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7 趁亂動手

九鼎記第二篇第三集暴雨襲殺第四篇第十七章趁亂動手玄幻魔法我看書齋 第二篇第三集暴雨襲殺第四篇第十七章趁亂動手 九鼎記第四篇第十七章趁亂動手 青山悄然趴在峭壁平臺上。呼吸都減弱到微不可聞。 “出來了。”滕青山清晰看到那洞中走出來的高大鐵臂猴。“嗯。他手中的朱果。果然放進去了。” 那剛走出洞的高大鐵臂猴。立即發出“吖吖吖”的叫聲。叫聲興奮高亢。回蕩在猴群老上空。原本還在嬉鬧玩耍的鐵臂猴們。聽到高大鐵臂猴的叫聲后。一個個也都興奮的手舞足蹈喊叫起來。 吖…… 喊叫聲響成一片。隨后。一個個鐵臂猴立即跑到各個旮旯。取出了一些石質杯子。 “杯子?”滕青山驚訝看著這一幕。 有一些鐵臂猴。它'的杯子似乎遺失了。那些鐵臂猴們隨意抓起一塊石頭。而后用鋒利比神兵的爪子。當成刀子。在石頭上迅速的切割挖掘。很快。那石頭就變成了一個石質杯子。 還有不少聽到喊聲鐵臂猴們。從各個的方冒出來。使下方鐵臂猴數目再次增加。 “普通鐵臂猴一千多頭。那體格高大的鐵臂猴。十三頭!”滕青山暗自驚嘆。“不過。它們都拿著杯子干什么?” 就在這時—— 通體銀色。瞳孔為色。個子一般的鐵臂猴從洞中走出來了。它單抓著一大石質酒缸。酒缸內滿是淺紅色液體。一陣濃郁的酒香彌漫開來。距離洞口也就十余丈距離的滕青山。也聞到了那味道。 “這味道……”滕青山只感覺。那股味道讓他全身一個激靈。舒爽的感覺彌漫全身。 “連味道。都這么勾人。 ”滕青山瞥了一眼金瞳鐵臂猴。“這猴群中所有的鐵臂猴。都對這銀色毛發的猴子挺恭敬的。”滕青山看出來。金瞳鐵臂猴顯然是整個猴群的王!妖獸的群體中。能當王。肯定是最厲害的一個。 不過對這猴王。滕山卻不清楚對方實力。 “那妖獸書籍中。只是講述普通鐵臂猴。連那高大鐵臂猴以及猴王。都沒講述。”滕青山暗嘆那書籍介紹的并不全面。 下方—— 隨著那金瞳鐵臂猴一聲喊叫。頓時一千多頭鐵臂猴都歡呼雀躍。 只見金瞳鐵臂猴。那一大酒缸,紅色液體。分別倒進麾下十三頭高大鐵臂猴手中的水罐內。之后。由這十三頭高大鐵臂猴將各自水罐內的朱果酒。分給一個個鐵臂猴。鐵臂猴的速度很快。 轉眼。一千多頭鐵臂猴。每人都分到了一杯。 “好香!”滕青山不由贊嘆一聲。 分給一千多個鐵臂。那濃郁的酒香已經完全幅散開。天色已經黑暗下來鐵臂猴們一個興奮的偶爾珍惜的淺淺喝上一口嘴巴咂咂。一杯朱果酒。它們最起碼的喝上幾十口才能喝完。 “嗯?”滕青山目光掃向遠處。 只見不遠處樹上出現了一道黑影。一雙灰色的眸子在黑暗中顯那般神秘。 “是一頭黑豹子。”滕青山黑夜視力極好。一眼辨別出遠處黑影。那是一頭通體漆黑。毛油亮的黑豹。“是妖獸“黑風豹”。應該比我還快。”之前黑豹竄上樹的速度。滕青山看一清二楚。 又是一道影子藏在不遠處的草叢中發綠的眼眸也盯著猴群內。 “這么多妖獸。”滕青山心里驚顫。“妖獸“黑豹”青狼”。“紫電蜈蚣”。還有兩頭不認識。”在滕青山這個角度。以滕青山的六識。就已經發現了五頭妖獸。到底有多少妖獸伏在周圍。 滕青山也不敢說。 總之。妖獸很多!當然。潛伏在這的滕青山。威脅性絲毫不低于那些妖獸。 “吖!” 金瞳猴王。意的了一大口朱果酒。瞥了瞥周圍潛伏的妖獸。顯很是不屑。 其他的鐵臂猴們一個個也興奮叫著。一千多頭鐵臂猴。當然有鐵臂猴發現有妖獸。可是……這些鐵臂猴'顯然也瞧不起那些妖獸。一個個的淺淺喝上一口朱果酒。喝一口。就的意叫喚幾聲。 在鐵臂猴山。鐵臂猴群是霸主! 其他妖獸。都無法鐵臂猴群爭鋒! 騷動! 那些潛伏的妖獸們。顯然都是被朱果酒吸引來的。朱果酒的吸引力太強。那些妖獸潛伏在周圍。卻沒有一敢撲進猴群去。如果僅僅一個鐵臂猴。這些獨行的妖獸們絲毫不怕。可是上千頭鐵臂猴。 它們也猶豫! “氣氛不太對勁。”滕青山看看處妖獸。暗嘆。“我來蠻荒。很少遇到妖獸。不過這鐵臂猴山上。不單有“朱果”。還有鐵臂猴群。甚至于還有其他妖獸。” 滕青山明白。 獸之所以出現。跟天 有關!這鐵臂猴。能出現這么多靈果。這么多妖,大山。并非是一般的山。 就在滕青山靜靜潛伏的時候—— “唳!” 一道尖銳的聲音猛的響起。只見高空中。一道銀灰色幻影劃過高空。閃電般沖進猴群中 “是鷹。不過。這鷹。我在書籍中也沒看過。”滕青山也發覺。書籍中的妖獸并不全。那俯沖下神鷹。雙翼散開足有一丈多寬。在沖入猴群一瞬間。神撲向十三頭高大鐵臂猴其中一。 羽翼一扇。 蓬!那高大鐵臂猴直接被扇的拋飛起來。狠狠撞擊在旁邊的山壁上。轟的聲。山壁上出現了一個大坑。碎石飛濺。 “咻!”那神鷹尖嘴伸進水罐內。一。那水罐內剩余的朱果酒就被吸納光了。 “吖吖吖~~” 鐵臂猴群頓時喧鬧起來。一個個兇相畢露。 “吖!”金瞳猴王大叫一聲。宛如一道銀色閃電。直接竄向那頭神鷹。 銀灰色神鷹也不跟金瞳猴王纏斗。雙翼一震。就朝上空飛去。 金瞳猴王一蹬的面的面猛的震顫起來。金瞳猴王則是化為一道銀色光線。瞬間竄起二十余丈距離。那鐵臂竟然一就抓住了銀灰色的一只利爪。銀灰色神鷹頓時猛的翻身。尖嘴鷹都攻擊向金瞳猴王。 呼!呼!呼! 在猴王和神鷹纏斗時。原本潛伏的妖獸們。立即一個個竄進猴群。搶奪一般去搶先喝朱果酒。 “吖吖!!!” 鐵臂猴們叫著。同時一個個連喝光自己杯中朱果酒。不讓外來妖獸喝到。隨后數十個鐵臂猴為一群。撲向一頭頭妖獸。那些沖進來的妖獸們。再喝了幾杯朱果酒后。見勢不妙。也慌不擇路想逃了。 其實在猴群大亂時。滕青山就飛速竄到了洞上方的峭壁上。 “就是大亂。還是有鐵臂猴在這周圍看著啊。”滕青山看了看下方鐵臂猴。幾頭鐵臂猴正著遠處的廝殺。卻根本沒注意上面。 滕青山從峭壁上悄無聲息的墜下。頭部落到洞口瞬間。右手五指輕松的洞內部石壁。借助右手之力。身體柔軟無骨般貼著洞內壁。直接竄進了洞深處。從下墜到竄進去。只一眨眼功夫。 滕青山已經消失在深處。 而那些站在洞門口。還盯著遠處妖獸廝殺的鐵猴們。興奮的時而叫喊。時而嘶吼。本沒注意到滕青山。 滕青山右手持著輪回槍。左手拿著一柄飛刀。小心翼翼行進在洞內。洞內一片黑暗。滕青山卻能看清前方視線內任何一處。沿著洞三繞兩繞。滕青山也來到了那空曠的山腹內部。 濃郁的酒香。從其中傳來。 “這是——”滕青山看著那方形石坑內的淺紅色液體。“這么多?外面獸為了一點就拼個你死我活。這里竟然這么多。不過。我先找找朱果!” 這方形石坑旁。有好一些瓶瓶罐罐。石盆酒缸之類的。 “朱果!” 滕青山一眼看到那盆內的一枚朱果。“就剩下一枚了?其他兩枚呢?”滕青山撿起那一枚朱果。可驚訝的發現……這朱果發散出的味道。跟那淺紅色液體發散出的味道。很相似。 “這石盆內。還有一些淺紅色液體殘渣。難道……那淺紅色酒水。是用朱果等一些材。做出來的朱果酒?”滕青山心里有些明白了。 “妖獸都搶著喝。酒水估計能喝。不過……”滕山解下包裹。先將朱果放進包裹內。“一旦吃朱果。體內內勁會暴漲。丹田也會急速擴張。在丹田變化的時間內。我估計法如意的動用內勁。現在情況危急。還是等逃出去再吃。” 外面可是猴群! 多在洞內呆一會兒。就多一分危險。 現在不管什么靈果。時滕青山都不敢吃。 “這朱果酒。不喝真是浪費。可現在喝。如果引起身體一些特殊反應。對逃跑沒好處。”滕青山目光掃過周圍的瓶瓶罐罐。可那些都是石質的。很粗略。連密封瓶塞都沒有。忽然滕青山瞥見自己包裹內的葫蘆! 這是裝水的葫蘆!闖蕩在外。專門裝水的葫蘆當然不會小。 “拿它裝一葫蘆。這一葫蘆。可的有大幾斤啊。”滕青山大喜。立即拔開瓶塞。將那空的葫蘆直接放進石坑中。只聽的“汩汩”的聲音。那些朱果酒不斷的涌入葫蘆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