不知道嗎?最新版本的《地榜》,說滕統領的槍法如火焰般狂暴、猛烈,而且滕統領你也是在火焰山成名,在九州大地上,不少人稱呼你為‘火焰槍’,那《地榜》上也有描述。” 滕青山哭笑不得。 ‘火焰槍’滕青山? 天下間厲害的高手,的確是有稱號,如‘血月刀’孟田,如‘雷神刀’吳越,‘生死刀’杜九等等,大多數稱號就能透露出此人的一些訊息。‘火焰槍’,標明滕青山是用槍的,且槍法兇猛狂暴。 “滕統領,怎么,你還不知道?”古世友驚詫問道。 “我這些日子在外,還未回歸元宗,的確不知。”滕青山說道。 “原來如此。”古世友點頭。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一個身體發福地銀發老者笑地瞇起眼。小跑過來。一跑過來就微微一躬身。笑道:“少島主來。也不事先通知老朽一聲。讓老朽事先好好準備啊……少島主想吃些什么。盡管吩咐。” 古世友看了一眼這銀發老者:“哦。是宇文老板。對了。今年這花船上地十位佳人。有幾位是宇文老板你地啊?” 銀發老者連笑道:“有七位!現在走出來地這位。名叫‘夢杜鵑’。可是我手下最好地姑娘。在琴技上。放眼整個武安郡城。都是數一數二地。而且。她現在還是個雛呢。要不。少島主你……” “你先退下。”古世友臉色一沉。 銀發老者看了一眼那紫衫少女。便立即退下。 “師兄,上面那個夢杜鵑姑娘可是美人呢。”紫衫少女說道。 “師妹,你別開師兄玩笑了。”古世友笑著。 忽然—— 周圍密密麻麻上千人陡然爆發出海嘯般的歡呼聲,一個個目光都落在花船甲板上的看似柔弱的白衣少女身上,這白衣少女抱著一面焦葉式的七弦古琴,略微一欠身,便坐了下來,將七弦琴放在身前桌上。(七★星★閣☆☆手機站★Wap.qiXinge) 而后切了香片,點燃了香爐。 白衣少女閉眼凝神片刻,才撥動琴弦。 “當!”清脆的聲響,傳入人心靈,一瞬間,周圍完全安靜下來。 “嗯?”滕青山驚訝轉頭看去。 那聲音一響,滕青山不自禁的心一顫,頭皮發麻。而后便放下酒杯,凝神仔細聽這琴聲,琴聲陣陣,節奏明快,好似一只百靈鳥在叫著,一聲聲傳入人心田,讓人心情也變得大好。 不知過了多久。 隨著一聲回響在湖面上空地琴弦聲,這一支曲子終于結束了。 “好高超地琴技。”滕青山看著那柔弱的白衣少女,他怎么都無法想象,能彈出如此空靈歡快,甚至于影響他心境的琴聲的大師,竟然是一個青樓女子。 “夢杜鵑姑娘的琴技,大家也看到了。現在,大家可以買花送給夢杜鵑姑娘,一枝白色地一百兩銀子,一支黃色的一千兩銀子,一支紅色地一萬兩銀子!”一位風韻猶存的紅衣婦人笑道,“十位佳人,到最后誰得到的花,銀子加起來最多。那可就是花魁!而且,送給花魁的人中,誰送的花最貴,將有機會和花魁共度良宵哦,即使送的花,排第二第三地,也有機會和花魁單獨相見。” 說著,兩名女童捧著花籃從船上走上岸。 “李老爺,八百兩銀子!” “王老爺,一千兩銀子!” “藍大人,一千五百兩銀子!” 一個個富翁們,為喜歡的佳人一擲千金。 “花魁?”那紫衫少女‘溫瀟’感慨道,“原來,得到銀子最多地就是花魁,唉……這女子琴技,也是我從小到大見到最高超的一個。可惜,還是要陪臭男人睡覺。” 就在這時—— “我家老爺,要為夢杜鵑姑娘贖身!”一道渾厚聲音響起。 頓時周圍上千號人一下子都安靜下來,盯著那個說話地人。那是一個又高又壯的皮膚黝黑大漢,站在那,好似一座石雕。 “贖身?你們家老爺,贖得起嗎?”有人嗤笑道。 “夢杜鵑姑娘,這次很可能就是花魁,那可是天價。”一個個普通人或者富商們,都看好 像這種最頂尖地,堪稱‘花魁’般的女人,即使想共度一夜,沒幾千兩銀子都是做夢。這樣的女人,在一座青樓里,就是搖錢樹!而且也是臺柱,這花魁在,那這一座青樓地位也更高。 “讓你們老板,報個數。”黝黑大漢喝道。 只見銀發老者走上了花船甲板,朗聲笑道:“贖身,也并非不可!不過,夢杜鵑姑娘,那是萬中無一,我們也是花了大代價培養出來的。如果你們家老爺真的要為她贖身,一口價,一萬兩黃金!” “一萬兩黃金?” 在場上千號人大多都被嚇住了。 一萬兩黃金,那就是一百萬兩白銀!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數字,一般能有十萬兩白銀就算富豪了。能有一百萬兩富翁,就算大富商了。一個青樓頂尖女子,要價達到一個大富商全部身家! 嚇人! 雖然說這種花魁,一夜也要幾千兩銀子,可既然是花魁,就不可能經常接客,要保持神秘性。而且花魁也就年輕賺錢厲害,等年紀大了,也不行了。花魁一輩子差不多也就能掙到一萬兩黃金差不多,這還要有人捧。 “一萬兩黃金。”那紫衫女子驚嘆道,“那就是一千斤黃金,完全可以鑄造一個實心的金人了。” 天價! 那黝黑大漢轉身低聲商量了一下,便起身朗聲道:“一萬兩黃金!我家老爺出了!” “呼!” 周圍上千號人驚呆了,那些擠在外圍,都沒資格坐的人加起來,也湊不了這么多。在場出得起這個價的,沒幾人。 “啊。”那銀發老者一聽,都楞了下,隨即反應過來,連道,“這……這位老爺,夢杜鵑她的賣身契,不在這。要不,你稍等,我立即去取。”他也根本沒想到,選花魁,竟然會有人贖身。 “賣身契,你回去撕掉即可。”溫和的聲音響起,“鐵塔,將金票給他們,將夢杜鵑姑娘帶過來。” “是,老爺。”這鐵塔大漢一躍,便有數丈遠直接上了鐵塔。 “夢杜鵑姑娘,請。”鐵塔大漢將金票也遞給銀發老者。 銀發老者一看一疊金票,一共十張,每張都是一千兩黃金面額,那燙金大字,讓他心頭一陣發熱。 “那賣身契,我回去撕掉?”這銀發老者有些不敢相信,如果他回去不撕,完全可以通過官府再將夢杜鵑弄回來。 “沒人,敢貪我家老爺的金票。”鐵塔大漢看了一眼銀發老者。銀發老者心底一顫,能出得起一萬兩黃金只為購買一個女人的,這樣的人物,他恐怕還真得罪不起。 夢杜鵑抱著焦葉式古琴,隨那黝黑大漢一起下了花船。 “老爺。”夢杜鵑走過去,躬身道。 那位老爺終于起身了,這是一個微胖的皮膚白晢男子,一身紫色長袍,看他容貌依舊能判斷他年輕時應該很俊秀,這微胖男子點點頭:“從今天起,你就跟我了!” “是,老爺。”夢杜鵑再平靜,眼中也掠過一絲喜悅。 畢竟即使是花魁,也是要被千人騎,現在就被買下,她怎能不喜? “這人,我怎么不認識?”古世友驚訝看了一眼那紫袍中年男子,“能出手這么大方的,絕對是大富商,揚州的大富商,我幾乎都認識。滕統領,你可認識這財大氣粗的大富商?” “不認識。”滕青山喝酒說道。 就在這時,那紫袍中年男子轉頭看向滕青山他們這一桌:“今天我裴三運氣倒是不錯,能碰到《潛龍榜》第一的滕青山,和《潛龍榜》第二的古世友。” “《潛龍榜》第一?”滕青山立即反應過來了。 自己在《地榜》上能排第四十六,當然名列《潛龍榜》,可沒想到排到第一了,壓了古世友一頭。 古世友臉色微微一沉。 “裴三,我在揚州似乎沒聽說過你。”古世友眼睛瞇起說道。 那紫袍中年男子一笑道:“你孤陋寡聞罷了。” 古世友不由怒氣上涌。 在揚州,誰敢對他少島主不敬? 紫袍男子看了滕青山幾眼:“十七歲,《潛龍榜》第一,《地榜》第四十六!不錯,很不錯!歸元宗年輕一代,的確比青湖島要強。”此話一出,古世友更是惱怒。紫袍男子緊接著便吩咐道:“鐵塔!” 那黝黑大漢很清楚自家老爺讓他干什么。 他立即上前一步,洪聲道:“滕青山,聽聞你槍法了得,我前來討教討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