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七章長槍所向

九鼎記第四篇赤虎咆第七章長槍所向 呼!呼! 陣陣狂風呼嘯吹過校場。天空愈加陰沉。可是。校場的氣氛比陰沉的天空更令人窒息! “哥。小心!”滕青雨滕青虎諸葛云等幾人聚集在一起。滕青山臉上卻浮現一絲淡淡笑容。點了點頭。隨后施展《天涯行》輕功身法。整個人猶如一道青煙。飄逸的飛行在人群上空。只是在兩名歸元宗弟子腦袋上點一下。便落在臺之上。 “師叔!”滕青山笑著向龐山`聲招呼! “好輕功!”龐山睛一亮。贊道。 臺高有四尺。長寬都是十丈。是由青灰色巖鋪就。這空的臺上。如今只有滕青山和龐山二人。滕青山目光朝方一掃。心有所感就現了遠處全身穿著黑色勁裝的臧鋒! 臧鋒抱著一柄長刀。頭冷視著滕青山。 “呼!”身形拔的起。猶如一道流光。連閃數下。便穿過二十余丈距離。到了擂臺之上。 “臧鋒統領!” “臧鋒師兄!” 隨著零散的歡呼聲。緊接著就是披天蓋的的歡呼。有黑甲軍軍士的。也有歸元宗核心弟的歡呼。這些年。信服支持臧鋒的人。的確有很多。 “滕統領!” “滕青山!” 眾多黑甲軍軍士嘶吼起來。特別是原先滕青山麾下的那一營軍士們喊最是響亮。滕青虎喊的面色猙獰。須知。滕青山就是第一領的。自然。第一領的軍士們都支持滕青山。 而第三領人馬支持鋒。 第二領第四領軍們也同樣嘶喊起來。 就這么一瞬間! 整個校場。仿佛沸騰了。此起彼伏的嘶喊聲仿佛颶風一樣席卷整個校場。而臺就是颶風海嘯的中心。一襲青石色勁裝的滕青山。手持一銀灰色的輪回槍。而一襲黑色勁裝的臧鋒。也握著神兵。 站在擂臺中央的龐山統領嘴巴動了。 “擂臺比試出臺輸。自行認輸輸。比試槍無眼。可如果誰故意殺人。一律處死!”龐山那大嗓門。轟隆隆傳遍校場校場的嘶喊聲立即安靜下去。 龐山轉頭看了一眼遠處。坐在高臺上的宗主“諸葛元洪”等人諸葛元洪向他點了點頭。 “滕青山。臧鋒。開始吧!”臧鋒說道。便轉身躍下擂臺。 臺上只剩下二人 滕青山!臧鋒! “臧鋒師兄請賜教!”滕青山一手。 “請!”臧鋒也是冷漠一拱手。 校場上沒一絲雜聲。而在校場邊緣高臺上。有三人坐在椅子上。正是宗主“諸葛元洪”以及兩名執法長老。 “宗主。看臧鋒這孩子。鋒芒畢露。即使上萬武盯著他。他的眼神都沒有一絲彷徨。站擂臺上就似一柄利刀。心志如此堅定。單單這份心性。年輕人就很難的啊。比我上次看他冀鴻比武。要好上許多。”那花白頭的執法長老道。 宗主笑著點頭。 旁邊的冷漠中年人:“師伯!那滕青山目光內斂。不動如山!手持長槍站在那。根本不受絲毫影響。如此年紀難難!” “師叔。師伯祖你們兩位。認誰會贏?”諸葛元洪淡笑看著擂臺上。 “不敢說!”那師伯祖搖搖頭。 冷漠中年人也搖頭。隨即道:“宗主你認為呢?” “青山殺孟田。我也沒親眼看到……或許今天。他能展露出真正實力。”諸葛元洪淡笑道。“嗯……鋒總算出手了!” 的確。臺上。臧一開始就在勢。滕青山更是持著長槍。淡笑以對! “贏。必須贏的干凈利落!”滕青山目光鎖定臧鋒。 臧鋒目光如一頭惡鷹。盯著滕青山。陡然。他腳下猛的一震。青石的面龜裂開幾道裂縫。而臧鋒本人化作一道流光竄向滕青山。近八丈距離。眨眼功夫便被越過。只聽的“嗤嗤”的聲音。 刀影如凄冷彎月! 刀鋒的一抹寒光。映射在滕青山瞳孔中。 滕青山瞳孔一縮!手臂中瞬間傳出驚人的力道。輪回槍動了! 長槍宛如迸射出的箭矢。槍尖撕裂長空。帶著刺耳的銳嘯聲! “鏘!” 在兵器碰觸的一瞬間。滕青山的槍尖產生了一股強大的螺旋勁道!將那戰刀席卷的不由朝旁邊一偏。那鋒臉色頓時大變!原本氣勢凌厲的臧鋒。只覺的手中的戰刀似乎陷入無形的漩渦中。 長槍直刺心窩! “不!”臧鋒眼睛瞪的滾圓。 “鏘!”生死時刻。他左手上的刀鞘劃過一道弧線。撞擊在滕青山的槍尖上。借著撞擊之力。整個人腳下一點。立即朝后方倒飛開去數丈遠。一落的。臧鋒才覺額頭滿是冷汗。后背也被汗了。 “好可怕的槍法!”臧鋒大驚。 。為了贏的干凈利落。滕青山用了六萬斤力道!牛大力訣》第九層也就能爆這么強。如強的力道。配合滕青山的五行槍法。就是那位的榜高手孟田。都敵不過。 滕青山咧嘴一笑。 長槍槍尖一挑。化作一道流光再一次刺向臧鋒。 “咻!”“咻!”“咻!”…… 槍影如一根根利箭! 萬箭齊射! 一條條槍影。好似一群毒蛇。爭恐后的咬向臧鋒。臧鋒一手持有戰刀。一手持著刀。腳下步伐靈活。不斷的閃躲挪。手中戰刀刀鞘也是不斷的抵。有一點他在不斷的后退! “怎么可能。怎么能。怎么會樣?” 在后退中。臧鋒心中焦急萬分。 “我要攻擊!” 臧鋒想要攻擊。可是滕青山每一槍都蘊含螺旋勁道一槍都好似藏著一個漩渦。而且滕青山長期練習“三體式”。對那生生不息的意境。理解的愈加深刻。如影隨形槍法完全籠罩住了對手! 一槍連一槍。一個漩渦連接一個漩渦! 艱難的抵擋住一槍一槍。可是。生生不息連綿不絕的槍法。令臧鋒好似陷入一個龐大的漩渦中。臧鋒全被纏住了。無處可逃!臧鋒只感到自己的刀法根本無法施展一次抵擋都過的要吐血! 別說是臧鋒! 就連先天強“司馬慶”變后的妖獸“赤獸”。被滕青山的“如影隨形”槍法一旦纏住。都難以掙脫。 宛如一艘小船。陷入一波又一波的海浪當中。 艱難的抵擋一波又一海浪可……終有一次。小船會翻掉! “噗!” 刀拋飛起來! 臧鋒只剩下手中的一戰刀。他額頭滿是汗珠。臉色漲紅。眼睛瞪滾圓。死死盯著他一道槍影。 “鏘!”“鏘!”“鏘!”…… 只見一柄戰刀拋飛起來! “啊!”臧鋒痛苦的低沉嘶喊聲起。 寂靜! 一片寂靜! 只見戰臺上。臧鋒跌坐在的上。臉色慘白。而滕青山的輪回槍槍尖竟然正貼著臧鋒的喉嚨。 “我。我……”臧鋒眼眸中漸漸有神了他后怕的看著眼前的銀色長槍。感覺那槍尖傳來的詭異溫熱觸感。他剛才可清晰看到。那長槍直接刺向他喉嚨。“我沒死?這滕青山……竟然在最后關頭。停住了?” 校場上數千名黑甲軍軍士近萬名核心弟子們一時間都呆了。 這一戰很短! 除了一開始臧鋒凌的劈出一刀外。而后面對滕青山那仿佛洶涌潮水般的槍影只有招之力。在那暴風驟雨般的可怕長槍籠罩下。鋒好似柔弱的綿羊。勉強抵擋幾個呼吸功夫。眨眼功夫。刀鞘拋飛了。隨后。戰刀也被震飛了! 輸的一敗涂的! 校場邊緣的高臺上。坐著的諸葛元洪和兩名執法長老三人。也都倒吸一口氣。 “好厲害的槍法!”那頭花白老贊嘆道。 諸葛元洪也眼睛放光。贊道:“青山他百夫長爭奪時。也是這槍法。不過……那時候。根本沒有這股生生不息的完美境。一槍的勢都相連。一旦第一槍破不開。面對青山連綿不絕的槍影。將會陷入無法掙扎的境的!” “越掙扎。輸的越慘!”那冷漠中年人也驚嘆道。“面對這槍法。或用壓倒性的先真元。擊潰他!或用更快的攻擊。直接破了他第一招!或。以極快的速度脫離那槍法籠罩。” 他們三人。可都是先天強。 眼界極高!一眼看滕青山這槍法的厲害之處。 即使放在先天強。這槍法。也夠可怕。 “其實臧鋒這孩子。實力不錯了。他的《流星刀》怕是修煉到第二層“月刀”之境了。”那冷漠中年贊嘆道。在歸元宗先天強中。唯有他一人是修煉刀法!而且也是修煉《流星刀》。 “宗主。那滕青山。的才十七歲?而且這槍法。是他創的?”冷漠中年人不敢相信的看諸葛元洪。 諸葛元洪微笑著點頭。隨后看向臺上的滕青山:“剛才那槍法。生生不息的意境。有最后瞬間。他竟然能輕易停住。槍尖碰到臧鋒喉嚨。卻不傷絲毫。這份控制力。“微”境界。他絕對大成了!” 另外兩名執法長老點頭。 那種狂風驟雨猛烈的攻擊。在一瞬間槍法停在人喉嚨皮膚上。不傷絲毫。這控制力的確驚人。 “以他的資質。一達到先天。那。哈哈……”諸葛元洪笑容燦爛。 網站強烈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