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25 不在了

第四篇第二十五章不在了? 片漆黑,陰暗的蠻荒山林中。\首/發 一道殘影迅疾地穿梭而過,偶爾有毒蛇、猛獸欲要襲擊這殘影,盡數被殺。 聽到遠處傳來的憤怒咆哮聲‘天鷹門門主,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滕青山嗤笑一聲:“天鷹門門主?你有本事,先在這九州大地上,找到一個天鷹門吧。”‘天鷹門’只是滕青山隨口捏造。 至于是否真的有,不知道,至少,自己沒聽說過。 若真的有,鐵衣門如果找過去,只能算那天鷹門倒霉了。 “這‘忘我境界’,不愧是最強戰斗狀態,能將空間、自身實力發揮到巔峰,剛才一戰,次次都被對方占了先手!幸好,直線奔逃逃命,跟境界沒關系。”回憶剛才一戰,滕青山贊嘆不已。 按照境界分。 先天虛丹,一般是入微境界。 先天實丹,是‘忘我境界’或者是‘真我境界’。 先天金丹。便是返璞歸真! 如果說‘忘我境界’和‘真我境界’。是最強戰斗意識。 那‘返璞歸真’。比之。多了一點——能夠令空氣阻力等消失! 像先天強者們。舉手投足間。山石崩裂。一劍刺出。空氣阻力是很驚人地。速度越快。這空氣阻力越大!即使‘忘我境界’和‘真我境界’。也不可能消除空氣阻力。 先天強者就能! 同樣地一劍。同樣地先天真元。一旦沒有空氣阻力。可能就要快上兩三倍。快上兩三倍。是什么概念?一擊必殺! 因為先天金丹強者,一招一式,不引起氣爆聲,也沒狂風呼嘯等,顯得很普通。所以,被稱之為‘返璞歸真’境界!當初,諸葛元洪收滕青山為弟子,施展的手段,便是這‘返璞歸真’地手段! 滕青山也是閱讀了《幽月槍典》,才知道這一點的。 “按照《幽月槍典》所說,只有境界提升,人的‘神’才能蛻變,蛻變的‘神’,融合的先天真元,先天真元才會蛻變!我現在,需要領悟‘真我境界’。”滕青山可不想修煉‘忘我境界’,一旦忘我,戰斗時都不顧自己重傷了。 而且,修煉忘我,將來很難踏入先天金丹。其實許多強者,也不想修煉‘忘我境界’,奈何‘真我境界’太難,只能退而求其次,修煉難度低的‘忘我境界’。 滕青山這一夜并沒休息,而是飛速趕路,一路殺死猛獸毒蛇無數,第二天晚上才休息了一夜,待得第三天上午,滕青山就到了蠻荒邊緣。\ 在一條河水旁,滕青山將破爛的衣服扔掉,又在河水里洗了一遍,換了一套干凈衣服。 “噼里啪啦~”滕青山筋骨發出很微弱地聲響,只見他原本粗壯的雙臂又收縮了一些,身高則是拔高了些,同時除掉了臉上的人皮面具。頓時從原先粗壯地刀疤莽漢,變成一個清秀青年。 將‘天鷹爪’拳套放入包裹內,佩戴上飲血刀,背上包裹便再度出發了。 片刻,滕青山就走出了蠻荒。 “還是外面舒服!”走出蠻荒,那上午的陽光落在身上,暖洋洋的,微風拂面,更是舒坦,“空氣也清新多了,不像蠻荒內,那一股野獸尸體腐爛氣息常年不散。”滕青山心情很不錯。 這一次在蠻荒內近十天時間,和那鄧庚一戰! 那一戰,滕青山的確處于下風。不過這是滕青山沒用槍的緣故! 畢竟這一生,滕青山精力都花費在槍法上,一寸長一寸強,輪回槍真的施展開來。雖然境界上比對方差。可滕青山的槍法,卻更可怕,二人如果拼死一戰,以滕青山槍法之凌厲,贏面不低于五成! 只是……槍法高手太少,滕青山槍法很多人都知道了。一旦用槍法,就必須搏命。不殺死鄧庚,身份便很可能暴露。 而使用拳法,即使不殺死鄧庚,身份也不會暴露! “反正我地目的,是破壞他們好事!效果達到就行了。”殺不殺鄧庚,滕青山并沒太在乎,“這次蠻荒一行,收獲倒是不小。” 吃了朱果,踏入先天。也得到天鷹爪等物品。 “最重要的還是它!”滕青山摸了摸胸口的黑色小鼎,隨后又放入衣服內。黑色小鼎和寶圖的關系,滕青山懶得管,在他心里……小鼎紀念意義更重要。 武安郡城。 噠,噠,噠。 滕青山牽著青鬃馬,行走在武安郡城的柳湖街。當初滕青山將那‘李’安置在這,而且他也答應,幫她報仇。 “不知道那個小姑娘,現在怎么樣了。”滕青山走著走著,驚訝地發現,“咦,這柳湖街,怎么這么熱鬧!”柳湖街旁,那可都是一座座大府邸,能買的起的,可都是富商,有勢力地人物。 這柳湖街,平常白天還是很清靜的。 在柳湖街旁的湖面上,停著一艘艘漂亮的大船,滕青山也認識,那是花船!一般到晚上, 上就會有大量花船,吸引岸上的一些富商們卻享樂一 “現在是白天,怎么會有這么多花船?”滕青山有些驚訝。 一艘艘花船,靠地比較近,其中有一條最大的花船甚至于靠岸,而在岸邊地草地上,竟然聚集了密密麻麻一大群人,乍一看,最起碼得有上千人,排開了數十丈長。 滕青山一邊牽著馬,朝王胖子所在走去,一邊看著熱鬧,只聽得清亮的喊聲:“下面出來地,是咱們天香園的四香之首‘春香’姑娘。”頓時那密密麻麻上千人都歡呼了起來。 “春香姑娘,今晚,你是我地了。” “哈哈,我來給你捧場了。” 那笑聲一陣陣的。 待得滕青山走近了,才發現。 原來這岸邊草地上,下面鋪上毛毯,上面擺放著一張張桌子,足足有五十桌。一個個穿著華貴的富商貴人們坐在桌旁,他們地護衛、仆人都站在一旁。富商人物們愜意地喝酒,吃著水果等,看著花船上表演。 而五十張桌子外圍,還有更多的人圍著看熱鬧,那些人就慘了,一個個人擠人。 “老王。”滕青山目光一掃,便看到,正在吃著葡萄的王胖子。 那王胖子金色袍子,身后兩名護衛,他也算有身份的,獨占一桌。 聽到這聲音,王胖子猛地轉頭,迅速地立即跑到滕青山身側,恭敬道:“統領大人,你回來啦,恭喜統領大人了。” “老王,你還挺享受的嘛。”滕青山笑著道。 “嘿嘿,平常沒事嘛,也就尋一些小樂子玩玩。”王胖子笑著道,同時他連喝斥那跟上來的兩名護衛,“還不給統領大人牽馬,傻站著干什么。” 滕青山遞過韁繩:“老王,上次我讓你照顧好小姑娘,那小姑娘,現在還好吧?” “小姑娘?”王胖子搖頭道,“統領大人,上次你剛離開兩天時間,這小姑娘就突然有了一個師傅!她跟我說,她要跟她師傅走了……臨走的時候,還讓我交給你一封信。對了,那小姑娘也讓你不要為她報仇,仇,她和她師傅去報。” 滕青山疑惑皺眉:“師傅?” 胖子點頭,“是個女人,看外表差不多三四十歲。可是……這個女人,眼神很嚇人。她只是看我一眼,我后背就都是汗,應該是個極厲害地人物。不過那女人,對小姑娘好像很喜歡。” 滕青山很清楚,小經脈雜質太多,無法運轉內勁心法,怎么會有師傅? “老王也是后天高手,能讓老王這么害怕,那女人估計是厲害高手。能收小為徒,估計能有手段解決小經脈問題。”滕青山也松了一口氣,“老王,你去將那封信拿來,我就在這歇息吃個午飯。” 王胖子連道:“統領大人,你坐我那。”說著,王胖子立即吩咐人叫菜。 岸邊,湖風吹拂。 吃著美食佳肴,看著一個個美艷動人的女子在花船甲板上表演,的確很不錯。 “選花魁?”滕青山坐下來片刻,聽周圍人說話,也知道今天是干什么地了,這是武安郡城四年一度的‘選花魁’,來參加的一個個都是有名氣的紅牌。滕青山原以為青樓女子風塵氣濃。 不過這十名競爭花魁的,不但美,也都有著各自不同的氣質,論漂亮、氣質等,絲毫不比諸葛青差。 琴棋書畫等,也各有擅長。 “只是命不好,落入風塵。”滕青山看著那些女子,不由暗自搖頭,在這亂世上,家世不好如果還長的越漂亮,那就越慘。 “嗯?”滕青山不由轉頭。 只見兩名青色勁裝地漢子走來,其中一人喝道:“后面角落那一張桌子,你到那坐!這張桌子,我們青湖島占了。還有你們,你們這張桌子,我們青湖島也占了。”這二人語氣霸道。 “青湖島?難怪霸道。”滕青山也恍然。 在揚州,青湖島,那就是皇帝! “嗯,沒聽到我說話?”那青衣漢子臉色一沉,瞪向滕青山。 “哦,滕統領,哈哈,人生何處不相逢啊!”一聲笑聲響起,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一襲銀白色長袍的青年和一名紫衫少女并肩而走,在他們身后,跟著五名年輕男女。 “古世友!”滕青山一眼認出來人,正是青湖島少島主‘古世友’。 “少島主。”滕青山笑著道。 “鐵凡,退下。”古世友吩咐那名青衣漢子,“這位可是歸元宗第一統領,滕青山!今年下半年剛出的《地榜》中,滕統領可是名列《地榜》第四十六。滕統領,不介意我和師妹,坐在你這邊吧。” 青山點頭道,同時心底疑惑。 《地榜》第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