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24 忘我之境

鄧庚,原本準備一口氣殺死滕青山,奪得黑色小鼎,不過在短暫交手后,他也發現對手難纏,自然改變策略。他微笑點頭道:“對,這正是我鐵衣門傳承物品。當年被魏單奪去,到如今才找到,還請你將這黑色小鼎交換于我鐵衣門,之前事情一筆勾銷!” “勾銷,勾銷個屁!” 滕青山粗魯地喝道,臉上的刀疤令他顯得愈加猙獰,“鄧庚!你這厚顏無恥的混賬,可知道我是誰?” 鄧庚臉色一沉,眼前粗魯刀疤男罵他‘厚顏無恥’,令他有些惱怒。 “魏單前輩乃是我這一門的祖師爺!”滕青山昂著頭,大聲喝道,“天下間擅長拳法,還能達到先天境界的并不多。剛才,你也嘗過我的拳頭……應該猜得到我的身份,我乃是傳自于魏單前輩一脈。魏單祖師爺他當年隱居銀角山,只是后來消失無蹤,我‘天鷹門’這一門歷代門主,都偶爾會來這銀角山,算是拜祭一下祖師爺。” 鄧庚愣住了。 魏單的拳法?六百多年了,而且紙張也是近兩三百年發明的,過去都是繡簡、羊皮等記載,對于魏單的記載已經很稀少了,只有簡單描述這魏單拳法霸道、凌厲。而且,魏單也沒傳人! 可滕青山的拳法,鄧庚同樣不認識。 書籍上說魏單沒傳人就沒傳人了?暗地里收一個弟子,外人不知道,也奇怪! “我這次來銀角山。拜祭一下祖師爺。誰想。看到你們鐵衣門地人。打撈出祖師爺他地骨骸!褻瀆祖師爺地骨骸。我豈能饒掉他們?”滕青山朗聲道。“這‘天鷹爪’。乃是天鷹門神兵。在我手上。才能發揮最大威力!還有。這黑色小鼎。也是我祖師爺貼身之物。也該我‘天鷹門’繼承。你們鐵衣門。憑什么拿?” 滕青山一口氣說出來。倒是令鄧庚啞口無言。 鄧庚撒謊。要在道理上壓滕青山一頭。 誰想。滕青山撒其謊來。比他更狠。 “你……天鷹門?魏單地門派?我怎么沒聽過?”鄧庚說道。 “你不知道地事情多了!”滕青山冷聲哼道。“我天鷹門奉祖師命。隱世存在。天下間知道我地。也屈指可數。而這次。如果不是你們褻瀆祖師爺遺骸。我或許還不會出手。好了。我還要安葬祖師爺。你速速離去。否則……” 鄧庚氣急。 這叫什么事? 他鄧庚也算言辭犀利,怎么三兩句,他反到成了沒道理一方了。 可是……那黑鐵寶圖中的一行字跡‘得藏寶圖者,硬闖則必死無疑,要得寶,需攜帶九鼎中一鼎,此點,務必謹記!’,那句話他鄧庚記得清清楚楚。九鼎尋找地難度,恐怕比寶圖還要更高一籌! 自從禹皇離世,天下分崩離析的數千年來,已知的僅僅只有詩劍仙‘李太白’曾得到。 如果這次得不到這小鼎,那什么時候能得到?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鄧庚臉色陰沉,喝道,“我奉勸你,將黑色小鼎交給我。 否則……這銀角山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你天鷹門,也將面臨滅頂之災!” “怎么,來硬地?”滕青山眉毛一掀,笑了。 實際上滕青山心底卻推斷出很多東西:“這個鄧庚,一開始發現這遺骸,并沒在意這‘小鼎’,可是,在湖底尋找寶圖一個時辰后,現在竟然連那四名后天高手的仇也不報了,就像得到這小鼎!看他現在,快發瘋的樣子,這小鼎對他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開始,不重視小鼎。 尋找寶圖一個時辰,卻這么重視小鼎。 滕青山很容易推斷出一點——鄧庚應該找到了寶圖,并且發現,這‘小鼎’應該跟寶圖有密切關系!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短短一個時辰,他對小鼎地態度,改變這么多。”滕青山判斷出這些,卻依舊疑惑——前世自己得到過一個黑色小鼎,今生再度得到。這小鼎,和鐵衣門尋求的‘寶圖’到底有什么密切關系? 就在這時候—— “你找死!”氣急的鄧庚瞬間化為一道殘影,一道銀白色劍光刺向滕青山。 “來的好!” 滕青山大笑一聲,迎著劍光沖去。 “鏘!”滕青山左手一格擋,便要和鄧庚貼身戰,可左手一格擋,滕青山便臉色一變,“不對!”這鄧庚的一劍竟然輕飄飄的,蘊含的勁道很弱,這令滕青山蓄勢的左手,好似一拳砸在空處般。 鄧庚靈活地一個退步,這退步只是簡單的朝身側斜著一退。 “噗!”銀鱗劍斜著劈來,帶著一股凌厲的氣刃。 滕青山立即一個倒地,左手掌猛地一擊地面,山石地面轟然爆炸開,產生一股強烈的反彈勁道。滕青山好似一發炮彈橫著射向鄧庚,同時腹部一扭,全身勁道傳入右腿,右腿狠狠地踹過去。 “鏘!”鄧庚好似早預料到滕青山有這一招,早早避讓開,銀鱗劍反而劈向滕青山脖子。 勁!”滕青山心底一驚,這一次交手,和上一次交手。 雖然對方好像沒提升,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的攻擊完全陷入對方的掌控中,任何招式,對方似乎事先就得知了。滕青山心有所感,目光掃過鄧庚的眼睛,鄧庚地眼睛沒有神彩,有些暗淡。 “忘我之境!”滕青山心底一驚。 “呼!”凌厲的劍光瞬間刺到胸前。 滕青山右掌猛地拍擊在劍脊上,身體靈活一個閃身,可對方銀鱗劍劃過一道圓弧,再一次籠罩滕青山。 步步退! “這鄧庚真玩命了。”滕青山心里有些急了。 他閱讀過《幽月槍典》,知道達到先天后,需要修煉的一些步驟。比如,必須達到‘入微’境界,神才能突破‘泥丸宮’,才有機會踏入‘先天虛丹’境界。也就是說……凡是先天虛丹的,都達到了‘入微’境界。 而要達到‘實丹’境界,必須領悟‘忘我之境’或者領悟‘真我之境’。 ‘忘我’和‘真我’境界,只要領悟其一,就會很快踏入‘先天實丹’層次。不過‘忘我’和‘真我’境界還是有區別的。 忘我境界,難度低,如果修煉‘忘我境界’,以后達到‘先天金丹’可能性將極低。在‘忘我境界’狀態中,整個人腦海里只有戰斗,不惜一切要殺死對手,為了殺死對手甚至于不惜自己斷臂重傷等。 忘我境界下,準確說,已經不存在理智了。 真我境界,難度高,以后達到‘先天金丹’可能性,要高很多。真我境界狀態,戰斗意識絲毫不比忘我境界差,而且還存有理智。 一旦全身心進入‘忘我境界’,那就是一個戰斗瘋子! “這鄧庚真玩命了,不殺死我他是不甘心。” 劍影劃過滕青山腹部,劃破衣服,甚至于在‘玄鐵內甲’上留下一道劍痕。 萬千劍光籠罩滕青山,在劍光中滕青山顯得有些狼狽。 “不能這么下去了。”滕青山急了,自己地身體力量,加上‘先天虛丹’蘊含的爆發力,和‘先天實丹’高手相差無幾。可是……在境界上,自己差上一截。自己根本不懂‘忘我境界’,也不懂‘真我境界’。 按照‘幽月槍典’中描述。 不管是‘忘我’還是‘真我’,都是最強戰斗意識,可以將自身會地劍法、槍法等,完美的施展出來。而且,對先天真元地運用,也精妙到巔峰。對二人戰斗的空間把握,也極為準確。甚至于能預知對方下一步攻擊。 可以這么說—— ‘忘我’和‘真我’,已經能將個人地實力,發揮到最巔峰了!‘真我’比‘忘我’,只是多了一份理智。 “寧可遇到修煉‘真我’的,也不想遇到修煉‘忘我’地,他現在就是一個機器人,一個瘋子。”滕青山猛地一個迅疾地翻身,同時雙拳,好似一雙鐵錘狠狠砸在地面上,轟的一聲巨響! 如同春雷在耳朵邊炸響! 大地轟然爆炸開,因為滕青山有意操控,大多數山石都射向鄧庚。 “走人!”滕青山立即朝山下奔逃。 “休逃!”雙眼灰蒙蒙的鄧庚,仿佛野獸般低吼一聲沖出大量亂石阻礙,化作一道流光極速追向滕青山。 二人一前一后,鄧庚可是先天實丹強者,在輕功上又擅長。可是詭異地是……二人的距離在迅速地拉大。 “一個瘋子!不過就是進入‘忘我之境’,這直線逃跑速度也不會增加的。”滕青山猶如一道閃電,他現在可是先天強者!所以……前世學會的《天涯行》,他終于能夠施展第二層輕功了。 《天涯行》共分三層,三幅步法圖,六幅經脈圖。 第二層,達到先天才能施展。 第一層速度就夠驚人了,這第二層一施展,配合上滕青山怪物般的身體。 鄧庚只能眼睜睜看著滕青山消失在視野范圍內,又發瘋般亂追一通后,鄧庚這才停下,雙眸也恢復了清明。 “讓他逃了!”鄧庚氣的一肚子怒火,雙目隱隱發紅,“九州鼎!差一點就到手了!!!”鐵衣門辛苦一千多年,多少艱辛?而且,這小鼎曾經在他眼皮下,鄧庚卻沒在意,等看到黑鐵寶圖,才意識到小鼎特殊。 當他想拿的時候……小鼎被別人拿走了! 一切都晚了! 空得到黑鐵寶圖,卻無法得到禹皇寶藏,那寶圖上說的很清楚‘硬闖則必死無疑’。 “啊啊啊……”鄧庚咆哮一聲,手中銀鱗劍瘋狂劈向周圍。 轟!轟!轟! 山石崩裂,周圍一大群大樹轟然倒塌,鄧庚面色猙獰咆哮著:“天鷹門門主,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咆哮聲回蕩在蠻荒山林中,嚇得不少猛獸毒蛇亂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