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2 南蠻

第四篇第十二章南蠻 天第二章! 夜,一片漆黑! 夜風凄冷,呼嘯吹過整個武安郡城,而滕青山坐在樓閣二樓,樓閣上并沒有點蠟燭,一片漆黑。書客居超速更新提供免費閱讀提供閱讀##而桌上擺放著兩壺酒,時而喝上一杯,那凄冷的夜風吹動他的衣袍,可是滕青山依舊坐定在桌旁。 漆黑樓閣內,滕青山默默坐著。 “小貓,我沒想到,在這一世竟然還能碰到和你長得這么像的女孩!不知道,她長大了。是不是長得還和你一樣!”滕青山低聲說著,“唉……原本,我以為經過前世今生,已經差不多將你忘記!可看到這個小,我才知道……你的一笑一,甚至于你跟我說的話,我依舊記得清清楚楚。這一切,好似刻在我的靈魂上,即使新生,依舊無法忘卻。” 滕青山臉上浮現一絲笑容。 “小貓,看來你男人,今生要想再找一個女人愛上,很難呢!這可都怪你啊。”滕青山又飲了一杯。 這一夜,滕青山沒睡覺,沒盤膝靜修。只是在那通風的漆黑樓閣中獨自一人坐了一夜。 清晨。 一身綠衣地李飛奔在府邸內。尋找著滕青山。 “小姑娘。這么早就起來了啊。”那胖子笑著說道。 “王大伯。滕大哥他呢?”李急切道。 “統領大人一早就出。前往蠻荒了。”胖子笑著道。 “走了?”李一怔。 胖子又連道:“統領大人讓小姑娘好好住在這,報仇事情,統領大人會幫你解決。還有——”說著,胖子從懷里取出一張金票,“這是一百兩金票,是統領大人臨走交給我的,小姑娘如果想買房子,以后嫁人等,都可以用這些金子。” 李看著那金票,忍不住眼中噙滿了淚水。 一百兩金票,那是一萬兩白銀。正常吃喝住行,一輩子都夠了。 “買房子,嫁人……”李淚水無聲地流下。 幫助這小一次,令滕青山那前世的記憶更加深刻,滕青山心情變得有些低沉,他也沒閑情逸致游山玩水。而是一路快速前進,當天傍晚,滕青山就趕到了整個揚州最靠近蠻荒的一座小城——南蠻城! 南蠻城,是和宜城差不多大小的城池。 不過,因為南蠻城是揚州境內距離蠻荒最近的,所以,南蠻城很是繁華。提供閱讀\\一些不怕死去蠻荒探險的武,還有一些去蠻荒邊緣采摘一些藥草的采藥人,都聚集在南蠻城。畢竟蠻荒雖然危險,可卻生長著很多其他地方難尋地藥草。 南蠻城內。 “掌柜的,準備一間上房。”滕青山步入一座客棧一樓大廳內,吩咐道,“再來一桌酒菜。”說著,滕青山就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客官,吃些什么?”那小二立即捧著菜單過來。 點了些酒菜,滕青山就吃喝起來。 “小這孩子,失去所有親人,怕是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完全緩過來吧。”滕青山吃著飯菜,心中暗道。對那個李……滕青山心中到沒有男女感情,畢竟李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姑娘,比自己妹妹小雨還要小。 而滕青山心理年齡,怕是足夠做李父親了。 這,只是兄長的關心罷了。 “嗯,她在武安郡城,有老王照顧,倒也沒危險。以后的日子得靠她自己了。”滕青山明白,自己僅僅只是李生命中一個過客罷了。 一名帶著斗笠的灰袍中年人大步走進客棧內,看了一眼滕青山,眼眸中掠過一絲驚色。隨后,這中年人沿著樓梯直接上了樓。 三樓雅間內,那圓桌上擺放著豐盛的酒菜,周圍坐著三名中年人,兩名老。這五個人都是灰色長袍。其中一名老,正是揚州楚郡‘鐵衣門’地長老‘魏蒼龍’,五人正笑談著吃著。 砰!砰!砰! 敲門聲響起,雅間內五人都安靜下來。 “進來。”魏蒼龍開口道。 門推開后,走進來那名灰袍中年人。酒桌上的五人看到來人,暗松一口氣。這來人關上雅間房門,除掉斗笠,便立即說道:“事情已經辦妥了!不過……我剛才從下面上來。在一樓看到了歸元宗滕青山!” “滕青山!”五人都有些吃驚。 魏蒼龍轉頭看向身側,雙鬢斑白,長相俊秀的中年人:“師兄,那滕青山來,會不會是歸元宗,知道咱們鐵衣門的秘密了?”看魏蒼龍語氣,這名面容俊秀的中年人,竟然是這群人地領頭人。 “咱們鐵衣門內,知道這秘密的都極少!歸元宗不大可能知道。”這俊秀中年人搖頭,“只是,這秘密也是咱們鐵衣門,在徐陽郡得到的。難道,歸元宗在徐陽郡,也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雅間內六人都安靜下來。 此事,關系重大。 “師兄。”魏蒼龍皺眉道,“滕青山是歸元宗地黑甲軍統領。他沒事來南蠻城干什么?我想不到他還有其他什么事。所以,我擔心是他暗地里跟蹤咱們。甚至于,不單單他一個,還有其他人,咱們沒現。” 這話說的在場幾人都心懸起來。 “如果被他們盯上,咱們就麻煩了。” “師伯祖,咱們怎么辦?” 一個個都看向那俊秀中年人。 “別自己嚇自己!”那俊秀中年人搖頭道,“如果有歸元宗其他人,我們早應該現了。而滕青山單獨一個……哼,他如果不自量力,那是找死。別管這些,咱們吃完晚飯。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就出進入蠻荒!” “是。” 其他五人都恭敬應聲。 清晨一早,鐵衣門的六人便穿著灰色長袍,戴著斗笠迅速地離開南蠻城,然后徒步進入蠻荒。畢竟蠻荒中山林丘壑很多,里面根本無法騎馬,只能靠兩條腿。滕青山比鐵衣門六人走的晚了些。 朝陽升起。 滕青山出了南蠻城南門,一路向南。 “蠻荒啊……真不知道,這蠻荒到底有多大。”遙遙看著遠處無盡地黑壓壓一大片,甚至于模模糊糊遙遠處,還有著聳立在云霧中的險峻山峰。這就是蠻荒!整個九州大地最危險的區域。 從九州大地東南區域的‘揚州’,正南方的‘炎洲’,到西南區域地‘戎州’,這三州地南邊,都是蠻荒! 至于縱深,至少書籍中沒記載。 “歸元宗這地圖上,也就記載到深入兩千多里。再深處……一片空無。”滕青山低頭看了看手中這份地圖,略微辨別了一下方向,便收起地圖,繼續大步前進。 蠻荒中人跡罕至,地面上的枯敗落葉都堆積起來,走在上面,都出聲響。一棵棵古老地大樹,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僅僅走了數個時辰,滕青山見到最大的一棵樹,足有三丈寬。 “這蠻荒,跟前世亞馬遜相比,不知道誰更大些!”滕青山前世就曾經在亞馬遜中訓練過,“不過亞馬遜大多都是水域。而這,卻是山林,而且遍布著野獸毒蛇毒蟲,甚至于還有妖獸,要危險地多!” 枯枝敗葉腐爛的氣息,彌漫在山林內。遮天蓋地地大樹,令這里空氣都很沉悶。 滕青山步伐輕快,這古老地蠻荒,宛如自家一般。 就在旁邊一棵黝黑的大樹上,纏繞著一棵同樣黝黑的毒蛇,它正盯著快速行進的人類——滕青山! “咻!”蓄勢已久的毒蛇,仿佛一條黑色閃電猛地竄出,咬向滕青山。 “呼!” 滕青山步伐沒絲毫改變,抓在手中地飲血刀劃過一道紅光,那條毒蛇從半空墜落下去,兩截身體在地面上還‘嗤嗤’的抽搐游動,生命力的確強。而滕青山看都沒看它一眼,繼續大步前進,眨眼功夫,便到遠處去了。 毒蛇? 滕青山根本不怕毒,而且,以他六識靈敏程度,這些毒蛇猛獸,根本躲不開他地察覺。 滕青山行進的速度快,而鐵衣門的六人卻走的比較慢。他們雖然都是高手,甚至于其中一個還是先天強。不過……這蠻荒中地蛇蟲,他們也敢小覷。 特別后天高手,一旦被咬住。 不死也重傷! “銀角山,深入兩千多里地。這蠻荒中都是山林湖泊,還有蛇蟲猛獸……咱們怕是要半個月才能到。”魏蒼龍一群人一個個都握著兵器,在蠻荒中,即使名列《地榜》,被蟲子咬了,也都可能喪命! 危機無處不在! “有人來了!”那俊秀中年人面色冷峻,一聲低喝。 其他五人立即安靜下來。 只見遠處一道人影迅疾閃過,還朝這邊看了一眼。 “是滕青山!”魏蒼龍面色一變。 幾人臉色都變得難看。 “這滕青山跟在我們后面……”另外一名鐵衣門高手,看向俊秀中年人,“師伯祖,那滕青山估計是真的在跟蹤我們!剛出南蠻城,一片平原,一望無際。他不敢追的快。到了蠻荒中,他才急著追趕。剛才若不是師伯祖你察覺到聲響,我們估計還現不了他。” “有可能碰巧……”也有人開口。 俊秀中年人卻是低沉道:“上一次碰到,這一次又碰到他。或許是碰巧。但是,也可能是他在跟蹤我們。” “不管是真跟蹤,還是假跟蹤!咱們鐵衣門秘密,暴露不得!一旦暴露傳播……咱們鐵衣門不可能興盛,甚至于會招來滅頂之災。”俊秀中年人冷聲道,“劉建,你跟過去,殺了滕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