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76 )

滕青山仿佛一陣風從山上竄出,迅速地竄進了大帳中。 此刻正是上午,不少武者都進山了,加上滕青山跑的速度快,直接從大山竄進大帳中,倒是沒幾人注意。唯有歸元宗扎營處的那些仆人們發現一道身影從眼前一閃便進入了滕都統的大帳內。 “什么人。”立即有仆人喝道。 “是我。”滕青山的聲音傳出來。 “啊,大人這么早就回來了。”那仆人不敢再打擾。 “給我來一大桶水,我要洗個澡!”滕青山聲音傳出來。 “是!” 大帳內,滕青山脫掉破爛的外衣,便開始仔細觀察這赤鱗獸的黑色鱗甲,這黑色鱗甲略微一展開,滕青山就發現許多玩意:“嗯?這尖刺!”滕青山發現,這巨大鱗甲,略微一展開,應該差不多是赤鱗獸整個全身了。 唯有頭部、頸部的鱗甲沒有,應該是撕裂了。 滕青山完全能想象,赤鱗獸蛻變時崩裂舊的鱗甲皮,從其中爬出來。 “這鱗甲一片疊著一片,密集的很。不過從內部撕裂,倒是簡單。”滕青山從內部一看,內部其實是一層厚皮,厚皮雖然結實,可蘊含內勁的飛刀一切割,也能割開,那些長在厚皮上的鱗甲自然分開,“不過,這些尖刺沒什么用,弄出來。” 滕青山將整個鱗甲,拿飛刀從內部劃出了三大塊。 隨后將原本脊背位置鱗甲上的一根根尖刺,全部弄下來。 “這一根根尖刺,還真夠重的。”滕青山握著這黑色尖刺,原本在赤鱗獸背上,滕青山覺得很小,此刻拿到近處一看,“竟然有半米長,底部有拳頭粗。這一根,竟然有百斤重!”滕青山開始拔出一根根尖刺。 足足有八十一根尖刺! “這鱗甲,重量大部分都在這尖刺上啊。”滕青山哭笑不得,這八十一根短尖刺,加起來過八千斤。 那薄薄的鱗甲全加起來,大概才兩千多斤重! “尖刺材質特殊,應該也是寶貝。”滕青山暗道。 …… 中午時分,關綠帶著一大群人馬回到了扎營處。 “大人回來啦。”仆人們熱情的迎接。 “嗯,滕都統回來了嗎?”關綠淡漠詢問道。 “滕都統早晨出去不久后,就回來了。”仆人連道,關綠眉頭一皺,看向滕青山所在的大帳:“竟然偷懶!” “關統領!”滕青山突然走出大帳,“進來一下。” “嗯?”關綠有些疑惑,還是步入滕青山的大帳,大帳內隨意環視一眼隨即盯著滕青山:“有什么事?難道,解釋你今天上午為什么早回來?”此刻滕青山穿著新的外衣,胳膊上的傷外表也看不出。 滕青山指向不遠處桌子:“你看那邊!” 關綠仔細看去,原本沒太在意,可這認真一看,只見那墻角的桌子上整齊疊著灰白色的東西,疊了厚厚三大疊。而在桌子下方,便是一根根的尖刺,隨意地堆在一起。 “這是什么?還挺重,得有七八百斤。”關綠疑惑走過去,將這東西一翻。 嘩! 黑色鱗甲整個翻了開來,直接落到地面上,露出了另外一面黑色鱗片。 “這是……”關綠瞪大眼睛。 “這是赤鱗獸的黑色鱗甲!一面都是鱗片,另外一面則是一層灰白色厚皮!這東西,被我分成了三大塊,每塊長兩丈多,寬一丈多!”滕青山說道,心里早計算過,三塊加起來,大概五十幾平方米。 關綠震驚轉頭看向滕青山:“你,你……” “那桌子下那一堆,是赤鱗獸的尖刺,那玩意實打實的,每一個都上百斤。足足有八十一個!”滕青山說道。 關綠深吸一口氣,才問道:“這赤鱗獸鱗甲,你哪來的?” “當然是從赤鱗獸老巢偷出來的。”滕青山無奈說道,“你可不知道,那赤鱗獸都蛻變了,全身變得赤紅,實力太強了。如果不是我逃的快,竄進一個低矮隧道里,就被那赤鱗獸給殺掉了。” 關綠一瞪眼,喝道:“你真玩命,有沒有受傷?”仔細觀察滕青山身體。 “被那赤鱗獸尾巴尖擦了一下,皮肉傷。”滕青山說道。 “快,給我看看。”關綠連道。 “沒事,你看我像受傷的樣子嗎?”滕青山連轉移話題額,“現在赤鱗獸鱗甲咱們也弄到手了,我看,我們還是趕緊準備一下,回江寧吧!” 滕青山他們趁著下午人少,四十幾號人便趕往樺城。那些尖刺、鱗甲并不算太重。而且人多,又有馬車。很容易就攜帶到了樺城。在樺城過了一夜,待得第二天早晨,滕青山他們便乘著上等戰馬,出發! 那三大疊黑色鱗甲,一疊在滕青山的‘赤血馬’身上,另外兩疊都是綁縛在關綠的‘黑魘馬’上。 作為三大龍馬之一的黑魘馬,背負著近兩千斤。跟普通烏紋馬一起奔跑,輕松非常。其他八十一根尖刺,則是分到了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每人身上,或是三根,或是兩根,每人攜帶著也不重。 …… 一群人飛速趕路,雖然火焰山下有人懷疑歸元宗得到了,可大家并不是很確定,也沒什么高手愿意惹滕青山為首的一大群高手。 兩天半左右,待得第三天下午,滕青山他們一群人終于安全抵達江寧郡城。 …… “哥!” “青山!” “青山大哥!” 滕青山剛剛抵達歸元宗北大門,就看到了妹妹‘青雨’、諸葛云、青姑娘、滕青虎等等熙熙攘攘一大群人,這些人中只有幾人是迎接滕青山。其他都是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的親人好友們。 “小雨,這三個多月,想哥了么?”滕青山笑著摸摸青雨的腦袋。 “想死了,我還以為哥一個月就能回來呢。”青雨有些不滿地說道。 這時候旁邊一道聲音響起:“滕都統,宗主有令,讓你抵達的時,立即去見他,我在前帶路,滕都統,請吧。” 滕青山看過去,是一名青衣弟子。 “好,表哥,你幫我這些東西先帶住處,我去見一下宗主。回頭再找你們。”滕青山和幾人笑笑,便跟那青衣弟子走了。 一棵粗壯的低矮柳樹下,柳樹上的柳枝隨風舞動。 柳樹旁,便是坐在椅子上,持著一本線裝書愜意閱讀地諸葛元洪。諸葛元洪依舊披散著長發,穿著寬松的白色大袖長袍。 “諸葛元洪!” 滕青山一眼看到遠處的諸葛元洪,不知道為何,此刻的諸葛元洪,給滕青山一種很模糊的感覺,仿佛諸葛元洪跟那棵低矮的大樹,跟那吹拂的微風,完全融合為一體。好像一副水墨畫般。 “宗主。”那青衣弟子恭敬喊道。 “好詭異。”滕青山不再多想,連跟上去。 “青山來啦。”諸葛元洪抬頭,輕笑著,“好了,你先退下吧。青山,過來。” 那名青衣弟子躬身退去,滕青山走到那片空地旁。 “你這三個多月做的事情,我已經一清二楚。你做的很好!”諸葛元洪滿意地點頭,獲得鱗甲的事情,在樺城時,就通過信鴿迅速地將消息傳到江寧了。諸葛元洪當然知道的一清二楚,“殺孟田,救冀鴻統領,奪得這赤鱗獸鱗甲,說吧,要什么獎勵!” 滕青山一怔,一來就提獎賞? “宗主。”滕青山恭聲道,“我想,那赤鱗獸鱗甲打造的戰甲,給我表哥一套!也希望宗內,能好好指導我的妹妹。” “這些都是小事。這赤鱗獸體型龐大,那鱗甲足以打造二十套覆蓋全身鱗甲。這鱗甲是你一個人單獨弄到的,我便給你兩套。至于給誰,你自己安排。你妹妹……哈哈,有天賦的,我歸元宗定會悉心教導。”諸葛元洪看著滕青山,“我想問的是你,你自己呢?有什么要求?” 滕青山眉頭一皺。 “我給你一個統領位置,你要不要當?”諸葛元洪微笑著說道。 滕青山大吃一驚。 統領? 冀鴻斷臂后,滕青山就知道,冀鴻肯定要退位。可是四大統領位置,一律都是宗內核心弟子出身的人擔任的。因為那位置太重要。滕青山實力是強,可要坐上那位置,更看重忠心。 “我?宗內能同意嗎?”滕青山不相信。 “你當我親傳弟子,不就行了?”諸葛元洪淡笑說道。 “親傳弟子?” 滕青山仔細看著諸葛元洪,到如今,自己的師傅就只有一個,前世的滕伯雷!前世滕青山便是形意拳宗師,滕青山內心是很驕傲的,讓他拜師……這并不是輕松的。 “不知宗主有什么本領,能教我!”滕青山盯著諸葛元洪。 諸葛元洪放下書籍,起身走到一旁折下一截柳枝,站在空地上看著滕青山:“青山,你用長槍,我便用這根柳枝。你我,爆發的力量都蘊含一萬斤。比比,如何?”說著,他手中柳枝瞬間灌入真元,繃得筆直。 滕青山眉頭一皺。 爆發同樣的力量? 對方是柳枝?自己是輪回槍?不過諸葛元洪乃是名列《天榜》的超級強者,歸元宗的宗主,名傳天下的一方諸侯。滕青山也不敢輕視。 “請宗主指教!”滕青山手持輪回槍拱手道。 有如此強者切磋,何樂不為? “出槍吧。”諸葛元洪淡笑站在原地。 “咻!” 滕青山長槍陡然動了,化作一道利箭,帶著一股銳嘯聲,刺向諸葛元洪。滕青山的確使用一萬斤力氣,同時也使用內勁刺激要穴,令這長槍速度更快。 “你輸了!” 平淡聲音響起! 滕青山震驚看著胸前的柳枝,那柳枝尖端正指著自己胸膛。 “這……”滕青山的反應速度是極快的,他清晰記得剛才那一幕,自己剛剛出槍,諸葛元洪輕易一側身便閃開,諸葛元洪只是進了一步拉近彼此距離,隨即便是刺劍。簡單的一刺,快到滕青山來不及躲! 其實,如果滕青山爆發二十一萬的力氣,那瞬間爆發的速度,配合《天涯行》,也能躲掉。 可是,二人比的是使用一萬斤的力氣! “師傅,你怎么那么簡單就閃躲開我的槍?你僅僅使用爆發出一萬斤力氣的先天真元?”滕青山看著諸葛元洪。 “你懷疑我,還喊我師傅?”諸葛元洪反問道。 “就憑借那一刺!剛才那一刺,竟然無聲無息,速度快到極致。單單速度快,我可以懷疑師傅使用了更多的先天真元。可是,無聲無息,沒有絲毫破風聲,這一點,宗主便可以當我師傅!”滕青山真的被折服了。 或許,自己爆發所有實力,能殺死一名先天‘虛丹’高手。 可是自己刺出的槍法,肯定是帶著氣爆聲。 而諸葛元洪那柳枝,那般驚人速度的一刺,按道理會產生氣爆,產生狂風。可是……事實是無聲無息! 氣爆,并不好! 因為有氣爆聲,說明,空氣成了阻力,才會產生氣爆!有那么強的阻力,才會令槍法速度受到限制。 如果沒空氣阻礙,那速度要快的多。 無聲無息……就證明了,空氣沒成阻力! “哈哈……”諸葛元洪笑了起來,“這一刺,無聲無息,看似簡單。實則……是我近期剛剛領悟。”被人夸獎在自己最得意處,諸葛元洪也很高興。至少,滕青山很有眼光。這看似不起眼的‘無聲無息’,才是最厲害的。 “你想學這招,你得先達到先天,到了先天之后,才能逐步前進,一步步來。”諸葛元洪說道。 滕青山也感覺到了……先天強者高低差距也很大! 自己在境界上,雖然算很高了。可聽諸葛元洪的意思……有的境界,必須等達到先天,才能逐步領悟。未到先天,根本無法領悟。 “為師會選一個好曰子,正式收你為弟子!”諸葛元洪臉上露出笑容,“青山,你是為師六個弟子中,最優秀的一個!原本,為師是想拿那黑火靈果幫你一把,讓你踏入先天。不過看來,要靠你自己努力了!” “是,師傅。”滕青山恭敬道。 諸葛元洪的境界,足以為自己師傅! “嗯,正式收你為親傳弟子之曰,也是你擔任第一統領之時!”諸葛元洪說道。 …… 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結束!明天番茄休息一天,后天開始第四篇! 和大家說一聲,平常番茄不會請假。一般每一篇結束會休息一天好好準備新的一篇。而寫一篇大概近一個月時間,也就是說,平均一個月一天假期。當然,在每一篇過程中,番茄會保持每天兩章,偶爾爆發!如果中間有重要事情請假,那第二天肯定會補。 嗯! (未完待續)