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第六章人心(呼喚~~)

正文第四篇赤虎咆第六章人心(呼喚月票)內勁蛻變成先天真元,跟身體強弱,應該沒關系才對P思索許久,搖搖頭,他不是死鉆牛角尖的人,“嗯,今天九月二十七,明天就是和臧鋒比試之日!這兩天我再嘗試修煉。如果還不成……那,待得比試過后。我去找師傅!” 沒其他辦法,只能去問諸葛元洪! 仰頭看天—— 陽光透過斑駁的樹影照射下來,估摸著,距離正午吃午飯還有一個多時辰。 “這些天,也一直沒看小雨修煉的情況!嗯,到核心弟子那邊去看看。”滕青山起身,身體肌肉猛地一震,憑空從內部產生一股勁風,將身上衣服的灰塵給震掉,隨后離開住處,越過龍崗,前往核心弟子修煉所在處。 “記得小雨說過,她師傅,是叫‘王卿蘭’。” 滕青山走在青石鋪就的小路上,看到遠處有三名正練著劍法的弟子,便走去。劍光閃爍,這三名弟子身形移動迅速,也是厲害的好手。他們也發現遠處滕青山走來,這一看,立即都停止練劍。 “是滕青山!” 諸葛元洪在大殿,收滕青山為親傳弟子,更讓滕青山接任第一統領之位。歸元宗核心弟子們,幾乎都認識了滕青山。 “統領大人!”這三人都立即躬身。 “你們可知道,王卿蘭師叔,她在哪里教導弟子?”滕青山詢問道。 “啊。王卿蘭師伯。她在東南邊上地雅園內。師伯地那些弟子。都在雅園中。”其中一名核心弟子連指引方向。滕青山點點頭。便朝東南方向雅園走去。 雅園! 小橋流水。倒也雅致。在雅園那條小河地東邊。則是空曠地草地。有一群女弟子都在那空地上練習著劍法。在一旁椅子上。坐著一名穿著淡紅色長袍地美婦人。她時而指點那些女弟子修煉。 而在小河地西邊。也有一群女弟子。這些女弟子都在歇息。 “看那滕青雨。連劍法都使不好!哼。就她這實力。應該是二十八代弟子!竟然也拜在師傅門下。和我們一輩分。”一名穿著綠衣地少女哼了一聲說道。旁邊另外一名消瘦、圓臉少女也說道:“沒辦法。誰叫人家跟宗主女兒關系好。又有一個厲害地哥哥呢。” 綠衣少女嗤笑道:“不就有靠山?可咱們這些師姐妹中,這滕青雨實力是最差第一個!” “好了,二師姐,少說一點。”旁邊一個瓜子臉少女開口道,“青雨她畢竟才練習劍法幾個月罷了,咱們從小練習,好些年了。青雨她比咱們弱,并不怪她!” “怎么,七師妹,前天聽說你們有幾人,跟那滕青雨出去逛街,吃了人家的,現在就幫人家說話了?”綠衣少女陰陽怪氣說道。 瓜子臉少女臉色不由一變,冷笑道:“是啊,青雨師妹為人純樸,我就喜歡和她在一起,怎么了?前天晚上,可不單單我們幾個師姐妹。連少宗主他也陪咱們一起出去的呢!可惜啊,某人想少宗主陪著一起出去,也只是白日做夢!” “你——”那綠衣少女氣急。 瓜子臉少女卻轉頭走到一旁坐下,絲毫不理會這綠衣少女。 “這滕青雨,不就有些銀子。一個個都跟她走到一塊了。”這綠衣少女低聲哼道,“前幾個月,那滕青雨還窮的很。那滕青山一回來,滕青雨就有銀子了!不就是有一個厲害哥哥!連師父她也偏心!” 旁邊也有人道:“二師姐,那滕青山可是宗主親傳弟子,又是第一統領!那些師姐妹們跟那滕青雨關系好,也不奇怪。估計,一個個都想著,嫁給滕青山呢。好攀上枝頭做鳳凰呢。” 在一群女弟子中,有些人跟滕青雨關系好,可也有一些女弟子則是看不慣滕青雨。 實力差!有靠山!那諸葛云、諸葛青和滕青雨關系還那么好…… 這些,就足以讓人看不慣滕青雨了。 須知,女弟子們心中,也夢想著嫁給厲害的男弟子。像諸葛云、滕青山、臧鋒等地位高、實力強的,在暗地里早被一群女弟子議論了。而一些長相差些,很普通的女弟子自知沒希望,反而更加嫉妒。 “做鳳凰?哼,看著吧,別看那滕青山現在怎么風光!明天,他就跟鋒師兄比試了!我就不信,那滕青山能是臧鋒師兄對手。”綠衣少女哼聲說道。 “臧鋒師兄,早早就坐上了統領位置。滕青山才十七歲!再厲害,怕也不如臧鋒師兄。”圓臉少女也附和道。 “對!等那滕青山輸了,沒了第一統領位置。被臧鋒師兄壓著一頭!看這滕青雨還得意不,經常將她哥掛在嘴上,好似得意的很。”綠衣少女嗤笑道,“聽說她是鄉下來的,難怪沒什么教養!” “二師姐,你得意什么?你以為你比得上青雨師妹?你以為,你能追得到少宗主?”那瓜子臉少女聽不下去說道。 綠衣少女被說地臉漲紅:“我,我……她滕青雨一個鄉下小村姑,更加不配少宗主!別說她,就是她哥,你看著……明天,肯定被臧鋒師兄打的沒還手之力!” 就在這時—— “統領大人!”有兩名女弟子看到來人,眼 來,隨即連恭敬喊道。 這一群歇息的女弟子們嚇得一大跳,轉身看過去。 那位綠衣少女也看過去—— 只見一襲青色勁裝的滕青山走了過來,那目光仿佛刀子般掃過綠衣少女,綠衣少女只感到心底驚顫,仿佛陷入冰窖中,額頭滲出汗珠。滕青山只是掃了一眼,同時笑看了一眼那瓜子臉少女。 而后便走向那小橋,朝橋那邊走去。 “滕統領剛才過來,我都不敢喘氣了。”一些女弟子們激動萬分。 “剛才滕都統對我笑的。”那瓜子臉少女驚喜萬分。 而那綠衣少女卻臉色有些發白,驚恐看了一眼滕青山背影! 一個眼神,能令她心顫! 滕青山暗嘆:“這人心果然復雜,青雨她待人友好,為人樸素。竟然被說成鄉下姑娘!不過還好……至少這些女弟子中,有不少和青雨關系不錯。”滕青山其實早猜到,肯定有人會嫉妒青雨。 “青雨!”滕青山笑著喊道。 “哥!”正在練劍的青雨轉頭一看,驚喜地立即跑過來。 “哥你怎么來了?”青雨很驚喜,她練劍這些日子,滕青山是第一次來這找她。 “我來看看你啊。”滕青山笑著摸了摸青雨腦袋。 這時候,那一身淡紅色長袍的美婦人也笑著走過來:“統領大人!” “師叔,你稱呼我青山即可。”滕青山笑道,按照地位,黑甲軍統領可是和歸元宗長老一個級別,這‘王卿蘭’雖是二十六代,可二十六代弟子,歸元宗內有很一大堆。輩份高,不代表地位高。 畢竟,在歸元宗內,比宗主‘諸葛元洪’高上三四個輩分的,都有! “不知道我妹妹小雨她在師叔這,學的如何?”滕青山說道。 “青山。”這美婦人微笑道,“青雨這孩子天資不錯,對劍法也很有悟性!只是習練時間還較短。而且內勁也少……還需刻苦修煉。” 滕青山點頭:“那麻煩師叔了。” “應該的!”美婦人應道。 王卿蘭這些人,在歸元宗內時間也長。他們看得清楚……像滕青山年紀輕輕就是第一統領,又是宗主親傳弟子。以后在歸元宗內,成就很難講。很可能,以后就是歸元宗新任宗主。 現在拉好關系,是有好處的。 滕青山看著開心的青雨,心底也明白,那些女弟子嫉妒青雨,瞧不起青雨。卻不敢瞧不起青姑娘!因為青姑娘是宗主的女兒,青雨只是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實力,還沒得到真正承認!如果自己,被公認為年輕一代最強!甚至于,自己成為先天強者! 那些女子即使嫉妒,恐怕也不敢這么說出來! “臧鋒一戰,得贏得干脆!”滕青山心底暗道。 九月二十八,天氣陰沉! 早晨,黑甲軍校場上便是人山人海,無論是黑甲軍的軍士們,還是歸元宗核心弟子們都趕到了這。甚至于長老、護法等人,包括宗主,也都趕到,欲要觀看這一場大戰!此戰重要性可想而知! 里三層外三層! 中央,那建造好的足有十丈長寬的擂臺上,此刻空無一人。擂臺周圍密密麻麻的人們都看著擂臺上。 “滕統領肯定能贏,人家可是地榜高手!” “他才十七歲!臧鋒統領一直在潛修,那滕統領怕是比不過臧鋒統領!” 黑甲軍軍士、歸元宗核心弟子,加起來一萬多人,熙熙攘攘一大片,嘈雜的很。大家都在議論著! 此次比武的二人。 一個是過去歸元宗公認的年輕一代第一人‘臧鋒’,而另外一個,是加入歸元宗不足一年,就聲名鵲起,年僅十七歲,足以名列《地榜》的強者‘滕青山’。 二人,都是黑甲軍統領! 誰贏? 這一戰,將決定,誰是歸元宗年輕一代第一人! 或許,歸元宗下一任宗主,就是今天獲勝的那一個。 “呼!”一道黑色高大身影,飛躍著踏著弟子的腦袋,來到擂臺上。此人虎背熊腰,足有九尺(兩米二五)高!面容上有著金屬光澤,仿佛金屬鑄就,此人,正是宗主的師弟,黑甲軍第二統領龐山! 龐山站在擂臺上,頓時,上萬人迅速的安靜下來。 龐山目光掃過眾人,洪聲道:“此戰,臧鋒統領挑戰滕青山統領!贏者,就將是黑甲軍第一統領!現在……滕青山統領、臧鋒統領,請上擂臺!”那聲音仿佛雷聲轟鳴,響徹在整個校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