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三章大殿之上

廣告① 廣告② 廣告③ VIP卷第四篇赤虎咆第三章大殿之上九鼎記 離九月二十一,還有些日子。 這些天,滕青山白天上午練習三體式,體會意境。欲要創出五行槍法的第四招槍法。而下午,滕青山則是修習《虎形通神術》,吃了黑火靈根后,隨著修煉,滕青山的力量、視力聽力都在緩緩提升著。 晚上,則是研究飛刀絕技。 當然中飯、晚飯等時間,也是和黑甲軍的兄弟們喝酒談笑。其實不單單滕青山一人刻苦,黑甲軍內絕大多數人都非常刻苦。能經過篩選,留在黑甲軍的,好逸惡勞的還是極少的。 轉眼,已經是九月二十一。 清晨,天蒙蒙亮,整個黑甲軍軍營大多數人都依舊還睡著覺沒起床。而滕青山住處便喧鬧起來。 “表哥,表哥!”青雨早早的就在庭院內,興奮地跳起來,大聲喊道,“快點起床!今天早上,咱們可都是要去大殿的。” “這天才蒙蒙亮。”滕青虎推開房門,持著一桿混鐵槍便走了出來,無奈瞥了一眼青雨,“青雨,你看看,這才什么時候?距離早飯,還有近半個時辰呢。”嘴上這么說,滕青虎依舊走到前庭院,練起槍法。 青雨卻是哼一聲:“真是懶!看我哥,我剛起床,我哥就在打拳了!” “我跟青山他比,就別睡覺了。”滕青虎停下長槍,笑道,“你也不看看,你哥晚上就盤膝靜坐在后庭院內。我怎么比?讓我不睡覺,去靜坐?靜坐當睡覺?我可沒這本事!” 呼!呼! 后庭院內。時而傳來陣陣呼嘯聲。 只見滕青山正練習著三體式。普普通通地三體式。在滕青山手里卻有了特殊地韻味。如果仔細看。可發現。滕青山地雙腿好似藏著一張弓。那左右雙臂。也是一張弓。整個身體也是一張弓! 全身都潛藏著一股強勁地勁道! 緩慢。迅疾! 猛然地一記出拳。就如拉開勁弓。射出凌厲一箭! 收勢! 滕青山胸膛仿佛風箱,長長呼出一口氣,臉上有著一絲恬靜笑容。 每一次練習三體式,滕青山都隱隱察覺到一股生生不息,陰陽調和的意境。只是,那意境太過高深,滕青山難以勘透。 “表哥,小雨,今天起來的挺早的啊,走,咱們吃早飯去。”滕青山朝前庭院走去。 “哥,你得換一下衣服。[要看最新文字版,爬書網]今天可是宗主正式收哥你為弟子的大日子!到時候會在大殿之上,邀請諸多長老、護法等人一起到場呢。”青雨連說道。 滕青山一看自己衣服。 衣服上有著灰塵,因為一夜在庭院內靜修,衣服上也染上灰塵了。 “不急,早飯后我回來沖洗下,換衣服。”滕青山說道。 三人便一道離開住處。 朝陽升起,霞光萬丈,照耀歸元宗大殿。 大殿外那數十層臺階上,站著歸元宗大量核心弟子,一名名弟子站在那,統一穿著白色袍子。身體筆直,而在極遠處一些道路上,還有更加多的核心弟子們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遙看大殿低聲議論著。 “今天宗里有什么大事?我師叔,還有其他二十七代弟子,都在大殿外侯著呢!” “誰知道,二十七代弟子有資格在殿外站著。咱們二十八代的只能老遠看著。看!師祖!哇,還有長老,護法他們!” 許多核心弟子都看到遠處一群人。 這群人,是歸元宗真正的高層!滕青山此刻就在這群人當中。 “所有百夫長,每一臺階站二人!依次往下站,都站在殿外。”一襲黑色勁裝的冀鴻大聲喝道,跟在人群后面的百夫長們都恭聲應命,這次大殿聚集,就連黑甲軍百夫長都沒資格進大殿,只能在殿外。 只見殿外,每一層臺階,各有兩名百夫長以及兩名二十七代核心弟子,滕青虎便是其中一個。 大殿之上! 左右各兩排椅子,一條線,一直排到大殿門口。左右兩排椅子,各有十八張,加起來一共三十六張椅子! 四大統領、十一位都統都坐在右邊。黑甲軍共有十二位都統,只是其中有一位都統在外。除了這十五人外,還有江寧郡城的‘郡守’以及城衛軍的‘將軍’二人。坐在四大統領前面。 有這十七人,自然,右邊這一排只剩下首位沒人坐。 而左邊一排十八個座位,同樣有十七個人坐下。只剩下左首位置沒人坐! “從這座位,就看出歸元宗的幾大勢力了。”滕青山坐在右排靠后位置,目光掃過一群人,“左邊的一排,應該是歸元宗的長老、護法們,應該是管理核心弟子、外圍弟子的。我們這一排是黑甲軍……哦,那兩個人。” 江寧郡城的‘郡守’和 ‘將軍’,滕青山并不認識。 此刻,宗主還未到,大殿內倒是一片笑聲,隨便的很。 “老嚴,我們這一排最前面二人是誰?竟然能坐在四位統領前面。”滕青山低聲詢問道。 旁邊的嚴戈,也是第一統領麾下的一位都統。 “青山,那二人一個是江寧郡城的‘郡守’,另一個是城衛軍的‘將軍’。他們兩個,可是控制著那足足有八萬之數的‘城衛軍’啊。”嚴戈小聲說道,“那些城衛軍,雖然都是從咱們黑甲軍踢出去的,可人多。也是咱們歸元宗保護老巢的軍隊。” “原來是他們!” 滕青山心中一動。 因為黑甲軍長期保持六千之數,而想進入黑甲軍的人很多。其實許多人實力也很不錯,可依舊被踢掉了!所以,歸元宗將那些人,收容進城衛軍!江寧城衛軍,人數八萬!是整個江寧郡內數量最大的軍隊。 當然,如果平野上,正面廝殺,六千黑甲,足以消滅八萬城衛軍! 可是,如果八萬城衛軍,以江寧郡的高大城墻來防守。即使六千黑甲,也難攻破。 “這就是歸元宗!”滕青山心中感嘆,一支精英的六千黑甲,一支數量龐大訓練有素的八萬城衛軍。核心弟子近萬人,外圍弟子更是不計其數。這就是歸元宗,完全統治江寧郡的依仗! 就在這時—— 三道身影從大殿外走了進來,為首的正是一襲月白色長袍,披散著長發的諸葛元洪。在他身后二人,一個是頭發花白的老者,穿著樸素布衣。而另外一人,目光似電,氣勢凌厲,看年紀應該只是中年人。 “師叔,師伯祖,你們請坐。”諸葛元洪淡笑道。 那二人略微躬身,而后很自然地分別坐在左排、右排的首位。 “他們兩個!”滕青山心中立即猜出來,“難道這二人,就是歸元宗傳說中的‘執法長老’?”在黑甲軍這些日子,滕青山也聽說過‘執法長老’,執法長老地位極高,僅僅比宗主略微低一些。 而別的統領、郡守、長老、護法、都統等人,地位都要低上不少。 大殿內,待得諸葛元洪坐下,其他人才都坐下。 “青山!”諸葛元洪淡笑著開口。 滕青山立即起身,躬身:“宗主!”此刻公開場合,還未正式拜師,滕青山依舊要稱呼為‘宗主’。 “青山他從小生活在山林中,以天地自然為師,創出他的槍法!年紀輕輕,更是擊殺了那‘血月刀’孟田。火焰山一役,逍遙宮的黑白二位長老二人聯手對付青山,青山絲毫不處于下風!哈哈,青山他可是良才璞玉啊,今天,我諸葛元洪正式收青山為弟子,諸位共證!”諸葛元洪笑著說道。 滕青山立即上前,接過旁邊侍女盤子中的茶杯。 單膝跪下奉茶! “師傅,喝茶!”滕青山恭敬道。 諸葛元洪笑著接過,喝了兩口,便放到一旁,笑著點頭:“從今天起,青山,你就是我歸元宗第二十七代弟子!以后,要更勤奮努力,早日踏入先天之境。”拜師過程其實很簡單,喝了拜師茶,就算成了。 “是,師傅。”滕青山恭敬道。 “起來吧。”諸葛元洪淡笑道。 從今天起,滕青山便為宗主親傳弟子!這個身份可不一般。能成宗主的,一般都是最優秀的弟子。而宗主選弟子,也是選最優秀的!按照傳統規矩,不出意外,歸元宗下一任宗主,一般就是在宗主親傳弟子中選! 像臧鋒和關綠,能年紀輕輕成為統領。 除了實力外,和他們‘宗主親傳弟子’身份也不無關系。 “恭喜宗主!”大殿內一群人都拱手喊道。 “哈哈……今天,收青山為弟子。是小事!還有一件更重要的大事。”諸葛元洪說著看向冀鴻,頓時大殿內安靜下來。大家都知道……關鍵時刻到了! 收弟子,過程簡單。過去也很少有這么大動靜。 這次召集這么多人,大家心里都有譜,估計就是要選出新的統領了!統領之位,那可是掌握實權的位置。而且……冀鴻的位置,那是第一統領之位!按照規矩,其他三位統領都要受他節制! “各位。”冀鴻站起來,朗聲道,“我當這黑甲軍第一統領之位,已經足有五十余年!如今,我也感到力不從心,便退下這第一統領之位。”隨后看向宗主諸葛元洪,“煩請宗主,選出新的統領。” 大家都屏息,看向宗主‘諸葛元洪’! 閱讀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