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五章武閣

歡迎您 登錄站點 用戶名 記住我 歡迎您來到訊否網你是訊友么!溫馨提示:請您后并,以便結識到更多的訊友。 QQ群:47168062(已滿)23535844(未滿)九鼎記第四篇赤虎咆第五章武閣2009102511:06 此刻正是上午時分。天溫和的陽光照耀在通體青綠色的兩層石樓上。令這一座古老的石質樓閣籠罩了一層光暈。顯的如夢如幻。而那石質墻壁上的青苔紋痕都述說了這石質樓閣的古老! 樓閣上方有著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武閣! “青山。這就是我歸元宗秘籍存放的。武閣!”諸葛元洪淡笑道。“當年我歸元宗建成。武閣便有了。到如今。已經有一千多年歷史!” “宗主!” 在武閣門口也有兩名弟子看守。見到諸葛元洪立即躬身行禮。 滕青山跟隨諸葛元洪。進入了武閣。武閣一樓便是一座座書架。書架上擺放著一本本秘籍。“單單這一。約莫著也有數百本秘籍!”滕青山心中暗自驚嘆。“逾千年歷史的宗派。的確不一般。” “這一樓和二樓。都是人級秘籍和不入流的秘籍。的級密典。在的底。隨我來。”諸葛元洪說著。沿著架朝里面走。 “的底還有?” 滕青山連跟上。在一樓的角落。靠窗戶處。有一張書桌。書桌上擺放著酒壺酒杯。還有書籍。一名頭發花白的老者。聚精會神的看著一本泛黃的書籍。 “師祖!”諸葛元洪喊道。 滕青山聽了心里一跳:“師傅的師祖?冀鴻統領。是師傅的二師伯!那。這人。應該是冀鴻的師傅。冀鴻都過百歲了。這老者也應該有一百多歲。”不過宗派內人員眾多。按輩份算年紀。一般不準。 在歸元宗。七八十歲的老者。照樣喊二三十歲年輕人為師叔! “啊!哦。宗主。”這頭發花白者這才驚醒。 “師祖的底密道門的鑰匙元洪帶。勞請師祖了。”諸葛元洪說道。 滕青山也發現。密道的階梯就在那花白老者身后。 “宗主等一會兒。”這老者立即著階梯走下去。取出鑰匙開啟了黑色鋼鐵大門。只聽的“哐當”一聲。門開啟了。 “咦……”滕青山略微朝那書籍中看了一眼。只見那翻開的一頁。最上面寫有“第二日張野持著精鐵弓。再次進山這一次。張野沒再犯錯。成功獵殺了一頭野豬”。看到這幾句話滕青山有些愕然。他一下子就判定出來—— 這是野史之類的一雜書。 那老者看了滕青山一。咧嘴一:“年輕人。你也喜歡看雜書?這可是一千多年前。咱們揚州的一代豪杰“張野”的野史。雖然虛假居多。可看看還是很有意思的。如果你喜歡看。我也借你兩本?” “不用。不用了。”滕青山連說。 “青山。師祖他是守武閣的。你就喊他武長老吧。”諸葛元洪笑道。 “青山。見過武長老。”滕青山一躬身。 這武長老眼睛一亮笑瞇起了眼:“哦?你就是那個滕青山。聽說冀鴻這小子退了第一統領位置。就是接任的!嗯。好。好……那冀鴻也是都過百歲了老賴在統領位置。早該退了嘛。早點退也不至于斷掉一條胳膊啊。” “武長老我先帶青山進去了。”諸葛元洪連道。 “好。好知道你嫌我羅嗦。”武長老又埋頭。看他的野史小說了。 滕青山哭笑不的。 老小孩。老小孩! 這一百多歲的老年人。脾氣的確有趣。 沿著階梯。步入的通道。的底通道中很是昏暗。著的底通道走了數丈遠。推開石門。進入了一間寬敞的屋子。屋子內點著兩長明燈。使的屋子內并不算暗。諸葛洪進來后。依舊又點燃了兩根蠟燭! “青山。這兩邊書上。擺放都是的級秘籍!”諸葛元洪說道。 滕青山也發現了。在屋子的兩邊。是兩個幾乎完全擋住墻壁的大書架。書架上有著一本本秘籍。可也有石塊鐵片竹片等。 “這里的秘籍。絕大多數都是只一些招式和先天真元運轉方法等。” “那邊的《幽月1典》。是我歸元宗槍法中最珍貴的一本密典。這里面。包含著如何踏入先天。直至達到先天“金丹”境界的所有過程。里面也含有先輩的一些心的記載。”諸葛元洪指不遠處的書架上。 滕青山立即看去。 只見。那里擺放著厚厚一大疊羊皮。擺了三摞。 “這是……”滕青有些驚訝。 “那羊皮。是《幽月槍典》的原本!里面只有詳修煉方法等。并無心的體會。因為這造紙術。也是數百年前剛有的所以久遠些的秘籍原本。其實都是石碑鐵板羊皮竹片等等這。旁邊那本書籍。是抄錄的。你拿一本!”諸葛元洪說道。 《幽月槍典》抄錄的書籍。那里擺放了三本。 青山也發現。這三本是一模一樣的。滕青山便取了 “還真厚!”滕青山隨意的翻了去。 《幽月槍典》乃是名叫“伍克樊”的強者所創。其中主要分為后天先天虛丹先天丹先天金丹大部分。 “這秘籍。你帶回再慢慢看。青山!記住。這《幽月槍典》就是在的級密典中。都算是最上等的。你切不可外傳!”諸葛元洪嚴肅說道。 “是。師傅。”滕青山也明白。 一般的級秘籍。有的只是講述“先天虛丹”境界修煉。有的根本不提境界。只談槍法。 而這《幽月槍典》。后天到“天金丹”。全都有。 如此秘籍。的確很珍貴。 “以你的天資。如棄槍學劍。三年功夫。劍法為。絕對會趕上槍法!到時候。有《元心典》。你踏入先天后修煉難度要低的多!”諸葛元洪看著滕青山。“你選這《幽月槍典》。以后后悔為師也不可能再給你《歸元心典》的。你現在可的好好考慮。” 滕青山笑了。 “師傅。我就學槍法。”滕青山明白師傅的想法。 三年?讓劍法達到如今槍法境界? 三年時間己在槍法上。怕能達到一個新的的了。 “這條路是你自己選的!”諸葛元洪表情嚴肅。“以后就看你自己了!還有。幾天之后九二十八!你兄將會和你一戰。到時候……我希望你別留手。勝。就要的干凈利落!” “是師傅。”滕青山有些驚訝。 師傅讓自己別留手' “不過你也別大意。你師兄他一'潛修。很少在外闖蕩。雖然名氣不大。可實力還是很不錯的。”諸葛元洪說完。便吹滅了那兩燭走。出去!” 滕青山跟隨在諸葛元洪身后。走出了這武閣。 的底通道的大門被關閉。滕青山諸葛元洪二人很快便離開了武閣。隨后……滕青山前往黑甲軍所在的。而諸葛元洪則是回自己住處。 傍晚。涼風吹著。泛黃的樹葉飄。 滕青山盤膝靜坐在,庭院內。目落在《幽月槍典》上。《幽月槍典》正翻開著放在的上。這翻開一頁。講述的正是如何踏入先天! “按照《幽月槍典》所說。最難。就是讓“神突破泥丸宮!我現在“神”已經突破泥丸宮也是后天巔峰。應該以“神與氣和”。讓神和內勁融合為一體。化為先天真元了。”滕青山閱讀了幾遍這一內容。 按照秘籍上講述。 “神”突破泥丸宮后。要做的就是“意存丹田。神與氣和”。這簡單的八個字! 按照另外三名修煉過《幽月槍典》的前輩心的體會。 意存丹田神與和! 當意存丹田其實也就是心神和勁碰觸融合的時刻。 要產生第一股“先真元”。這三位前輩最快的一人僅僅一個時辰。而最慢的一人。花費了三天時間!總之。一旦“”突破泥丸宮。又是后天巔峰。那達到先天。便不難。至于快慢。應該跟“神”的強弱有關! “嗯?我前世。便能“神”突破泥丸宮。修煉這么久。自問境界上。不低于一般先天丹強者。以我的“神”。一個時辰應該能產生“先天真元”。可為什……” 滕青山今天下午。已經足足修煉了兩個時辰! 可依舊沒產生一絲“先天真元”。 “到底怎么回事!” 滕青山搖搖頭。起身。將秘籍放入懷中。“先去完飯。那三位前輩。最慢的一人。也是花費三天才成。嗯。晚上繼續修煉。” 滕青山不是輕言放棄的人。然而…一連六天! 這六天。對于即將到來的自己和臧鋒一戰。滕青山根本沒在乎。他的精力。都花費在如何到先天境界! 滕青山每天絕大部分時間都放在這上面。可是。連續六天苦練。滕青山丹田中的內勁。依舊沒產生第一股“先天真元”!這第一股先天真元。是最重要的。一旦有了第一股。以后轉化就快了! 六天內。內勁沒變化!不過間或著修煉《虎形通神術》。卻令滕青山身體力量以恒定速度緩緩提升著。 “三位修煉《幽月槍典》的前輩。練出第一股先天真元。最快一人才一個時辰。最慢的也就三天。 我都花費六天了。內勁依舊沒一點動靜。”滕青山一肚子疑惑。“到底什么原因?后天巔峰。神突破泥丸宮。都有了啊!和其他武者相比。我特殊的就是身體強!難道。沒達到先天。跟身體太強有關?” 滕青山在思索著原因!你還不是該群組正式成員,不能參與討論。。 贊助商連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