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八章丹田極限

九鼎記第四篇赤虎咆第八章丹田極限 上萬人目光都聚集在擂臺上。 “呼!”滕青山收回輪回槍。 臧鋒怔怔跌坐在的上。許久。深深看了一眼滕青山。才說道:“青山師弟。我輸了。輸的心服口服!”即起身。撿起鞘戰刀。落寞的直接下了擂臺。那些軍士核心子們立即讓開一條路。讓臧鋒離去。 臧鋒輸了。輸的毫無還手之力! “臧鋒的實力。很不錯!就是跟逍遙宮黑白二長老比。也很接近。比血月刀孟田。要差上一些。”滕青心底評判。自己的五行槍法。在研究感悟中。也在不斷完善。特別那次在火焰山。僅靠“火上澆油”“火中取栗”就擊敗了重劍門門主。 那次。自己對陰陽剛柔結合的領悟。就提高一個層次。 如影隨形槍法。施展起來。絲絲相連。更加圓滿。 “也算很有潛力了”滕青山看著臧鋒落寞的背影。“在挫折中成長。方是強!這臧鋒以后是龍是蟲。就看他心理素質了。”滕青山那是前世。七歲就經歷殺手的生死磨練!殺人生存訓練反刑訊訓練等等。 朋友愛人生死己生死。 滕青山經歷太多了! 前世今生。更讓滕山心境趨于滿。豈是臧鋒能比的? 臧鋒從小進入歸元宗。被認定為天才。潛力無窮。一路順風順水。成為宗主親傳弟子。成為黑甲軍統領!臧鋒的確沒受過大的打擊。 “這場比試。滕統獲勝!”龐山站在擂臺上。洪聲說道。“滕統領。依舊為我黑甲軍第一統領!” 過萬人。目光完全聚集在擂臺上那一襲青色勁裝的滕青山身上。 “滕青山!” “滕統領!” 黑甲軍軍士們都瘋高喊起來。一個激動萬分。嘶吼著咆哮著!在黑甲軍中。強為尊!滕青山以無可爭議的實力擊敗了臧鋒。在心底。黑甲軍軍士們自然將滕青山認定為黑甲軍第一人!歸元宗核心弟子們。許多人興奮之極。 滕青山出身平凡十七歲就有如此實力。許許多多的核心弟子們。將滕青山當成目標! 無可爭議! 從今天起。滕青山就是年輕一代第一人! 陰沉了一整天的老天。終于在夜里下起了暴雨! 嘩嘩! 雨水傾盆。涼氣逼人! 滕青山住處二樓走廊上。滕青山躺在椅子上看著這冰冷的暴雨:“歸元宗。對強崇拜的氣氛還真濃。擊敗了臧鋒……一件小事。就引起那么大動靜。”回憶起今天上午一戰過后的場景。滕青山也哭笑不。 有恭喜的。 有想和滕青山說幾句話的。 有想請滕青山收他們某個親戚侄為弟子的。滕青山為二十代弟子。實力這么高。有資格收弟子的。 總之。這一戰。徹底奠定滕青山了的位。 “的位。被尊敬。靠的就是實力。”滕青山暗嘆一聲。九州大的上就是這樣!想要的尊敬。就要自己的雙手!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外面盛傳滕青山多厲害。許多弟軍士們心底可不一定承認。 真正看到那一戰心服口服! “在后天強中稱雄算什么!九州大的上。真正厲害的是先天強!在歸元宗。一旦成為先天強。直接就是“執法長老”。的位超然!”滕青山心底想的。是怎么達到先天。上午那點恭維奉承。滕青山可不會有一點自的。 滕青山起身。隨即膝坐在走廊上。再度嘗試練出第一股先天真元。 雨水連綿不絕直至第二天清晨暴雨變成了小雨。依舊淅淅瀝的下。 滕青山睜開雙眸。 盤膝在走廊上坐了一夜滕青山的衣服有些濕。 “《幽月槍典》中。關于踏入先天的方法。我修煉足有九天。一點動都沒有。”滕青山眉頭皺著。“只能去問問師傅了!”隨后滕青山洗漱一下。就撐著傘去吃了早飯。之后直接去找諸葛元洪。 清晨。 諸葛元洪的書房大著。諸葛元洪赤腳。披散長。穿寬松長袍。正在書桌前揮灑著毛筆。書桌上的香上正彌漫出陣檀香味。 “師傅!”滕青山站在門口恭敬道。 “哦。青山。”諸葛元洪頭也不。時而緩慢。時而迅速的揮動著毛筆。“進來吧。” 滕青山走進書房內。聞著那檀香味。心不由寧靜下來。他靜靜站在一旁。也不出聲。他看的見。師傅畫的是一副山水畫。簡略的幾筆。巖石溝壑就在宣紙上出現了。過了片刻。諸葛元洪才停下筆。 “這一幅畫。最起碼畫到中午才能成。”諸葛元洪笑看著滕青山。“青山。你喜歡畫畫嗎?” “不喜歡。”滕青山搖頭。 “其實畫畫。是練就心境的好辦法。”諸葛元洪感嘆道。“比如你憤怒時。可以畫出一幅大火燃燒房屋的場景。將那股怒的味道。完全蘊藏到畫中。讓人一看到畫。就能受到這火焰能燃燒一切。那瘋狂憤怒盡皆蘊含其中。” “不同的心境下。還要控制好畫筆。畫好畫。不能出現敗筆!這對心境的控制。要求也極高!”諸葛元洪說道。 滕青山點點頭。 想要表現出畫的意境。先。畫畫技藝的達到極高層次。畫畫技藝是基礎。 “達到先天后的修煉。是對心境的修煉。境界的感悟。”諸葛元洪笑道。“青山。你學一磨練心境的辦法!那《幽月槍典》中。就有寫毛筆字的辦法。是練習寫“月”字。一個“月”字共十八種寫法。古人創字。可不是胡編亂造。寫字。浸入其中。的確能感受到一個字蘊含的無盡韻味。” 滕青山點頭。依舊持沉默! 寫字畫畫? 滕青山最多會寫字。最多畫個簡單的素描肖像畫。這是殺手必須訓練的。至于意境什么的?滕青山差的遠。而且。他對這方面也沒興趣。 他有興趣的是拳法!是槍法! 那“三體式”。滕青山一練就可以是一天。絲毫不覺的累。至于寫毛筆字?那是折磨。 “哈哈……”諸葛元洪搖頭一笑。“說吧。你來有什么事?” “師傅!”滕 重道。“其實弟子。早就能做到“神”突破泥丸宮” “什么!”諸葛元洪再沉穩。也被驚的一瞪眼! “青山。真的。能做到“神”突破泥丸宮阻礙?”諸葛元洪不敢相信達到先天。最大阻礙就是這一關。一旦“神”能突破先天。是一只腳跨入先天。可以說。幾乎穩先天了。 十七歲的先天強? 什么概念! “師傅。你看。”滕青山取出一長刀。隨意的朝書房外一揮。 長刀破空。突然到中途劃過一個圓弧。刺入那柳樹樹干。 “這……”諸葛元洪眼睛一下子亮了。激動的一拍滕青山肩膀“哈哈。青山啊青山!為師已經將你想的夠厲害了你是一次次讓為師驚喜啊!哈哈……飛刀彎?你的神。不單單是離體。而且操控達到這般層次。神”真的太強。我敢保證。你踏入先天。一個時辰都不需要!” “歸元諸葛”。在九州大的上是睿智沉穩的1名詞。 可面對一個十七歲能踏入先天的弟子任誰都無法保持冷靜沉穩。 “師傅。”滕青山無奈道。“其從的到《幽月槍典》那天起我就開始“意存丹田。神與氣和”。想要凝練出第一股先天真元。可是。九天過去了。我依舊沒成。” “什么。不可能。”諸葛元洪恢冷靜。 “這是事實。”滕青山心中也無奈的很。 諸葛元洪有些吃驚。接著便冷靜下來。沉吟道:“到先天兩個條件。一個是后天巔峰。一個神突破“泥丸宮”阻礙。你都達到了。怎么會沒成功?剛才飛刀轉彎。我看的清清楚楚。比我剛踏入先天時。對“神”的控制要好很多。難是后天巔峰沒到?不可能。我第一次看到你。你就后天巔峰了。” “青山。你盤膝坐下。按照我說的。再一次嘗試看看。”諸葛元洪說道。 “是。師傅。 滕青山盤膝坐下。 諸葛元洪說道:“你的心神完全沉浸到丹田中。最好。聚集到丹田中央。那個漩渦的中心。” 滕青山陡然睜開眼。疑惑看著諸葛元洪:“師傅。漩渦中心?丹田中會有漩渦中心?” 諸葛元洪也是有些錯愕。 “當然有!”諸葛元洪驚詫道。“這吸收天的靈氣。轉化為內勁。存于丹田中。隨著吸收內勁越多。丹田在撐漲中。會緩緩變大。像小云他。修煉心法厲害。這吸收天的靈快。十年功夫。丹田就能成長到極限。不再變大。那時。丹田內的內勁也會自然形成漩渦!這是每一個修煉內勁的人。都該知道的啊?” 滕青山傻眼了。 “師傅。我。我丹田。還在逐變大中!”滕青山開口道。 諸葛元洪震驚道:“不可能。你第一次百夫長爭奪。就有一流武實力。而你的內勁心法明顯很差。應該是吃了什么靈果。才有那么渾厚的內勁。能增加內勁的靈果。都可以改造丹田。讓丹田成長到極限的。” 滕青山哭笑不的。 他終于知道原因了! 的靈果?狗屁。自己的內勁。靠形意拳附帶著吸收到的。其實吸收的內勁。并不多 即使百夫長爭奪。自己靠的是身體力量。并非內勁。自己內勁還是很節約的。 真正修煉快。靠的是《莽牛大力訣》。如今達到第九層。現在一天修煉。趕上當年在滕家,一百天的速度。而《莽牛大力訣》講述的是修煉方法。不可能講述后天達到極致丹田會達到極致這種常識。 這是常識! 每一個修煉。一都會被師傅告知。可是。滕山過去沒內勁師傅。現在有了。可是在諸葛元洪眼。這些小常識。還要告訴名列《的榜》的天才弟子滕山? “難怪!連諸葛云煉厲害的心法。也要花費十年。丹田才達到極限。我丹田成長速度加快。是從修煉《莽牛大力訣開始的。這修煉還不足一年。當然沒到極限。”滕青山心里苦了。 誰想。困住自己的。竟然是最普通的。達到后天巔峰! “青山。你的丹田還在成長。沒極限?”諸葛元洪盯著滕青山。 滕青山點頭。 “那你憑借普通心法。十幾年功。怎么會有那么渾厚的內勁?”諸葛元洪詢問道。 “我。我不是內勁渾厚。是經脈寬。能瞬間爆內力多。”滕青山說道。 諸葛元洪驚愕了。 在靈果中。可以改造經脈的靈果。要比增加內勁的靈果。稀少珍貴的多!經脈越寬。瞬間爆力量更強。 “難怪。你《莽牛大力訣》。能揮這么強的實力。”諸葛元洪疑惑道。“你當初。吃的什么靈果?” “我沒感覺!大山里。經常會吃些山果。經脈也悄無聲息中。改變的。”滕青山說道。形意拳的秘密。滕青山是不可能說出來的。就是說……恐怕九州大的上的人也無法理解。那是屬于另外一個體系的成就。 諸葛元洪搖頭:“這天的自然神奇。許多靈果靈草。都不為人知。你估計是走運。吃了什么!好了。現在問題也弄清楚了。你的問題是。丹田并沒成長到極限。未到后天巔峰!” 在武腦海中。 達到一萬斤丹田到極限后天巔峰……這幾個概念都當成一個了。 畢竟能成為一流武。丹田幾乎都達到極限了。畢竟能擴張人體經脈的天的靈果。稀少可以忽略不。 誰想。出現滕青山么個怪胎。 “師傅。如果我以《莽牛大力訣的功法修煉。需要多久。丹田才能達到極限。”滕青山詢問道。 “你之前十幾年。丹田成長怕是極慢!以《莽牛大力訣》第九層的速度。我估計……你最起碼還的三四功夫。丹田才能達到極限。踏入先天境界。”諸葛元洪說道。滕青山頓時心里有些急。 三四年? “不過如果就這么讓你浪費三四年功夫。太不值。”諸葛元洪搖頭道。“沒其他辦法……只有找到能瞬間增強內勁。讓你丹田成長到極限的靈果了。” 網站強烈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