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9 踏入先天

九鼎記·第四篇赤虎咆第十九章踏入先天 青山在跳下的一瞬間就扭身。令自己面朝上了! 兩塊石頭一前一后。砸向自己! “這猴王只有蠻力。扔暗器根本一點技巧!那強的蠻力。估計只有少部分才能完全作用到石頭上。”如果是在平的上。滕青山能輕易閃躲。可在半空中無法借力。滕青只能正面硬抗。 一個不懂的暗器的王。擲出的兩塊石頭。 滕青山目光凌厲。手中輪回槍迅疾的刺出—— “蓬!”“蓬!” 兩塊石頭爆裂開。可這兩塊石頭蘊含的沖擊力。也令滕青山下墜速度更加驚人。 “糟糕!”滕青山猛的一扭身。盯著北邊的山壁。奈何。山壁距離他最起碼有四五丈距離。滕青山根本夠不著。 極速下墜。狂風呼。 滕青山也擔心起來:“這鐵臂猴山。下面山壁肯定有突起的。只是……如果我再這么。沒有東西卸力。墜下個七八百米。我即使不死。也要殘廢!”滕青山跳下一處。距離的面大概近三千米。不過……三千米高度。不可能都碰不到山壁。 畢竟鐵臂猴山。并非陡峭的傾斜。只是一段距離那般陡峭罷了。 可是這陡峭距離到底多長? 滕青山必須想法子卸力! 如果沒辦法卸力。三百米。滕青山沒事。五百米高度直線墜下。滕青山或許就重傷了。七八百米。不死殘廢。再高。落下后必死無疑。 “過千米高度。就一塊實心鐵下后。砸到的面上。都要真的變形。”滕青山雖然焦急可依舊保持著冷靜。 呼!呼! 極速下墜。寒風呼。 “就這么幾個呼吸功夫。差不多下三百米了。”滕青山有些焦急忽然眼睛一亮。方一條崖壁上一條藤曼垂下。隨風微微飄蕩著。 滕青山手中輪回槍猛的一伸! 嗤!一卷! 輪回槍就纏住了那曼。“噗!”藤曼瞬間被拉筆直。那三百米高度墜下。加上兩塊石頭沖擊力。藤曼僅僅只堅持眨眼功夫。就斷裂了一截藤曼繞著輪回槍上。隨滕青一同繼續下墜。 短暫瞬間滕山甚至于都沒來的及靠近山壁。 “剛才一瞬間。卸掉了八成沖擊力。”滕青山心底略微一松。“這鐵臂猴山如果構造沒問題。不可能連續六七百米都這般陡峭。”滕青山這個念頭剛從腦海中閃。滕青山便看到下方山壁以一個極大的弧度凸顯出來 眼看著滕青山就砸上去! 滕青山雙腿猛的一踩那山石。山石猛的爆裂開。碎石亂飛。滕青山身體一滾。才卸去沖擊。可這一滾也到崖邊了。噗一聲。滕青山立即右手插入巖石中。固定住身體。 “呼呼!”滕青山這才暗松一口氣。 “剛才若沒有那根曼。我可真的不死也殘廢。”滕青山暗嘆。逃命過程中滕青山的決完全正確。以那金瞳猴王的實力。如果不是跳下崖壁。一旦被那金瞳猴王追上。那青山估計會被瞬間殺死! “不能呆在這!我這次怕是真的惹惱了那猴王。那金瞳猴王很可能會命令那些手下來追殺我!”滕青山不清楚金瞳猴王脾氣。 可不怕一萬。就怕一。 “這鐵臂猴山不能久呆。”滕青山朝周圍看看。 下山的最度。毫無疑問是朝下調。 滕青山朝下方仔細觀看了一下。這才猛的朝下面一躍。每次落下十丈距離。滕青山都靠雙抓住山壁停頓一下。就這么。十丈一停。十丈一停。即使又凹陷進去的。滕青山也可以翻身。近凹陷的山壁。 就這么小心翼翼。的一路下滑。 當距離的底只剩下足百丈時。滕青山直接朝下方一躍。 “呼!”那些大樹撲面而來。 “噼里啪啦!”滕山一腳踩斷了一棵大樹的枝杈。而后輕松落在的面上。 “哈。總算逃出這鐵臂猴山了。”滕青山一陣欣喜。“嗯。防止被那些鐵臂猴追上。先再跑個百里路再說。”滕青山即飛速的竄行在蠻荒中。這一次。他的速度可比剛入蠻荒時要快的多。 兩閃。就消失在山林深處。 崖壁下方云霧繚繞。金瞳猴王見方的人類接連擊穿它扔出的兩顆石頭。不由憤怒的咆哮來! 咆哮聲響徹天際。 奈何。即使是它。也不敢跳下這不可測的懸崖。若不是被逼到沒法子。是不會有人選擇跳崖的。 “吖吖!” “吖吖吖!”猴群老巢里面吵雜聲一片。一個個鐵臂猴顯然氣憤的很。 另外十二頭高大鐵臂猴。也沖到金瞳猴王面前。一個個都在等候猴王的命令。 “吖!”猴王咧嘴吼一聲。隨后獨自一個迅速的沖向洞穴。對于整個鐵臂猴群而言。最重的還是那朱果酒。死了一個大鐵臂猴。可隨著時間流逝。猴群中還會再進化出新的高大鐵臂猴。 進入洞穴后片刻。瞳猴王便跑出來了。 一個個鐵臂猴都看它們的王。它們最害怕。朱果酒都沒了。 “吖吖~~猴王咧嘴笑著叫著。 頓時鐵臂猴們都歡起來。它們都知道 果酒還在。畢竟那整整一大坑的朱果酒。滕青山僅一葫蘆。單靠眼睛看。幾乎看不出區別。朱果還在……這猴群并沒有去追殺滕青山。 追殺。的不償失。 這些鐵臂猴。特別猴王。那是很聰明的。 黑夜。一輪細細的彎月懸掛高空。朦朧的月光覆蓋在無邊的蠻荒上。 滕青山正坐在一粗壯大樹的樹杈上:“我這一口氣跑了一百多里的!鐵臂猴們不知道我逃的方向。追我的可能性可以忽略!”滕青山這才完全放松。隨后解開自己的包裹取出了那一枚果。 “就為了這朱果。差點喪命!”滕青山感嘆不已。 朱果通紅。好似紅蘋果般。 這次冒險滕青山并不會后悔如果事事畏畏尾。想要有大就也難。就好比今天這樣極限下的逃命。滕青山對于如影隨形”槍法。如何保持連貫性基礎上。增加威力。這一點略有些領悟。 生死間最容易到極限。乃至突破自己的極限! “吃掉它。丹田達到極限。神與氣和。就能達到先天了。”滕青山咬了一口咔嚓。很嫩很脆。 連續三口。滕青山就將這朱果完全吃下肚。 朱果一進入體內。立即化為滾燙熱流。滾滾流淌過一條條經脈。最后在腹部丹田位置匯聚。滕青山清感覺到腹部熱。那感覺。很舒服。那些熱流融入丹田后。丹田的壁壘好似融化了般。 不斷擴張! 嗤嗤~~ 丹田空間不斷變大。過去修煉許久才會有小幅度增加。即使修煉厲害的內勁心法。也要十年功夫。丹田才能達到極限。可服用了朱果……這丹田成長速度。令人咋舌! 大概半個時辰左右。丹田終于不再擴張。而已經很微弱的熱流也消散了。 “論容量現在丹田是之的近四倍。”滕青山感應著丹內部。已經達到極限的丹田形狀是類似于雞蛋似的橢圓球形狀。這種形狀。竟然令內勁自然而然的旋轉起來。縱旋橫旋…… 一個個內勁漩渦糾纏在一起。 而丹田中央的一點。就是旋渦的中心。 “要達到先天。丹田必須達到極限。估計。跟這渦有關。”滕青山心底驚嘆。過去內在丹田內就聚集在那。并什么特殊運動。丹田就是一個儲藏所罷了。可達到極限。內勁竟然都處于運動中。 “再嘗嘗這朱果酒。啥滋味。” 滕青山取出那葫蘆。拔開瓶塞。仰頭便喝了一小口。 “嗯?”滕青山只感覺這朱果酒一下肚。就是一股火辣辣的能量彌散開幅散全身。包括丹田位置。那股全身火熱感覺。很美妙。隨后這火辣辣能量。和身體每一:都融合了。 片刻—— 滕青山臉上露出喜色。驚喜看著這葫蘆:“這朱果酒。竟然有部分能量也融合丹田。幫助丹田擴張。只我的丹田已經達到極限。無效!不過……這朱果酒。竟然還能提高身體力量。” 對。和“黑火靈根”一樣提高身體力量! 就剛才喝了一小口。增加的力量。青山就能清察覺。能如此清晰察覺……最起碼增加數千斤力量 “難怪那些妖獸。拼命的想要喝。原來能增加身體力量。這朱果酒內。除了朱果外。肯定還有其他靈果配料。否則不可能如此神奇。”滕青山驚嘆不已。“不過。不管什么靈藥寶貝。一開始吃效果都是最好的。喝的越多。效果肯定會越來越弱。要不然。鐵臂猴群。也不會僅僅十三頭高大臂猴了。” 滕青山很清楚。這果酒效力肯定有限。 但是。至少也是額驚喜了。 深吸一口氣。滕青山收起了葫蘆。開始凝神注意丹田位置。 意存丹田神與氣和! 黑夜。一片寂靜。隱隱有風聲。 滕青山就平靜坐在那。他清晰觀察著丹田。丹田內一個個漩渦自行旋轉著。僅僅持續了盞茶功夫。在丹田漩渦中心的內勁漸漸蛻變了。大量無色的內勁聚集。隨后。丹田中央。出現了一道如火焰般火紅色的真元! 煉精化氣。煉氣化! 神與氣和。方能踏入先天之境。一股先天真元出現。滕青山實力有了一個飛躍性的提升! “成了!”滕青山睛睜開。“終于達到先天了。” 盞茶功夫即成。由此可見滕青山“神”的強大。 滕青山遙看南方。似乎看破虛空般:“鐵衣門上次派人暗殺我。肯定有了不的大事。如今我踏入先天。這幾天。足以讓我內勁完全轉化為先天真元……嗯。明早趕路。趕往銀角山。倒要看看。鐵衣門到底有什么大秘密!” 隨即滕青山又閉上眼睛。全身心開始煉化出一股股先天真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