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3 九鼎

//一個單身木乃伊的地盤查看文章九鼎記第四篇赤虎咆第二十三章九鼎2009101515:24陰暗的湖底,鄧庚看著這黑鐵寶圖那一行字跡,傻眼了。 九鼎中一鼎?鄧庚煩惱起來,得到藏寶圖竟然還不夠,還要什么九鼎中一鼎!真是麻煩……對于九鼎,鄧庚當然知道,當然無敵天下的禹皇,在統一天下后,便將天下劃分為九州。 同時,這禹皇又從九州,搜集了諸多珍貴金屬,鑄造了九座大鼎。 這九鼎,也代表了九州。 自此……凡是九州子民,下至普通山民,上至八大宗派的大人物,一旦到了‘年祭’之日,都是需要拜祭禹皇,拜祭這九鼎。鼎,也成為了祭祀器物。 禹皇、九鼎的傳說,九州大地的子民每一個都知道。年祭的時候,誰不拜祭? 禹皇您老人家,留這藏寶圖,還來這一手。九鼎啊……自從你老人家離開人世,天下紛亂。這九鼎可就消失無蹤了。好像,也就詩劍仙‘李太白’前輩曾經得到過其中一鼎。鄧庚是鐵衣門執法長老,關于前輩高手訊息知道的不少。 從古到今,有史以來最了不起,能并列的人物,也就四個禹皇、秦嶺天帝、釋迦祖師、詩劍仙‘李太白’。 李太白前輩,當年曾得到一鼎,還用那一鼎,盛酒來喝。鄧庚也記得那些記載。 李太白,應該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四個人物中最瀟灑不羈的一個。雖有無敵天下的絕世武力,卻不統一天下,也不傳弟子立宗派。手持一柄青蓮劍,瀟灑走天下,留下一個個傳說。以九鼎之一,拿來喝酒。便是其中一個傳說。 當時李太白還感嘆:這九州鼎。受九州子民香火供奉。竟然變得這般神奇。原本龐然一大物。如今只有碗般大小。連我青鋒劍都不能傷其絲毫。神奇神奇! 在九州大地上。一些宗派大人物。也都知道這些典故。 九鼎。能變小。且無法破壞絲毫! 那詩劍仙‘李太白’。可是堪比禹皇地人物。連他也無法傷這九鼎。可知。九鼎神奇。 自禹皇后。九州大地上無數子民。一代代都拜祭禹皇、九鼎。一代代下來。到如今……在許多人心里。那九鼎。已經不單單是一鼎。那可是九州大地是象征代表。蘊含了九州子民地寄托! 湖底中,鄧庚心底焦急。 我鐵衣門歷代門主、執法長老,都一直尋找這藏寶圖!現在找到了,一千多年了啊,可他娘地,到這個關頭,這藏寶圖還提醒我,還要個鼎,普通的鼎還不成,必須是九鼎中一鼎,不是玩人么!鄧庚急得真想罵禹皇,九鼎神奇,我鐵衣門怎么找?就是放在我面前,我怕都不認識。 鄧庚腦海中一副畫面閃過,那魏單前輩骨骸胸前佩戴的黑色小鼎。 嗯!鄧庚臉色變了,眼睛也亮了。 對,對!鄧庚激動萬分,九鼎神奇萬分,還能改變大小。詩劍仙‘李太白’得到地一鼎,能如碗般大小。那自然也能變得猶如手指頭大小!難怪啊,那魏單將那小鼎貼身佩戴! 而且這小鼎,在水里浸泡數百年,也沒爛,也沒生綠苔等。原本我只以為是珍貴的材料,現在看來,哈哈,能名列九鼎,這小鼎在水里泡,又怎么會爛? 鄧庚越想越覺得對。 那魏單可是先天金丹高手,怎么敲,佩戴如此奇特的小鼎?而且魏單剛好得到這下半部分藏寶圖……彼此一結合,完全能推理出來。魏單因為藏寶圖,才會仔細尋找小鼎。偶爾得到,當然貼身佩戴! 哈哈……老天在幫我鐵衣門啊!鄧庚心里頓時暢快起來,我要這小鼎,老天就立即送來。現在藏寶圖齊了,小鼎也有了,我鐵衣門能開啟禹皇寶藏!數十年,我鐵衣門定能滅掉歸元宗、青湖島,控制整個揚州!名列八大宗派! 隨即,鄧庚將藏寶圖放入懷里,便朝上面游去。 仰頭看到上面水面,鄧庚臉色一變,驟然停下。 不對!鄧庚環顧周圍,我在湖底耗費了差不多一個時辰,怎么沒看到田長老他們?湖底也就那么大,三人在湖底找,按道理會經常碰到一塊去。可是,鄧庚記得,在湖底好長時間,都沒碰到田長老他們。 鄧庚仰頭,看著那波光粼粼的湖面。 他臉色冷下來:看來,情況有變。鄧庚立即拔出了一柄銀色長劍,這柄劍名為‘銀鱗劍’,也是一柄難得的神兵。 滕青山在湖岸上,等了超過一個時辰,這天色也黑下來,一輪彎月懸掛在天際。 呼呼~山頂的山風猛烈。 嘎,嘎一些不知名的猛禽從高空飛過,出 叫聲。滕青山蹲在湖岸邊,雙手帶著天鷹爪手套,u抓著一柄飛刀。即使等了一個時辰,他依舊沒絲毫焦急,再等幾個時辰,也難。 山風呼嘯,猛禽嘶叫。 轟隆隆~陡然原本平靜的湖面猛地爆炸起來,十余丈寬地湖面整個都爆炸開,水花沖天而起,足有數丈高。 如此多水花沖天,根本無法辨別,哪里藏有人。 不好,這鄧庚現有人在潛伏。滕青山眉頭一皺,等了一個時辰,白等了! 忽然,那沖天浪花邊緣,一道影子猛地一閃就竄到岸上,在岸上一點,就朝滕青山沖來。 哼!滕青山右手的飛刀刷的就投擲出去! 左右手兩柄飛刀,一前一后,宛如兩道閃電劃過長空,在距離那人影一丈距離時,第一柄飛刀陡然劃過一道圓弧。 出現一連串的銀色劍影,好似瀑布一樣卷過滕青山的飛刀,只聽得‘鏘’‘鏘’連續兩聲,滕青山的兩柄飛刀就被震成了碎末。而這飛竄來地人影,前沖的身體不由噶然而止,甚至于連退兩步。 鄧庚看著眼前刀疤男子:這個刀疤男,飛刀上勁道竟然這么強,震得我手都有些麻。 鄧庚目光掃過那骨骸胸口,瞳孔一縮:小鼎沒了! 殺我鐵衣門弟子,受死!鄧庚咆哮一聲,沖向滕青山。 你也配殺我?滕青山出粗狂的聲音,腳下猛地一蹬,如下山之猛虎,也沖向鄧庚。 二人原本距離不過數丈遠,這一沖,立即便廝殺起來。 銀鱗劍只是一閃,便刺到滕青山眼前。滕青山腳下步伐靈活,右手一揮,身體一轉,只聽得鏘地一聲,右手和那銀鱗劍撞擊在一起,‘天鷹爪’不愧是先天金丹強的兵器,絲毫無傷。 在撞擊一瞬間,滕青山就是一個進步崩拳! 拳頭如開弓之箭,拳頭前沿空氣被壓縮,出現肉眼可見的弧形氣壓,空氣都出震顫聲,空氣密度生變化,令滕青山這一拳都變得模糊。鄧庚見狀心里一緊,立即退步,同時銀鱗劍劃過一道曲線。 蓬!一陣爆炸,形成實質的高壓空氣爆炸開。 頓時一片飛沙走石。 只見滕青山左右雙拳,一拳格擋,另一拳出擊,時而雙拳接連攻擊,腳下步伐時而退時而進,變化不大。可是機會把握卻很準確。對空間地控制把握,已經到達驚人的地步。那生生不息的崩拳,將鄧庚完全包圍。 崩拳如箭,循環無窮! 而鄧庚一手劍法,也駭人。他每一劍都是一道弧線,有的弧度大點,有的弧度小點,蘊含的先天真元也是時而強時而弱,卻將滕青山地崩拳完全阻擋在外。 這鄧庚,這劍法防御能力,怕不下于我的‘混元一氣’槍法。每一道弧線都好似一個盾牌,而且這盾牌無窮無盡。滕青山感到了對方厲害,我身體力量,和先天真元配合,竟然都占不到上風! 他吃驚,鄧庚何嘗不吃驚? 這個刀疤男,哪冒出來地高手?僅僅憑借一雙拳頭,竟然壓制的我只能防御,無法攻擊。鄧庚也著急,先天實丹高手中,我沒聽說有這么一號人物。 平地一聲雷! 不好!鄧庚看到那瞬間破空,好似充斥整個空間地拳頭,不由大吃一驚,這破空襲來的拳頭蘊含一股奇特勁道,周圍都出現扭曲地一道道氣勁。鄧庚只能飛退,同時一橫銀鱗劍。 鄧庚整個人連退數步,每一步都令山石震顫,出現一個個大坑,一塊塊大石頭四處崩飛。 停!鄧庚連喊道。 滕青山看著鄧庚:我用‘天鷹爪’施展的‘虎炮拳’,雖然速度稍慢,可那爆力,絲毫不下于‘毒龍鉆’。這鄧庚,竟然能擋住。 鄧庚此刻感到雙臂筋骨隱隱一陣陣疼痛:這個刀疤男,要殺他,估計我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 這位兄弟,好身手!沒想到天下間,先天實丹層次,還有如此擅長拳法的。鄧庚說道。 你的劍法也不差。滕青山洪聲道。 山頂上,兩大高手都有些忌憚對方。 鄧庚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我鐵衣門這些小輩冒犯兄弟你,你殺死他們,這事,也就算了。不過……兄弟你,還請將我鐵衣門傳承物品,那黑色小鼎,歸還我鐵衣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